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界小神木吉吉,她能有今天的神位,除了自身的实力外,也少不了她姐姐鲁大神的提携。谁不知鲁尼妹啊,写手界的超级大神,而且护短,爱妹心切。

    谁和木吉吉过不去,就是和她鲁大神有仇。而且鲁大神有仇当时报,绝不等到第二天。

    说她飞扬跋扈,讲她任人唯亲,可那又怎样。大神的世界岂是扑街之众所能理解的。尽管木吉吉同学想要摆脱她姐的大神之光,可不管她如何努力,名头上都挂着“鲁大神之妹”的光环。

    木吉吉正处在叛逆的年龄阶段,她姐让她做什么,她偏不。即便鲁大神的出发点是好的,木吉吉也不领情,反而乐此不疲,与其作对。这对姐妹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非三言两语可理清的。

    人马娘界的老怪物,蚂蝗老邪,她放出契约兽“枯老蚂蝗”,缠住鲁大神的四肢、颈项、人头,且要挖走鲁尼妹的双眼。

    木吉吉自不会坐视她姐被老怪物伤害。呜喵王踟蹰不前,她是木吉吉的契约兽,可与“枯老蚂蝗”一比,呃,没可比性。枯老蚂蝗成名时,呜喵王的父亲的父亲还是一只小蝌蚪……

    “喵了个草!”呜喵王心道。这可如何是好,干架,肯定干不过枯老蚂蝗,而主人的命令又不得不听。再者,鲁尼妹心眼也没那么大,此时不救她,哪怕是装装样子,到时,她肯定会携私抱仇,呜喵王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小鱼干什么的也木有了。

    拼了!呜喵王大吼一声,现出原形,腾扑而起,前肢狠狠地扫向“枯老蚂蝗”的脑袋。

    枯老蚂蝗的脑袋真的像是木鱼疙瘩,极其丑陋,而且枯败。

    纵是如此,呜喵王并不敢小觑对方。

    砰!

    呜喵王的猫爪击中“枯老蚂蝗”的木头脑袋,木屑迸舞,气浪迭爆。可倒飞而出的却是呜喵王。它抱着左前肢,喵喵叫个不停,痛,太痛了!猫爪都裂开了,“喵个米米的,那木头脑袋真结实。”黑色的大脸猫痛心疾首道。

    结果不重要,只要有过程就好。呜喵王同时安心了,它已表明态度,并未见难不救。“唉,本喵实力不济,怪不了谁,鲁大神,不可秋后算账呐……”呜喵王抱着自己的猫爪,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木吉吉看也不看那只黑喵,它演戏的功夫愈发炉火纯青。

    蝗老邪为了羊果果,不惜武力相向。出手擒下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

    可鲁大神号称日天干地太阳空气般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拿下的。即便是“枯老蚂蝗”,也不够格。格调不够,怎能做超级大神的撕比对手。

    好好修炼比格才是正理。

    枯老蚂蝗的身体还是收缩,它像是麻花辫子似的缠住鲁大神,鲁大神越是挣扎,被勒的越紧,最后将会窒息而亡。

    可事情并未向“枯老蚂蝗”想象的方向发展。鲁尼妹的身躯越来越坚实,枯老蚂蝗暗暗诧异,好似它缠住的不是人躯,而是烧红的铜柱子!

    滋滋滋,滋滋滋!枯老蚂蝗的身体开始冒烟,尾巴处竟然在燃烧。

    吃痛不已,枯老蚂蝗急窜而起,离开鲁大神。太邪异了,枯老蚂蝗暗道。“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怎回事!”

    “没什么。洒家还要继续创作,怎能死在此地。洒家的旷世杰作定会流芳百世,你这只蚂蝗懂个蛋。”鲁尼妹笑道。

    她被勒断的骨头自行愈合,面色如常。可额头的那道裂缝还未阖上,缝隙中伸出一只只黑手,长势喜人,像是水藻般舞动。

    “洒家平时给人的印象很阳光,可是洒家最喜欢的还是背后下黑手。”鲁大神笑道。毫不避讳。大妈也没所谓,老不死的也不放在眼里。

    画界小神木吉吉看到她的兄长姐姐平安无事,也就放心了。“我就说嘛,她怎可能被人坑,从来都是她坑人。”木吉吉同学心道。

    鲁大神震退“枯老蚂蝗”,蝗老邪并不觉意外。老人家也听闻过鲁大神的“光辉”史迹,也是老司机啊。

    “羊果果!”蝗老邪忽道。

    “听着呢,你没必要大喊大叫。”羊果果不悦道。她虽被蝗老邪救下,对她却无任何好感。

    羊果果今日丢人丢大了。不但对不住人马娘,难担大任。更在小笼包姑娘身前失了面皮,佳人在旁,本应好好装比才是,用来博取美人芳心。羊果果倒好,装比不成反成了傻叉,引以为傲的黑铁重剑腐蚀掉了,岸本富坚掌也被蝗老邪破掉了!

