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女仆之女对上了女禽有兽童鞋。

    虽然讨厌自己御姐身份,可她毕竟不是萝莉。更因申请加入贫乃联盟却被盟主忽略了而火冒三丈。

    “你,怎么出来了,师父大人!”王女仆之女紧张道。

    金色的美人颅傲慢地转过来,正对王女仆的女儿,她道:“我为什么不能出来,还有,别叫我师父,我可不敢做你师父。你知道的,我在成为燃灯女仆之前,被你们称作极恶女仆。”

    此生早和女仆界再无半分瓜葛,有的只是不死不休之局。“退下。”金色的颅骨不悦道。古燃灯不容女仆界之人侮辱。

    何况你还是王女仆之女。

    蓬!

    古燃灯绽放光明,热浪迸涌,朝天喷薄,王女仆之女尖叫一声,迅速逃离古燃灯。她和古燃灯之间的纽带断了。金色的美人颅收回了她的“承诺”。

    再者,就算是女儿,王女仆也可抛弃。一界之主最放不下的权杖,最享受的不是女儿聚在她的羽翼下,而是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极恶女仆!”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血沫纷扬,浊浪滔天,一人自血海中走来,头戴金冠,手执圣仆之剑,赫然是当今女仆界之王。

    “母亲!”

    王女仆之女惊慌道。

    然而,王女仆看也不看她女儿,径直走向美人颅还有她的古燃灯。“极恶女仆,还不交出古燃灯。”王女仆冷淡道。

    “交出?”

    金色的颅骨笑道。

    本是自己的持有物,为何交出,就因你是女仆界之主?

    出现在血海内的王女仆并非本尊,而是她的一道神念所化,平时寄宿在女儿灵台内。

    燃灯女仆身死,可还剩下骨头,那颗金色的美人颅喷出两道金焰,扫向王女仆的化体。“已死之人还想作怪。”王女仆道。

    锵!

    王女仆手中的圣仆之剑不住长吟,剑浪迸涌,血海纷扬。那两道射来的金焰登时消散一空,不复存在。

    “极恶女仆。交出古燃灯,我许你第三次再生之机,跳进古燃灯内,永镇于灯底。你一人,还想对抗整个女仆界。”

    王女仆冷笑道。

    总有人喜欢以卵击石,不见棺材不掉泪。

    王女仆之女还要靠近她的母亲,却被母亲叱道:“你已被女仆界除去籍贯,此生再不是女仆界之人,也不再是我的女儿。”

    绝情若此。

    “……母,母亲?”

    王女仆之女还未理清头绪,母亲的当头一喝让她分寸大乱。她过惯了颐气指使、任性的生活,虽然她不想承认,可她一直躲在王女仆的荫庇之下。

    “躲在古燃灯之内,坐视大女仆长、女仆长被杀,你不配做我女儿。”王女仆喝道。

    “可是,母亲……”王女仆之女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王女仆打断了。

    “够了,我已讲明,你不再是女仆界之人。”王女仆一拂袖,血海翻滚,分出一道长流,劈向她的女儿。

    蓬!

    那道长流击中王女仆女儿的脑袋。

    王女仆之女还未反应过来,呆立当场。“母……”

    “感人的母亲与女儿的再会。”

    上官小红道。

    挥剑一扫,邪蝗群出,罩住王女仆之女。“你既然不要了,让邪蝗吃了她也没所谓吧。”

    嗡嗡嗡,嗡嗡嗡!邪蝗团团困住王女仆之女。只待上官小红一声令下,它们即可分食了那位想做萝莉的女人。

    “请便。”

    王女仆道。

    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你女儿很漂亮。小爷愿收了她。”

    带着自家的呼啦圈,姬吒三大子怒冲冲而来,他追不上雄基姬,也不打算追了。“我虽出身伪娘世家,也流淌着伪娘高贵的血液。可小爷不排斥女人,尤其是王女仆的女儿。”姬吒三大子笑道。

    王女仆斜觑了一眼姬吒,无表无情。道:“在基老面前失了威风,却在此耀武扬威。伪娘界之人果如传言那般厚颜。非无耻二字可描述。”

    姬吒三大子得意道:“你是王女仆,女仆界之王,虽然老了些,还有些姿色,年龄不是问题,你和你女儿一起成为小爷的宠物。小爷要颜有颜,要擀面杖有擀面杖,可不像东方宫主,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只能用替代品行那不可描述之事。”

