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水滚荡,浪涛叠高,遮天蔽日百里方圆。姑苏冥凰双翅平展,没入冥河之内。龙蛙闷声哼唧了一下,高高跳起,跃离荒古道,遁入冥河之内。

    “为什么被踩的人总是本蛙。”

    龙蛙嘀咕道。

    它话语刚落,一双脚果然踩了上去。那人不是冥凰还能是谁,若有第二人敢踩在龙蛙的脑袋上,它保证定会让那人不得好死。

    姑苏冥凰以冷艳之女的形象现身,待在冥水之下的空当儿,她甚至有心情整理头发。出水之时,比那芙蓉还要清丽。龙蛙心里琢磨道,我的主人一定是发情了。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

    地下城已成废墟,从下向上望去,岳静布条山巍然耸立,直入云端。山风寒冽,吹动鲧旦巨木,树枝沙沙作响。雄基姬丢出去的那柄长了翅膀的剑,本体乃是叮叮鸟的首领,达叮叮。它虽然变成了剑,可还没忘记曾经身为好鸟的过往。

    迎风而翔,那柄重剑散发的戾气绵延不断,叮叮鸟们深以为惧,不敢靠近。重剑哀声长吟,剑气劈迸而出,斩向叮叮鸟群的新首领。“我还没死,不过是变成了剑。你们马上选出了新的头目。这分明是对我的侮辱。好吧,你们选出一个头目,我杀一个,选出两个,我杀一双!”

    嗤的一声,锋锐的剑气割开叮叮鸟群新首领的长颈,鲜血喷发而出。那只新首领无力地扇了扇翅膀,一头扎了下去,坠下云端。

    叮叮鸟群像是炸开锅的沸水,胡飞乱窜。前头鸟变成的重剑大感快意,说不出的舒畅。剑身轻颤,剑吟铿锵作响。“失去首领的族群,留着也无用了,全斩了吧!”重剑撕开虚空,划出一道淡不可见的弧迹,斩向鸟群。

    剑气先至,群鸟惊惧莫名,不住哀鸣,像是在祈求。可是无用,剑气遽然而至,当空罩下,裹了上百只叮叮鸟。嗤嗤嗤,嗤嗤嗤!剑网之中,比针芒还细的剑气来回绞旋,切碎了网内的叮叮鸟们,血气冲天抛舞,朝岳静布条山方向涌去。

    尚未被抓到的叮叮鸟,振翅疾飞,全都想一个方向逃遁,岳静布条山,守护它们以及它们所守护的神秘之山。

    即便是化身为剑的前任叮叮鸟首领,也止住冲势,不敢再去追赶叮叮鸟群,只是剿杀落单的孤鸟。

    大基老唐士比亚、太基王子,两人冷冷观望,名为雄基姬的汉子,他四肢并用,挂在毒基兽身上。毒基兽圆滚滚的肚子愣是被雄基姬按了回去,平坦如常。

    “将两人一起杀了。”太基王子传音于皇叔唐士比亚。

    “好提议,既然你先讲出来的,就由你操刀而行。”皇叔淡然回道。

    “皇叔不想污了自己的手么。何不将圣皇之剑交予本王子,手中有剑,我才可斩去那对狗男男。”太基王子觑着皇叔手中的剑。想要却得不到。

    “王子你有狼牙棒,当头砸下就是了,我敢保证他们绝无生还的可能。”皇叔抚着长须,目光沉冷。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也在一旁,他们可没用动手的意思,任由两位基老处置毒基兽、雄基姬。都死了更好,反正他们看不顺眼那两人。

    渔网汉子黑毛让出半步,盯着自己的鱼叉,目不转睛。“我的叉更黑了。”

    绿毛汉子竖起小拇指,且在空中旋动,不多时,一顶绿色的帽子显现而出,在他的指尖上旋转。

    “好无聊啊,我忍不住想为谁戴上这顶帽子。”绿毛汉子悠然道。

    “去吧,绿毛。为东方不败戴上。”黄毛汉子颔首道。“兄弟们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姑娘了,我们还以为你是基老呢,原来你喜欢的是伪娘……”

    “阿绿,请不要在意我们鄙夷的目光,去追寻之所爱,和他共赴巫山。”白毛汉子亦道。

    “绿毛,你喜欢伪娘,兄弟们没资格说你什么。上吧。”灰毛推了一把绿毛,将他推向东方不败那边。

    古云鹤、东方不败的撕比愈发激烈。两大伪娘都是狠厉之人,他们的契约兽也在撕比。

    云鹤先生的契约兽,冠西鹤不见颓态,越战越勇。“雾腾蓝兽,问你一个问题,活了那么久,你还是处兽吗?”

