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和基老的混合生物很冷静。小圆站在桂树下,在她身前有一双绳索,脖子伸过去即可自挂东南枝。可毒基兽、东方不败等人拒绝了小圆的提议。

    “超无聊的。”小圆抱怨道。

    滑稽大帝内忧外患,自顾不暇,哪有时间干涉小圆。任她嘚瑟。

    “哦,那个贱女人来了!”

    小圆一眼瞅到了雨桐。当即在心里“祝福”女王福如东海马上死,寿比南山山崩了。心中有想法,却不好表现在脸上。脖子之下的身体已被女王取走了,小圆可不想脑袋也被人家用冰块冻住。

    “女王大人,您来此作甚。”小圆笑呵呵道,心里则道这贱人为何不作死呢。

    “小圆。”

    雨桐伸出手,掐、捏、抓、拉、扯小圆的脸蛋。“真好,消声女的脸蛋真好。”雨桐羡慕道。

    “草,我是基老哎!”小圆心中恼道。不要叫我幼那什么女。

    “妈妈,有基老拉开我的裤链啦!”

    不远处,一只伪娘阴阳怪气道。

    “姑娘,淡定些。你可是拥有强悍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美女,吾亦有擀面杖,何不双棒相击,干一番大事业。”

    东方不败已经不管自己的手下,放养之。地下城的基老们也不再听从城主的命令,东方日就是个笑话。所以基老、伪娘们乱了套,开始混战、撕比、相杀,进而相爱。

    花容惨淡,地下城的城主东方日跌坐于地。而守护者雄基姬站在城主身后。他毫无守护者的自觉,这样真的好吗,地下城灭了哎!守护者不该以身殉城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什么的,不是基本道义吗。

    雄基姬安慰东方日,“城主,不可伤心过度。地下城没了,压在你我身上的重担也随之烟消云散。我们自由了,何不手牵手,挣脱此界,世界那么大,可gao基的名川大山何其多,我们没必要在一个地方等死。”

    东方日没好气道:“喂,你读过山海淑仪志吗,那位贤人可是说过岳静布条山适合gao基!难道还有比岳静布条山更好的名山?”

    雄基姬右手按在东方日肩上,“城主,山不在高,能gao基则名,水不在深,有基老则灵。你为何执着于岳静布条山,这样不好不好。来来来,把你的脑袋埋入我宽阔的xiong膛之中,感受我的热量与基情,重拾心情!”

    东方日很想跳起来暴揍雄基姬,可他一丝力气也无。“这玉圭留在我手中还有何用!”东方日扬手抛出玉圭。

    咔嚓,裂炸之声骤然响起,玉圭散裂为数千片,点点光莹旋舞而出,归入地下城的基老体内。东方日已将名字还予基老。

    “城主……”

    “这是为何?”

    “吾有种淡淡的忧伤深埋心头。”

    “虽然自由了,可我心好累,不开心。难道地下城一毁,我等再不能作死,被杀后就不能重生?”

    也有基老忧心忡忡。

    获得名字的喜悦以及对明日的恐慌迅速在地下城的基老中蔓延,众基默默无语,多说人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和他们撕比的伪娘可没想那么多,下手更狠更疾更毒,趁势除掉几十只基老。

    被杀的基老身首两分,还活着的基老也开始厮杀伪娘,并不愿被人杀掉。一部分基老紧张地关注地下躺着的同伴的尸体,希望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复活。

    时间一点点流逝,脑袋搬家的基老再没能爬起来,彻底死去。活下来的基老们这才慌乱起来。以前他们想死、求死,各种作死,然而地下城没被摧毁,城主手中的玉圭也在,他们怎样作死都不会死。

    现在不同了,作死会死,被人杀也会死。

    紧张的情绪在地下城的基老们中间扩散,他们出手犹豫了,畏前畏后,不再果决。

    “杀!”

    “杀了他们!”

    “哼,基老竟敢拉开我的裤链,不杀尽他们,我眼睛都会瞎掉的。”

    “趁这些呆比傻了吧唧的时候,多杀一个是一个。吾辈的天敌就该诛掉。”

    “蟑螂一样的玩意。能和伪娘相比?可笑!”

    东方不败带来的伪娘越战越勇,死在他们手上的基老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云团中站立的伪娘也纷纷跳了下来,古云鹤高声道:“拜入本座门下,可免一死。在场的基老亦然。只要汝等改头换面,不再做基老,摇身一变,做那伪娘,即可投身于本座麾下,本座保他不死。”

    古云鹤现场招募伪娘,号召基老们改换门庭,“都是拥有大叽叽的汉子,没什么可害羞的。还是做伪娘吧!”一些基老心思灵巧,思想上毫无负担,立马拜倒在古云鹤身前,就此做了伪娘。

    东方不败座下的伪娘们也不全是坚贞之辈,求生的本念胜过生死道消的恐惧,大片大片的伪娘跪倒在地,向古云鹤示忠。

    一时间,马屁如潮,滚滚流淌,古云鹤捻须长笑,踌躇满志,接受来自四方的奉承之词,管它是不是阿谀之言,自己舒服就好。

    空中,和皇叔并肩作战,共同撕比滑稽大帝的大伪娘东方不败,脸色异常难看。恨意滔天,几能淹死地下的伪娘、基老们。

    砰!东方不败一招“洗面有奶拳”拍在毒基兽身上,他趁机飞出战场,向地面纵去。大伪娘要清理不忠诚的门下,该死,他们都该死。不杀他们,东方不败走路都会烦郁。

    叮的一声铮响,东方不败右手食指、大拇指拈着一根长针,针长两尺,针眼穿着鳝青蚕丝。这种蚕丝异常珍贵,每条鳝青蚕终其一生,只能吐出一寸长的蚕丝,鳝青蚕丝又名“光阴蚕丝”。故有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说法。

    古云鹤双眼骤缩,大袖挥拂间,运气迸涌,直达天际。“东方不败,你我必有一战。相杀吧!”

