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鹤先生盘膝坐在云团内,目光冷峻。他掰断自己的腿毛,用来撕比蓝瘦香菇王。“雾腾蓝兽不识抬举,我本想将她收入帐下,哼,还是算了。”

    在古云鹤看来,雾腾蓝兽和她的人类契主东方不败一样,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丑角。既然不为己所用,那就除掉。

    大伪娘古云鹤虽然心生厌恶之情,却也很佩服雾腾蓝兽充满创意的造蘑姑之举。那长着蓝色人头的香菇可不是一般人能创造出来的。

    “本座的腿毛很不一般,再强势的香菇也难以与之对抗。何况本座抛撒的腿之毛不止一根。”

    古云鹤冷眼旁观之际,刷!西南方劈开一道剑气,长有十丈,灿灿放光。“嗯?”古云鹤双眼骤缩,起手一划,呼噌,一抹惊电爆飙而去,撞向那道剑气。

    “是你吗!肾总疼!”

    古云鹤开口道。

    五大伪娘之一的“肾总疼”姑娘来了。

    不但“肾总疼”伪娘来了,七色鹿、七色局花、尘基子也被驱赶了过来,他们并非“肾总疼”的敌手,撕比他不过,只得闷头奔窜,不落入大伪娘之手,否则必死。

    “肾总疼”来了就来了,他忽觉云中盘膝而坐的云鹤先生好悠闲的样子,又想到自己还在追赶七色局花、七色鹿等兽,气不打一处来。挥动手中的怪剑,发出一道剑气,直劈向古云鹤。

    好在西公举、南女帝、北方肌并未现身,古云鹤也算送了一口气。五大伪娘同时出现,云鹤先生逃命都来不及,谈何撕比。

    按下云团,古云鹤向下纵去。他的裤叉更加耀眼,熠熠生辉,差点闪瞎“肾总疼”姑娘的眼睛。后者忍不住高声道:“古云鹤!你敢不敢穿好裤子再出来!”

    真是丢人啊,伪娘界有你这等败类,简直有辱门风。“肾总疼”姑娘很想清理门户,抹消古云鹤的生机,不再为伪娘界丢人现眼。

    古云鹤的身段也算是高的了,可在“肾总疼”面前,还是矮了一大截。“哦,本座当是谁呢,原来是肾总疼姑娘。”古云鹤笑道。

    拂尘一扫,云鹤先生气定神闲,任凭云气盘绕在他的身体上,尤其是腿。“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本座时时打理腿之毛,正是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啊。”古云鹤怅然道。

    下方,蓝瘦香菇王怒道,握草,你不是拔了很多腿毛吗,它们一个个生龙活虎,形如铁棒,还在敲打我呢!

    蓝瘦香菇王再厉害,可它毕竟是香菇,撕比不过几十条变长而且壮硕的腿毛。

    追到此地,“肾总疼”姑娘反而不急着下手。他向上官小红望去。“有基老说她是梨子姬的转世之体,也有人说她和血梅子有关。哼,管她什么身份,与吾何干。”

    “古燃灯!”

    比起基莲灯,“肾总疼”姑娘更在意古燃灯,出自女仆界的恶器,燃灯女仆的持有物。

    “巫力淘淘”同学早已不见了,好像从来没现身过似的,应该和古燃灯有关。

    女仆界之人全都葬身于岳静布条山,无一生还。古燃灯也就成了无主之物,可重宝在前,也有能力去取才是。此灯凶名昭彰,众人忌惮它的凶威,并未出手抢夺。即便入手了,也会成为其他人的靶子。在场的基老、伪娘、女禽之兽哪个是善茬呢。

    轰!岳静布条山再次晃动,众基、伪娘、姑娘、野生的彩衣汉子东倒西歪,很多人栽倒在地,嘴里当即吐出精彩的问候之词。

    这适合搞基的名山实在是可恶之极。时不时地晃动,敢不敢安静些。

    当当当!当当当!雄基姬手中的重剑不住颤鸣,似在畏惧什么。“嗯?”雄基姬斜瞥向岳静布条山,“为何?叮叮鸟的首领所化之剑在颤抖。它在害怕什么。”

    岳静布条山,亘古不变的巍巍名山。一株鲧旦巨木傲立山头,一支支像是汉子擀面杖的叮叮鸟挂在树枝上,迎风招展。

    雄基姬是地下城的守护者,也曾出城过,可他的行程很近,受制于地下城。如今,地下城已被摧毁,制约力已不复存在。“我已是自由之身。岳静布条山,你还有什么秘密等待我去发掘。”雄基姬暗道。

    每一代叮叮鸟的首领皆有成为神兵的潜质,或为剑,或为刀,或为斧,或为棒……雄基姬手握的重剑,原体就是叮叮鸟的头目。

    趁着雄基姬失神的空隙,一群伪娘合身而上,他们要快刀斩基老,灭了雄基姬。

    腾嗤!尘烟卷荡,一只伪娘乘风而来,脚下风轮呼呼旋转。双丫髻,俊眉修眼。身穿短衣短裤,腰间系着双绞彩绳。“基老,让我来会你一会。我名姬吒,人称三大子。”

    来人原是伪娘界的小将,姬吒三大子!

