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练之功,此生和叽叽永别。

    可是雄基姬早已下定决心,不练成神功,决计不罢休。小叽叽相功就在眼前,雄基姬依旧沉着冷静。

    “我的剑早已饥渴。”雄基姬低声道。

    “大哥,你的汉子长剑早就断了,不可自欺欺人。”小圆善意提醒道。

    “干!”雄基姬怒视小圆。“你这萝莉真讨厌。能不能安静些,要不然就滚远些。”眼不见心不烦,你老在我身边晃悠,超碍眼的说。雄基姬很想用剑劈了小圆,却也知道不能那样做。

    突然间,小圆上空悬着的石矛变成一只基老,“哈哈哈,吾名古大基,乃是上古基老界尊者。”古大基抚须长笑。

    “上古基老界尊者又如何。照样弄死你。”雄基姬不悦道。

    “小鲜肉哟。”古大基再笑道。“吾听闻圈养的牲畜去势之后,长势喜人,容易养膘。吾观你身强体壮,怕是……”

    闻言,雄基姬的两块四方奶大肌不住抖动,“古大基,你僭越了。剑下见真章吧,我也是基老,你亦然!”抖开长剑,雄基姬冲向上古基老界尊者。

    古大基喝道:“住手,汉子!吾在开导你,你怎可轻易动手。记住,吾辈基动手动口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却不能失了大义。大义之前,众基皆是蝼蚁。”

    雄基姬哪管那么多,谁说他叽叽小或者木有叽叽,他就跟谁玩命。少年,玩心吗,这已是过去式,现在讲究的是拔剑。

    “现在的年轻人真冲动,热血一上头,几把都管不住。”古大基大袖一拂,蓬,基气迸爆,漾炸开来。推开愤怒而来的雄基姬。

    “兀那基老,站住不要动!”古大基喝道。此等鲜肉,此等奶大肌。不亲手感触一下,简直对不起自己。上古基老界尊者心道。

    一言不合,基老尊者祭出梦幻左手,拍向雄基姬的左xiong大肌。

    雄基姬冷声道:“你这老东西,骨头拆了也没几根,不能熬汤,只能被狗啃。哼,就凭你,焉敢觊觎我的美色!”

    腾!

    雄基姬窜了出去,左掌向上拍出,轰隆,掌劲奔涌,震碎了虚空,对上了上古基老尊者的梦幻左手。

    “我不愿使出辟邪鸟经之上的无上剑术,便宜你了,老东西。我只用拳头也能把你揍趴下。”雄基姬心里哼道。

    砰!砰!砰!砰!

    雄基姬、上古基老尊者拳对拳,拳浪滚爆如海啸,拍打长空,方圆百米内,气劲荡卷,撕扯靠近的活物。有只路过的双头雕不幸被卷入其中,不消须臾,它肉销骨烂,翎羽纷飞,已成死的不能再死的死鸟。

    “拔剑吧,基老们!”

    小圆兴奋道。

    最喜欢撕比了!小圆在未遇到上官小红之前就是问题萝莉。和女禽有兽童鞋待在一起,小圆的撕比天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开发。“啊哦,忘了哟。人家现在也是基老!”小圆急吼吼道。

    拔剑,亮出吾等基老的长剑,干仗吧!

    小圆右臂舒卷,蓬嗤,火红色的基气围绕她的手臂旋舞,像是盘踞的红蛇。“毒岛姐姐有斩基刀,小圆也要有gao基剑!”小圆瞥了一眼她所持有的小桂树。

    簌簌簌,小桂树不住发颤,显然是在积聚怒气。因为它的主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总是提出无理要求,比如之前的那根尾巴,非要放入她的局部地区。

    咔嚓,又有一根桂枝折断了。而小圆右臂缠绕的基气奔窜而出,旋绕那根桂枝几十匝,将其勒紧。“这就是本基老想要的gao基剑啊!”小圆怪叫道。

    剑华涌动,桂香飘溢。一口暗红色的长剑倒竖在空中,剑的本体是桂枝,经由小圆释放的基气加以祭炼,随后成型。

    小圆一拂手,那柄长剑倒飞而来,落入她手中。“gao基剑在此,哪个基老不服气,报上名来。小圆为他开洞。”

    上古基老界尊者已和雄基姬开战。小圆正要加入其中,两只狗飞了过来,一狗曰狗霸斯基,另一狗是灰机·鸟布斯。

    鸟布斯先生双眼放光,“两位,look我的眼睛啊!”

