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们一个比一个生猛,尤其是那扭秧歌的大妈,身穿绿裙,腰上系着火红色的长带,扭啊妞,姿态轻盈。蓦地,绿裙大妈脚尖点地,同时挥掌击向杀姐姐的面门。

    “这小娘皮好靓,耐看,希望也耐操。”

    “滚!”

    杀姐姐厉声道。

    嘭。杀姐姐和绿裙大妈对了一掌,两人各自退后。杀姐姐面色难看,初次交手,已知对方的深浅。

    绿裙大妈面施脂粉,只是涂得有些厚,像是裹了面粉的冬瓜。“哈哈哈。”绿裙大妈开口大笑,脸上簌簌掉粉,也是没谁了。

    “小娘子。你擅丹青,何不为画一幅美人卧松图。我可做你的麻豆哟。”绿裙大妈直接道。

    杀姐姐是画界大神,这点事自然难不倒她,可她死也不愿对面的大妈作画。“长成这样就不要出来吓人。还想让我为你作画?除非你再掉百十斤肉,本姑娘也许还会考虑考虑。”杀姐姐冷冷道。

    绿裙大妈吨位非常人也。听到杀姐姐的暗讽,她也不着恼,只是道:“不瞒你说,小姑娘。大妈年轻时也是十里八村的一朵花,一颦一笑都会招来成群的汉子,他们为了与我交流感情大打出手,死伤无数。”

    大妈沉浸在回忆之中,脸上的粉掉的更厉害了,涂再多,也不能遮掩岁月的无情。

    最难看不过美人迟暮。

    杀姐姐右手招舞,唤来一群鬼面蝴蝶。扑扑扑,扑扑扑。一只只鬼面蝴蝶拍动翅膀,投下一蓬蓬毒粉,罩向绿裙大妈。

    “和你那张丑陋的脸一起消失吧!”杀姐姐冷笑道。

    “你早晚也如我今天这般尊容。”绿裙大妈叹气道。“哪有不老的女人,又不是妖精。”

    啪!绿裙大妈双手合十,目绽凶光,一扫先前的和煦之气。“鬼面蝴蝶,小丫头,你好狠。”

    绿裙大妈合十的手掌遽地分开,向上喷出一道绿烟,冉冉旋起,形如万古青松,绿意森然。“螓首蛾眉已是昨日事,何不广场跳舞!”大妈厉声道。

    大妈放出的那道绿烟,先是凝成青松,随后作碧眼金睛兽,四肢绷紧,遽地跳了出去。

    蓬!蓬!蓬!蓬!

    碧眼金睛兽撞爆了一团团洒下来的毒粉,长满倒刺的长尾甩了出去,轰碎了一只只鬼面蝴蝶,无一幸免。

    绿裙大妈笑道:“这孩子可是我的契约兽,脾气暴躁的很。除了我的话,谁的也不听。”

    嗷吼!

    碧眼金睛兽挥动左前肢,扫向杀姐姐的侧脸。它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自信只想拍碎对方的脑袋,像是拍烂西瓜似的。

    呼。杀姐姐袖口生风,怒飚而出,掀翻了绿裙大妈的碧眼金睛兽,将它推向高空。

    “空有蛮力而已。”杀姐姐不屑道。

    “你太小瞧那孩子了。”绿裙大妈笑道。“对了,忘了告诉你,那孩子喜欢是鲜物,尤喜漂亮的女孩子,嚼食起来更美味。”大妈左半边脸上的脂粉掉光了,和右边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相当滑稽,可她本人并不在意。

    “所以你就安心的做那孩子的食物吧,不要反抗哦。”绿裙大妈笑曰。

    杀姐姐忙着和大妈还有大妈的契约兽撕比,另外一尊画界大神“好想去死”妹妹也闲不下来。一只只大妈边跳舞边嘲笑“好想去死”妹妹。

    “小短腿,难以置信,你的腿还没大妈的腿长。真不知道你是如何长的。”

    “像你这样的女人,活着就是一种罪过,何不去死。”

    “厉害了我的小姑娘,你的长相让我们忍不住嘲笑。何不学习我们大妈,多多练习广场之舞蹈,好使自己的身体更加健壮。健康的灵魂寄居在健康的身体内啊。小姑娘,你的身体呈亚健康状态,这样下去可不信。”

    “你面色颓败,头发很油,一看就知道好多天没洗头了。像你这样邋遢的女人能嫁的出去那就怪了。”

    “哪有汉子喜欢腿短而且邋遢的女人?”