    “草,我的神谷雕在哪里?”羊果果这才想到自家的契约兽。

    神谷雕被鲁尼妹击飞,就此没了踪影,这可不正常。

    还好,和神谷雕之间的契约联系并未被切断,羊果果同学也并不怎么担心。“鲁日天,她妹妹来了!”羊果果瞥到木吉吉同学。

    “据说,她们姐妹都是奇葩。姐姐喜欢姑娘,妹妹喜欢伪娘。真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说法。我羊果果比她们强多了,各种意义上来说。”

    羊果果同学不觉她喜欢人马娘有什么错,这不很正常嘛。在人马娘界,小白脸的功能被淡化了,除了做苦力与播撒小蝌蚪,再无它用,平时养在马厩之中,给点草料什么的,随便养养就是了。不养死就行,反正他们的生命力旺盛,比蟑螂还强几分。

    羊果果、小笼包姑娘、神谷雕,自视甚高,而且仆役成群,皆是面容俊美的小鲜肉人马汉子,受到一些人马娘的启发,羊果果也为一些人马小鲜肉去势,让他们做了太监。

    蝗老邪的出现,打乱了各方势力的部署。四路大妈本就心思各异,人马娘们表面上服从羊果果的指挥,其实大家都想各玩各的。

    东路大妈的首领董小姐,她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出来吧,大爷们!”董小姐朝天打出暗号,嘭,焰火迸爆。

    “只要召唤和大妈界其名的大爷界之人,才可制衡蝗老邪、人马娘界诸人。”董小姐忖道。

    盛京有大妈界,同样有大爷界!

    与高调的大妈们不同,大爷们很低调,可他们的资历却很深厚。

    大妈界共有四路人马,声名显赫。分别是东路的董小姐,西路的西撕大妈,南路的清心丸,北路的食堂大妈。

    而大爷界同样有四路人马,东路的大爷首领是……上官霸!上官小红她爷爷,上官府的主人。

    西路大爷界的首领是鱼锅学园的园长,他姑且算是大爷界的中年鲜肉。

    南路大爷界的首领是“男无弥陀佛”,是个光头,和高僧一点关系也无,喝酒吃肉喜欢姑娘。

    北路大爷界的领导是“北鼻”,因为鼻子很长,而且甩来甩去,故曰“北鼻”,实际上,他也很卑鄙,做人做事都喜欢阴人。

    董小姐放出暗号,召集四路大爷前来共商大事,实是不得已之举。若是大妈们能搞定人马娘、蝗老邪、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她也不用和那些大爷打交道。

    心好累,董小姐低声道。

    她的异常举动自然引起蝗老邪等人的注意,可她们也不在意,人多了也无妨,照样撕比,该怎么玩就怎么玩,谁拍谁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既能衣着光鲜,上的了台面;也能抹黑自己的脸,比无赖还无赖。

    “哇哈哈哈!”

    几路大爷,最先来的是东路大爷,上官霸!

    老爷子豪情万丈,单手抱着琵琶,火急火燎而来。上官霸和董小姐并无多少交情,而且东路大妈的老大太老了,老得不像话,上官霸喜欢的可是年轻姑娘,根本看不上董小姐。

    比之儿子上官青,上官霸的消声生活更加丰富,而且老爷子花样很多,且和药美人关系极好。那位老妖精一样的女人,时不时鼓捣出一些可以壮消声的补品,有偿赠予上官霸,老爷子服用之后,精神气好似回到了巅峰时期,自是越战越勇。

    领着一队大爷,上官霸气势昂扬,不可一世。他道:“董老太婆,你召唤我等大爷作甚,希望你不要作死才是。”

    上官老爷子一开口,差点噎死董小姐。

    董小姐怒道:“你这老东西,年轻时管不住消声消声,老了之后,更是猖狂!”

    上官霸得意道:“你懂什么,我这叫越活越年轻。”

    说完,上官霸瞥向西路大妈的首领“西撕”。

    西撕大妈和其她大妈不同,脸上虽然动过刀子,可看着顺眼啊,如果不计较年龄,还是美人呐。鬼使神差,上官霸忽觉他对西撕大妈动心了!

