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一蹬地,喀拉拉,地形丕变,高则成丘,洼处成坑。鲁大神双手负在身后,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惊动大妈们。

    画界两准大神受制于人,领命而去,心不甘情不愿,徒呼无奈。杀姐姐一扬手,呼喇喇,一面画旗展开,迎风飘动。旗面以金丝银线绣出两只卧蚕,一蚕是金色的,另外一只是银色的。

    双蚕昂首睥睨,口喷红丝,好似残絮。杀姐姐道:“别装了,该活动一下啦。再养下去,你们都不会爬了。”

    画旗猎猎而动,两团光华迸滚,翩然跃出旗面,内中分别裹着一只蚕。“杀姐姐,我们也不想装死,可对方是大妈哟,盛京的大妈。我们可不愿做她们的对手。”

    金蚕表态了,银蚕也道:“杀姐姐,人家很柔弱的,不堪一击。大妈一根手指都能碾死我。”

    躲在金银两色光团内,双蚕不愿出力。可它们的卖萌之术对画界大神无用,只见杀姐姐咬破指尖,渗出两颗豆大的血滴。

    金蚕、银蚕,装模作样一番,却把眼偷瞄向杀姐姐指尖的两颗血珠,口涎溢出,极是眼馋,心也馋。

    呼。杀姐姐轻呼一口气,两颗血珠滚了出去,一颗投进金蚕口内,一颗没入银蚕腹下。

    “唉,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金蚕道。

    “杀姐姐,你总有办法奴役我们。”银蚕也道。

    “做你们该做之事。”杀姐姐冷淡道。

    “是。”金蚕歪着头。

    “人贱被人欺,蚕贱被人役使。”银蚕叹气道。

    两蚕拨动金光、银光,向前冲去。而杀姐姐摄来那杆画旗,随后而出,凌空蹈虚,也向大妈的队伍迫近。

    另外一尊画界大神“好想去死”妹妹,她右手抓着左手手腕,很用力,几乎掐断手腕,废掉自己的左手。蓬,黑气迸荡,弹撞开画界大神的右手,不让她自残。

    “我听说人马娘界出了一只独臂女侠,名曰羊果果,擅柔道,更创造出‘岸本富坚掌’,名噪一时。人家只有一只手,也能冠艳人马娘界。我要两只手有何用,废掉一只,我才会珍惜另外一只手。”

    “好想去死”妹妹悲观道。她这人悲喜转变的速度让人惊叹,前一瞬间还是快乐的萌妹,后一秒就会变成怨女,恨天恨地恨人生,找不到活着的乐趣。

    杀姐姐已经动手,“好想去死”妹妹磨磨蹭蹭,也跟了上去。

    “前面的短腿姐姐,不要走那么急。”

    “”

    一瞬间,杀姐姐真的想宰了“好想去死”妹妹。

    不,还是先消声后消声。杀姐姐心道,仅仅是杀了她,还不够。短腿,短腿,整天揭别人的短,有意思吗。

    人啊,总是喜欢拿自己和别人作比较,追求那微乎其微的平衡点,卑微者,除了自己,又有几人在意。

    鲁尼妹身后,预备役大妈一脸难以置信。

    她的契约兽弑主。

    白眼狼扯断了预备役大妈的右臂,衔在口中,眼有得色。契主和契约兽哪有长久的信任,蜜月期一过,即是分别之时。

    “白眼狼!”

    预备役大妈痛声道。

    她的契约兽一仰头,抛起口中衔着的主人的手臂。预备役大妈还要去抢回之际,鲁尼妹弹指一挥,刷,一道大神之光劈了出去。

    预备役大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断臂化为齑粉。

    “你们!”

    预备役大妈慌道。

    “我们?”

    白眼狼笑了。

    像人一样笑了。它一直在模仿人,像人一样思考,像人一样算计人。

    白眼狼像仆人一样伏在地上,跪拜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预备役大妈全明白了,她被自己的契约兽、鲁大神算计了。

    “我的前任。”白眼狼轻蔑道。“来,为你介绍我的新主人,写手界的超级大神,鲁尼妹。”

    “你现在还是我的契约兽!”预备役大妈道。

    契约凭证还在!

    等等,契约之物为何不见了。预备役大妈错愕道,她想毁掉白眼狼,已是不可能之事。

    “你在找它吗?”

