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西鹤的实力不弱于雾腾蓝兽,它们的主人也不分轩轾。东方不败、古云鹤从天上撕比到地上,在从地上撕比到水里,又从水里撕比到土坑里,最后从土坑里撕比到废墟之中。

    青府的绿毛杀马特汉子在旁冷觑。他既要帮助东方不败战胜古云鹤,又要掳走大伪娘,以作他的新娘。“在遇到东方不败之前,我的人生罕有亮点,是老爷发现了我,将我带到青府。是大小姐发掘出我的杀马特气质,引领我走向人生巅峰。老爷还有大小姐都是我的恩人,与我有知遇之恩。我的杀马特兄弟们也很挺我,我本应很开心才是,然而夜深人静时,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总是无所事事,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使它兴奋。”

    “我本以为自己是基老!”绿毛念念自语道。“我错了,我他喵的根本不是基老,而是正常的汉子,而且我喜欢的是伪娘!”

    “我的兄弟们喜欢去红颜阁,因为大家总是腻在一起,我不得不跟着他们一起去释放汉子的jing华。一开始我的内心是抗拒的,可是红颜阁不止有姑娘,还有伪娘!”

    “红颜阁的伪娘也是极美的,他们技术上佳,容貌清丽,无一不是伪娘中的伪娘。更重要的是,他们穿着打扮比真姑娘还要姑娘。那些拥有大迪奥的伪娘,才是我的心头最爱。”

    “然而,他们和东方不败相比,不,毫无可比xing。东方宫主靓丽无俦。已经我的杀马特之心勾走了。任何阻止我得到宫主的汉子都是我的敌人,我发誓,一定会为他们戴上一顶顶充满生命颜色的帽子。”

    绿毛杀马特已将东方不败看作是自己的姑娘,只能由他宠他爱他。

    “真是瞎了本宫的眼睛。”东方不败不悦道。他当然知道绿毛在暗中偷偷观察他。“那头杀马特汉子不是本宫喜欢的类型。尤其是他的品味,异常低下。怎能与本宫亲手调教的汉子相比。”

    就是眼前的古云鹤也别绿毛强太多了!东方不败忖道。“可古云鹤有反骨,而且隐藏的很深,本宫失算了。”东方宫主素手一翻,掌中升起一团光华,耀耀生辉。内中有上千根细如牛毛的绣花针排列在一起。

    古云鹤、绿毛杀马特均非宫主所喜,可东方不败更愿意宰掉绿毛。“就用千根细针对付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绿毛,你的死期到了。银针菇之怒!”东方不败喝道。

    蓬!

    那团光华迸爆开来,千根细针向同一个方向涌去,咻咻咻!咻咻咻!点点寒芒爆绽。

    “我的最爱啊。”

    青府的绿毛杀马特双目怒睁,“真想把你关在笼子里,并且我用我出鞘的长剑捅向你。你懂的。”

    说完,绿毛杀马特自己给自己戴上绿色的帽子。蓬嗤,蓬嗤,蓬嗤……一根根细针怒飚而来,刺中绿毛杀马特张开的屏障,他头顶上戴着的绿色帽子就是最好的防御武器。绿油油的,极是惹眼,而且帽子向四处扬起一道道气带,和东方不败射来的千根细针相撞。

    古云鹤久战,却擒不下东方不败。心中不甘。“本座忍辱负重,投身于东方不败座下,成了他的食客、第二战将,还好本座洁身爱好,不像紫君那等无有节操的伪娘,在地上趴着,等候东方不败的抽笞。”

    “冠西鹤也是废物,还没拿下雾腾蓝兽。还被姑苏冥凰缠住了。那家伙见色忘义,不消说,肯定是jing虫上脑,早已将我的吩咐忘个一干二净。”

    砰!砰!砰!掌劲翻爆,四下冲荡。古云鹤和东方不败对了三掌。各自退后。“东方宫主,你已被属下抛弃,可见你平日有多刻薄,关键时刻,本座稍加点拨,你的伪娘部下皆为我所用。可是一千个伪娘也比不上宫主。”

    “云鹤先生口才了得,不知道口之技如何?也如先生的口才那般犀利?”东方不败双手扬动,红芒翻滚,旋即,一把剪刀浮现而出。

    “本宫有剪刀。很少使用,云鹤先生,你可知它的用途。”

    东方不败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咔嚓,随便剪动。一蓬蓬红芒散开。

    “东方不败!”

