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预备役大妈并不是鲁大神的手下,只是那人钱财,为人做事。白眼?14??敬畏地伏下身躯,不敢站直。因为鲁尼妹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画界两尊大神相顾无言,她们都是鲁尼妹的“客人”,至少对方是那样说的。她如何招待她们,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就不得而知了。

    杀姐姐试着震碎手腕上的黑色手链,尝试无果,只得放弃。

    “好想去死妹妹”一副认命了的样子。杀姐姐心道,你就不能反抗些,平时和我作对时,不时很有活力吗。

    “鲁尼妹想做什么,真要和四路大妈、人马娘撕比?”杀姐姐环视四周,杀声鼎沸,人马娘、大妈们奋力厮杀。

    “那个女人就是羊果果吗。”杀姐姐多看了几眼人马娘们的领头人物,独臂,眼神冷厉,使用一口黑铁重剑。

    嘭。铁拐大妈跌落在地,口喷鲜血。挣扎着坐了起来。“羊果果,是个人物……”

    “她当然是个人物。”

    一姑娘的声音在铁拐大妈身后响起。

    “谁!”

    铁拐大妈骇道。

    大妈身后的女人伸手一点,砰!铁拐大妈只觉脑袋要炸裂了,身体刮擦着地面向前冲去。

    “你的铁拐!”

    那人一弹指,一股长流卷起地上的铁拐,瞬间抛出,砸向前方的大妈。

    铁拐大妈视线朦胧,看不清前方的东西,却能感受到背后冰冷的杀意。若被自己的铁拐敲碎了脑袋,那她真会成为大妈界的笑话。

    呼!大妈拧转身体,正对飞来的铁拐。虽然头疼似裂,铁拐大妈还是挥动右臂,张开枯枝般的五指,抓向疾飞而来的铁拐。

    铁拐大妈勉强调转斗气,聚在右手上。她的右手像是戴了金属手套,可是砸过来的铁拐一层层磨损了大妈掌心透发而出的斗气。最后,只听砰的一声震响,铁拐狠狠地劈中大妈的右手。

    “老太婆,何必逞能。”

    那人冷声道。

    铁拐大妈虽然接住了自己的成名武器,可她的右臂算是废了。

    “啊,你是!”

    铁拐大妈终于想起一人来,羊果果的伴侣,名为“小笼包”的女人。

    “小笼包”也是人马娘界之人,成名更早,先于羊果果同学。羊果果自从见了“小笼包”姑娘,魂不守舍,厚着脸皮,死缠烂打,非要待在人家身边。

    “小笼包”姑娘极是不悦,她修炼多年,亦可隐去半人马形态,以人形现身。不熟悉她的人还真的把她当做是漂亮的包子脸、包子头姑娘,而非人马娘。

    对了,“小笼包”姑娘也非肌肉人马娘,并不符合人马娘界的主流审美观。可这并不影响羊果果同学对她的爱。

    爱就一个字,看对眼了就去追。追不上也要在地上滚,滚也要滚到人家脚下。

    羊果果同学深谙此术,最终打动了“小笼包”姑娘的芳心,俩人终于成了伴侣,已定终身。羊果果同学使剑,“小笼包”姑娘使用的也是剑,其剑曰“望月”,取自“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之意。

    小笼包姑娘的“望月”剑,即便出鞘,常人也难以看清它之形态,不甚真切,而它又确实存在。

    对付铁拐大妈,小笼包姑娘并未亮出“望月”剑,单以指力应付她。纵是如此,大妈也不敌羊果果同学的未来老婆。

    羊果果、小笼包果然心有灵犀,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获悉对方的想法。而羊果果同学的契约兽“神谷雕”,也未闲着,它也在撕比大妈。

    小笼包姑娘非正非邪,亦正亦邪。今日心情不错,所以并未下死手,没取铁拐大妈的命。稍作教训,点到即止。她是真的点了人家的后脑勺一下……

    砰砰,砰砰!