    鲁尼妹向上抛起一物,是狼牙,两颗狼牙,白眼狼与预备役大妈之间的契约凭据。方才,鲁尼妹打出那道大神之光,不但粉碎了对方的右臂,也分出一缕,纵入预备役大妈的生命之海,无声无息卷住两颗狼牙,拖了出来。

    预备役大妈想逃,难上加难。

    鲁尼妹接住两颗狼牙,看也不看白眼狼。蓦地,鲁大神向左移开,腾腾,两道疾影掠过,是大妈啊,两位大妈联袂而来。

    一位大妈来自西路,一位来自东路。

    来自西路的那位大妈得到了领队“西撕”大妈的授意,她要割取预备役大妈的生命。“口舌之利让你愉悦多长时间?”

    刷!镰光怒飚,向下划来。西路的大妈,她的武器是镰刀,而且是两把镰刀,一把镰柄长,一把镰柄短。短柄的浮在西路大妈的上空,长柄的劈向预备役大妈。

    这位大妈深受她们的领队“西撕”大妈的信任。而且她的武器也是自己的契约兽,镰鼬!既能以镰刀之形显化,也可是兽样。

    东路的那位大妈不请自来。董小姐还看不上预备役大妈。

    “镰鼬之主吗。”东路的大妈哼道。朝天掠起,避开东路而来的大妈。

    鲁尼妹侧身让过,并未拦住西东两位大妈,有人代她收割预备役大妈额生命,何乐而不为。

    飕,飕。鲁尼妹弹出两颗狼牙,白眼狼大喜,张开口,接住了两口狼牙,物归原主。“鲁尼妹看不上我呢,不打算和我缔结契约,我当开心还是难过?”白眼狼心情复杂。

    白眼狼一族的在契主中的评价不高,因为它们大都是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之流,鲜有白眼狼、契主维持长久的契约关系。

    装回狼牙,白眼狼有些伤感。不因它的前任契主即将被杀,而因自己形单影只。

    “我要孤独到老吗?”这只白眼狼心道。

    “不。你不会终老。”

    有个声音响起,轰隆隆,在白眼狼脑内炸开。嗷吼!白眼狼忍不住痛嚎,且用前肢抱住脑袋,很是痛苦。

    “你认为洒家为何还你两颗狼牙?”鲁尼妹悠悠道。她的声音在白眼狼脑内响起,宛如怒雷迸炸。白眼狼的灵台摇晃,已有裂迹,如同精美的纹路,布满整座灵台。

    这可不是好现象!白眼狼怒道:“鲁尼妹!为何要杀我。”

    呼哧,呼哧。两记光刀围着白眼狼上下旋飞,只是困住它,并未斩出。它们由鲁尼妹的大神之光凝显而成。

    “洒家向你承诺过什么吗?”鲁尼妹似笑非笑。

    自作多情的人最是痛苦。

    “从始至终,洒家什么也未说。是什么让你误以为洒家是好人?”鲁尼妹再道。

    咔嚓,一声轻微裂响,白眼狼的灵台迸起一块碎片,约有指甲大小。然而只是开始,几在同时,上万块碎片迸舞,竟有山崩之相,颇是壮观。

    灵台一毁,白眼狼的颅腔向外冒血,满口牙齿也被炸的参差不齐。

    “养条狗也不养你。”鲁尼妹道。

    扑扑。两团血光飙起,白眼狼被光刀切成三截,死的不能再死。“洒家已有契约兽,只是你不知而已。鄙贱如你,怎做得成洒家的狗。”鲁尼妹哼道。袖袍一舞,送出一团烈风,裹了白眼狼的三截残躯,抛向高空,烧成灰烬,撒了出去。

    至于这只白眼狼的主人,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仅存的手臂也被镰刀削掉。“镰鼬之主!是西撕那个贱人让你来的吗。”

    “既已知道,何须废言。”

    西路而来的大妈笑道。刷,她头顶浮着的那把短柄镰刀旋冲而起,倏化镰鼬,目绽凶光,锁定预备役大妈。

    镰鼬之主先前放出的长柄镰刀,亦现了本相,同是镰鼬,它的脑袋到尾巴末梢有一道黑线,狰狞若蛇。

    尾巴长的镰鼬,变作镰刀时,柄也长。尾巴短的化为镰刀,刀柄也短。

    刷刷!两只镰鼬怒旋而出,要分了预备役大妈的无臂之躯。

    鲁尼妹头也不回,向前纵去。她暗里控制两尊画界大神,表面上撕比大妈,其实不然。鲁大神的目标是小笼包姑娘。

    “小笼包,洒家注意你好久了。”鲁尼妹暗道。你虽和羊果果同学结为伴侣,在人马娘界闯出了名堂,那又如何。洒家更觉有挑战,得不到的才是好的。

    掩起眼中的狂热,鲁尼妹长身而起,已在高空之上。“啊,不好,洒家还是太兴奋了。要以汉子之姿现身了。”鲁大神惊道。

    蓬!鲁尼妹身畔处腾窜起上千道长虹,光怪陆离,或绞缠,或冲撞,或迸舞,壮丽已极。与此同时,鲁尼妹的身躯也再拔高,状极痛苦,像是在忍耐,又像是在享受。

    双身一躯,可男可女。

    女大神没了,再现时,鲁尼妹成了汉子,是男大神。除了高了些,面部线条冷峻些,似乎没多少变化。

    不,还是有变化的,鲁大神有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小笼包姑娘,洒家想要的女人,跑的了吗。”鲁尼妹轻声道。按下大神之光,鲁尼妹纵身而下,径向小笼包姑娘而来。

