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的大妈们再次聚合。

    此番再聚,风云际会,各路大妈齐头迸进,谱写大妈风采。先看北路而来的大妈们,带头的是食堂大妈,她手拿菜刀,头顶锅盖,身披重甲,好不威风。

    南路而来的大妈们气盖云天,装束华丽而又典雅,为首的大妈出自清家,她也是大基老清谷的姐姐,人称“清心丸”是也。这路大妈都是有头有脸之人,出身大家族,背后的势力更是错综复杂,小贵族们都不敢招惹,何况普通人。

    鼓瑟笙箫,丝竹乱耳,西路也来了一群大妈。她们头裹花巾,额贴花黄,统一行头,一看就知是训练有素的大妈。这群大妈的领头人物是“西撕”大妈。

    “西撕”大妈昂首睥睨,手指纤长若笋,可是其她的大妈们都知道,不可小瞧“西撕”大妈的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西撕”大妈表面文静,面容要比她的真实年龄小二十几岁,说她是貌美的姑娘也不为过。可是她那双手不知撕裂了多少敌人的身体。她那红彤彤的指甲并非天然,而是敌人的血染红的。

    食堂大妈、清心丸等人一看到“西撕”大妈,齐齐问讯道:“西撕,你来啦。作为此次聚会的召集人,你却姗姗来迟,该罚。”

    “西撕”大妈掩嘴轻笑,道:“理当如此。不过,还少了一路人马。”

    “我等来了。”

    “谁说少人了。”

    “这么多大妈聚会,岂能少了我们。”

    “大家姐妹情深,共筑此生辉煌。北路的食堂大妈,南路的清心丸大妈,西路的西撕大妈,汝等都在,我们怎会缺席。”

    轻描淡写间,东路也来了一群大妈,她们头发花白,更有甚者步履蹒跚,让人担心她们是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为何还有拄着拐杖出来散步!

    东路来的大妈们年龄最大,资历最老,其她三路大妈却不敢无视她们。近年来,敢于挑战东路大妈权威的勇士,全都死无葬身之地,其中不乏实力深厚者。

    这群大妈的首领拄着鹤头杖,满头银丝,狐狸眼,琼鼻小巧。虽然面生褶子,依稀间,却能看出她年轻时必是大美人。

    东路大妈的首领唤作“董小姐”。董小姐名动盛京时,在场的大妈们还是萝莉,当年的萝莉成了大妈,可董小姐还是董小姐,依旧犀利。

    单凭一个眼神,董小姐已然震慑全场。

    清心丸、食堂大妈、西撕大妈,屏气凝神,静待董小姐的下一步辩说。

    咚!董小姐的鹤头杖重重捣在地上,登时,地裂三尺,她周围五十步内,沟壑嶙峋,泥尘迸扬。唯有董小姐不动如山,那缩水的身躯甚至比山岳还要高大。

    不管在场的大妈有什么想法,在董小姐面前,她们谦卑、恭顺,甚至不敢正视她。清心丸、食堂大妈、西撕大妈暗忖道,哼,董小姐啊董小姐,你还有几年活头,等你死后,盛京的大妈界由我们三人掌控,你的一切也将由我等接手。

    董小姐双手按住手杖上的鹤头,她笑起来很好看,有种奇异的魅力,不负年轻时的“狐狸精”美名。

    只是这狐狸也成了老狐狸,危险之极。既能驱狼,也能逐虎,两者也能全杀。

    “音乐响起来。”董小姐身后的肥壮大妈吼道。

    董小姐的队伍从东边而来,自然没带乐队。擅长吹拉弹唱的是西路而来的大妈们,她们的首领是“西撕大妈”。

    闻言,“西撕”大妈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当我西撕可欺吗。”这位大妈心中大怒,眼神锐利如镰钩,刺痛了董小姐身后的肥壮大妈。可她仗着自己是董小姐的侍女,不由傲气道:“西撕,你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音乐响起来,董小姐最喜热闹,无音乐不欢。你难道要惹董小姐不快?”