    古云鹤大怒。

    “你该不会想用那把剪刀剪去本座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云鹤先生心思灵敏,本宫稍加提示,先生就知我的心意。莫不成,我们心有灵犀?”

    一点即通。

    古云鹤手中的拂尘挥扫,刷刷刷,清光爆舞。拍散涌来的那一团团红芒。“东方不败,你这阴险之厮,自己因为修炼葵花宝录断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心生不甘,见到汉子就顺眼就剪去他们的擀面杖,本座今天替天行道,亲手将你埋葬在此地。”

    杀机毕现,古云鹤一改先前的态度。东方不败不能留,指不定哪天就被他弄死了,死之前自家的小伙伴也会被剪掉……

    “云海两茫茫。”

    古云鹤喝道。

    哗哗,在他四畔,云气聚拢而来,向上抛滚,将他掩在中心地带。东方不败、绿毛杀马特也被翻动的云气吞了,视野茫茫,难以见物。

    青府的绿毛杀马特目运斗气,刷刷,两眸绽放碧光,向前纵驰而去,扫探云雾中敌人所在之处。

    东方不败长袖挥舞,斥开渐浓的云雾。“哼,小技而已,也拿出来在本宫面前炫弄。嗯?这时?”东方宫主忽觉不妙。

    他向前一个趔踞,几乎栽倒。以手撑额,东方不败面色苍白如纸,冷汗骤生。

    “宫主,滋味如何?”

    古云鹤哈哈笑道。

    “本座为了杀你,费尽心机,并和挚友花容想深入探讨过,花容想告诉本座如要除掉你,只需针对一点即可。”

    古云鹤不掩得意之色。

    “花容想!”

    东方不败冷喝道。

    “花某在此。”

    一声轻笑,基老界的超级大咖缓缓而来,他所过之处,云气自动散开,难以近身。像是在畏惧他。

    古云鹤颇觉讶异,按下心中的惊诧,笑道:“好友,你是如何进入的?”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敢拦我?也许我该舍弃基老的身份,献上此身,忠于伪娘界。”花容想似笑非笑道。

    古云鹤想笑却笑不出来,他可是知道大基老花容想深浅的伪娘。也知他的能为,此人很可怕,在写手界、画界、基老界畅行无阻,名噪一时,却不眷恋身份,说换界就换。他转身就入伪娘界也并非不可能。

    花容想双手抄在袖中,随着他的视线望来,在他和古云鹤之间的雾气悉数散去,两人面面相视,各怀鬼胎。

    基老、伪娘脉脉含情,东方不败顿觉受挫,握草,他们在做什么,无视本宫?简直可恶。在东方不败看来,他的颜值足以横扫伪娘界,任何基老、伪娘看了都很难矜持。

    “云鹤先生,成为我的基友吧!”花容想认真道。

    “不不,花先生,你还是成为我的伪娘之友!”古云鹤也很认真。他同时放心了,花容想还没真的打算成为伪娘,只是说说而已。

    “云鹤先生,你我都拥有大擀面杖,何不以杖相击,奏出人间最美妙的乐章。”花容想提议道。

    “难啊。”古云鹤遗憾道。“本族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很脆弱,承受不起花先生的重棒,恐怕在你的擀面杖的击打下,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将会折断。若是那样,本座难道也要修炼葵花宝录不成?”

    “说到葵花宝录。”

    花容想、古云鹤同时看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大惊。他可独自撕比花容想、古云鹤中的任何一人,可他们俩一起上,“本宫可无胜算。难道他们也要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修炼葵花宝录?”东方不败心思转动,臆测大基老、大伪娘的想法。

    花容想的双手依旧抄在袖中,他道:“东方不败,你不念旧情,还将我的画像作为拜入你门下的唾弃之物。我很伤心呢。”

    古云鹤道:“还有一只小贼,出来!不要再躲藏。”

    绿毛杀马特笑道:“我可不是小贼,而是偷心贼。我要窃走东方不败的心。”

    花容想赞道:“绿毛好有志气,我支持你啊。要不,我们一起偷走东方不败的芳心。”

    绿毛杀马特道:“我可以拒绝吗?”

    古云鹤道:“你想死吗?”