    李丑丑像是和鲁尼妹商量好了似的,将身错开,让过鲁大神。“师妹,我为你找到了好归处。羊果果有什么好的,鲁尼妹才是你的归宿所在。”李丑丑得意道。

    小笼包姑娘的师姐已将师妹转赠予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是的,是赠送。爱之深,恨之切。李丑丑一直将师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可有一天师妹跑了,还和羊果果同学勾搭成双,李丑丑怎能不气。虽说丑丑姑娘先出墙在前,可她不许师妹这支红杏也跃过自家的墙头。

    事实已成,李丑丑只好当断则断,折下小笼包姑娘这枝红杏,赠予她人。

    借花献神。

    “笼儿!”

    羊果果同学震怒道。

    此刻,羊果果对李丑丑再无半分好感。好贱的女人,怎能将我的笼儿交予别人。羊果果震怒之余,杀心骤起。锵!她右手握着的重剑长吟。

    “哦。”

    小笼包姑娘并不怎么吃惊。她也听说过鲁尼妹的大名。“鲁大神!”小笼包姑娘开口道。

    刷,望月剑上撩,剑光爆舞,推开鲁尼妹。

    鲁尼妹右手一拂,一面光壁打了下去,隔开他和小笼包姑娘。

    “近看之下,姑娘果然够美。你胖胖的脸蛋,肥嘟嘟的身段,还有那包子头,别具一格呐。姑娘,洒家好钟意你。你就从了洒家吧。”鲁尼妹喜道。

    闻言,小笼包姑娘震怒。她心中对鲁尼妹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也。喜欢苗条,而被人赞曰肥,任谁也开心不起来。

    常人尚不能忍受,何况心气极高的小笼包姑娘。

    羊果果笑了,她本来担心她的笼儿见异思迁,抛弃自己,转给投怀于鲁尼妹。“突然就安心了。”羊果果大笑。“看来我将笼儿养得胖胖的,竟是明智之举。爱她,就把她养得肥,这样别人又看不上她了,我才能独有她!”羊果果阴险想道。

    小笼包姑娘还不知羊果果同学的想法,若是知了,不当场翻脸,就是劳燕分飞。

    刷刷,小笼包刺出两剑,剑气迸发,而那面竖在她和鲁大神之间的光壁陡地裂开,化为上万片碎壁。

    “不许说我肥。”小笼包姑娘气道。

    “啊,抱歉。”

    鲁尼妹笑道。

    “姑娘不是肥,而是相当肥啊!”

    鲁尼妹认真道。

    这,这……就算是羊果果同学也呆了。握草,大神仇恨拉的真好。“妈妈再也不担心我会单身了。”羊果果喜道。“笼儿肯定不会离开我。她和鲁尼妹之间绝无可能。”羊果果同学真想直抒胸臆,吼上几嗓子。

    低调,我要低调。羊果果按住狂喜之情。

    “啊啊,我真是太幸福啦。”

    羊果果把开心之情写在脸上。

    那边,李丑丑哼道:

    “喂,羊果果,你开心毛线啊。你老婆要被人抢走了。”

    难道你们真的应了“秀恩爱分得快”的真知灼见?

    自从李丑丑被人甩了,见到任何在她面前秀恩爱的情侣,都会除掉。眼不见心不烦,即便是她的师妹也不行。

    “师姐啊,天气那么好,你却气得暴跳连连,这样不好不好。”羊果果道。

    “你想被我宰了吗……”李丑丑冷道。

    真的不介意顺手灭了你吖。欠揍的人马娘。

    李丑丑、小笼包姑娘都是人身,可羊果果却是人马娘之身,当然,羊果果也可掩去本相,化身为美女。小笼包不许就是了。

    羊果果满心欢喜,也不去帮忙,“笼儿,放倒鲁尼妹,你行的。”

    “闭嘴!”

    小笼包姑娘正在气头上,忍不住呵斥道。

    “笼儿生气也是那么美。”羊果果同学直言道。

    “太是不是该减肥了……”李丑丑问道。

    “师姐,你说的还是人话吗!”羊果果同学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