    西撕大妈的参将正要上前,却被她的主公拦了下来。“西撕不敢扫了董小姐的兴致。”

    语罢,西撕大妈打了一个手势,她的随从们开始奏乐,音乐嘛,当然是时下流行的广场舞音乐。一些大妈甚至载歌载舞,喜上眉梢。

    大妈们聚会的场地不是广场,也不是闹市区,而是一处偏僻之地,人迹罕至。她们也不担心有人来捣乱,砸场子,除非那些人活腻了。

    董小姐只需一个眼神,她的胖壮侍女当即明悟,高声道:“只有音乐怎么能行。不是有年轻的大妈们,来,献上一曲,以供董小姐陶冶心情。”

    胖壮侍女眼角之纹绽开,瞥向南路来的那群大妈,她们的首领是“清心丸”大妈。

    清心丸出自清家,亦是大基老清谷的亲姐姐。其弟在基老界名动一方,姐姐在大妈界也是跺跺脚会引起一方塌陷的大人物。

    说实话,胖壮侍女很心虚。西路大妈还好,可欺。南路大妈就不同了,她们背景深厚,惹不得。“不知董小姐在想什么……”肥壮侍女心道,她可不敢开口询问主人的意见。

    果然,清心丸大妈不像西撕大妈那样可欺,她回瞥了一眼胖壮侍女,极是不屑。那坨肥肉堆成的女人算是怎回事,若是没了董小姐,在场的任何人都可捏死她,清心丸大妈心道。

    “可她有句话讲得不错,我确实年轻啊。”清心丸大妈心道。她偷瞄了一眼西撕大妈,只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几万点伤害。草草草!西撕大妈为何不去死,咋长的啊,真她喵的是逆生长吗!

    众所周知,西撕大妈才是公认的最年轻的大妈,谁与她作比较都是自讨没趣。就连人家包头用的画布也显得很时髦,换成其她大妈作同样的打扮,只有土气,毫无亮点。

    清心丸大妈心情很郁闷,像是吃了死孩子一般。都怪董小姐的蠢货侍女!清心丸怒视肥壮侍女。后者缩了缩脖子,向董小姐那边凑了凑,这才安心。“哈哈哈,清心丸,来啊,你来打我啊,你敢当着董小姐的面打我的脸?”肥壮侍女开心想道。

    你出身好,那又怎样。还不是长成了大妈,大妈才是萝莉的最终形态!肥壮侍女真想大声告诉清心丸那可怕的事实。

    也难怪世间出了那么多变态,不喜欢小萝莉长大。

    董小姐也察觉清心丸大妈并无跳舞的意思,她也不强求,随便吧。反正今次的集会,她董小姐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也是唯一的赢家。她制定游戏规则,然后跳出去,冷眼旁观别人或生或死。

    强者制定规则,美其名曰“画地为牢”。

    北路的大妈们的首领,食堂大妈,她反觉无趣,因为没人搭理她,她也是巨头啊!喂喂,大家快来找茬呀,好歹说些什么,指责我也好,让我唱歌跳舞也没所谓。食堂大妈在内心大声呼唤道。

    奈何,无有人听到她的心声,即便是她最忠心的属下。

    当!

    食堂大妈一刀劈了下去,砍坏了属下头顶着的铜锅。那倒霉的属下,既不敢怒也不敢言,讪讪退下。丝毫不知哪里招惹到她们的老大了。“难道老大的大姨之妈还会来?”食堂大妈的属下猜测道。

    兴许是食堂大妈的异于常人之举,引起了董小姐的关注,那位胖壮侍女眼睛登时亮了,朗声道:“那边的锅盖大妈,你脸膛比锅底还黑,更胜我一筹。何不造饭,不可使我家董小姐饿肚子。你听明白我的话了吗?”胖壮侍女盯着食堂大妈。

    哎哟妈呀!终于讲到我了。食堂大妈喜滋滋想道,旋即冷淡道:“我脸黑又如何,我头顶锅盖,你敢拿我怎样吗。不服,憋着,若还是不服,来啊,大家互相伤害!!”食堂大妈挥动菜刀与锅铲,摆出要和人干架的姿势。

    不服就干,大家热火朝天地撕比呀!

    食堂大妈很想运动一番,挥洒汗水与热情。胖壮侍女心里直犯嘀咕,窝草,什么情况啊。大家今天都吃错药了吗,西撕大妈也很不正常耶。“我家董小姐也是,口也不动,只用眼神和我交流。”胖壮侍女诚惶诚恐,生怕会错了意,惹得主公不开心,拿她开刀。

    四路大妈貌合神离,勉强聚在一起,各有各的想法。董小姐还在装神秘,特么的除了开场白之外,再不发声,任凭诸位大妈议论纷纷,妄加猜测她的想法。

    西路大妈的首领,西撕姑娘,她摆了摆手,带来的乐队也安静下来,不再演奏。她们一停下来,大家反而不习惯。

    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还是在广场上好啊,大家都能跳舞。”有大妈小声道。

    “就是啊。”马上有大妈附和道。“我们应首领之召,前来此地,清心丸、西撕、董小姐不动声色,装傻卖萌,可恶!”这伙大妈是来自北路,首领唤作食堂大妈,爱战斗爱撕比,就是不喜欢做菜,浪费了她食堂的名头。

