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局花的守护兽一路狂奔,不敢停下。“是什么东西在后面追我!”七色鹿骇然道。

    风沙漫天,看不见月光。“我一定要离开岳静布条山,谁拦我我就吃了谁。”七色鹿瓮声瓮气道。遽地止步,不再奔逃。

    “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七色鹿转身,对着身后的那团黑光叫嚷道。既给自己壮胆,又震慑对方。

    “七色鹿。”

    那团黑光之内传出沙哑的唤声,听不出是男是女,也许是太监也说不定。

    “既然知道是你七色鹿大爷,为何戏弄我!”

    “吾在配合你啊。”

    那声音继续道。

    “遇到吾,你一路狂奔,不知撞断多少林木。你在畏惧吾?”

    “可笑!我可是七色鹿。”

    “吾找的就是七色鹿。”

    “说,你找上我究竟为了什么?”

    “壮太阳!”

    那团黑光之内传出尖厉的嚎叫声。

    七色鹿也无语了,马币的!你壮太阳就壮吧,找上我算是什么事!难道我还有那方面的神奇功能?能让你的小伙伴二次发育?七色鹿忍着滔天的怒意,继续道:“哼,你这厮真可恶。不知道从哪里道听途说,寻到我,去刺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轰的一声炸响,那团黑光荡爆开来,黑焰骤生,覆拢周围百米内的草木,将其付之一炬,烧成灰烬。可七色鹿立足处安好无损,草皮碧油油的,并未被烧焦。

    显是对方有意而为,并不想烧烤了七色鹿。

    站在七色鹿对面的是一只伪娘,强壮的伪娘。他身高过丈,头戴宽檐帽,帽子上斜插了一枝雀翎。

    “七色鹿,吾来自伪娘界,恨呐,吾与东方不败都是大伪娘。他有伪娘宫,吾亦有。然而吾有叽叽,东方不败却无。”

    “既然有了,为何你还不满意?”七色鹿不解道。

    “呵呵。”

    那强壮的伪娘笑容里饱含着忧伤。“吾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那又能怎样。吾之小伙伴不给力呀!”

    “那日,吾与东方不败、西公举、南女帝、北方肌聚在一起,吾等大伪娘静极思动,也不知道是那个贱人提议的,大家不要那么虚伪,何不坦诚见几把行事。”

    “哦,你们真是闲的蛋疼。”七色鹿忍不住鄙夷五只大伪娘。

    伪娘界的五只大咖,将行宫建在东边的不败宫主,另外四只分别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西公举”,魅力十足,颜值极高。

    南女帝、北方肌,这是一对冤家,凑在一起不撕比已是奇迹。

    然后就是这位,和七色鹿聊天的大伪娘,他名“申总僮”,可是另外四位伪娘更喜欢称呼他是“肾总疼”。

    “肾总疼”冷笑道:“东方不败木有叽叽这件事也不是什么新奇事,吾与西公举、南女帝等人都是知道的。然而吾的汉子之擀面杖异常纤细,这很难以启齿!”

    “喂喂,都说了难以启齿,你为什么还告诉我!”七色鹿不知如何吐槽。

    “因为你即将死去。”

    “”

    “”

    七色鹿还有“肾总疼”姑娘面面相觑。均觉对方是傻比,越看越像。

    “然后呢,你和东方不败、西公举、北方肌聚在一起,然后测量谁的擀面杖比较长?”七色鹿好奇问道。

    特么的太感兴趣了,不问出结果,七色鹿坐立不安。

    “肾总疼”伪娘不屑道:“怎有可能!吾的擀面杖不足以服众,是以,吾不经常亮出小伙伴,除非阴天下雨。吾担心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发霉,需要通通风透透气。条件若是可能,吾还会让小伙伴晒太阳。”

    听完“肾总疼”的介绍,七色鹿和它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握草草草!你怎么不去死啊!这等奇葩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肾总疼”白了一眼七色鹿,接着道:“你这没见识的公鹿,懂个蛋!天下像吾这般率真的迷你迪奥伪娘不多了。”

    哼哼唧唧,“肾总疼”伪娘似乎挺满意他的小伙伴……

    七色鹿耐着xing子,聆听“肾总疼”的唠嗑。奈何对方喋喋不休,比老妈还要老妈,七色鹿再不能忍受。大吼一声,“肾总,敢不敢憋说话!”

