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适合gao基的岳静布条山不再平静。

    守护岳静布条山的叮叮鸟们受到了某种召唤,再加上前任头鸟的疯狂攻击,叮叮鸟们纷纷飞向鲧旦巨木,站在枝头,眺望远方。

    失去鸟形,化而为剑的前任叮叮鸟首领止步不前。它们一族和岳静布条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嗡!一声巨大的轰鸣自地底传出,整座岳静布条山都在颤动,万顷松涛共舞。可是有些人不会在意这些。被云气困住的东方不败、绿毛杀马特等人的拉锯战还在进行。

    大伪娘东方不败心神不宁,灵台不再清净,先是雾水,而后是尘垢。“这就是你的目的?”东方宫主望向古云鹤。

    古云鹤向前走来,拂尘挥扫。“宫主,你总是把别人的好心当成是狗肺。你说对了,本座要杀你!”

    绿毛杀马特旋身绕至东方不败身前,“你不能杀他。”

    古云鹤道:“你不算什么东西,也想拦本座?”

    花容想道:“何不将他们一起杀了。”

    古云鹤道:“却有此意。”

    话声落,身穿裤叉的古云鹤挥动拂尘,刷刷刷,银线迸舞,宛如春蚕吐丝,瞬间罩住绿毛杀马特汉子。

    “裤叉伪娘,那也算眉清目秀。在没得到东方不败之前,我就拿你开胃。”绿毛汉子冷声道。

    蓬嗤。一团碧光漾炸开来。绿毛杀马特贵族头顶戴着的那顶帽子旋了出去,弹撞开喷舞而来的银线。

    “哼!”

    古云鹤不悦道。

    一只小小的杀马特而已,他怎有勇气在大伪娘面前嚣张。“既然你想作死,本座成全你。”古云鹤喝道。

    骤然间,云鹤先生的腿之毛长势喜人,本已被刮掉,却又长出。“本座的腿之毛可是艺术。”古云鹤笑道。

    “绿毛,你可见过谁家的腿之毛能长到几米长!”

    古云鹤炫耀他茂密的腿之毛。

    “哈哈哈!”

    绿毛杀马特汉子笑了。

    “云鹤先生,你实在是无知。今天你算是遇到对手了!”

    绿毛杀马特左掌积聚斗气,一掌按在自己的绿叶裙子上。蓬!绿树叶裙子炸开。

    “喔特热发克!”

    饶是见多识广的大伪娘也吓住了。

    发克!发克!发克!

    古云鹤连声叫道。

    绿毛,你丫都让我看了什么!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本座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古云鹤忍着自戳双目的冲动。

    绿毛杀马特爆掉自己的绿叶裙子,“look啊,古云鹤!这里可是森林,是草原。如何,我的草原更叫旺盛,然你吃惊了吧!”

    “杀!我要杀了你!”

    古云鹤左手掩面,右手擎起拂尘,“鹤立鸡群。”大伪娘咆哮道。轰!周围的云海迸爆,朝天抛舞,恐怖的能浪风暴在岳静布条山上空徘徊。

    躲在鲧旦巨木树冠、枝头上的叮叮鸟们齐声尖叫。因为它们看到了一支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全由云气凝结而成,有黑色的,有白色的,有蓝色的,还有橙色的……颜色殊异,长短不一,数量不下于七千。

    叮叮鸟们自认为它们长得比较像汉子的擀面杖,可天空中突然摆满了五颜六色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它们也蛮受伤的。不,应该说它们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天了噜,竟有人在它们面前放出那么多支汉子的小伙伴。

    刷!

    古云鹤手中的拂尘飞了出去,清光晃舞,拂尘化作仙鹤,飞入众多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中。当真应了“鹤立鸡群”一说。

    古云鹤怒极恼极,腿之毛也吓得收了回去。绿毛杀马特刚才给他看的那一幕,对大伪娘的冲击太大了!相信在未来的几天内,云鹤先生将会茶饭不思,并非不想食,而是咽不下,无有胃口。

    啪!绿毛汉子打了一响指,他的擀面杖被一团高光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时代在召唤,绿光之荡!”

    绿毛杀马特双掌合在一起,旋又分开,哧哧哧,碧霞迸爆,向天空中的那一支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冲去。

    “杀!”

    古云鹤大手一挥,空中的七千多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齐齐降下,飕飕飕!飕飕飕!一支支形如汉子擀面杖的杀器遽然而至,穿透绿毛杀马特张开的绿色光罩,疾射而来。

    “所以说,去死啊!”

