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有基老!”

    一位年迈的基老大声道。他很久不曾现身,很多年轻些的基老都以为他们的老前辈死了。然则,他活得比谁都好,生活起居有专人伺候。不用怀疑,侍者都是年轻且貌美的鲜肉级别的基老。

    “竟然是他!”

    大基老清谷奇道。

    清谷收了紫色蛇狐斧,站在众基之中。他的咖位不低,可在那位老人面前还是低了很多。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基老。

    “清谷大人。你认识那个老头子!”有人小声道。他是清谷的基友,两人之间存在着那啥交易。所以他才敢私议老前辈。

    “我知道他,他却不识我。”清谷笑道。

    “此话怎讲。”小鲜肉基老好奇道。

    “那位前辈在基老界掀起血雨之时,我等还未出生。你看他强壮的左臂,肌肉虬结,青筋遍布。让人望而生畏啊!要是用那只手臂和汉子的擀面杖加温,想都不用想,太可怕了!”

    清谷悚然道。

    人言:强消声灰飞烟灭。自有一定的道理。

    “伪娘是吾等基老的天敌,他们号称大迪奥美女,公然轻视吾等基老的荣耀。吾这一生,不但搞基,更是灭掉数不清的伪娘。自吾绝心基老之魂的那一刻开始,吾注定不朽,基老之神在上,吾在下。吾敢放言,在场的基老除了花容想与吾外,你们都是垃圾!”

    老头信口开河,一下子得罪了全部的基老。即便是他夸赞的花容想也不例外。可老头偏偏无自觉,总觉自己鹤立鸡群,是那么的出众。群基也难夺去他的万丈光彩。

    “哈哈哈,吾在发光,吾在释放基情。你们这些没用的小基,只能仰视吾。”

    老头又补刀。

    很多基老听不下去了,暗忖,你这老不死的东西,哪里滚出来的滚回哪里!哪有你嘚瑟的余地。骥霸獣、不臣之兽更是吼叫连天,恨不能跳过去,撕了那老头。

    双手抄在袖中的花容想,笑而不语。斜瞥了一眼不请自来的老头。他可没邀请他。

    有人相当主角,还以夸张的登场方式现身。可他出场的那一刻起,已是众人的靶子,群基共愤。

    古云鹤座下的伪娘们很是得意。哎哟,不错哟,看,基老们自己开始内斗,快快撕比吧。死的基老越多越好。

    上官小红放出基莲灯,护全东方不败,不让伪娘们靠近。大伪娘心生不解,头又开始疼了。东方不败修炼小叽叽相功并非一蹴而就,他也知循序渐进的道理,可修炼的过程中还是出了岔子。

    而辟邪鸟经却可弥补小叽叽相功的不足之处,两本经书同修,才可趋于完美。参悟透葵花宝录的上层真谛。

    身怀辟邪鸟经的雄基姬就在一旁,他长剑挥舞,刷刷刷,一排剑光怒飚倾出,击退小圆。

    小圆取了超级腮牙人的无头之躯,正在兴头上。虽被雄基姬一招败退,可她并不放在心上。超级腮牙人的基气、基油的质与量让小圆大喜过望,远非之前的那些基老的驱壳所能相比。

    小圆左臂抡起,手指戟张,咻!咻!咻!五道基气迸射,宛若出洞的毒蛇,急于捕食鲜物。雄基姬早已远遁,不再和小圆纠缠。原地下城的守护者,他的目标并非是小圆,而是大伪娘东方不败。

    “葵花宝录的正本副本分开多年,是时候重聚了。宝录的光辉由我开启。”雄基姬沉思道。

    步伐迅疾,雄基姬向东方不败奔去。

    可有伪娘挡在雄基姬身前,且不知死活,挑衅雄基姬。

    “我的剑要饮血了!”

    雄基姬擎起重剑,陡地劈向来人。锵的一声铮响,剑华颤舞,恍如盛开的茉莉花,围起来那只伪娘。随之,一道血线自伪娘的眉心、鼻梁、下颌喷出,他人已被劈开,做了剑下之鬼。

    “我虽不讨厌伪娘,却也不喜欢。你们不识趣,像是苍蝇般聚过来,当我是有缝的鸭蛋吗。”雄基姬左掌向后拍去,砰的一声闷响,拍碎一只伪娘的香肩。

    “谁阻止我取小叽叽相功,谁就该死!”雄基姬暗道。

    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小圆,他们随后而至。狗霸斯基道:“小圆姐姐,我们要去帮谁。”

    “叫我小圆欧尼酱!我现在是基老!”小圆怒喷犬中的霸王。真是不长眼色的狗狗。

    萝莉的脸说翻就翻,毫无征兆。狗霸斯基表示它也是消声了哈士奇。

    死在雄基姬剑下的伪娘越来越多,而拥有两块四四方方奶大肌的汉子更加谨慎,他不想让东方不败知道辟邪鸟经在他手上。

    古云鹤帐下的一员大将看不下去了,他主动请缨道:“云鹤先生,让我去杀了那个基老!”