    姬吒三大子并非东方宫主那一派系之人,落井下石之举信手拈来,也不觉可耻。自古成王败寇,墙倒众人推。有人非要做那危墙下的傻比,落得愚忠之名,怪不得谁。姬吒三大子绝不是那种人。

    东方宫主也听到了姬吒三大子的厥词,当即运转小叽叽相功的无上招式,要灭了姬吒三大子。纵然是三大子的老头来了,也一并抹去。

    姬吒三大子的父亲托乃天王,也是伪娘界的老牌贵族,一行一动暗合伪娘至理,大伪娘也。近年来,他有退居幕后的打算,怎奈几个伪娘儿子明争暗斗,都要做家主,尤其是姬吒三大子,叫嚣他爹老了,早该退下大位,若是不然,就揭发他爹不能说的奇怪爱好……

    托乃李天王为此没少费心,恨不能大义灭亲,亲手宰了姬吒三大子,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可姬吒的师父可不是常人,托乃李天王见了那位老古董也需叫老爷。

    东方宫主使出的招式“见鸟无情”,发之于情,断之于爱,柔中有刚,专克敌人的擀面杖,不断不休,故有无情之说。

    姬吒面现淡淡的忧伤,“东方宫主,你好狠的心,要断了我这等特级鲜肉的擀面杖,于心何忍。”

    抬起呼啦圈,姬吒三大子向前砸去,嘭嗤!斗气涌爆,好似泼天大雨,劈头盖脸洒向东方宫主。

    而宫主的那招“见鸟无情”,遽地爆发,有几千根绣花针组成的三十柄弯刀分散开来,飕飕飕!飕飕飕!刀光迸滚如雪,冲爆姬吒三大子释放的斗气。

    嗤啦!姬吒三大子的裤子裂了,小伙伴顿觉好清凉的样子,哇草,终于重见天日了吗。姬吒三大子的小伙伴还未来得及欢呼,三十柄弯刀同时斩下,不断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决不罢休。

    姬吒三大子的小伙伴赶紧躲了回去,好汉不吃眼前亏。

    呼!三大子一掌拍出,击退三柄弯刀,可和那三柄弯刀一样迪奥的还有三十柄……

    握草。姬吒三大子亡魂皆冒。好在呼啦圈护主,罩了下来,挡下三十柄弯刀,没让三大子绝了小伙伴。

    三大子的呼啦圈是他师父太二真人传下来的,攻防皆可,大有妙用。

    太二真人也是伪娘界的狠角色,横着走路的老顽固,罕有人敢招惹他,因为和他一样迪奥的老头还有十多个,更可怕的是他们上面还有师父。

    太二真人的名言是:如果不爱,那就互相伤害。

    相传,太二真人的师兄黄蛇真人曾经和太二有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可黄蛇真人仪表堂堂,出落的极美,在伪娘界也是妖艳的小贱货。见一个爱一个,见两个要一起飞。

    太二真人自然不能容忍师兄的花心,直接和黄蛇真人摊牌,要不杀了他的情人们,要不和他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黄蛇真人一听,握日,有搞错,不就是出去拈个花惹个草吗,有那么严重。故而不将太二真人的话放在心上,一边虚与委蛇,告诉太二他绝不负他,一边继续播撒小蝌蚪。

    太二真人知道后,什么也没讲,提起两口剑,找上门去,灭了黄蛇真人的情人们,其中就包括黄蛇真人最爱的伪娘,麻古伪娘。

    这还不算玩,太二真人提着那些小贱货的脑袋,去找黄蛇真人。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毕竟他们相爱过,还有转圜余地。

    怎知,黄蛇真人见到情人们的脑袋,尤其是麻古伪娘的脑袋,大叫一声,跌落在地,骇得胆汁都吐出来了。太二真人好意安慰师兄道:“黄蛇,大声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

    黄蛇真人震怒,现了本相。原是一条千尺长的大蛇,口喷五毒之火,眼冒凶光,发狠道:“太二贱人,你我之间的爱情结束了,结束了啊。你好狠的心,杀了我最爱的麻古姑娘。为他偿命来!”

    太二真人的热情登时消退,好似一桶冰水当头灌下,他已知和师兄再无修好的可能,唯有相互伤害了。

    “别了,我曾经的爱情。别了,我心爱的师兄。至此,我再不相信爱情……”

    太二真人留下几滴眼泪,那句“如果不爱,请不要伤害”也被真人改了几字,“如果不爱,那就互相伤害!”

