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该做些什么了。”

    上官小红对东方宫主说道。

    “嗯?”

    东方不败目现诧异之色,不清楚女女禽有兽童鞋想做什么。宫主念头迭起之际,基莲灯也有所行动。

    刷,刷,刷。

    数道光焰喷薄,旋扫开来,挥向大伪娘东方宫主。促使他向前飞去,不得停留原地。

    东方宫主双袖向后一拂,嘭嘭,两团红芒漾炸,摧散基莲灯喷出的灯焰。“想让本宫为你做事,难啊。”宫主怫悦道。

    贫乃联盟的盟主哟,你不但控制了本宫的契约兽,还想束缚本宫。不得不说你挺有创意的。然而,本宫岂能如你所愿。东方宫主把手一扬,三十根银针破空而去,叮叮叮,全打在基莲灯之上,激起一蓬蓬的火光。

    “伪娘,吾等基老还在忍耐!”基莲灯内飘出一只基老的魂体,他头大如车轮,生有七十只眼睛,齐齐望定东方不败。和古大基一样,他也是基莲灯镇杀的基老,成了灯中的常驻之魂。

    “上古有练气士,服食天地灵气,蕴养体内基气,以铸基魂。”那基老笑道。“伪娘,让你看一看吾的手段如何。”话声落,他迸窜而起,身形遽地拔高十五丈,左手捏诀,右手拿符,喝道:“激萌火兽符。”

    呼!火光滔天,横扫四方。热气荡涌,簇拥着一张纹饰华美的火兽符。“还不出来吗!”那基老冷喝道。

    火兽符似乎很不情愿,扑扑弹跳,拧巴的很。最后它还是屈服了,蓬!蓝红两色火焰迸爆,两只火兽冲了出来,一红一篮。红色的火兽头生独角,人身兽面,唇上挂着一串圆环。蓝色的火兽生有羊首马身,身后拖着一条龙尾,全身布满细鳞。

    “基老哟,为何使唤我们兄弟?”红色的火兽怒道。

    “基老,你不拿出诚意来,我们兄弟今天吃了你啊!”蓝色的火兽恼道。

    “哈哈哈。”放出两头火兽的基老大笑。“你们这对狂妄之兽,别废话了,去教训一下前面的伪娘。他比你们更狂。”

    两只火兽虽不情愿,也不再和基老纠缠。腾!腾!它们先后奔出,窜向东方宫主,那号称不败的伪娘。

    东方宫主大怒,冷哼一声,拈起两支长针,觑准红、蓝火兽,飕飕,掷出两针。

    “你们也想撕比本宫,痴心妄想!”

    宫主忿忿不平。

    “火帽。”红色的火兽笑道。嗡,一团火气漾开,并在前方再次汇聚,凝成一顶帽子,盖了下去,困住了一根长针。任它在火帽下噗噗乱撞,也无济于事。

    蓝色的火兽更直接,飕!蓝焰绵密而起,伴着它那条长长的龙尾,砸向第二根长针。叮的一声嗤响,那支长针应声炸裂,化作金属细屑,抛舞撒开。

    “伪娘哟,别在意。我们兄弟其实很讨厌基老的。”

    红色的火兽笑曰。

    “是的。我们喜欢的是伪娘!”

    蓝色的火兽笑道。

    “”

    东方宫主无语。

    做咩啊!

    难道想成为本宫的契约兽不成。

    呼哧!基莲灯怒飚而来,催促不败伪娘赶紧行动。两只火兽一左一右,站在东方宫主两旁。名为守护,实则监视。

    而宫主的撕比对象则是……

    同为五大伪娘的“肾总疼”姑娘。

    “一并清算!”

    东方宫主暗道。

    “啊哟,这不是不败姑娘吗。我们也算是闺蜜。”

    “肾总疼”伪娘热情道。他手持怪剑,冷觑向东方不败。“他已是丧家之犬,几乎被古云鹤架空了大权。吾杀他之后再除去古云鹤。那厮的腿毛好恶心。”肾总疼也有他的打算。

    另外,伪娘界的偶像派小将,姬吒三大子。他成功地召唤出减肥专用的呼啦圈,极是得意,也很猖狂。自信心膨胀,不将雄基姬放在眼里。

    绣球被毁,还差点跌倒在地,都不是问题啊,它们已被姬吒三大子抛诸脑后,伪娘毕竟乐观。

    汪!汪!汪汪!又传来哮地犬的嚎叫声。这只细腰哮地犬也是时乖命蹇,装比不成功,反被灰机、狗霸斯基盯上了,下场很惨就是了。

    啊草哦。姬吒三大子恨声道,忘了那茬。“算了,哮地犬太丢人啦。不要也罢。反倒是贫乃娘饲养的两只恶犬比较强势,我就勉为其难收了它们。”姬吒暗道。他已做出决定,舍了哮地犬,强收灰机、狗霸斯基。

    雄基姬不愿和姬吒三大子多做纠缠,他还要去取小叽叽相功。怎能在此耽误宝贵的时间。

    转身就走,头也不回。雄基姬走的很坚决。

    “窝草。基老走了,留下一脸懵比的姬吒!”