    古云鹤道:“不可抹黑伪娘界的招牌,你知如何做。本座相信你的实力。阿良良木同学。”

    阿良良木跳了出来,擎一杆花枪,直接杀向雄基姬。“基老,你杀我伪娘界之人,我要你血债血还。”

    古云鹤的心思不在雄基姬身上,也不在阿良良木身上,“肾总疼那厮也来了!”古云鹤担心的是五大伪娘之一的“肾总疼”姑娘。

    “肾总疼”和尘基子、七色鹿、七色鞠花的撕比,已经引起古云鹤的关注。

    “肾总疼身份尊贵,此番前来定有所图。我不得不防他。”古云鹤右手中的拂尘搭在左手上。

    较之东方不败之流的新贵,西公举、南女帝、北方肌、肾总疼等人才是老牌贵族,伪娘界的巨搫般的掌舵者。

    古云鹤敢撕比东方不败,若让他对上五大伪娘中的“肾总疼”,还是多有所虑。“肾总疼”在伪娘界的势力盘根错节,又与“西公举”情同姐妹,不能轻易动他。

    贫乃联盟的吉祥物,阿瑟王。她那双翠色的眸子觑定雾腾蓝兽,“为何小红对她感兴趣,难道我兄长说的是真的!”阿瑟王想到她之欧尼酱黑王子说过的话,“小红童鞋的口味比较不清淡,我妹啊,你可以和她在一起玩,千万不能把她独特的爱好也学了过来。”

    “盟主想和雾腾蓝兽一起玩耍,顺便做一些不能描述的行为?”阿瑟王战战兢兢想道。

    念头一起,阿瑟王全身冰凉,好似被人当头浇了一桶冷水。“不行。我一定要帮助盟主。不可让她误入歧途。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还是有可能的,然而盟主和雾腾蓝兽……”阿瑟王不敢想下去了。

    “你这小丫头为何发抖?”侧坐在钱羊背上的四非女问道。

    四非女、阿瑟王、毒岛冴子等人都在荒古道之上,上官小红不许她们下来。可腿长在她们身上,她们想做些什么,也由不得上官小红。

    阿瑟王被自己可怕的想法吓到了。“刻不容缓,我必须马上行动!再晚些,小红就和和雾腾蓝兽一起掉节操了!小红的笔名是女禽有兽,也是一兽,雾腾蓝兽更是契约兽。倘若她们做出几十种难以启齿的举动,我,我似乎也不会感到奇怪!”阿瑟王呆住了。

    “我,我究竟是怎回事啊!”

    阿瑟王用左手拍了一下脑袋。挺痛的,因为拍的是自己嘛。

    四非女对紫钗玥说:“你看那个金发贫乃娘,她似乎坏掉了。”

    紫钗玥则道:“你看,我的手白吗?”

    四非女:“”

    你也坏掉了!有事没事看什么手,大家玩心啊!

    左手有蛋,右手有砖,上官小红就站在那里,奇怪的是没人靠近她。不管是基老还是伪娘,全都小心翼翼避开她。

    上官小红左手的蛋可化作一口剑,右手中的砖头拍下,也能把人的脑袋拍出血窟窿。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地下城还是岳静布条山,都和上官小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人就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却牵动无数基老的心,很多伪娘也想出手宰了她……

    “蓝瘦香菇!”

    雾腾蓝兽喝道。

    她的气力恢复了许多,再加上小红童鞋的庇护,伪娘们难以靠近她,何谈撕比之说。

    “我好蓝啊!”

    “好想哭!”

    “难受,想哭!”

    “我们是香菇!”

    “最喜欢基老还有伪娘啦!”

    飕!飕!飕!飕!飕!

    一支支长着蓝色人头的香菇飞旋而出,冲进人群之中,它们均由蓝色的雾气凝聚而成,别看长得挺萌的,招惹了它们的人下场往往很凄惨。

    噗的一声,有只伪娘的脑袋塌陷了,一支二十几公分长的香菇刺进他的颅腔内,“哇哈哈哈,我是香菇!”蓝脑袋香菇笑道,它在吸食伪娘的脑浆,以此为乐。

    “这位小哥,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被我吃了!”

