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四路大妈争奇斗艳,成了一时奇观。然而暗中还有它界之人蠢蠢待动,比如说人马娘界之人。

    人马娘们很不安分,哪里人多哪里就有人马娘,难怪很多人提起人马娘,愤愤不平。那些将肌肉提炼到xiong的半人半马姑娘,看上去就很剽悍,不好招惹。

    大多数人马娘崇尚肌**化,也身体力行,付诸实践,锻炼出一身腱子肉,从马腿开始。可人马娘中也有软妹子,声音软,人身纤细,就不要管她们的马身了。盛京,有些贵族为了追求刺激,花重金买来人马娘中的软妹子,行那不可描绘之事,在此一笔略过。

    不可以人类的眼光看待人马娘的审美观,否则三观会被刷新。披着隐身斗篷,戴着手盔,褐发人马娘抿着厚实的双唇,目光凛然。她皮肤呈小麦色,全身肌肉线条分明,即便是人马汉子也不敢在她面前得瑟,会被揍的……

    褐发人马娘,腿高八尺且裹着特制的护甲,她不喜欢偷听别人的谈话,喜欢和敌人正面互撕。可首领发话了,她不得不隐在暗中,旁觑大妈们撕比。

    “啊啊,真好,超羡慕的。”褐发人马娘自言自语道。看到食堂大妈、铁拐大妈挥动各自的成名武器,泼洒汗水与激情,锻炼肌肉,身为人马娘,她差点跳将出去,和大妈们一起撕比。

    “忍耐,我要忍耐!”褐发人马娘告诫自己。不可误了首领吩咐之事,“否则我会成为酒娜马一族的罪人。”

    褐发人马娘来自“酒娜马”一族。

    人马娘界,群族争雄,姑娘们更是勇猛果断,要知人马娘界以前是叫人马界的,那些人马汉子真是没用呢,被姑娘们赶下权座,身份变得卑微起来,再无话语权。

    谁的拳头大,谁的肌肉结实,谁就是老大。

    人马汉子们无话可说,因为他们都成了小白脸,而且被饲养在马厩之中,等待人马娘的召唤,完成繁衍之计,除此在外,他们不得靠近人马娘。

    最夸张的要数白马一族。她们虽然顶着“白马”的名号,人马娘全是黑马,族人中只有人马汉子是白马。

    如今,白马一族的族长,开先人所未开先河,她亲手制造了一批太监人马,木有叽叽啊!

    “是谁,滚出来!”

    西撕大妈冷哼道。她早已察觉到人马娘,未开口而已。在大妈眼里,躲在暗地里的都是宵小之辈,心理阴暗,不值得撕比,当杀。

    西路大妈的首领很火大,需要找到宣泄的对象,而褐发人马娘就是受气包。

    “好老太婆!”人马娘喝道。她左手掀起隐身斗篷,丢在地上。“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撕比吧!”人马娘大喜。

    麻蛋,早就想那样做了!

    褐发人马娘还未出手,在她身后又有一人现身了,她也是躲在暗中的窥视者,试图理清大妈们的意图。

    还有人?褐发人马娘心惊道。她竟然毫无察觉。

    后来者居上,右手拂开一蓬香粉,撒向西撕大妈。“西撕,你的鼻子还是那么灵,我家旺财也比不上你。”来人笑道。她左手牵着一只土狗,土狗的左耳少了一块,尾巴也秃了。

    “旺财,不要闹!”

    女人呵斥住她牵着的土狗。那狗不住咆哮,冲着人马娘犬吠不停,哈喇子狂喷。食物,它将人马娘当成美味的食物了,还是那种很有嚼劲的鲜食。

    出自“酒娜马”一族的人马娘,毛骨悚然,向后退去。她居然被一只土狗吓到了。

    在主人的安抚下,土狗安静下来,趴在地上,凶目放光,紧紧盯着人马娘。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它随时都会冲上去,用它尖牙利齿,撕开人马娘的身体,啖食之。

    西撕大妈不悦道:“你怎么来了。”

    来人笑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你们这些大妈聚在一起,准没好事。不是跳广场舞,就是买买买,或者撕比。我虽年轻,早晚会成为大妈,也会加入到你们的队伍中去,并且成为旗帜般的大人物。”

    不但人长得年轻,声音也年轻。

    西撕大妈道:“哼,你不过是预备役大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还不退下,休要在此丢人现眼。

    人不要脸,和树无皮有什么区别。

    那人冷笑道:“西撕。别人不知你,我还不知吗!你不但是药美人的朋友,还是她的大客户。她可没少在脸上动刀。你对我宣称是冻龄大妈,岁月没在你脸上留下刀痕。当然留下了,时间最是无情,绕过谁啊。”

    “纳尼!”