    雾腾蓝兽腹下裂开一口,獠牙交错,宛如一柄柄尖刀。“冠西鹤,我知你节操和贞草一样低下。”

    话声刚落,雾腾蓝兽腹下那道狭长的裂口大张,上下两排獠牙密密匝匝,飞溅的口涎夹带着三种香味,混合在一起即是催Qing药。

    冠西鹤的节操够低的了,可雾腾蓝兽还要使他的节操更低。

    冠西鹤凶睛放光,鼻翼翕动,将三中混合的香气吸了过来,卷入鼻腔之内。“雾腾蓝兽,你的打算要落空了!”冠西鹤冷笑道。

    自信的兽根本不需要催情之类的药剂,“我就是高粱地行走的荷er蒙。人见人爱,兽见兽喜。只要我动动手指,她们就会扑过来,与我行那皆羞之运动。事了拂衣去,那可不是我的作风,无论是准备工作,还是运动过程,亦或者事后花絮,我都会记录下来。”

    “呵呵。”

    雾腾蓝兽寒声道。

    “是啊,你是喜欢记录。可你的记忆水晶被人捡走了,且复制了数以万计份,传遍契约兽之界,诸位兄弟姐妹无不咬牙切齿且唾弃你。你的臭名算是远扬了。”

    “哈哈哈。”冠西鹤大笑。“想不到自诩清高的雾腾蓝兽姐姐也看到过在下的记忆水晶,如何,动心了吗,对我的小伙伴动心了?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异于常兽,很猖狂,比我本人还要猖狂,使用过的姑娘都对它念念不忘。”

    “冠西鹤。你知我想做什么吗?”雾腾蓝兽阴森森问道。

    “你想和我在天上滚云?”冠西鹤喜道。

    “来吧,雾腾蓝兽姐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好歹也是良家闺兽,我会善待你的,并让你食髓知味,永远离不开我。”冠西鹤双翅扬起,飞扑向雾腾蓝兽。它吸入了三种香气混合而成的情毒,可依旧神采奕奕,仿佛不受任何影响。

    雾腾蓝兽扬起修长的颈项,厉喝道:“冠西鹤,你可知被你伤害的姑娘中有我的好姐妹,她因为你和她家的疯子离异,独自带娃,相当辛苦。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为我的好姐妹报仇。”

    “什么好姐妹,不过是幌子!”冠西鹤冷笑。“和你的好姐妹一起成为我的玩物!”

    隐去鹤翅,遽地变作人臂。冠西鹤不再是兽姿,而是人形之物。修长身段,面如冠玉,双目多情,唇红齿白,翩翩君子也似。只是一张口就破坏了他的形象。“雾腾蓝兽姐姐,我变作人身,你还是兽躯,我们就这样玩,如何。”

    冠西鹤的口味之独特,可见一斑。

    大伪娘古云鹤身为冠西鹤的契主,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丘之貉。

    “难怪那么多姑娘被你这张脸迷惑了。”雾腾蓝兽暗道。在这个靠颜值吃饭、轰炮,长得帅的累到叽叽过度疲劳,长得漂亮的有嘴的地方却很累。

    “不杀你不足以平息我之愤怒。”雾腾蓝兽道。

    飕!

    她腹部的裂**出一条长舌,舌生倒刺,若被刮到,必会掉下一块肉来。雾腾蓝兽要用她的长舌削去冠西鹤一身鲜肉,骨头也可熬汤。

    以人形显化的冠西鹤手执檀香扇,啪的一声,打开折扇。“雾腾蓝兽姐姐的舌头好长,这样用,简直是暴殄天物。”冠西鹤扇动折扇,呼哧,呼哧,风刃旋切而出,飚射向雾腾蓝兽的长舌。

    “女人的舌头不是那样用的,世间的蠢汉都讲长舌妇百无一用,哼!愚昧啊。舌头长的妙乘岂是那等糙人所能明悟的。”

    冠西鹤连连扇动折扇,风刃旋舞,漫天抛洒,笼罩住雾腾蓝兽,封堵了她的前路、去路。“雾腾蓝兽姐姐,你就从了小生吧。小生的身体与各项技术都是极好的,莫要自误前程。”

    呼呼,一道黑色的风柱从冠西鹤的折扇中冲了出去,刚开始时只有小拇指粗,由细渐粗,有十数丈高,仿佛是扭动的黑蛇,俯瞰敌人。

    一直都很优雅的雾腾蓝兽并未自乱阵脚,她的右手放到腹下的裂口之内,取出一杆蓝色的倒三角旗。“你咄咄相逼,且在我面前卖弄颜值。着实可憎。”话还未落,雾腾蓝兽摇动那杆幡旗,一蓬蓬蓝色的火焰炸开,摧爆了那一道道风刃。

    “雾腾蓝兽姐姐,你真的很重视我呢。”冠西鹤开心道。“我知你手中那面幡旗的来历。它号称‘竖旗’,此旗祭出,必有人死兽亡。”

