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这种生物很难理解啊,比基老还难理解。

    五大基老中的不败15宫主、肾总疼姑娘,他们都在。可雄基姬却不能理解他们。

    东方宫主道:“基老,你身上有本宫熟悉的……”

    气息?

    东方不败修炼小叽叽相功,雄基姬修炼辟邪鸟经,两本副本皆属于葵花宝录。

    被你发现也无妨。雄基姬暗道。他剑指扬起,朝东方宫主一点,咻,一道剑气迸射而出,直袭东方不败的面庞。

    辟邪鸟经,要练此功,需断汉子之雀。

    小叽叽相功,练功初始,已无叽叽,否则必走火入魔,基老也做不成,伪娘更是没可能。

    东方宫主拈着一根长针,竖在鼻梁前,叮的一声轻吟,那根长针挡下了雄基姬射来的剑气。宫主秀发飞扬,面如桃花。忽道:“找到了!本宫终于找到另外一本小叽叽相功了!”

    雄基姬道:“我想说的和你一样,伪娘。”

    东方不败道:“基老,交出经书。”

    雄基姬道:“我知宫主修的是小叽叽相功,可宫主知道我修炼的是哪卷副本吗?”

    东方不败道:“不是辟邪鸟经就是割基十三魔”

    雄基姬道:“割基十三魔经,呵呵,我也想得到。可那是魔经,相传只有十三式,每一式炼成,皆会惊动四方。可是炼成此功,再不能做基老!”

    故曰“割基”,割舍属于基老的一切。

    东方不败道:“不管是辟邪鸟经还是割基十三魔,本宫都要取之。小叽叽相功并不完善,基老,你应该知道。”

    雄基姬道:“然也。在下自然很懂。我修的是辟邪鸟经。”

    东方不败哦了一声,眼睛不由瞄向雄基姬的某个地方,这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割了啊。

    修炼割基十三魔经书的人无需自断叽叽,一练此功,终身再难做基老。天晓得作出葵花宝录的先贤身兼何种身份,基老,伪娘,还是太监。

    反正不可能是萝莉呗。

    “肾总疼”姑娘不开心了。喂喂,你们俩个,还没礼貌的,怎能把贵客晾在一边,你们却交流感情。“都是断了叽叽的家伙,难怪情投意合。”

    大伪娘“肾总疼”冷笑曰。

    他话还未说完,雄基姬、东方宫主齐望向他。目光多凶戾之气。

    他们直接问候“肾总疼”伪娘的很多代亲属以及小伙伴,祷愿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在关键时刻熄火,小蝌蚪们不能自由活动。

    两大伪娘、一只基老对峙时,伪娘界的姬吒三大子自信满满,放言要掳走王女仆还有她女儿。仗着手中的重宝呼啦圈,姬吒三大子谁也不放在眼里。

    撕比姬吒的几路蒙面杀手全被三大子干掉了,秋裤杀手等人均死在太二真人传予爱徒的呼啦圈之下。

    那号称和太阳肩并肩的呼啦圈可不是白叫的。自有其可怕之处。

    姬吒三大子听到东方宫主、雄基姬的对话,也知他们持有小叽叽相功、辟邪鸟经,“我可不想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然而我师父就不同了。自从和黄蛇真人断情绝爱之后,师父他老人家就没爱过谁,照这种形势看来,他的擀面杖也成了枯枝,要了也没啥用,正适合烧掉或者拿掉,而后再练小叽叽相功或者辟邪鸟经。”

    “师父若得两本经书中的一本,实力再进一步,渔夫真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他老人家将傲视同代师兄弟。到时,我在门中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渔夫真人的爱徒,那个可恶的贱人,不管天分还是努力程度,都是我们这些小兄弟中最好的,我三番数次寻上门去,却总是铩羽而归,不能败他。可恨。”

    “割基十三魔倒是挺适合我的,只是下落不明。我本是伪娘,又不做那劳什子基老,从一出生就割舍了基念,伪娘的概念在我心里、灵魂中根深蒂固,不得祛除。”

    姬吒三大子深思熟虑,既为他师父着想,也为自己的未来做出规划。他师父要练小叽叽相功、辟邪鸟经,必须的!