    大伪娘东方不败一掌击向绿毛杀马特的后心。

    砰。绿毛杀马特向前飞去,像是断线的风筝。“怎、怎会这样!宫主,你为何偷袭我。”绿毛汉子伤心欲绝,不忘问道。

    “哈哈哈。”

    东方不败的头发散开,笑得很妖艳。

    “本宫可是东方不败。”

    东方宫主冷笑道。

    “你,你,还有你。”

    东方不败指着花容想、古云鹤、绿毛杀马特。“你们三人对本宫指指点点,好像本宫就是你们的玩物。”

    叮。

    东方不败拈起一根长针,稍一用力,捏碎针尖。“杀马特、基老,你们就像是本宫手中的这根细针,纤弱不堪。只要本宫愿意,会捏爆汝等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像我捏碎针尖这般容易。”

    上空。

    女禽有兽童鞋左手抓着雾腾蓝兽的头皮,向后拉扯,让她望向下方的东方不败。“看,他是的人类契主。”上官小红道。

    刷,刷。两缕剑气先后发出,贯穿雾腾蓝兽的双翼。“你不是对他有意见吗。”上官小红放开雾腾蓝兽的头皮,两指抬起,一红一白两道剑气缠在她的指尖,剑气的另外一端穿透雾腾蓝兽的翅膀。

    “何不下去,做你想做且该做的事情。”上官小红道。

    “”

    雾腾蓝兽还在犹豫,几只邪蝗飞了过来,钉在她的背脊上,吸食她的脊髓。雾腾蓝兽吃痛,脊背直起,崩!崩!几只邪蝗炸为血雾。可穿透她双翅的剑气还未消散,只要上官小红愿意,可用那两道剑气削去雾腾蓝兽的翅膀。

    拍动翅膀,雾腾蓝兽向下坠去,每次扇动,她都痛的刻骨铭心。“女禽之兽,你想做什么,让我吃了东方不败?”雾腾蓝兽吃不透上官小红的想法。

    冠西鹤早无人形,粉墨长剑也被龙蛙吃了。“这鸟人终于快不行了。”龙蛙暗喜道。它身上的一粒粒疙瘩耸动,喷出大量的毒雾。

    “怎样才能放过去?”冠西鹤哀声道。它蜷缩在地上,羽毛凌乱,右腿也断了。

    “我说话又不算数。”龙蛙嘲笑道。

    你该求的人是冥凰,姑苏冥凰。

    “冥凰,你在做什么?”龙蛙郁闷道。

    “烦着呢,别和我说话。”姑苏冥凰忙碌不停,正在挑拣她心仪的折磨敌人用的小玩意。冠西鹤只是偷偷瞥了一眼那堆成山的各种各样的道具,心跳差点停止。难道那些东西都要用在我身上?冠西鹤想逃走却飞不动。

    “就是它了!”

    姑苏冥凰喜道。她挑挑拣拣,终于寻到让她满意的利器。

    龙蛙、冠西鹤也看到了。“啊哦!”龙蛙惊叹。“冥凰,你真坏!”

    “此、此话怎讲!”冠西鹤惊问道。它看到冥凰拎着竹篾编成的笼子,以为她要将自己关在笼中,好像也没什么,虽然很丢人就是了。

    “冠西鹤,你太年轻了。图样图森破啊。”龙蛙摇头道。“孩子,不可太天真!你认为冥凰是好女人吗?”龙蛙笑问道。

    冠西鹤先是摇头,忽觉不妙,赶紧点头如捣蒜。可晚了,姑苏冥凰散发的煞气更重。“草。我之前说要将冥凰收了,行那百八十中姿势,她一定恼了。我现在被她擒下,她不弄死我简直说不过去。”冠西鹤胆寒道。

    “你知道就好。”龙蛙满意道。“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冥它凰手中的竹笼,从外表上看只是普通的笼子,装蟋蟀、蛐蛐用的。可你放心,就算一百头大汉丢进去,也不会装满,何况只装你一只冠西鹤。”

    “待在笼子里,你最后什么都别想,否则你怕什么,它就给你来什麽。你要试试看吗,冠西鹤。”

    哧溜,龙蛙的舌头喷了出去,卷起地上的冠西鹤,抛向竹笼。姑苏冥凰打开笼门,冠西鹤尖叫着冲了进去。

    “好好享受你时日不多的生命。”龙蛙笑道。

    “龙蛙,你话很多。”姑苏冥凰道。

    “心情好。”龙蛙回道。

    “虽然不想说,你还是放弃吧。雾腾蓝兽不会看上你的。你一脸青春痘,到现在都没消去。谁会喜欢脸蛋坑坑洼洼的汉子。”

    “呱!”龙蛙激动了。“都说了这不是青春痘,是毒疙瘩!它们用来贮存我排出体外的毒液。再说,我还是幼年体,还没到长青春痘的年纪。”

    “是是,你说是那就是吧。青春痘蛙。”

    “叫我龙蛙!”