    大妈们的嘴狠毒,各种冷嘲与热讽像刀子一样刺进“好想去死”妹妹脆弱的心灵里。她当即指着杀姐姐,大声道:“喂喂,大妈们,你们有没有搞错,杀姐姐的腿更短,好吧,我可是标准的九头身,黄金比例哦。你们这些肥肥的大妈懂什么,也在我面前放肆。还有没有天理。”

    说完,“好想去死”妹妹的心情舒畅许多。

    杀姐姐却不乐意了。好姐妹之间的感情真特么的太淡薄了,敢不敢不要互讽,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若不是绿裙大妈很难缠,杀姐姐早就冲上来,正式撕比她的画界妹妹。“欠教训,除了腿长些,一无是处。”杀姐姐暗哼道。

    绿裙大妈的碧眼金睛兽,有个学名,曰:咔哇姨妈兽。

    别看“咔哇姨妈兽”模样挺怪异的,可她们很受欢迎,不管姑娘们愿不愿意,每个月总会看到“咔哇姨妈兽”。

    “咔哇姨!”

    只听那兽怪吼道。

    噗嗤,一口陈年老血喷将出去,洒向杀姐姐。

    登时,血味弥漫开来,像是腐坏的老鼠散发的味道,杀姐姐忍不住埋怨,好讨厌的契约兽,太恶心了!

    两指拈着一张画符,呼哧,杀姐姐投了出去。画符遽地燃烧起来,火光吞吐不定,映照的对面的“咔哇姨妈兽”更加诡异,那双金眸好像也在燃烧。

    蓬!

    画符炸开,成百上千道火流炽丽若锦霞,凌空劈下,罩向咔哇姨妈兽。而它喷出的那口老血早被蒸发一空,徒留腐蚀味。

    绿裙大妈一招手,拘来一块石头,抱在怀中。“小姑娘,先让我的咔哇姨妈兽和你过上几招,我先去拍死你的妹妹。”

    杀姐姐当即道:“你请便,不要在意我。”

    这位姐姐也对“好想去死妹妹”颇有怨气,怒其不争。同为画界大神,为何不能一致对外,还要开口相讽。也难怪画界逐渐没落,比不上伪娘界、人马娘界、基老界、写手界,盖因自己人不够团结,相互撕逼,消耗己方的能量。

    “好想去死”妹妹这下真的要哭了。她也听到了绿裙大妈的话,七只大妈围攻“好想去死”妹妹,她已应付不瑕,再来一只更厉害的大妈,“玩人也不带这样玩的!”妹子怒道。

    嘭!一只画着烟熏妆的大妈一掌击中“好想去死”妹妹的左肩。

    噗。画界大神喷出一口血水,头发也乱了。面如金纸,双目充满血丝。她道:“大妈们,你们实在是可恶!”

    “不如跳舞,真的不如跳舞!”

    “大家一起嗨啊!”

    “跳起来,姐妹们,让我看见你们的手!”

    “大声告诉我,我们是什么人?”一位大妈肩扛扩音器,里面放着高音贝的重金属音乐,好像是当前最流行的乐队的最新专辑,这张专辑一出,立马受到了无数大妈的追捧,惊之为神曲,争相传颂,时时吟唱,一时成为佳谈。

    还有什么比大妈那双看透人情世故的眼睛更可怕的呢!“好想去死”妹妹虽然放出大话,可在大妈们冷酷的目光注视下,好似遭到倾盆大雨的浇淋,比那斗败的蟋蟀还要沮丧。

    “好想去死”妹妹的战斗力不弱,否则也不能跻身画界大神之列。然而大妈们更是活着的传奇,生活赋予了她们智慧的光环,让其愈发健康,战斗力直线上升,谁若不服,直接揍趴下。

    趁着“好想去死”妹妹心如死灰之际,两只大妈从后方冲了上来,她们只需一个眼神就知对方的意图。“灭了这小娘皮!”她们共同的想法。

    嘭!杀姐姐左掌拍中“咔哇姨妈兽”的前腿,把它掀翻在地,咆哮连连。口喷姨妈之血。“嗷嗷嗷!”咔哇姨妈兽被杀姐姐激怒了,她爬了起来,长尾劈甩而出,飕的一声,扫向杀姐姐的腰部。

    咔哇姨妈兽要猎杀杀姐姐,将其扫断。

    “你和你的主人一样恶心。”

    杀姐姐右袖拂扫,登时,气旋滚动,荡开咔哇姨妈兽的尾巴。“嗯?”杀姐姐斜瞥向“好想去死”妹妹,发现她有麻烦了!

    不好,那个蠢女人也被杀了。杀姐姐怒道。她可不允许别人对她的姑娘痛下杀手,只有她才能折磨她。腾,杀姐姐斜里飞出,五指翻舞间,咻咻咻,十几道气柱狂飙而出,打向偷袭她妹子的两位大妈。“卑鄙啊,不可伤害我妹!”杀姐姐厉喝道。

    可两位大妈充耳不闻,你妹?那又如何,挡路了,必须除掉。

    岂可让她活蹦乱跳。

    “哈哈哈!洒家来了!”