    金色的骷颅头忽地动了,上下颌撑开,哧啦,一道金色的长流喷薄而出,涌向姬吒三大子。“这只厚脸皮的伪娘好烦,先宰了再说。”极恶女仆的颅骨暗道。

    美人颅可不在意什么太二真人亦或渔夫真人,何况他们的弟子们。姬吒三大子死了就死了,毫无可取之处。

    “莹草之光,也敢在皓月面前绽放。真搞笑,我要收了这颗金色的颅骨,用作夜壶倒是挺不错的。”姬吒三大子笑道。

    他念头甫动,呼啦圈腾啸而起,嘭!撞爆了倒灌而来的金色长流。

    嗡!嗡!嗡!

    呼啦圈发出刺耳的刮擦声,一圈圈光弧旋劈而下,轰杀向极恶女仆的颅骨还有古燃灯。

    姬吒三大子不但要收了极恶女仆的头颅作夜壶,还有拿走古燃灯,献给他的师尊太二真人。太二真人得小叽叽相功、辟邪鸟经,再得古燃灯,“想想都觉得激动啊,师父他老人家一定会感激我的。”姬吒三大子喜道。

    呼啦圈也很给力。攻防两端做的很好。

    “姬吒三大子。”

    冷漠的身影,冰冷的唤声。

    手持三尖两刃刀,牵着小犬唇姨狼鱼,渔夫真人的爱徒“羊剑”现身了。

    伪娘界、人马娘界有三羊,声誉显赫,一者,羊果果,与小笼包姑娘号称侠侣,名气很大。二者,羊剑,擎着一口三尖两刃刀,不遑多让。第三人嘛,更是神秘,来历不凡……

    渔夫真人的得意弟子,羊剑。

    “羊剑”不但人生得俊俏,模样又乖巧,天资也是极好的,素来深受渔夫真人、黄蛇真人、太二真人等诸真的喜爱。纵是姬吒三大子,也比不上他。

    更可气的是“羊剑”处处压制姬吒三大子,他玩最美的伪娘,契约兽是哮天犬!而姬吒呢,落于下方,契约兽也降了一个档次,是哮地犬。

    消声的,这还怎么玩!

    姬吒三大子自然看不顺眼他的师弟“羊剑”。

    哮天犬呢,这厮的哮天犬怎么没牵出来,反而牵着一只小犬唇姨狼鱼。怪哉。姬吒三大子就知师弟一现身,准没好事。

    抓着呼啦圈,姬吒三大子冷道:“羊剑,你这贱人,还敢出现在小爷面前。”

    “羊剑”用手拍着小犬唇姨狼鱼的脑袋,不屑道:“为何不敢。没了太二真人的庇护,姬吒,你这不知轻重的玩意,谁都能捏死你。对我来说更是轻而易举,甚至可说是不屑为之。”

    语带奚落之意,言谈间闲然自得。“羊剑”并不将他的师兄放在眼里,姬吒三大子,哼,不过是被宠坏的正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啊,对了,现在他可以去死了,因为太二真人也无暇他顾!

    “羊剑”忽地抓紧小犬唇姨狼鱼的头皮,后者呲牙咧嘴,却不敢发生,更不敢反咬一口。因为抓它的伪娘是羊剑,三羊中的羊剑!

    嗯哼,羊果果也在。羊剑斜瞥了一眼侠侣之中的独臂大侠,羊果果。“他才是俊杰,可做我的对手。自创岸本富坚掌,可为宗师也,已具大家之相。”

    羊剑对羊果果的评价很高。

    至于三羊中最神秘的那位,羊剑不屑与之同伍,若是寻到他,比除之!

    羊果果也注意到羊剑的到来,他和羊剑见过数面,同为人杰,相貌又都是极好的,他们惺惺相惜,奈何一人是人马娘,一人是伪娘,只能有柏拉图式的感情啊。

    “果果!”

    小笼包姑娘寒声道。

    “啊,笼儿!”

    羊果果尴尬道。

    草,走神了。羊果果同学心道。他一见到羊剑,喜的不要不要的,忽略了身边的小笼包姑娘。

    小笼包姑娘才是羊果果的最爱,羊剑嘛,不好说,也不想说。

    至于小笼包姑娘的师姐,李丑丑,名字中虽有两个丑字,人却生得极美,甚至比小笼包姑娘还要漂亮些。羊果果同学没少动心思,甚至想收了李丑丑,然后就能和她们行那三羞之事呀。

    和小笼包姑娘一样,李丑丑也能掩去人马娘之躯,以人身现形。羊果果同学也是,可小笼包姑娘不许,她认为她的果果是人马娘时更帅气,最重要的是能把她当成是马,可以骑……这点真的很重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羊剑是这样,羊果果也是这样。两羊错开彼此的目光,各自应对当下之事。

    李丑丑忽道:“果果!”