    姬吒有三件宝物,一件是他脚下的那对风轮,一件是他左手抓着的绣球,还有一件是活物,也算是他的契约兽,哮地犬。

    据传,哮地犬体内流淌着奇兽哮天犬的血液。

    嗷呜一声!哮地犬斜里蹿出,张口咬向雄基姬的小腿。都说会叫的狗不咬人,不足为信啊。哮地犬偏偏就要咬人。

    姬吒三大子右臂抬起,指着雄基姬笑道:“你这基老,要那么大的米米作甚。”

    “姬吒兄弟说的对,我们帮他去掉奶大肌。”另外一只伪娘笑道。

    “兄弟们,不能再让雄基姬杀害吾等伪娘界之人。”

    雄基姬右腿绷直,宛若石柱。咔哧,咔哧,咔哧!哮地犬愣是咬不动,犬牙都崩掉了好几个。汪勒个草啊!哮地犬一脸悲愤,不但牙疼,也很蛋疼。因为雄基姬不动声色地弹出一颗小球,击中了哮地犬的那啥玩意。

    好在哮地犬平时很注重训练自己的EGG,雄基姬弹射出去的那粒小球并未轰爆它的那啥玩意。

    锵!

    刀吟骤起,一只满脸横肉的伪娘劈出一刀,斜斩雄基姬的侧颈。

    另外三只伪娘配合默契,极招同时上手。

    “蛮王三刀!”

    为首的狂野伪娘吼道。刷!刷!刷!他连劈三刀,一刀斩向雄基姬的脑袋,一刀斩向他的兄大肌,最后一刀斩向雄基姬的腰部。

    那对长相相似的伪娘双剑合璧,剑华爆绽,遽地抛涌,轰扫向雄基姬。

    姬吒三大子面色凝重,他是知道的,上前撕比雄基姬的四只伪娘,绝无生还的可能,他们的咖味太低,不足以动摇雄基姬的武学根基。

    踩着风轮,姬吒三太子暗运斗气,随时准备祭出左手中的绣球。他要亲手终结基老的的神华,送他去无间地狱,后悔此生做基老而不是伪娘。

    至于哮地犬,它很有眼色,悄悄退出。也不管伪娘们的死活,它的主人是姬吒三大子。

    面对四只伪娘的极招,雄基姬面色恬淡,暗道,是时候装比了!铿锵,剑芒迸爆,四下卷荡。雄基姬疾走数步,玄而又玄,避开了四只伪娘的杀招。遽地,雄基姬出现在第一只伪娘身后,长剑递了出去,噗!刺穿了对方的右肩。他再一旋动剑柄,绞碎了第一只伪娘的半边身体。

    “这只是开始。”雄基姬挥掌击中剑柄,锵!一声惊天长吟,那柄重剑怒旋而出,托着长长的光带。

    第二只伪娘还未反应过来,雄基姬拍出去的那柄重剑已经绞碎了他的心脏。

    以剑屠去两只伪娘,雄基姬身形骤起,右手捏着两粒金豆,蓦地甩了出去。飕!飕!两粒金豆一闪而过,分别击透了一只伪娘的颅腔。

    只身而战,雄基姬转瞬之间抹除了四只伪娘的生命。好不潇洒。

    即便是敌人,姬吒三大子也不由赞道:“这汉子不做伪娘可惜了。”

    对手值得尊敬,可他必须死!

    姬吒三大子毫不犹豫地出手,掷出绣球,呼哧,绣球抛出去的瞬间怒放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姬吒出手了,还没有人能从他的绣球下逃出生天。”

    马上有伪娘惊呼道。

    “是啊,像姬吒这样迪奥的伪娘还有三个,他们同出一族,而且家世显赫。姬吒三大子有两个欧尼酱,也是伪娘。他们实力不逊于姬吒三大子,撑起了家主年轻一代的门楣。”

    “可姬吒三大子为什么要用绣球作为武器?”

    “这你就不懂了。他的绣球大有来历,但凡经由主人抛出,你若不接,比被诅咒,男的会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女的会变成女汉子,此生嫁不出去。你若是接了,也不会有好下场。不是被那绣球烧成灰烬,就是成为器奴,终生侍奉绣球。”

    “嘶!”