    就像姑娘的xiong小不敢说话,伪娘的叽叽小,也不要乱讲话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伪娘不是好姑娘。七色鹿怒斥伪娘界的大佬。

    “肾总疼”俏脸失色,回吼道:“七色鹿,不要瞎嚷嚷。吾的擀面杖短,却不代表它功能脆弱。你可知吾夜夜几十次郎。”

    不可以擀面杖的长度评价伪娘的价值!

    伪娘的真谛在于大迪奥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肾总疼”对此不屑一顾。

    东方不败陷入危机之中,同为伪娘大咖的“肾总疼”却未出手,因为他和东方宫主的关系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交恶。

    东南西北中,五大伪娘。除了左右逢源的“西公举”,其他的四位大咖明争暗斗,撕比的精彩程度让人大开眼界。

    南女帝号称小伙伴一尺三寸,傲视群娘。独领一时风骚。

    北方肌,拥有完美肌肉的伪娘,也是一方俊杰。

    肾总疼,虽然擀面杖不长,却是五大伪娘中实力最深厚之人。

    东方不败是外来者,后来居上,博得宫主之名,是五大伪娘中的最后一人。

    “肾总疼”姑娘悄悄跟随东方不败来到岳静布条山,若有机会,“肾总疼”将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东方不败。可遇到了七色鹿后,肾总疼改变主意了,他要先取七色鹿,再杀东方不败。

    江湖传言,得七色鹿者即可拥有大叽叽!

    “肾总疼”虽然不信方士之言,可他还是放手一搏,万一擀面杖变长了呢!

    “七色鹿哟!”

    一只基老现身了,是尘基子,被七色局花控制的基老。

    “啊,是你!”七色鹿喜道。

    “是我。”尘基子笑道。七色局花深植于他的局部地区,且以他的基气为生。不到万不得已,七色局花不会动用尘基子的基油。

    基油对于任何基老来说都是堪比生命的存在。

    也曾有贤者站在河水边,盯着川流不息的泉溪,感悟道:“基油是基老的生命之泉!灯枯油干,基老亡!”

    无数基老奉若圭臬,深以为然。

    七色鹿是守护七色局花的圣兽。一般来说,两者相依相存。可七色鹿和七色局花的关系比较另类,它们都想吃了对方。

    “是七色局花!”

    “肾总疼”伪娘惊道。

    七色局花在百花之中也是排列靠前的品种。得到一株七色局花且放在身边,那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伪娘、基老不合,“肾总疼”姑娘也是伪娘啊,他也想在基老面前大放光彩,把他们踩在地上,脸蛋埋入泥土之中。

    不但遇到了七色鹿,更碰上了七色局花,“肾总疼”伪娘大喜过望。他取下帽子上插着的雀翎,捏在手中。“两位,你们和吾有缘,拜入吾伪娘门下,吾不杀你们。”

    “伪娘!”

    尘基子讥笑道。

    他的声音代表七色局花的意志。

    “百花开后我再开!”尘基子道。“七色局花是众花之王,基老所喜之花。你一个伪娘,妄图得到七色局花,分明是痴心妄想。”

    七朵颜色各异的局花同时绽放,香气氤氲。七张人脸浮了出来,藏在七色局花的花瓣之中。

    “肾总疼”挥了挥那支雀翎,刷,彩光涌动,黑焰随后而生。七色鹿再看时,雀翎已无,出现在大伪娘手中的是一柄弯弯曲曲的怪剑。

    “吾有心采摘,可你们不从啊。”

    “肾总疼”伪娘叹气道。

    既然不从,只好强取。剑下留花不留人,斩了七色局花的寄体,让它无路可走,乖乖投靠自己。“肾总疼”飘然纵出,挥剑斩向尘基子。

    奇异的剑鸣声如清泉漱石,淙淙悦耳。尘基子目眩神迷,一阵恍惚。他局部地区绽放的七朵颜色的局花同时尖叫,“杀了他!”

    “杀了那只伪娘!”

    “不可让他靠近!”

    “七色鹿,你在等什么。”

    “守护兽,不可玩忽职守。”

    “世间不可无起色ju,就如基老不能没基油!”

    七种声音同时响起,交错旋绕,轰隆隆,在七色鹿耳边炸起。守护兽只得出手。“肾总疼,回去吧,此地不是你该来之处。”

    “吾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肾总疼”冷笑道。

    刷!刷!刷!刷!刷!