    “痘蛙。”

    “叫我龙蛙!”

    “痘蛙。”

    “我可要生气了,冥凰!”

    “再叫就把你丢进竹笼中,和冠西鹤作伴。”

    “”

    龙蛙无语。女人真讨厌啊,好烦!干脆gao基算啦。龙蛙心中升起叛逆的想法。就像冥凰说的,雾腾蓝兽看不上我。龙蛙厌恶道。

    冠西鹤被姑苏冥凰擒走,大伪娘古云鹤并不在意,擒下就擒下吧,没节操的契约兽多的是,再去寻找新兽就是了。

    “滚开,绿毛。”

    雾腾蓝兽甩动长颈,撞飞碍事的绿毛杀马特,放在以前,她会啄瞎对方的眼睛,并挖出他的心脏。

    “雾腾蓝兽,你也要背叛本宫吗。”东方不败望着雾腾蓝兽。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从未信任过彼此,何谈背叛。”

    雾腾蓝兽降落在地,蓝雾涌动,倏地,一人走了出来,不再是兽状,而是人形。只是那女人的双臂被剑气刺透,动弹不便。

    八尊果男石像簇拥着上官小红。“主人,为何不直接杀了东方不败,那么费事,为何?”

    “不费事啊。动手的人是雾腾蓝兽。”上官小红道。

    “可雾腾蓝兽是东方不败的契约兽。”

    “是又如何。”上官小红的视线扫过灰机·鸟布斯、甲腾鹰兽。

    “主人,你放心。灰机一生都为你所用,绝无二心。”灰机马上道。

    “狗霸斯基也是。”

    “哼,那两个狗真是无耻。抢了我想说的话。”甲腾鹰兽心道。他也表忠道:“不敢生弑主二心。”

    上官小红、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之间的契约凭证是契约方石,她和甲腾鹰兽之间的契约凭证则是金手指,甲腾鹰兽金手指。

    “主人,你为我取来罚氏狗带这本奇经。我和狗霸斯基的悟性也算蛮高的,时间虽短,我们也参悟一二,是否让我、狗霸斯基出战,撕比大伪娘东方不败。”

    “好提议。我可是犬中的霸王。”狗霸斯基大笑道。

    “我们先回去了。”

    雅州三巨头向上官小红点点头,同时离去。

    上官小红也没留下他们的意思。

    受伤的绿毛杀马特已被其他的贵族救走了,绿毛羞愧难当,无颜面对紫毛、白毛、黄毛等人。大话说出去了,却没搞定东方不败,还被人家偷袭,差点丢了小命。

    “兄弟,看开些。此间事了,我们就去红颜阁,你喜欢哪个伪娘就点哪个,翻他的牌就是了。”紫色双马尾辫汉子笑道。

    “绿毛,东方不败不适合你。和他在一起你不会幸福的,也许叽叽都会被他剪掉。那可不是人过的日子,当舍就舍,男子汉大丈夫,我们要萌大乃向前看。”

    “绿毛,东方不败出不了岳静布条山,你忘了他吧。”

    青府的其他杀马特贵族纷纷劝导绿毛汉子。

    绿毛苦笑不语。只是摇头。

    “你的时间不多。而且被你浪费的不少了。”上官小红开口道。

    “别催我。东方不败好歹还是我的主人。”雾腾蓝兽不悦道。她当然知道时间不多,可她和大伪娘之间的契约关系还在,契约凭证也在东方不败手中。

    为何他还不取出来,雾腾蓝兽心道。

    “这个伪娘,我要了。”

    基老界的封侯者出现了。苏紫衣右手托着“窗外钟”,大步而来。

    紫衣侯也们满意东方不败的颜值,要将他改造一番,使其再次成为基老,离开那没什么劳什子的伪娘界。

    “做伪娘有什么好的,还是基老更自在。”紫衣侯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