    气浪滚爆,笑声如雷。一尊大神来了,来人是写手界超级大神“鲁尼妹”,她也是画界之神木吉吉的姐姐哥哥。

    “洒家就是要日天啊。”

    鲁尼妹双掌初分,砰砰,分别拍退两只大妈。让其忌惮不已,不敢向前。大妈们也知道鲁尼妹的厉害,动辄日天,太阳地,干空气。谁不怕呢!

    鲁大神站在“好想去死”妹妹身后,初来乍到,已然震退两位久经沙场的大妈。大神之威,昭然若此。

    鲁尼妹又一抬手,璨芒在她指尖凝聚,灼灼生辉。蓦地,几十道大神之光旋了出去,刷刷刷,刷刷刷!狂舞如蛇,争相冲出,杀向大妈的队伍之中去了。

    “是她!”

    “哼,是鲁尼妹。多事的家伙。”

    “不可与之为敌,鲁尼妹太可怕了,离开!”

    “鲁尼妹来了,撕比情况于我们不利。此地不宜久留,我等离开吧!”扛着扩音器的大妈吼道。

    腾!腾!腾!身手矫健的大妈们各自分开,向四面八方飞遁,转眼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也是呆若木鹅。握草,就这样结束了。为咩同是大神,人家鲁尼妹就那么潇洒,方甫出现,惊退一群大妈,而她们久战不下,还差点死在此地。大神与大神之间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鲁大神一体两身,可男可女。此刻她是姑娘之躯。挥退大妈们之后,鲁尼妹心情大好。她拍了拍“好想去死”妹妹的脑袋,“这位小妹,洒家知道你很感动。收起你的泪水,向洒家支付报酬吧,洒家可不是慈善家,免费行善。”

    太阳了!两位画界大神同时心道。

    真如传闻那般,鲁大神不是一般的神,行事手段让人琢磨不透,不能用常人的想法臆测她的下一步举动。

    “小姑娘,洒家知道你为以为报,这样吧,就用你的身体偿还洒家。”鲁尼妹潇洒道。

    大神也是撩妹高手呐。够直接,好坦白。不过有资格啊。

    杀姐姐怒道:“把你的手从她头上拿开!”

    鲁尼妹喜道:“杀姐姐,洒家也知道你。很好,洒家也很钟意你。你们俩同时成为洒家的翅膀吧。洒家带你们一起飞。”

    杀姐姐:“”

    好想去死妹妹:“”

    大神,你的节草掉了,赶紧捡起来,不可随手乱丢。

    鲁尼妹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喜欢姑娘,更是资深妹控。木吉吉同学是她亲妹妹。有这样的姐姐哥哥也很辛苦的。

    杀姐姐俏脸生寒,颤抖,颤抖,尔后道:“鲁尼妹,我们也是画界大神。与你们写手界多有来往,你怎可这般欺我们!不怕引起两界之争吗?”

    “就凭你们?”鲁尼妹傲然道。

    “你们能在画界掀起多大的风浪?也在洒家面前洋洋得意?”鲁尼妹轻拍“好想去死”妹妹的脸颊。这妹子必须收了!否则洒家就不是鲁尼妹。

    至于杀姐姐,腿短了些,其它还不错,也收了,收了!鲁尼妹心意已定,两位画界大神,她都不准备放过,共同纳入她的后宫。

    “好想去死”妹妹动也不动,任凭鲁大神像是瞅货物似的估量她的价值。杀姐姐不乐意了,好啊,大妈们离开了,又来一只更狠的女人,如果说大妈们是狼,她鲁尼妹就是虎,比狼更可怕。

    杀姐姐暗中戒备,随时准备痛下杀手,和鲁尼妹相拼,争那一线生机。

    “我虽然也喜欢姑娘,可与鲁尼妹不同。我可不像她那般乱掉节草。”杀姐姐心道。

    人总是喜欢美化自己,杀姐姐其实与鲁大神是一丘之貉,不相上下,只因太像,所以才反感她……

    杀姐姐不想承认就是了。

    “姑娘们,你们还要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就随洒家离开吧。”鲁尼妹笑道。她的日天神靴铮亮放光。

    杀姐姐的眼睛都快被刺瞎了。草草草!

    “杀姐姐,收起你的傲慢,在洒家面前,你在画界的那点成就不足一提。洒家收了你,也不失一桩美谈,照拂了两界。”鲁尼妹冷声道。

    若是反抗,哼!敲晕,拖走。

    洒家也想用文明人的方式和你交流呐。鲁尼妹心道。不可辜负了洒家的好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