    不明真相的伪娘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和姬吒三大子的接触不多,不知他绣球的可怕之处。

    姬吒三大子显然很在意伪娘们充满敬畏的目光,“哈哈哈,小爷果然很出风头。我还有武器没亮出来呢。”姬吒得意道。

    在他看来,绣球放出,雄基姬不死也残。他姬吒只需上前,一脚踩死那只讨厌的基老即可。

    “哎呀,握草。我的哮地犬哪里去了!”姬吒三大子一回头,他的爱犬不见了。

    汪汪汪!汪汪汪!

    空中传来哮地犬的哀嚎声。

    姬吒三大子惊道:“是谁,是谁在欺负我的哮地犬!”

    循着叫声,姬吒向空中望去。只见犬中的霸王狗霸斯基,以及自称是好鸟的灰机·鸟布斯,两头恶犬疯狂撕咬哮地犬,把它揍趴下,夹着尾巴做狗。

    “荒唐!”狗霸斯基吼道。“你一只哮地犬也在我面前放迪奥,我不教育教育你,你迟早会走上歧路,误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感谢我吧。”狗霸斯基一脸正色。

    灰机·鸟布斯也在一旁嘚瑟,“揍它丫的,明明是哮地犬,却敢在天上飞。何不滚回家去玩泥巴,顺便喝它基友的豆酱。”

    “好主意呐!”狗霸斯基大喜。

    砰,砰,砰,砰。两只恶犬继续狂揍哮地犬。

    呜呜呜,哮地犬悲声连连,把脑袋埋在云里面,不愿见主人,更不愿见灰机还有狗霸斯基。

    “日!”

    姬吒三大子怒道。

    都讲打狗还看主人,没天理了,还反了它们!姬吒双眼冒傻气,也呆住了。随后傻气化为杀气,噌噌上涨。

    必须弄死灰机还有它的同伴。姬吒三大子踩着风轮,怒道:“那两只恶犬,放了我家哮地犬,让我来会一会你们。”

    轰隆!

    遽闻一声裂爆之声,彩光朝天抛舞,宛如锦霞。随后,一只破破烂烂而且着火了的绣球怒飚而出,撞向姬吒三大子的后心。

    “哎哟,我擦,发生什么情况了。为咩姬吒的绣球没能灭了基老,反被打了回去。”

    有好事者大声议论道。恨不得人人皆知,以显示他的智慧。

    “什么嘛,你们讲的,三大子的绣球玄之又玄,放出去必有血光,可什么都没发生。名为雄基姬的基老不但没事,而且挥剑击飞了绣球!”

    和姬吒三大子关系不睦的伪娘幸灾乐祸道。草草草,你吖出丑了宝宝很开心,干嘛不讲出来。

    原来伪娘们也不是相亲相爱,他们也有罅隙,也爱撕比,落井下石谁不喜欢呢。

    姬吒三大子更是无名火起,他被自己的绣球砸中后心,向前一个趔蹶,几乎匍匐在地,这人算是丢大了。

    呼!姬吒霍然而起,一旋身,抓住了肇事的绣球,嘭的一声炸响,将其抓爆了。“基老,让我出丑,使你愉悦了吗。”

    “出来吧,我的神兵,传说中的可以减肥用的呼啦圈。”

    姬吒三大子怒吼道。

    轰隆!轰隆!轰隆!虚空出现一道道裂痕,横纵交错,宛若千丈高的荒牛犁出来的沟壑。在那破碎的次元空间中,皓光忽现,由无生有。遍照九天十地。

    众基、群伪娘、女禽兽、野生的汉子、打酱油的路人甲乙丙丁等,全都被那道道垂射而下的光华所拂照。

    “燃烧脂肪,你值得拥有!”

    姬吒三大子口诵咒诀,唤出他的最强武器,呼啦圈!

    呼噌!

    一圈彩光荡炸开来,气流卷动如海浪奔涌。一个平淡无奇的呼啦圈就这样现身了,悠悠旋动,撒开道道光纹。

    姬吒三大子面色稍霁,这才道:“雄基姬,你惹恼了我。谁也救不了你啊!你不死谁死,你不断叽叽谁断叽叽!”

    话语甫落,姬吒纵步而行,脑袋一晃,接住了呼啦圈。

    “咩哈哈哈,呼啦圈在手,我是无敌的!”

    姬吒三大子狂笑道。

    他向基老们传播无尽的威压,也向同僚宣示他姬吒不但是偶像派,也是实力派呐。

    “你,说的就是你。”

    姬吒三大子指着雄基姬,挑衅道。

    “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