    神谷雕双翼齐动,拍飞四位大妈。它急着和小笼包姑娘汇合。神谷雕喜欢它的人类契主,更欣赏契主的爱人。

    小笼包姑娘笑道:“神谷雕。”

    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好似冻水解封,望而让人心暖。神谷雕低声叫了两下,闷头飞来。挡路的大妈全被它撞飞。

    神谷雕也知小笼包姑娘不喜杀生,故而并未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本能,担心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雕也通灵。

    食堂大妈把眼一瞥,瞅到小笼包姑娘。怎回事,这小东西这么厉害。铁拐老太婆骇得讲不上话来,也不敢和她撕比。难道吃了闷亏,就这样算啦?食堂大妈和铁拐大妈虽然不是同一路大妈,可她们毕竟在同一个广场跳过舞,也把酒望月,聊过天,交流过大妈的智慧。看到铁拐大妈吃瘪,食堂大妈并不觉高兴,“铁拐,你真的老了啦。”

    人若老了,担心的事就多了,畏手畏脚,再难放开。食堂大妈正值壮年,面黑如锅底,一身结实的肉。“哼,铁拐,你怕那个小娘皮,老娘不怕。”食堂大妈抄起两把菜刀,飞冲而出。

    “小姑娘,虽然不知你对我的挚友铁拐做了什么,可你必须付出代价。”食堂大妈狞笑道。两口菜刀旋劈而下。

    小笼包姑娘蹙眉道:“这黑胖大妈怎回事,我又没招惹她。为何撕比我?”

    这时,羊果果同学的契约兽赶了过来,不好,有人类大妈要对我的女神不利。神谷雕扬起双翼,向前拍去。登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能见度迅速降低。

    食堂大妈道:“幸亏我准备了蛤蟆镜,戴上之后就不怕眼里进沙子。”

    神谷雕尖厉道:“人类老太婆,为何不安静地躺在棺材中,反而出来撕比我的女神!”

    食堂大妈道:“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不要挡住大妈的去路。你既然知道我是大妈,就不该与我为难。盛京的大妈是你能招惹的吗?”

    谱写种种传说,铸就无上辉煌。唐腊国,盛京的大妈们声名显赫,无处不在。

    神谷雕可不管这些。你们大妈再厉害,也不能撕比我的女神。

    西路大妈们的首领西撕姑娘,她瞧见站在鲁尼妹身后的预备役大妈以及白眼狼。“又看到你了,贱人。都讲人艰不拆,我在脸上动刀子,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年轻更美,难道也有错。你却当面拆我的台,让一群老的不能再老的大妈奚落我,这笔仇我记下了。而且现在就要报!”

    西撕大妈一声令下,西路的大妈们齐齐跳出,好似钱塘大潮,涌向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她们的目标自然不是鲁大神,而是她身后的预备役大妈。

    白眼狼紧张道:“主人啊,怎么办,一群老太婆冲过来啦,你我没有胜算,先退吧。”

    预备役大妈冷笑道:“退?怎有可能。你的主人半只脚踏进大妈界了,早晚会接手一路大妈,成为她们的首领。东路大妈最是可怕,董小姐的位置难以撼动。南路的大妈清心丸,也不能动。北路的大妈们都是热血大妈,食堂大妈更是如此,她们不是我的菜。也就西路大妈势弱,而且西撕大妈还是我的旧识……”

    取而代之,有何不可。

    西撕大妈是该挪挪位置,让出高位,或退居二线,或自此消失。“我的时代来临了。”预备役大妈暗道。

    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鲁尼妹,预备役大妈取出她的武器,泡菜盆,圆石,木槌。泡菜盆里盛放的可不是辣白菜……

    而是腌制的仇恨!

    咚,咚,咚!预备役大妈以木槌敲击泡菜盆,声如浪涌,向前冲滚,扫清一大批大妈,她们跌倒在地,破口大骂。“那女人,拿开你的泡菜盆,我们不吃辣白菜!”

    “就凭你,也想成为我等的头目,无稽之谈。”

    “食堂大妈才是我们心目中的合格领队。她将肌肉真理贯彻到底,甚合吾等的心意。生命在于运动,没有肌肉说个蛋!”

    “我看你瘦不拉几的样子,风一吹就倒,相当我们的老大,先加餐吧,长几百斤肉再说。吨位不够,就不要出来丢人啦。”

    “去尼玛的瘦子,胖才是正常的。脂肪怎么了,脂肪就是正义!”