    羊果果马上回道:“丑丑师姐!”

    小笼包姑娘一听,肺都快气炸了,握草,她们之间有不纯洁的情谊啊。必须分开,或者除掉其中的一人,或者双杀!

    爱恨分明,爱到极端,恨到极致。小笼包姑娘眼里揉不得沙子。手握望月剑,小笼包姑娘走向李丑丑,“师姐,你收声!”

    不要“果果,果果”叫得那么甜蜜。好恶心!也难怪你会被人甩掉,成了弃妇,成天以泪洗面,生不如死。还妄想勾与搭我的果儿,可恶之极,不杀你不足以安我心。小笼包姑娘动了杀念。

    羊果果同学头都大了,她可不想看到小笼包、李丑丑相杀,相爱才是王道啊。为何打打杀杀的,羊果果叹气道。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万万不可讲出来,否则李丑丑、小笼包都会灭了她的。

    齐人之美,哪有那般容易。

    “就你有剑,我手中的又是什么。”

    李丑丑不悦道。

    小笼包子,你这坏丫头也敢对我兵戎相见,当真是长大了,翅膀也石更了。小时候白疼你了,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师姐、师妹冷漠相向,要在剑上见真情。

    羊果果还未开口,大妈们冲了过来。“羊果果,死来。”一位重量级大妈吼道,她跑起来,路面都在颤动,好吓人的说。

    “老太婆,你们有完没完。”

    羊果果正愁无处可撒气,受气包就来了。简直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

    可神谷雕又来多事了,“主人啊,让我来,你忙自己的事情就好。”神谷雕安慰羊果果道。它自认为是好鸟,善解人意,还没到善解人之衣的地步就是了。早晚会进步的,指不定哪天就到了那种境界。

    神谷雕精神百倍,论块头,那位重量级大妈哪里是它的对手,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呼呼。神谷雕扬起一阵恶风,登时,飞沙走石,恶风滚扬。重量级大妈喝道:“神谷雕,我要拔掉你的羽毛,再将你炖了!”

    说完,大妈跳了起来,好似秤砣旋舞而起,壮观之极。“喝!”重量级大妈大叫道。掌运斗气,一招“山崩海枯”式,劈了出去。当是时,天日昏昏,一座高达千丈的山峦压了下来,镇向下方的神谷雕。

    神谷雕厉喝道:“很好,大妈,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主人啊,我去也,你先处理家事。”

    羊果果:“”

    马币的,太善良也不好啊,羊果果欲哭无泪。神谷雕,你丫太不够朋友了!

    神谷雕哪管它的主人那点心思,腾!它冲天而起,双翅扬开,乘风破浪,掀爆重重气浪,搏击镇压而下的山峦。

    砰!砰!砰!神谷雕双翅猛拍向那座高山,将其震的簌簌摇动,大大小小的石块迸飞,破空而去,很多伪娘、基老的脑袋都被砸破了,他们张口就骂,向神谷雕致以“亲切”的问候。

    基老还有伪娘就是矫情啊。神谷雕摇头道,不闻不问,继续拍击高山。最后一击,轰隆隆,山石迸爆,裂炸开来,再无山形。

    而那位重量级大妈一掌劈来,势大力沉。是杀招!

    神谷雕直接和大妈对了一掌!嘭,大妈、神谷雕同时向后退去,四周气浪掀舞,高抛低叠,壮丽无伦。

    “果果心里苦啊!”

    羊果果同学想哭。因为小笼包、李丑丑真的打起来了。这对师姐、师妹,有模有样地撕比着,李丑丑也是动真格的,并非过家家。

    “大家别这样!”

    羊果果劝道。可她的声音完全不起作用,小笼包姑娘、李丑丑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全是套路啊。”羊果果泪流满面。

    小笼包姑娘、李丑丑同出一门,熟悉彼此的招式,撕比起来,也是极美的……

    羊剑也动手了,他道:“姬吒三大子,你屡次寻我晦气,可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一般见识。你这顽皮祸不长心眼,脑子也是一团糟,哼。”

    “纳尼!”

    喔特热发克!

    姬吒三大子炸毛了。羊剑,那厮在乱讲啥子喂,我可是他的师兄,是师兄而非师弟!

    “混账东西,最起码的礼节都被你丢了。”姬吒三大子呵斥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