“可爱的孩子们啊!”

    岳静布条山深处传来殷切的呼唤。

    “不要再沉睡了。醒来。”

    那声音继续道。

    “以吾之名在此起誓。”

    雄厚的唤声像是风暴扫过海面,激起万层巨浪。

    “吾辈生于此,沉睡于此。也将永眠于此。岳静布条山,更古长存的搞基名山,每一代的基老贤者都会不远万里,前来朝觐。上一代的贤者,其名曰布高基·久绘斯基。耻辱啊,我们的基老贤者被一个腐女打败了!”

    轰隆隆!群山皆颤,林涛遽舞。万千生灵被激怒了,响应岳静布条山深处的那人。

    “基老的荣耀不容腐女置喙!”

    “我隐去基老之名,在此等候千年,只为遵从基神的旨意,再醒来时,我将带领众基出征!”

    一员基将醒了过来,他头戴金冠,甲胄全身,不怒而威。“杖来。”那员基老大将吼道。

    咔啦啦,山崩地裂,巨石抛天而起,尘沙迸滚。一杆紫金色的鬼王头杖飞了出来,当是时,紫芒飙舞,金霞涌动,手杖之上安置的鬼王之头呜呜长啸,平添肃杀之意。

    那员基老大将把手一张,啪!牢牢钳箍住鬼王头杖。振臂一挥,“千年之前,吾已成名。有天,基老之神降下一道旨意,并指引吾寻访岳静布条山,并于此沉睡。基神告诫吾,痴儿,岳静布条的荣耀由你再塑,睡吧,睡吧,你终将醒来,那时,群基以你为荣,听候你的差遣,我与你同在。”

    基老大将平静地讲完这番话,先前,岳静布条山深处开口的那人沉默了,忖道,握了好多草!这厮哪个啊,先声夺人,抢了我的风头。我才是真正的头目,可好。居然抢我首领的位置,不弄死他怎行!

    刷。

    深藏于岳静布条山深处的基老扬手打出一道基光,透散而出,拍向手执鬼王头杖的基将。

    这员基老大将心中冷笑道:“吾可不是你的傀儡,天知道基老之神存不存在。借助他老人家的名头,吾也好行事。恐怕,吾坏了你的好事,你恼羞成怒,要将吾除掉!”

    基老大将双手放在鬼王头杖之上,向下按去。咔嚓,山塌石裂,碎石迸荡,都朝一个方向轰了过去。

    “布高基·久绘斯基!”

    基老大将吼道。

    “别藏了,滚出来。你被大腐女梨子姬打败了,无脸见人,藏在岳静布条山深处,这算什么!”

    “纳尼!藏在里面的是贤者!”

    “是吾辈的贤者,基老贤者,简称基贤。”

    “基贤,为何不敢以正面示人,出来吧,为吾辈正名,也为你洗刷曾经的屈辱。”

    不乏好事者,从中添乱,给上代基老贤者添堵。恶心恶心他也是好的,谁让他腆着一张老脸,好像自己很无私是的。

    手持鬼王头杖的基老大将名曰“布夫·酒干”。

    布夫·酒干其实认错人了,藏在岳静布条山深处的那人既能说他是布高基·久绘斯基,也能说他不是。

    真正的布高基·久绘斯基已经死去,岳静布条山腹内藏着的那位却是布高基的尸体,基老贤者的躯体经年不腐,产生了灵智,且以“布高基·久绘斯基”之名行事。

    他们既是一人,也不完全是。

    生活在岳静布条山中的基老们,有厌世者,来到这里为了图个清静,自生自灭。有身怀绝技者,声名显赫,隐姓埋名来此,只因心好累伐开心。更有死了基友的基老,心也死了,捧着基友的骨灰盒,深埋在岳静布条山广袤的地下。群基目的不同,却在岳静布条山安置下来。

    布高基·久绘斯基显然是要搞事,还是大事。群基之中,有赞同者,有反对者,更多的则是冷眼旁观者。

    外人闯入岳静布条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看惯了,也不怎么在意。

    布夫·酒干召集他的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布高基·久绘斯基,你还要躲到几时!再不出来,吾可要挖山了,将你挖出来,公诸于世。到时,你的老脸可就挂不住了。”

    “哇草!够狠。这招好啊。”有基老窃喜道。

    “布夫·酒干还是太年轻,竟然说出这种话,岳静布条山,他敢挖?哼,也只是说说而已。这里的基老,资历比他雄厚的,多了去了,可他们也不敢出挖山。谁敢动岳静布条山,不是找死吗。”

    “是啊,是啊。敢打岳静布条山主意的人都死干净了。布夫基老的脑子进水了?”