    北路的大妈们惊呆了,握草,情况好复杂。西撕那老太婆居然在脸上动刀了,她这是欺诈,是欺人,更是自欺!

    号称大妈中的极品,比小姑娘还有年轻的大妈。原来也不过是幌子,哈哈哈,太好笑了。不但北路的大妈们惊呆了,东路老态龙钟的大妈们也呆了,不要问原因,只要知道她们的外貌更胜资历就行了……

    “真没想到,西撕你是那种大妈。原来也是脸蛋动过刀子的大妈。”清心丸大妈喜道。

    心情太好了。清心丸大妈笑的保养的很好的脸都起了褶子,只因太开心。总觉得胜利了,赢了西撕大妈。

    “什么嘛,那个老太婆也不过尔尔。”清心丸大妈笑道。

    和清心丸大妈一起开心的还有董小姐。董小姐私下里也去找过药美人,希望她能做些什么,让她看上去更年轻些。可是药美人拒绝了董小姐,并谆谆劝诫道:“阿婆哟,好好活下去,不要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消声生活不是人生的全部,何况您年纪大了,悠着点。别苦了那些小鲜肉汉子,您可比他们的奶奶辈还要苍老!”

    药美人言尽于此,董小姐当场就和她撕比了,两人大打出手,把整座药府都掀翻了。因为两人都是大人物,且好面子,实力又不分轩轾,各自放下狠话,扬长而去。至此不相往来久矣。

    “药美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啊。”董小姐冷笑道。“那个女人的年纪比我还要大,却打扮的像是妖艳的贱货。哼,只许自己年轻,不让别人貌美。明明是老太婆中的老太婆……”

    药美人还有她的药府在唐腊国都很有名,而且她的面貌不曾变过。

    “大家都来看一看啊,铁拐大妈,食堂大妈,你们俩也甭撕比了。我们中最年轻的西撕大妈出丑了,出了大丑!”

    “她的美貌不是天然的,也不是药美人第二,而是动过刀子的老太婆。”

    “啧啧,谁让人家是药美人的密友,两人无话不谈。想来,也一切动过刀子喽。”

    “小声些。药美人最讨厌别人议论她的年龄。一把年纪了,却喜欢听小鲜肉叫她姐姐,太恶心啦。”有大妈作呕吐状,惟妙惟肖。

    清心丸大妈更是眉飞色舞,放下了身段,和她心中、口中的乡下大妈畅谈人生。因为出自清家,家大势大,养尊处优的清心丸将绝大多数大妈当做乡下人。而北路大妈的首领食堂大妈,更是扶不上墙,是一滩烂泥!“食堂大妈,你听到了吗,西撕不是天然美人哦。”清心丸拉着食堂大妈的手,极是亲切。

    瞎了我的眼睛啊!食堂大妈惊呼。“好恶心,清心丸,你丫滚远点,不要拉着我的手!我们之间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清心丸笑道:“安啦,安啦。食堂大妈,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嘛,西撕那个女人,平日里仗着脸蛋年轻,没少挖苦我能寻常大妈。呵呵,原来她内心那么阴险!”

    锵!食堂大妈挥动菜刀,劈柴似的砍向清心丸大妈。“快点离我远些。讲真,你吓到我了!”

    清心丸一抬手,蓬,斗气激迸,弹撞开食堂大妈的菜刀,且将刃口腐蚀的像是锯齿。

    “食堂大妈,给你脸,你却不要脸,怪得了谁来。”

    清心丸拿出手帕,认真擦手。“疯了,我刚才真是疯了,竟然和你握手。”清心丸厌恶道。

    当啷,食堂大妈将手中的菜刀丢到地上。怒吼道:“清心丸,来吧,撕比啊。我看你不爽很久了,我们还没正式撕比过。何不趁此来个了断。”

    清心丸一弹指,击飞那张手帕。这才道:“撕比撕比,你就知道撕比。脑袋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文艺些行不,高雅些可以吗?难道大妈们高贵而又孤傲的身姿只能通过广场舞还有撕比体现吗?”

    干!