    刷刷。

    两道钛合金狗眼光束自灰机·鸟布斯的眼中迸射而出,一道射向古大基,另外一道射向雄基姬。

    灰机、狗霸斯基得到上官小红的授意,前来撕比雄基姬。顺便敲打一下上古基老界尊者古大基。两犬同修罚氏狗带,还未入门,可它们毕竟是狗带大帝相中的传人,不可轻视。

    小圆不悦道:“灰机、狗霸斯基,你们退下!”

    不要出来捣乱。

    古大基摇身一晃,变为石矛,飞到小圆右手中。握紧石矛,小圆翻身而上,抡起石矛,蓬的一下,砸爆了一道钛合金狗眼光束。

    小圆除掉第一道钛合金狗眼的同时,雄基姬也没闲着,挥剑抹去第二道钛合金狗眼光束。

    狗霸斯基叫嚣道:“雄基姬,你要背叛吾主吗?”

    雄基姬道:“此话怎讲。”

    狗霸斯基道:“拿出你的诚意,你知如何做。你已经登临一次荒古道,可下次呢,你还有机会?”

    灰机·鸟布斯亦道:“雄基姬,吾主授予我罚氏狗带真经,悲风大帝站在我背后。你敢于我撕比吗!”

    鸟布斯先生大放厥词,蓦然间,单身狗的清香弥散开来。一口神兵显化而出,其名“丹参勾”,中钩者注定孤独一生。

    灰机人立而起,用它的前狗腿抱住“丹参勾”,且狗眼看人。

    “血梅子!”

    雄基姬怒道。

    剑指上官小红。“血梅子,你想做什么。”雄基姬吼道。

    “本兽不想做什么。”上官小红回道。

    “我却想做些什么。”古云鹤笑道。

    大伪娘挥动拂尘,万千尘丝飘纵,一群伪娘围了上来。他们都是云鹤先生的部下,同出伪娘界。

    古云鹤不再等了,他要杀东方不败。花容想、上官小红若是拦下他,“一并处理了就是。”穿着裤叉而且面容清俊的大伪娘纵身而起,朗声道:“本座要杀东方不败,取走他的一切!”

    伪娘大军中,有古云鹤带来的属下,也有地下城的基老,他们舍弃了基老的尊严,拜倒在古云鹤座下,摇身一变成了伪娘。

    基老界的超级大咖花容想,他带来的基老们死伤皆有。可这也是筛选,实力、运气不佳者身死基消,活下来的基老才有资格站在花容想身后。

    伪娘们聚在一起,基老们亦然。他们在清谷、黑王子等人的带领下,聚在花容想身边。可也有不服众者,诸如紫衣侯、白鞠基、太基王子、皇叔。

    紫衣侯掌托“窗外钟”,不住冷笑。暗道,一群乌合之众也想成大事?

    咚!咚!咚!窗外钟一声声响起,紫衣侯俊美的容颜更添邪魅之意。另外一只大基老白鞠基,快步而来,和紫衣侯站在一起。他道:“候啊,我们何不gao基哉。”

    紫衣侯斜瞥了一眼白鞠基,并未拒绝他。两只大基老同心,胜算更大。贤者曾说过,岳静布条山适合gao基,可死在此地的基老又算怎么回事!

    愈发邪异的基界名山,摇摇而动的鲧旦巨木,以及倒挂在树枝上的叮叮鸟们。一切的一切,紫衣侯看不透了。他虽然得到了梨子姬的密藏之一,窗外钟。可人心如沟壑,难以填满。死的基老再多也无妨,“只要我还活着,找到更多的宝具,且能走出岳静布条山,我就是赢家。”

    “紫衣侯,你再优秀也是个人,再完美的个人也比不上完善的团队。你我联手就是一个小团队。”

    白鞠基直接挑明。他和苏紫衣既然合作了,那就把话讲明,没必要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最后大家都难看。

    “红娘大人,基老们聚集了,伪娘们也集合了!”雷鳃猴紧张道。

    “我知。”上官小红答道。

    她手指弹动,崩!崩!两道剑气应声断裂,剑气的另外一端黏附在雾腾蓝兽的双翼之上,也随之消散。

    “”

    饱受折磨的雾腾蓝兽伏在地上,翅膀破破烂烂,焦臭难闻。蓬蓬两声炸响,雾腾蓝兽上空升起一团团红雾,是炉灰啊,雾腾蓝兽将钻进她翅膀的炉灰Bi了出来。

    嗡!基莲灯旋飞而下,收走那一团团红雾。雾腾蓝兽不敢轻举妄动,基莲灯内的灰烬尚且如此可怕,更何况是灯盏本身。

    一只只邪蝗聚在基莲灯四周,守卫着它,不让外人靠近。

    东方不败忽地抬起头来,望定基莲灯,笼罩他灵台的雾水遽地消散一空。“啊!基莲灯。”大伪娘面色怪异。

    宫主一开始时并非伪娘,而是基老。他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后才入驻伪娘界的。

    即便如此,基莲灯还是对他很有威慑力。

    空中,古云鹤昂声道:“诸君,灭了东方不败!”