    “喂,你们是来搞笑的吗。我等西路大妈,年轻貌美,称之为姑娘也不为过。和你等大龄老太婆待在一起,犹如鹤立鸡群,有辱我们的身份。”西路大妈们怒斥北路大妈。

    “啊哟!我们草。”东路大妈不乐意了,因为西路大妈说她们年轻而且貌美,而东路大妈的年龄普遍年迈……

    “撕比吗,别看我们年纪大了,撕比能力不减当年啊。来啊,大家正面撕比,谁拍谁。你们这些小蹄子,除了浪,还会做什么!”

    “讲得不错,仗着脸蛋还算年轻,就敢在老人面前无礼。作死啊,你们这是作死。我等吃过的盐比你们玩过的汉子还要多!”

    “揍她们,今天必须撕比。谁不撕比,谁就是小狗!”

    “呵呵呵,老身年迈体弱,除了能使七百斤的小刀,再不能使用其它重兵,唉,人真的老了。”

    东路大妈走出一位悍将,身躯佝偻,然而托着一口重刀,刃口向下,在地上犁开沟痕。

    轰!轰!轰!这位拖刀大妈前方迸开一团团气浪,异常惊人。那是她的宣战之言,来吧,互相伤害。

    草!这老太婆太可恶了。西路来的大妈们心道。她们虽然长相年轻,内里不然。严重的表里不一。西路大妈中不乏大力士,可和东路那位拖动而行的大妈相比,实在是……

    不知如何形容啊。

    “还有我。”

    东路大妈中又跳出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太婆,她声如隆钟,黑发如瀑,只是满脸爬满了褶子。小眼睛眯起,寒光迸射。

    当!这位大妈将手中的铁拐砸向地面。地裂七尺,土石俱崩,泥沙同飞。大妈手中的铁拐可不是吃素的,比之拖刀而行的大妈,毫不谦让。

    董小姐带队的大妈队伍中,一下子跳出两位实力派战将,其她三路大妈,气焰顿消,面现难堪之色。

    很快,北路的大妈们炸毛了,她们的领导是食堂大妈,最是好战,一身修为不俗。果见食堂大妈跳了出来,刀指铁拐大妈,“你这老东西,来,互相撕比啊。”

    约战,食堂大妈约战铁拐大妈。

    董小姐既不反对,也不赞同。还是无所表示。

    铁拐大妈只当她们的首领同意了。腾嗤,她怒腾而起,挥动铁拐,当头砸下,风怒人更怒,她要砸碎食堂大妈的脑袋。

    讲道理,年纪如她那般,还能跳辣么高,辣么远,并且挥拐,已是奇迹!

    “好胆!”

    食堂大妈喝道。就喜欢撕比,来得好,互相伤害吧。

    北路大妈的首领掀起头上的锅盖,现出真容,真个是面如锅底,铜铃大眼,唇角狰狞,一看就知不好惹,是刺头。

    “喝!”

    食堂大妈爆喝一声,身如利箭,怒飚而出,迎向东路大妈的实力战将,铁拐大妈。

    大妈、大妈一相逢,棋逢敌手,各显其能。

    锵当!

    菜刀、铁拐相撞,火光怒舞,电弧迸窜,两位重量级大妈咬牙切齿,双目赤红。而且同时出掌,砰!掌掌相击,各自退后。

    “有几分蛮力,不过尔尔。”铁拐大妈摇头道。“就你这样的烂人,也能成为北路大妈的首领,呵呵,董小姐高看你们啦。”

    “老太婆!”食堂大妈怒了。“你焉敢辱我,今日不以菜刀斩你,我就退位,不做北路大妈的头目。”食堂大妈恼极。

    “也罢,让位与我算了。”铁拐大妈笑道。她并不生气,因为她本来就是老太婆,只是心不老。

    呼呼!拐影幢幢,老太婆的铁拐劈掼向食堂大妈。这招又叫做“铁拐有情”。

    名曰有情,实则无情。

    “哼!”

    食堂大妈轻蔑道。

    左臂抬起,化掌为拳,轰向老太婆的铁拐。当啷,铁拐疾颤,几乎飞离老太婆的右手。“哦,食堂大妈,你让我有些期待了。”铁拐大妈笑道。

    铁拐大妈把身一偏,随后拧动,像是陀螺似的旋舞。呼!她手中的铁拐再次挥扫向食堂大妈。“你再强,在我面前也脆弱不堪。”

    “是吗。”

    食堂大妈冷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