    绿毛杀马特道:“在下自然不想死。”

    古云鹤道:“既不想死,那就听从花先生的提议,本座再加一条,我们三个一起行动。别看东方宫主身段瘦削,我们三人怕也难满足他。”

    花容想道:“妙极。云鹤先生深知我心,你不做我的基友,太遗憾了!”

    古云鹤道:“花先生人如其名,心也是。”

    花容想道:“云鹤先生想说我很花心,直言就是。我又不会生气。”

    古云鹤道:“本座可没那样讲。”

    绿毛杀马特、东方不败并未开口,他们处于劣势,并无发言权。

    花容想道:“东方不败,献上你的葵花宝录。”

    古云鹤道:“哦,花先生当真要自断擀面杖,修那本奇经。云鹤在此恭祝花先生不日大成,胜过东方宫主。”

    东方不败冷笑道:“葵花宝录在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想要凭手段来取,取不取得到手那就要看自家本事。

    古云鹤道:“宫主啊,你要识时务。葵花宝录岂非你的专享之物,有能者居之。依本座看来,花先生更适合保管。速速献出,并和我们三人愉快的玩耍,你还能活命。天干地燥,基老、伪娘、杀马特蠢蠢要动啊!”

    绿毛杀马特头顶戴着的那顶绿色的帽子更绿了。脸上也能拧出水来。他道:“想不到你们竟是这样的基老、伪娘,不配和我论道。”

    “哦。”

    “哼。”

    花容想、东方不败这才望向他们眼中的小角色,青府的绿毛杀马特贵族。小子,你活腻了吗。

    被两人盯着,绿毛杀马特顿感压力山大。他道:“花容想、古云鹤,你们真的爱东方不败,还是只想得到他的身体!”

    东方不败不悦道:“你闭嘴。当本宫是什么?是人可欺的玩物?”

    绿毛杀马特怒斥道:“该闭嘴的是你,宫主!”

    蓬!

    一团碧光炸开。

    墨绿色的光圈一层层堆叠,以绿毛杀马特为中心,向上叠起。“宫主,你以为自己可以一敌三?我与花容想、古云鹤都对你感兴趣,也不介意大家一起嗨皮。你不过是待宰的鲜鱼,莫不成想做晒干的咸鱼?”

    古云鹤轻扫拂尘,道:“想不到绿毛汉子也很有志气。鲜鱼也好,咸鱼也罢。东方不败,你做选择吧,要取哪般?”

    花容想眼皮抬起,骥霸獣、不臣之兽、黑龙同时现身。骥霸獣道:“几把!主人啊,擒下大伪娘就是。他以前就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也不是。你想要他的葵花宝录,我去为你取来。”

    不臣之兽拦住了骥霸獣,“你瞎扯淡什么。他都不急,你急什么。”

    黑龙道:“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别看我,我不出力的。”

    黑龙的本体是一杆长枪。

    古云鹤羡慕道:“花先生,你有三只契约兽,本座只有一只,还不听使唤。何不匀给我一只,骥霸獣、不臣之兽,或者那只黑龙,随便哪个都好。”

    骥霸獣斜眼瞪向古云鹤:“伪娘,你的腿之毛让我厌恶。还想得到我?门都没有,除了主人,我谁也不认,死心吧。”

    锵!剑光迸荡,不臣之兽倏化凶剑,横在古云鹤身前,随时可斩了他。

    不臣之兽也表明它的态度,它不喜花容想,更讨厌古云鹤还有他的契约兽冠西鹤。要知,不臣之兽也是管不住自己叽叽的恶兽,冠西鹤亦然,它们可是情敌啊!

    黑龙闭了双眼,不闻不问。爱怎么滴就怎么滴,谁死谁活与它无关。“都死了算啦!”黑龙暗道。好烦啊,好想回去,只是不知道赤山还否接纳它……

    赤山。

    赤山已在荒古道之上。

    云雾更盛,不住翻滚,直如起伏抛舞的骇浪,声势惊人。置身于云海之中,东方不败、绿毛杀马特略显不安。尤其是东方不败,灵台同样蒙了一层雾水,挥之不去。

    “葵花宝录,哼!他们只知要练这本奇经需要自断汉子的擀面杖,可笑。我何须告知他们。让他们也断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好。本宫的已经断了,他们的留着何用。”东方不败面泛寒气,眼神阴翳。

    世间,以讹传讹之事居多。即便是当事人也难以看清,故有当局者迷之说,然旁观者又能真正的看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