    诡异的声音响起。一只基老向下望去,愕然发现他的小伙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蓝脑袋香菇。草了!这只基老两眼一黑,向前栽去,昏死当场。

    也不能怪他,谁的小伙伴变成了蓝色的香菇,不被吓死那就奇了。

    雾腾蓝兽释放的“蓝瘦香菇”,大放异彩,搞定了很多伪娘、基老,可那些香菇的生命有限,存活的时间不长。没过多久,纷纷枯萎,变作一滩蓝色的脓液。

    心情舒悦,雾腾蓝兽再次化为人形,她的两条手臂再无烧伤的痕迹,似乎不受任何影响。

    “我还有一只香菇之王。”雾腾蓝兽心道。可她还没下定绝心把这支最大的蓝瘦香菇王送给谁,是抛向上官小红,还是丢给东方不败?

    “呜呜呜,好伤心。我的生命何其短暂,还未辉煌过就开始凋零。”蓝瘦香菇之王哭泣道。

    “好了好了。”雾腾蓝兽轻轻拍打香菇之王的脑瓢,蓝汪汪的脑袋,像是抛过光,很蓝很亮,很好很强大。

    作为“蓝瘦香菇”中的佼佼者,香菇王很不满意它那短暂的生命。“既不能给我永生的机遇,何不拥抱我!”香菇王对雾腾蓝兽说道。

    “哼!”雾腾蓝兽的五指半屈,抓紧蓝瘦香菇王的头皮,而且向上提了起来。

    “痛痛痛!姑娘,下手轻点。在下的脑瓢还是很脆弱的。”蓝瘦香菇王讨饶道。它可不想出身未捷身先死。

    这支香菇好恶心。雾腾蓝兽心道。管它是不是王者,丢了吧!念头及此,雾腾蓝兽左臂挥动,呼的一下,将抓着的蓝瘦香菇王抛了出去。

    哪凉快去哪里狗带吧。反正是瑕疵品,非成品。雾腾蓝兽制造出来的这批“蓝瘦香菇”全是半成品,即便是香菇王也不例外。

    “唯有时间才能检验真理。”雾腾蓝兽轻声道。她一直坚信姑娘可以种植蘑姑,汉子的擀面杖完全无用矣,可割去或者腌制。

    除了蓝瘦香菇,雾腾蓝兽还有很多构思,只是还未付诸实践而已。“给我时间,给我材料,我会种出世间最美妙的蘑姑。”雾腾蓝兽暗道。

    被雾腾蓝兽抛起的“蓝瘦香菇”王,一路哭泣,奔向古云鹤。

    云鹤先生正在修理他的腿之毛,看也不看香菇王。“雾腾蓝兽,你该死!也敢向本座丢蘑姑。”

    古云鹤掐断一条腿毛,弹了出去。

    呼哧!

    那根弯曲的腿之毛迅速变长,而且直径超过碗口。真的应了某句真言:

    “俺拔下一条腿毛都比你的腰围还要壮观。”

    砰!

    古云鹤丢出去的腿毛砸中香菇王,将对方的脑袋砸扁了,蓝色的血液迸射,场面很番茄酱。

    “噢,我受伤了。”

    蓝瘦香菇王低吼道。

    他那塌陷的脑瓢遽地弹起,复归原状。蓬嗤,一团蓝光迸爆开来,推开古云鹤的腿之毛。

    “伪娘,你在消遣我吗。只是掰断一条腿毛,就来撕比我。”蓝瘦香菇王怒目相视,面部表情相当狰狞。

    大,大,大,大!

    圆,圆,圆,圆!

    蓝瘦香菇王的脑袋还在增扩,而且更圆了!像是巨大的氢气球。

    “哦,本座的一条腿毛不够看的。”古云鹤讶道。

    既然数量太少,那就来一打。咔嚓,咔嚓,咔嚓!古云鹤勒断几十条腿之毛,“蓝瘦香菇王,受死吧。”古云鹤怒道。

    不除掉那个蓝脑袋香菇,云鹤先生总觉心中堵得慌。

    “呵呵,伪娘。你终于正视我了吗!”蓝瘦香菇王笑道。“几十条腿毛,这样才够劲!”

    话声未落,蓝脑袋香菇王滚了出去,轰隆隆,气浪叠爆,四下抛卷,像是滚啸的天河。“我生的伟大。”

    也要死得有价值。

    至少让这个世界记得我曾经来过……

    一脸悲情,蓝瘦香菇王泪如泉涌,真个是望者伤心,闻者落泪。很多基老、伪娘都被蓝瘦香菇王散发的悲凉气息感染了,洒下两行清泪,咒骂道,握草,那厮怎么还不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云鹤先生丢出去的几十条腿毛,迎着和风,迅速生长。像是一支支铁棒,竖立在空中。

    崩!崩!崩!崩!

    四条变长了的腿之毛砸了下来,轰向蓝瘦香菇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