    “最讨厌别人比我瘦了。你这女人是我讨厌的类型。”

    北路的大妈们大声斥责预备役大妈,不管是倒地的还是能站起来的,无一例外,她们都不喜欢预备役大妈。

    白眼狼道:“主人啊,你的人缘可真差,还不是一般的差。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就算你真的成了大妈,恐怕也难以服众。”

    预备役大妈脸色铁青,不言不语。咚!咚!咚!继续敲击泡菜盆,闻声,更多的北路大妈倒下了,可很快她们就爬了起来。

    食堂大妈不悦道:“你为何总是敲盆。”舍了小笼包姑娘,食堂大妈冲向预备役大妈。

    西撕大妈暗道:“草,食堂大妈总是喜欢瞎参合,本来,我打算亲自动手,灭了那个讨厌的女人。可没想到她招惹到了食堂大妈,也罢,就让她们撕比算啦。”

    “想走,哪里去。”神谷雕可不放行。

    食堂大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我神谷雕当成什么了。羊果果同学的契约兽哼道。小笼包姑娘还没说什么,神谷雕已经冲了出去,追上食堂大妈,奋力厮杀在一处。

    刷。

    一道剑芒怒劈而至,要取小笼包姑娘的生命。

    “望月剑。”

    小笼包姑娘轻声道。

    她素手一翻,虚空颤动。神华爆绽,剑光炽盛,一柄看不到实体的剑出现了,被小笼包姑娘握在手中。

    刷。

    小笼包姑娘撩起手中的望月剑,剑气激迸,沛然若瀑,冲洗自高空劈下来的那道剑光,将其溶蚀。

    “明人不做暗事,何不出来一见。”小笼包姑娘的声音不大,却传遍全场。

    放出那道剑光的姑娘并未现身,她隐藏在暗中,痛下杀手,要割去小笼包姑娘的项上之头。天大的仇恨!

    “师姐,我知道是你。”

    小笼包姑娘再道。

    “你就那么恨我?”

    小笼包姑娘哀伤道。

    “恨你?”

    暗中之人阴森森道。嗡,光影舞动,一黑裙女子走了出来,她面容姣好,和小笼包姑娘不相上下,只是煞气太重,让人望而生畏。

    小笼包姑娘还有她的师姐都是冰山美人,话语不多。

    “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小笼包姑娘的师姐恨声道。

    “你说是,那就是吧。”小笼包姑娘也不争辩,也可说是懒得辩解。因为不愿,不解,以至不想。

    小笼包姑娘和她的师姐感情极深,情同姐妹。可这样的关系一旦出现了裂痕,想要挽回、弥补,难矣。“师姐,你想要什么,自己去取吧。”小笼包姑娘轻声道。

    “去取?”黑裙女人冷声道。“如何取,你倒是告诉我。”

    “”

    小笼包姑娘面色忧伤,不知如何回答。

    和大妈们撕比的羊果果同学也注意到小笼包的师姐来了。哼,那个女人怎么来了。是她先叛出师门,还有脸数落笼儿的不是,贱人就是矫情。羊果果使出“岸本富坚掌”,砰,击中董小姐帐下的大将,将她震飞。

    “噗!”那位大妈喷出两丈高的血箭,面现惊色。“羊果果,你好狠!”

    岸本富坚掌,果然厉害。

    羊果果也不愿和大妈们纠缠,她架起剑光,向小笼包姑娘驰去。“笼儿,我来啦。”羊果果同学高声道。

    “师妹,你有够无耻的,喜欢年纪比自己小的人马娘,还和她结成道侣。你不也背叛了师门吗,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得意。”

    小笼包姑娘的师姐冷嘲道。

    “非要说这种伤人的话麽。”小笼包姑娘道。

    “伤人?我不过是陈述事实罢了。”对方一字一字道。

    “我家笼儿说你是伤人,就是伤人!”羊果果同学赶来了,挥开重剑,砍斫向黑裙女子。

    “羊果果,断了一臂,难道还没学乖?”小笼包的师姐哼道。她举剑相迎,不愿退后。这对贱人真可恶,一个装清高,一个扮恶人。都该死!

    “你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了。”鲁尼妹对画界两尊大神低语道。

    “你想让我做什么?”杀姐姐不悦道。

    “能否先放了我们?”好想去死妹妹问道。

    “洒家种下的禁制……”鲁尼妹笑道。可不止一处。

    鲁大神食指勾弹,嗤嗤两声,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手腕上的黑链同时崩裂。

    “说吧,说出你的目的。”杀姐姐道。

    “洒家能有什么目的,只想和你们一起飞,你懂的。”鲁尼妹小声道。

    你怎么不去死。杀姐姐心道。

    “看那里。”鲁尼妹指着小笼包姑娘、羊果果同学还有黑裙女人。

    “还要洒家说的更直接些?”鲁尼妹道。

    “我知道了。”杀姐姐哼道。

    “我什么都不知。”

    “好想去死妹妹”活动了一下手腕,卖萌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