    握了个大草。上官霸暗道。这是肿么一回事,老爷子还在犯嘀咕。“大妈非吾爱,年轻姑娘才能让我愉悦。”

    就在上官霸纠结之际,又有一路大爷们悠然而来,他们衣着齐整,不苟言笑,为首之人正是鱼锅学园的园长。园长舍了情人,号召老伙计们,前来会晤大妈界之人。

    “贫僧也来凑热闹了。”

    一颗好大的光头冒了出来,竟是从地面钻出来的。这位大爷摇头晃脑,面带慈悲之色。真的像是好人。

    然而真想却会闪瞎人眼,此爷名曰“男无弥陀佛”。

    南路大爷的头目方甫出现,一颗颗光头竞相冒出,也是破土而出。难怪有人打趣道:“我在春天种下一枚大爷,秋天收获了一群大爷……”

    妈的,大爷太多了,也很让人心烦。人马娘们就是这样想的。

    男无弥陀佛,他的属下忠诚度极高,一言一行都要模仿老大,老大是和尚造型,他们也必须刮了头发啊。

    东路大爷来了,西路大爷也来了,南路大爷不甘落后,还剩下北路的大爷们并未现身。

    北路的大爷们也没让众人等多长时间,“老鬼们,你们都在等我吗!”雄浑的声音乍起,惊撼各路人大妈、人马娘。

    原是北路的大爷们现身了。带队的是“北鼻”。在四路大爷中,“北鼻”也是最阴险的那人。他的鼻子很长很长,几能拖在地上。

    “老子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北路大爷的首领爽朗笑道。

    石路大爷齐聚一堂,每人都是大爷,嚣张的很呐。除了他们以外,看谁都不顺眼,包括董小姐、食堂大妈、清心丸大妈等人。

    董小姐并不觉尴尬,她也未向其她三路大妈商量,直接召唤大爷们。“咳哼。”董小姐咳了一声,想要引起大爷们的注意。

    可是“男无弥陀佛”、“北鼻”、鱼锅学园的园长、上官霸,四位大爷中的大爷,看都不看董小姐。他们齐刷刷扫向西撕大妈。

    “男无弥陀佛”一拍脑门,高声道:“娘滴,几天不见,西撕,你更美了!我居然会你动心,难道这就是初恋的感觉?”

    他这话一出,南路的大爷们纷纷叫嚷道:“老大又要谈恋爱了,这是第一千九百三十五次初恋,老伙计们,我们要为老大加把劲呐。”

    “老大就是老大,口味也愈发诡异,怎滴,相中了大妈?”

    “不敢苟同啊,老大,你换口味了?”

    南路的大爷中也有人表示怀疑。

    真是活久见!

    这老东西又在玩哪一出。

    鱼锅学园的园长哼道:“还初恋呢,男无弥陀佛,你怎么不去食消声。西撕大妈天姿国色,不要用你那污秽的目光扫瞄人家。西撕大妈,你可愿与在下交流感情?”

    “草,酸不溜秋的。你这只老鱼太恶心了!”

    “老鱼,你好意思说我们老大?你扪心自问,可是好东西?”

    “老鱼,你太不讲究了,做大爷不能像你这样。”

    南路的大爷们起哄道。

    鱼锅学园的园长不以为意,道:“你们这些光头啊,唉。我从未见过如此粗鄙之大爷。和你们待在一起,需要喝心灵鸡汤呐。”

    北路大爷的首领“北鼻”,虽然喜欢姑娘,可他也很在意东路大爷上官霸的眼光,毕竟那老东西品位不俗,又出身名门,执掌一族久矣。

    “嗯?”

    “北鼻”发现上官霸很在意西撕大妈。“这可真是有趣啊。”北鼻心道。“上官霸的口味变了,而且变得那么诡谲。”

    西撕大妈的年龄摆在那里,还真要和她交流人生以及那啥……

    “北鼻”大爷伸手在上官霸面前晃来晃去,“上官兄,汝甚迪奥,汝家人知否?”

    上官霸哼道:“滚一边去!”

    “北鼻”大爷也生气,因为只有实力相仿的人才能互开玩笑,否则就是自不量力,或者找死。

    上官霸,“北鼻”大爷,男无弥陀佛,鱼锅学园的园长,他们就处在同一等级,可以互开玩笑,无伤大雅。

    大爷们来势汹汹,饶是蝗老邪也不得不慎重起来。她实力叵测,却干不过一群大爷啊,另外还有大妈们从旁窥伺,也不是省油的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