    一道道剑华自那柄奇异的长剑爆绽而出,像是抽舞的新枝,劈甩向七色局花的寄体,尘基子。

    七色鹿自不会坐视它过去一直守护着的局花被伪娘采撷、取走。“伪娘,我已经告诫过你,你不听劝,休怪我无情。”

    呼呼,鹿尾轻摇。一圈圈涟漪荡开,最外边的是碧环,接着是彤环、紫环、金环。啸声如同洪流冲击石堤,浩荡绝伦。

    七色鹿全神以待,摇动鹿尾,涤荡开几十圈色彩斑斓的涟漪,和“肾总疼”伪娘斩来的一道道剑华相互击撞。清音大作,却不刺耳,像是某种乐声。

    尘基子也没闲着。他和七色局花的命运暂时绑在一起,七色局花死,他尘基子必亡。而尘基子死,七色局花却可选择下一个寄体。

    “贫道的基友们还在等着我呢,怎可死在这里。”尘基子轻喝一声,大袖甫动,蓬,一片灿若新霞的基光迸绽开来。“伪娘,我等基老和你们是死敌。既然来了,就永远地留下吧!”尘基子身在太虚,指捏印诀,虚空一点,刷,一道基气射了出去,刺向“肾总疼”的眉心。

    该下手时绝无保留。尘基子也是心狠手黑之基老,他被七色局花选中,成了寄体,从另外一面也可看出他的不凡之处,否则怎会入得七色局花的法眼。

    “肾总疼”伪娘身姿飘逸,以一对三并不落下风。七色鹿、尘基子、七色局花,合力撕比他一人,也未占多少便宜。

    有撕比的地方就有不明真相的吃西瓜群众。

    伪娘、基老、七色鹿、七色局花的撕比很快招来一群强势围观的群众,他们带上小板凳,手捧瓜子、花生、冰镇冷饮、西瓜、辣条等,坐看“肾总疼”、尘基子等人撕比。

    “我等看热闹的汉子不嫌事大。诸位继续撕比,为我们制造饭后的谈资,你们真是好人啊。”

    “人生短暂,活着好辛苦。看到别人比自己更苦比,我的心情不知为何就好了。”

    “几位,你们的撕比还不够激烈。释放热情啊!加把劲呐。”

    “请不要在意我们,我们只是路过的吃西瓜群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厉害了我的伪娘哟!”

    瓜子皮、花生皮、西瓜片乱飞,辣条横飞。围观场面也很壮观。撕比中的“肾总疼”、尘基子、七色鹿、七色局花脸色阴沉。他们心里苦,可就不说出来。

    尘基子左掌疾划,刷,一记手刀劈了出去。声势骇人,凌空劈下。

    路人甲当时就怒了。“基老,你太不讲道理了。你们撕比,我只是来凑热闹,顺便为你们加油,陶冶自己的情草。”

    话虽如此,路人甲不敢大意。啪的一声,丢出手中的西瓜,击中尘基子划来的手刀。

    大伪娘“肾总疼”喝道:“汝等速速离开,否则吾要大开杀伐,毙了汝等。”

    七色鹿也不喜自己被围观,它道:“不要废话,先清场子再说。可恶!”

    扬起蹄子,七色鹿向地面砸去,轰嘭!大地撼动,裂开一道道沟壑,很多围观群众掉了进去,完全没有防备。

    “七色鹿这厮混蛋啊!”

    “我们还会回来的。”

    “打酱油也有危险呐。”

    “世风日下,基老无情,伪娘无义,公鹿脑残。”还未受到伤害的围观群众纷纷撤离此地,离开时不忘调侃尘基子、七色局花等人。

    说实话,嘴遁却是牛比。很多人张口就喷,喷完后心里也很痛快。有位基老说得好:“大家都喜欢做贱人。”只是有人被人所知,有人隐藏的很好而已。

    “装完比就跑,真是太刺激了!”

    “同感呐,兄弟。”

    “我们先撤吧,下次再来。”

    呼啦!围观人群做niao兽散状,一下子没了踪影。

    尘基子、“肾总疼”伪娘、七色鹿、七色局花顿觉世界清净了。也好继续撕比,倏然间,歌喉百转,丝竹乱耳,一群身着彩衣的神秘野人跑了过来!

    “啊,又来!”

    “烦啊,他们有完没完!”

    “不不,事情不对劲。他们好像不是先前的那批人。”

    尘基子叫道。他眼尖,看出冲上来的那群彩衣人,来势凶猛,打扮绮丽,定不是什么好招惹的汉子。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撕比。“肾总疼”怒道。一群群的赶来,烦不烦,都除去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