    云鹤先生的命令已下,一只只伪娘早已按捺不住,“我等是伪娘,基莲灯应该不会对我们做什么吧。”有伪娘担忧道。

    “别管那么多啦。我们原本是地下城的普通汉子,奈何城主东方日迫使我们做基老。做基老就做基老吧,还没尽兴,也未gao基。城主死翘翘,云鹤先生成了我们的新主人,大家只好做伪娘!”

    “妈妈,城市套路深,俺们好想会农村啊!”

    “打住,吾等新入门的伪娘,不拿出实力,还未进入伪娘界,已经死在此地了!”

    伪娘们有两拨人马,一拨人马是古云鹤的坚定追随者,盲目崇拜云鹤先生。另外一拨就是地下城的原住居民,他们只得充当炮灰,无有他法。

    身为炮灰的伪娘,挥舞着各式武器,杀向东方不败,拿他的头换取自身的生命与荣耀。

    嗤嗤嗤!嗤嗤嗤!基莲灯内涌出上百道焰火,喷薄而出,卷起冲上来的伪娘,抛向高空。“啊,我的脚,我的脚被烧糊了!”

    “次奥!我的小伙伴烧焦了!”

    “为何基莲灯攻击我们?我们明明成了伪娘啊,舍弃了基老的身份!”

    “什么情况,我为何变成了基老紫!”

    “被烧的啊,兄弟。你全身都在冒火,脸都发紫了!”

    乱哄哄的,上百只伪娘惨呼怪叫,却扑不灭身上的火焰,越是挣扎,火势越盛,已经有十几只伪娘成了真正的灰渣。

    飕!飕!飕!

    基莲灯的底座旋扫出一道道气带,劈碎了那些死掉伪娘的魂体,并未接纳他们。

    尚在残喘的伪娘花颜失色,均道不妙。可古云鹤才不会出手救他们,“意志不坚定者,死有何辜。”

    想做伪娘可非易事,健康的灵魂栖息在坚强的驱壳之内。两者完美统一,伪娘可现。

    东方不败惊觉基莲灯在保护他。

    可是为什么?

    雾腾蓝兽爬了起来,且收拢双翅。几只伪娘觉得受伤的雾腾蓝兽可欺,甚至可骑,他们携手撕比与她,谁让雾腾蓝兽凶名在外。

    “哼,我也是无语了。”雾腾蓝兽的怒火不知像谁喷发,马上有送上门的伪娘。她自不会放过他们。

    脸都蓝了!

    “蓝瘦香菇!”

    只听雾腾蓝兽喝道。

    蓬嗤,蓬嗤!她头顶迸绽出一团团蓝色的雾气,缭绕盘踞,郁郁苍苍。倏然间,一支支长相清奇而又欠揍的香菇出现了,它们长着人头。

    “蓝瘦香菇”正是雾腾蓝兽的杀招之一,只要放出,蓝脑袋香菇会哇哇大哭,并且吃掉敌人。

    “哇哇哇!”

    “我好伤心!”

    “好难过,想哭!”

    “我是一个受伤的汉子。”

    “谁来安慰me。”

    一支支蓝脑袋香菇冲了出去,将伪娘围在中间,大快朵颐。它们的进食场面不要太夸张,以至后方的伪娘们全都呆住了,忘了该做之事。

    奄奄无力的雾腾蓝兽这才Lu出满意的表情。活该,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大迪奥少女,被吃了怪得了谁来。

    可也有反抗的伪娘,不甘心被香菇吃掉。然而大势所趋,个别的反抗伪娘也无济于事,成了蓝瘦香菇口中的美食,不久之后还会被排出,肥沃大地。

    “那个可恶的微xiong少女,她想干什么!”雾腾蓝兽猜不透上官小红的意图,只好将怒火发到伪娘身上。

    城门失火还殃及池鱼,何况雾腾蓝兽。

    盛京的大妈们兴致很高,因为她们撕逼的不是一般人,而是画界的两尊大神,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

    约有难度的挑战,大妈越开心。谁不喜欢刺激的生活呢,平平淡淡活着是幸福,追求卓越是另外一种活法。“杀姐姐,好想去死妹妹,你们不要再反抗了。大妈们分分钟教会你们做人呐。”

    “小姑娘就是脸皮脆,经不住我们言语上的锤击。你看看她们,一脸忧伤,我见犹怜。”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