    “管那么多作甚,看着他们作死就好了。自扫门前雪。”

    “我们为何那么冷淡,难得有傻消声跳出来搞事。”

    “人老了嘛,不想活动。”

    “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和基神近距离接触,奈何基神从不眷恋我,至今没得到他老人家的只言片语。”

    “不可忤逆基神!”

    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旋又寂灭。岳静布条山登时热闹起来,各种颜色的基气抛天卷舞,五光六色,炽丽炫目。其中,更有七道基气尤是出众,高有数百丈,径逾两丈。

    这七道基气发自七头基老,他们以眉山七老自居。敢在岳静布条山划出一小片山区,自立为王,七老也不简单。

    眉山,顾名思义,从上向下看,山峦走势像是人的两条眉毛,故曰眉山。

    眉山七老出来凑热闹,除了要与布夫将军作对,还有敲震布高基·久绘斯基的意思。岳静布条山乃是搞基名山,为天下基老所共有,怎可能被一人独占。

    布高基·久绘斯基,虽然身兼贤者之职,却没干过多少好事,有利于基老界的好事。眉山七老自不会服他。

    贤者轮流做,今年为何不到眉山,由眉山七老一起做基老贤者。

    “有趣。”

    布夫·酒干将军心道。“眉山七老也跳出来了,布高基,你还能忍到几时。难不成真的被梨子姬揍怕了?再说,梨子姬早已死去,怕个蛋!”

    “眉山七老很迪奥吗!”

    蓦地,一只拥有五短身材、面如蓝靛的基老跳了出来,他吧嗒吧嗒瞅着旱烟,小眼如豆,鼻塌嘴阔,长相让人不敢恭维。

    基老嘛,多是俊美之汉子,伪娘更是过分,长得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娘。会被人笑话的。

    “晦气!”

    “这厮怎么还活着!”

    “他是我等基老的耻辱,怎有这么丑的货色。”

    “小点声,这家伙的战斗力不俗。而且听不懂人话,别人骂他,他却听成是夸赞。”

    “脑子不好使嘛,也没得治了。”

    “哼,他居然给自己起了封号,号曰烟美人!”

    “握草,求别说!美人若都像他那副德行,我宁愿去死。我心中,美人的模板就是花容想啊,那小子不简单。”

    “够了,别再说那劳什子的烟美人!”

    基老们的嘲讽声,无一落下,传到“烟美人”耳中。他继续抽旱烟,喷出幽蓝色的烟圈,氤氲缭绕,扩而不散。

    “汝等基老啊。”

    烟美人再次开口道。

    声音充满鄙夷。

    “汝等嫉妒吾的美貌,总是聚在一起,诋毁吾的盛世容颜。”

    烟美人大言不惭道。

    讲得好像他真的是大美人!

    做基老就是那么自信。“汝等修养不够啊。”烟美人嘲笑道。“不努力长漂亮些,却天天嫉妒吾的容颜,为何不能成熟些。”

    烟美人拉仇恨的手段也是极好的。

    眉山七老也坐不住了,再不能做个安静的基老。腾!腾!腾!腾!七只飘逸出尘的七老联袂而来,他们面容清矍,发白如雪,长须随风而动。

    比之烟美人,七老更像是世外高人,而且还是老帅哥!哪像烟美人,活生生的一坨肉。

    眼瞥到眉山七老,烟美人不屑道:“七个丑比来啦。”

    眉山七老当时就被噎住了。握草!那矮胖基老是怎回事,他哪来的自信啊!他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奇迹嘛。

    眉山七老从小就认识,一起步入基老界,感情极是深厚。也不废话,七老直接撕比烟美人。不灭了他,七老填堵在胸膺中的那口恶气化销不了。

    “一言不合就撕比,还是一起上。人丑也就罢了,想不到人品也是那般低贱。”烟美人摇头道。

    “兄弟们,必须灭了这只胖子!”

    “烟美人,你这厮够贱的。我们眉山七老招你惹你了吗?”

    “掌嘴!”