    马上有伪娘放声大叫。

    “真的哎。姬吒三大子好丢人,他自以为是大人物,基老却把他当成是一根葱。”

    另有伪娘附议道。

    “小声点,姬吒三大子的脸色哗变,他小肚鸡肠,也许拿你开刀。”

    也不知谁在说风凉话。

    总之,姬吒三大子的脸色相当难看,两条雄眉拧起,目现杀意。当是时,姬吒旋起呼啦圈,扭,扭,扭!他那纤细的伪娘腰极是抢眼。“前面的基老,不可无视小爷啊。”姬吒三大子怒喝道。

    雄基姬充耳不闻,只顾赶路。

    “还真上脸了!”

    姬吒气急败坏道。

    怎有如此不要脸之基。登上风轮,姬吒三大子火急火燎的追了上去。“兀那基老,站住。姬吒来了。”相互撕比吧,来啊,相互伤害。

    姬吒三大子也不再旋转呼啦圈,将其从脖子上取下,拿在手中,对准前方的雄基姬砸将过去。呼的一声,呼啦圈怒旋而去,直追前方的基老。

    至于三大子的狗狗,随它去了,爱死就死,爱活救活。怎样都好啦。

    看到主人风驰电掣而去,哮地犬的心都凉了。真是薄情的伪娘啊,就这样舍弃我了。哮地犬哀声嚎叫,反而激起灰机的坏脾气,叫你妹啊。找打!

    灰机还有狗霸斯基继续伤害哮地犬,后者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东方宫主也撕比上了另外一头大伪娘。两人都不喜欢对方。

    地下城的原守护者甩不掉身后的呼啦圈,心中气急,将身回旋,望向后面的伪娘以及呼啦圈。“你还要不要脸,技不如人,回家去喝基友的豆酱即可。在我面前得瑟,我已经饶你一次,你还来第二次。难道还有第三次不成!”

    “叮叮之怒。”

    雄基姬喝道。

    锵锵!他手中的重剑长吟,剑光照亮方圆百尺,遽然间,一根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形状的剑气渐渐成型,重剑的本体就是叮叮鸟,剑气变作叮叮的形状也不足为奇。

    呼!呼!呼!呼!

    一只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怒飙而出,轰向姬吒三大子以及他的呼啦圈。

    “哦。”

    姬吒三大子笑道。

    “基老,你终于肯正视小爷了吗。你放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过尔尔,比不上小爷的擀面杖啊。小爷最喜欢在姑娘面前亮出自己的小伙伴,让她们垂涎三尺,然后再将小伙伴放回去。哈哈哈。小爷就是那么有个性啊。”

    姬吒三大子得意道。他是伪娘,不喜姑娘,因为他比姑娘还要漂亮。

    飕!

    姬吒三大子左脚下的风轮电掣而出,挟起数百道风刃,齐刷刷砍向那一支支由剑气凝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就问你怕不怕!”

    姬吒三大子笑道。

    砰!砰!砰!那一只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被上百道风刃劈成碎末,凌空抛洒。

    这时,地下城的原守护者厉声道:“你还看不清形势吗。”

    姬吒郁闷道:“形势?什么形势?管小爷什么事。”

    三大子召回做脚下飞出去的风轮,身体笔直绷紧,“不好!”姬吒惊呼道。有杀气!几位蒙面人同时出手,撕比姬吒。他们并不是雄基姬的朋友,和他无有任何关系。

    为杀姬吒而来。蒙面之人和三大子有仇!

    其中的一位蒙面人分明是女人,她冷淡道:“诸位,你我互不知来历。但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姬吒三大子。此子必须死!”