    食堂大妈再次取出一把菜刀,啐了一口唾沫,道:“清心丸,我和你苦大且仇深。不撕比还能做什么。你毁我菜刀,我要弄花你的脸。在我眼里,西撕大妈比你优雅多了。你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而西撕大妈除了脸蛋不天然,其它的都很自然!”

    食堂大妈每多说一个字,清心丸大妈的脸色难看一分。待食堂大妈一口气讲完,清心丸早已按捺不住,厉喝道:“撕比吧!动手!”

    “正有此意。”

    食堂大妈头顶着锅盖,疯狂地冲了上去,当!她手中的菜刀劈中清心丸抛出去的铁尺。

    清心丸大妈再一招手,摄来铁尺,抓在手中。“食堂大妈,擒下你之后,我会斩了你的四肢,并将你丢到猪圈之中。”

    食堂大妈讥讽道:“让我猜猜你把我丢到猪圈之后会做什么,嗯,你会跑进书房,大写特写,洋洋洒洒几万字,数落西撕大妈的虚伪,向盛京的各行各界公她的秘密,让她在盛京无立身之处。”

    “你很懂我嘛。”清心丸笑道。“不错,正如你讲的。我会让西撕大妈身败名裂!”

    “就那样做吧。我支持你。”董小姐心道。她也讨厌西撕大妈。

    消声的,大家都是大妈,为何就你显得年轻而且自信。不公平呐。

    褐发人马娘,牵着土狗的预备役大妈,她们很无奈,喂喂,为啥被你们无视了啊。明明想一起愉快地玩耍来着。

    人马娘忽道:“阁下是何人,为何处处针对西撕大妈?”

    女人道:“关你何事。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呢。我家旺财胃口很好,就你那小身板,还不够填它的牙缝。”

    褐发人马娘很无语。第一次听人说她自己的身材单薄。要知,她在“酒娜马”的族群中也属于骨骼清奇,不,是骨骼高大的那群姑娘。

    “优秀的人马娘就那一小撮,绝大多数姑娘平庸,虽然她们不想承认,可事实如此。”褐发人马娘大声道。

    而她,就是那一小撮人。一身肌肉就是证明!

    健康的人马娘必须拥有强壮的体魄,无有肌肉,那还做什么人马娘,投胎去做人类的小姑娘算啦,就像眼前的这群大妈,她们曾经都是萝莉,最后却这般丑陋。人马娘长吁短叹,为她们感到悲哀。

    “可怜呐。”

    人马娘叹道。

    “旺财,你还是去吃了它吧。”

    女人冷笑道。她从褐发人马娘眼中看到了悲悯之色,破天荒头一次呢!“荒谬,牲畜而已,也在我面前洋洋得意。天杀的!不弄死你,我就不配做女人。”

    趴在地上的土狗嗷嗷乱叫,挣开链子,呼噌,窜了出去。腥风大作,接地而起,旋刮向褐发人马娘。

    “女人,还有你的蠢狗,你们都该死!”

    人马娘同样跳了起来,离地百米之高。她右臂向前划去,气浪掀舞,轰嘭,一团斗气炸开。扫清了那阵腥风。

    嗷!

    一声长吟,天地失色。哪还有什么土狗,出现在人马娘对面的赫然是狼,白眼狼!凶残的契约兽。

    看到土狗的真实身份,人马娘忽地安心了,她道:“白眼狼,你怎会装成土狗,还被卑贱的女人牵着。难道你们白眼狼族没落到这般境地了麽?”

    白眼狼后肢直立,站了起来,凝扫向褐发人马娘。“你够年轻,肉也不老。看在年轻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一次。到我的肚子里忏悔吧,人马娘!”

    话声还未落下,白眼狼你已然发动猛攻。

    嗡!

    人马娘身前荡起数人高的气墙,弹开了白眼狼。“忘了曾经的荣耀,你活着和死无异。让我结束你悲惨的一生。”

    人马娘手臂晃动,叮叮叮,一串手链旋舞而出,遽化钢索,穿过气墙,套向白眼狼的脖子。褐发人马娘要勒断敌人的脖子,彻底葬送它。

    “最毒妇人心。”白眼狼笑道。

    它张嘴,锵当!咬中手链所化的钢索。旋即,崩的一声,钢索被白眼狼咬碎了。

    酒娜马一族的小姑娘啊,你还没认清现实吗,食物就该有食物的样子!乖乖躺在地上,等待死亡的降临。“而我就是你生命的终结者。”白眼狼吐出满口钢渣。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