    眉山七老一边撕比烟美人,一边揶揄他。

    烟美人孤身而立,形单影只。挥手间,已将眉山七老的攻势化去。七老也非泛泛之辈,却擒不下他。

    “丑比就是多事。”烟美人冷笑道。“你们也不照照镜子,长成那样,歪瓜一般,裂枣也似,长得丑就甭出门。”烟美人丝毫不觉自己的尊荣拉低了基老界的颜值,反觉自己帅的不要不要的,否则怎敢以美人自诩。

    岳静布条山的基老们沸腾了。纷纷起哄,跟风者无数,“揍他!揍烟美人。那厮的嘴脸太可恶了。”

    “眉山七老,你们如果擒不下烟美人,也别叫七老了,干脆改名叫眉山七窝囊。”

    有基老大声喝道。他和眉山七老有隙,此时不报仇,何时报!

    “烟美人,我来助你!”

    尘烟滚滚,一基老携怨而来,他也和眉山七老有仇。“眉山七老,可还记得我?”那基老高声问道。

    “你是何人?从未见过。”

    “不识你。”

    “和烟美人一样丑陋。想来也是一路货色。”

    “丑比和丑比之间才存在真情啊。”

    眉山七老冷嘲热讽道。

    “岂有此理!”

    新来的基老暴怒道。“你们七个老头子,竟然忘了我!我才是眉山的真正主人,你们将我打伤,并且驱逐出山。那日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时刻提醒我要报仇!”

    此人正是眉山的前任主人,号曰“赤道山人”。

    赤道山人,须发忿张,鼻喷浓烟,眼冒毒火。恨不能一把火烧了眉山七老,送他们魂归九幽。

    “吾还在想是谁来了,原来是赤道山人。”烟美人喜道。“山人,汝还是那么美丽,虽然比不上吾就是了。”

    赤道山人大喜,心道,烟美人还是识货的,他当真拥有发现美的眼睛。哪像那些个俗人,以貌论人,不可取也。

    “烟美人。你我联手,何愁大事不成!”赤道山人笑道。

    “也好。”烟美人道。

    两只丑陋的基老算是达成了一致意见。他们都觉自己挺美,挺萌的。他人都是丑比一样的存在。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其余的基老们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从旁观望。

    布高基·久绘斯基,布夫·酒干,这两只基老别提多郁闷了,按理说,他们才是众基关注的焦点,怎奈,两只丑比跳了出来,抢走了他们的风头。

    太阳啊!怎会这样。布高基·久绘斯基心道。“赤道山人,烟美人,这两只蠢物,我不去寻他们的晦气,他们反来惹我,如那跳梁小丑,可恶!布夫·酒干也是混账东西,我也不会放过他。”

    梁子结大了。不撕比怕是不成了。

    可眉山七老还有烟美人、赤道山人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人物,哪管什么前代基老贤者,想做大事的布夫·酒干。他们自己蹦跶去吧。

    嘭!嘭!

    赤道山人两拳砸出,震退眉山七老中的老三。打的对方无名火冒,直吐血。“赤道山人何时变得那么厉害了。”

    “被我们赶出眉山,赤道山人也没消沉,还想夺回眉山!”

    “今日斩了他,看他还能蹦跶吗。”

    “那日就不该放他下山。大哥,你看,他又来坏我们好事。”

    “多说无益,杀!”

    眉山七老分成两批,一批三人,撕比赤道山人,一批四人,和烟美人干架。

    “不要仗着人多就要欺负老实人。”烟美人笑道。他张口喷出一道烟气,其疾逾电,劈向眉山七老中的老大。

    “烟鬼!死来。”眉山七老中的老大喝道。他左袖拂舞,放出一团基光,嘭!撞碎了烟美人吐出的那道烟气。

    “杀!”

    “杀!”

    “杀!”

    另外三人齐齐而至。联手杀向烟美人。

    “真是难看呐。”

    烟美人冷笑道。

    将身一旋,像秤砣似的旋舞而起,挟起千尺高的气浪,砰砰砰!闷响连连,眉山七老中的三人倒飞而回,已被烟美人击退。

    “哦。”

    眉山七老中的老大讶然道。

    “烟鬼,你隐瞒的很深嘛。哼,那又如何,让老夫来会一会你。”

    “废话少说,相杀就是了。吾看不惯你那张虚伪的面孔。”

    “哈哈哈,你还真敢说。”

    “吾一向心直口快。”

    烟美人笑道。哪像你,肠子那么多,还长,扯出来,丢在地上,喂狗算了。人丑也就罢了,还那么多坏水,没得救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