    这位直接将秋裤套在脑袋上,只在鼻孔处剪了洞的蒙面刺客点头道:“在下接了一桩暗杀名单,不幸的是,姬吒三大子名列榜首。鸟为食亡,人为钱死。你们知道吗,姬吒的脑袋可以让我豁出去生命。我的同伙亦然。”

    “那就叫你秋裤杀手好了。”

    第三位蒙面人笑道。

    他既不认识前两位“同伙”,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牵连。他们走他们的独木桥,他趟水过河。率先出手,第三位蒙面人懒理前两位。

    刷,一抹霞芒绽开,自第三位蒙面人的袖中涌出,当头打向姬吒三大子。

    姬吒三大子忽觉膝盖一疼,原来是中了一箭,也不知是哪个混蛋趁乱放暗箭,偷袭得手。一群嫉妒小爷英俊面庞的丑比啊。姬吒怒道。大家正面互相gang。

    啊呜,啊呜!

    哮地犬撕咬姬吒三大子的小腿,竟扯下一块肉来,血淋林的,甚是可怖。

    “你也背叛我!”

    姬吒三大子咬碎钢牙,再难忍受。伪娘们说风凉话也就算了,蒙面傻比要杀他也无所谓,可是自己饲养的狗反口咬主人,三大子不能接受。

    哮地犬也是同样的想法,主人不帮自己,何必帮他。趁乱咬他!

    灰机,狗霸斯基放走了哮地犬。并告诫它,一定要选个好主人,否则被卖了还帮他数钱,自己反而成了别人餐桌上的盘中肉。

    哮地犬好似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热血上头,狗血乱抛,当时就做出决定了,必须咬姬吒。

    于是就有了上面发生的一幕。

    “此狗可教也。”

    狗霸斯基欣慰道。

    灰机也点头道:“不错,假以时日,哮地犬必能成大器。”

    “我们一定要把它忽悠过来,做你我的小弟。你我是要干大事的豪犬,怎可无小弟在旁吹嘘我等的丰功伟绩,岂不是很没面子。”

    狗霸斯基认真分析道。

    灰机举爪子赞同。“太对了!我身兼狗带大帝和悲风大帝的传承,前路无限光明。可我不收几万个狗腿子,谁知道我的伟大?”

    “我乃犬中的霸王。气概可贯穿苍穹,古往今来,有那只狗狗有我这般豪迈的气势。哈哈哈!”狗霸斯基也在那边自吹自擂。

    小圆都快看不下去了,心道,它们果然是一条狗!想法都一样。

    狗霸斯基是灰机的分身,也是副体。上官小红手中的契约方石赋予了它形体。两只狗狗都是小红同学的契约兽。

    姬吒三大子掷出呼啦圈,和蒙面杀手们相互制约。同时,三大子决定宰了自己的哮地犬。敢咬主人的狗留它不得。“哮地犬,去死吧,你没必要活下去。”姬吒左掌并起,向下斩去,刷,刀气迸爆,涌向哮地犬的狗头。

    危机刹那,灰机出手了,它可不想新收的小弟马上死于人手。好歹发挥些作用再去死啊,就算是一条狗,也要活出自己的风采,做不成狮子,难道还不能做模仿狮子狗!

    刷刷。两道光束自灰机的狗眼中射了出去,是钛合金狗眼。

    狗霸斯基欣羡不已,它是分体,却无本体的瞳术,无有钛合金狗眼,简直是狗生耻辱嘛。“哎,我什么时候也能大放光彩。”狗霸斯基隐去身形,倏化黑烟滚开。“奥义,狗不理包子!”只听狗霸斯基吼叫道。

    哮地犬被灰机和狗霸斯基教育过之后,好像突然开窍了,自觉聪明许多。它眼瞅着主人要杀自己,怎能不逃,岂不是傻X。若是以前,哮地犬绝无逃跑的念头。

    滚了几圈,哮地犬成功逃脱。而它的两个新欧巴也很给力,出手相帮。

    姬吒三大子还要追赶哮地犬,蒙面人全都围了上来,不给他任何机会。“杀!”

    “三大子,有人要你命。怪不得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诸位大哥,不管你们谁杀了三大子,请将他的手剁下来,我愿重金购买。”

    “此事易尔。”

    “哼!一群不敢见人的丑比角色,也敢在小爷面前放肆。”姬吒三大子气得脸都黑了,小爷貌美如橘花,酸甜可口,人见人想骑。你们不恭维小爷,却想着如何弄死我。姬吒脚下的两只风轮同时旋出,呼呼,寒芒交织,杀机骤现。

    原地下城的守护者,瞥了一眼姬吒三大子等人,眼露轻蔑之色,“互相咬吧,一群废物。待我取得小叽叽相功,再来收拾你们。”

    腾!

    雄基姬飞驰而去,杀向不败的伪娘,东方宫主。

    “宫主,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雄基姬暗道。

    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你守得住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