    两位超级伪娘撕比七天七夜,不分胜负。第八天,太二真人祭出杀器,那号称和太阳肩并肩的宝具,呼啦圈。

    呼啦圈一出,立刻见效。套住了黄蛇真人的身体,封锢他的生命之海。而太二真人攫来一杆银枪,毅然而然地刺了过去。

    噗的一声,黄蛇真人血喷如泉,染红了方圆百里的湖面。哀声恳求太二真人放过他,大家还是师兄,还能做朋友咩。

    太二真人一句“做梦去吧”彻底断绝了黄蛇真人的最后希望。

    就在太二真人痛下杀招的紧要关头,他们的师兄渔夫真人出现了,渔夫真人抛出去渔网,困住太二真人,救下黄蛇真人。并且笑道:“两位师兄弟,何必相杀。”

    渔夫真人德高望重,撕比能力又强,还收了一个好徒弟,据说天赋异禀,将来在伪娘界的成就不可限量,甚至能超过他的师尊。

    太二真人朝渔夫真人拱拱手,道:“师兄,今日卖一个面子与你。我不再与黄蛇贱人为难,可他日再见,绝无收手的可能。黄蛇,你记住,有太二的地方就是你的死地。”丢下这句话,太二真人扬长而去,顺便溜走了渔夫真人的渔网。

    渔夫真人也是消声了哈士奇,草了太阳。这算什么事情,你们撕比,我好意相劝,太二,你丫却顺手拿走了我的渔网!心中不快,渔夫真人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他先是安慰了一番黄蛇真人,随后架起云光,咻的一声,不见了,去追太二真人,讨回渔网。

    自那之后,太二真人、黄蛇真人还真没见过面,就算是他们的师傅明敲暗敲,两位高徒装傻卖萌,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此刻,不败宫主敢以小叽叽相功中的“见鸟无情”这招撕比姬吒三大子,不怕得罪太二真人,因为宫主心知再无退路,要杀出一条大道来。

    和不败宫主对位的是五大伪娘中的“肾总疼”姑娘。

    “肾总疼”实力强悍,稳稳压制东方宫主。宫主分心之际,“肾总疼”姑娘连挥三剑,刷刷刷,劈向宫主的颈、腹、腿。

    “东方宫主,好胆量,也敢动姬吒三大子,当真不怕太二真人麽。”

    “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关你何事。”不败宫主右手拈针,左手掐诀,厉声道:“肾总疼,本宫要取出你的腰子,并且烧了吃。”

    “肾总疼”冷笑道:“你想做伪娘界的那个疯子吗,号称神经病中的萝莉控……”

    “把他让于我,如何。”

    原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出现了。他终于直面东方宫主,两人同是葵花宝录的持有者,雄基姬拥有辟邪鸟经,而不败宫主持有小叽叽相功。

    “好汉子!”

    “肾总疼”盯住雄基姬,“这位好汉,何不入吾伪娘门,成为伪娘,与吾共享伪娘的荣耀。”

    雄基姬摇手道:“抱歉咯,我只是基老。还不想做伪娘。我和东方宫主不同,不会背叛基老界的。此身是基老,此生忠于基老界。山无棱,天地合,我才敢做伪娘。”

    “可惜了,汝不是伪娘,吾为何要将东方宫主让与汝。”肾总疼冷笑道。“吾有爱才之心,才要收了你这好汉。不可辜负吾的好意。”

    “唉。”雄基姬叹道。“我就知道像我这样漂亮的基老,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爱。虽然过了鲜肉的年龄,可我的气质还在,时间让我更迷人,岁月沉淀了我的基油。”

    “汉子,基老不是正道,伪娘才是啊。不可误了大好前程。”肾总疼姑娘还未死心,他不想杀了雄基姬,只想招他入门,一起嗨皮。

    “够了,伪娘。退下吧,再不退下,我手中的剑要饮血了。”雄基姬冷笑。锵,他手中的剑长声吟啸,剑光泼洒开来。

    “汝果然是将死之人。”肾总疼无奈道。“吾为汝指明前路,汝却冷淡如故。在伪娘界,吾也是一方人物,许你之事绝对会办成。”

    “听你废话。”

    东方宫主恼道。

    相杀吧,相互伤害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