    “可是事情总有例外,小生就是例外。”冠西鹤笑道。他既眼热“竖旗”,又想把雾腾蓝兽弄到手,两全其美的法子总会有的,只要动动脑筋,漂亮的姐姐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

    冠西鹤手中的折扇忽隐忽现,十几息过后,再无折扇,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散发着邪气的粉剑,剑长三尺一分,剑身窄而薄,剑鄂上方刻着四字,粉墨之剑。

    “小生生平所爱有二,其一,女人;其二,粉饰天下。”

    冠西鹤右手五指搭在剑柄之上,陡地抓住“粉墨之剑”。锵!锵!两团剑气荡开,一团粉红,一团漆黑。两团剑气欢呼着涌向雾腾蓝兽。

    “你的爱好和我无关。”

    雾腾蓝兽周围百步内蓝雾翻滚,愈发厚实,掩去她的身形,不可见人。

    嘭嗤,嘭嗤!两团剑气猛地撞中蓝色的雾气,将其分割、溶蚀,天地间好似只有三种颜色,粉、黑、蓝。

    蓦地,三种颜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红色。

    上官小红身法诡异,左掌按在雾腾蓝兽的后颈,右手执剑,剑尖指向冠西鹤。也正是邪蝗剑迸出的那道鲜红色剑气,涤荡开蓝雾以及冠西鹤发出的两团颜色各异的剑气。

    “贫乃娘非我所爱,xiong小之女当诛!”冠西鹤愤道。“小生最讨厌xiong小的女人,和她们做那不可描述的运动之时,小生总觉得自己在gao基!可恶!”

    冠西鹤身形飘逸,长剑抖开,刷刷,剑气激迸,冲天扬起,汇成一道长流,旋又奔下,宛如九天银河倾出,当头浇下,砸向上官小红、雾腾蓝兽。

    雾腾蓝兽动也不敢动,她取出的那面“竖旗”,猎猎而舞,蓝色的光霞氤氲吞卷,却避开上官小红。

    “我出现时,你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哼。人类,你也想成为我的主人。”雾腾蓝兽开口道。她愕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之上的部分才能动。

    “我有甲腾鹰兽,沧井兽,也有灰机,狗霸斯基。它们还在成长之中。”上官小红开声道。她的左手并未离开雾腾蓝兽,右臂扬动,邪蝗剑斩下,哗哗,两股剑流同时旋出,一股红色,一股银色,同出邪蝗剑。

    轰!

    从高空涌下的那道剑气凝成的长流和邪蝗剑旋出的两股剑流相撞,惊天激撞,方圆百米内,能量乱流颠簸涌荡。

    “想成为我的人类契主?”雾腾蓝兽再次开口道。“你需要相当的觉悟以及杀了东方不败。”

    “我做事还需征求你的同意。”

    上官小红道。银色的气劲透掌而出,灌入雾腾蓝兽的后颈。

    那股气劲方甫进入雾腾蓝兽体内,登时爆发,好像是决堤的洪流,滚啸不绝。雾腾蓝兽苦不堪言,“这贫乃娘是吃定我了!”可她无有法子,自己的小命被贫乃联盟的盟主捏着,若是反抗,香消玉殒之说将在她自己的身上验证。

    “我和东方不败之间的契约关系更类似于相互利用。”雾腾蓝兽念道。“那只心理变态的大伪娘,该舍之时绝不会念顾旧情,我也是弃子,随时都可被丢之如敝屣。”雾腾蓝兽也没自觉为东方不败出生入死。舍身陪命的义举,她才做不来。

    冠西鹤还要再向前,龙蛙背驮姑苏冥凰,从天而降,拦在他身前。“你要去哪里,冠西鹤。”龙蛙怒道。“你丫竟敢对我的女神出口不逊!”

    龙蛙的女神非是冥凰,而是雾腾蓝兽。

    小子,你完了,必须死。女神不容人xie渎。龙蛙腹内传出隆隆鸣声,一道道雷光自它体内透出,颜色炽丽。

    遽地,龙蛙两颊鼓动,呱!呱!蛙鸣骤起,雷芒击出,当头劈向冠西鹤。

    冠西鹤双目有jing光涌动,“好个冥凰!真是绝色。小生喜欢你,何不投入我之怀抱,我们一起造人,不,是造兽。”

    冠西鹤的仰慕之言在冥凰听来,不啻于讥讽。她一抬手,冥光旋舞,随龙蛙释放的雷芒一齐劈向冠西鹤。

    “这人真是不知好歹。”龙蛙喜道。“冥凰出手,他活不下去了。”

    龙蛙还担心上官小红会收了冠西鹤、雾腾蓝兽,同时作为她的契约兽。“我多想了,冥凰不会和冠西鹤共同侍奉一主。”怪眼一番,龙蛙身形骤变,大,大,更大!像是一座齐喷彩雾的小山。

    “这癞蛤蟆烦人呐。”

    冠西鹤不悦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