    手执拂尘,古云鹤合身而上。

    “云鹤先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会天干地燥,诸君想gao基!啊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云鹤先生丰神俊朗,我等由基老转变而来的伪娘看呆了,想要与之gao基!”

    “对对对!云鹤先生的面容清奇,生具大富贵相。日后必是伪娘界的大人物,我等一定要抱好云鹤先生的巨腿!”

    “云鹤先生,杀了东方不败!”

    “杀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不死,天地难容。”

    “此地就是东方宫主的葬身之处,秦某人指天起誓,东方不败不死,我直播断叽叽的全过程。”

    “妙哇!”

    “秦菌爆,你不是宫主的得意门生吗?为何翻脸那么快?”

    有人幸灾乐祸道。

    “哈哈哈。”秦菌爆放声大笑。“东方不败自从修炼了葵花宝录,冷血无情,六亲不认。秦某人早就心生二志,与他虚与委蛇,权且之计而已。”

    地下的基老们、伪娘们高声述说东方不败的种种不是,包括宫主曾经的爱徒、情人。东方日冷笑连连,心情大好。“雄基姬,你看,我兄长也有今日。他又被最亲的人背叛了。哈哈哈,都讲事不过三,不败欧巴怕是要死于此地,哪有第三次机会被人背叛!”

    雄基姬的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东方日肩上。地下城的守护者双手用力,咔嚓!咔嚓!捏断了东方日的肩骨。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东方日失声痛嚎。

    “不要叫。”

    雄基姬以手捂住了东方日的嘴,让他张口不能言。

    “城主,你该上路了。雄基姬送你最后一程。”话语落,雄基姬抓爆了东方日的脸,颅骨迸爆,脸肉四溅而去。

    做完一切,雄基姬用东方日的衣服擦干净右手。随后抬起腿,踹翻东方日端坐的尸体。“忍你多年,我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废物。”雄基姬冷喝道。

    “达叮叮!”

    雄基姬怒吼道。

    轰!轰!轰!

    气浪叠加,向天抛卷而去。叮叮鸟的首领暗道苦也,随后双眼一黑,坠落于地。雄基姬伸出右臂,一把捞来昏厥过去的叮叮鸟首领。

    “这可不是你的真实形态。”雄基姬笑道。

    呼噌。雄基姬左掌涌出一团黑芒,罩向他右手掐着的叮叮鸟。

    “叮叮,叮叮,叮叮!吾有大叮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叮叮鸟的首领痛醒过来,声音高亢,穿破云端,直贯碧穹。

    叮叮鸟的叫声渐渐消去,它扑动的双翅也收拢在腹下。铿锵,一口阔剑倏然显现,世上再无叮叮鸟的首领。

    雄基姬拎着那柄阔剑,翻身而上。“血梅子,吾来了。当年之约,你可愿履行?”

    荒古道之上,上官小红觑定雄基姬,“履行如何,不履行又如何?”

    雄基姬抚剑长笑,“你既然命人毁了地下城,代表你我之间的约定还有效。吾愿归于你门下。听侯你的差遣。”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均想道,握草,又来了一只兄弟,难道他是第七杀马特?黑毛、黄毛、紫毛等人越看越觉得雄基姬很顺眼,颇有杀马特的潜质,稍加点拨指正,就是一只散发贵族气息的杀马特悍将。

    嗡,荒古道上空现出一道云廊,雄基姬大步而来,踏上云廊,向上官小红这边走来。

    李小仙不悦道:“闺蜜,他的兄肌比你的xiong部还要大,要他何用,还是踢下去吧!”

    上官小红目光一沉,忽觉李小仙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蹬蹬蹬!雄基姬疾步而来,真的担心被人踢下去。“这位小娘子,吾两块奶大肌健硕异常,非常人所能练得,你不可嫉妒啊。”

    李小仙冷冷道:“你傻了吗,人家才不要xiong大肌!”

    雄基姬摇头道:“你果然和我不是同一类型的人。”

    李小仙:“”

    和你是同一类型的人早就自杀去了!

    “滑稽呀。”

    毒基兽爆喝一声,体内的基气沸涌透出,凝成气带,劈甩而出。飕!飕!飕!分别扫向太基王子、皇叔唐士比亚。

    “毒基兽,你气运已尽。看在你出身于超级腮牙人一族的份上,我留你全尸。”太基王子左手捏住兄尖,“七倍伽马草拟马基老射线!”基特曼王子怒吼道。

    轰隆隆!空间颤动,一道光华璀璨的光束迸出,径逾五尺,长有二十丈,壮观绝伦。噗!太基王子放出那道光束后也吐出两公升的鲜血,面白如纸,冷汗骤生。

    “这样都弄不死你,我也不用做基特曼王子了。”太基王子心道。

    “哦。”皇叔忍不住赞叹。“好个太基王子,那么迷你的兄尖,怎能流淌出如此壮观的光束,非人哉。”

    “哼,那不是废话嘛。我可是基特曼王子哟。”太基王子得意道。

    不管是皇叔还是太基王子,都认为毒基兽难以承受七倍的“伽马草拟马射线”。不轰死他,简直说不过去。

    两只大基老安静的等待,等待观摩毒基兽的惨死之状。

    果不其然,毒基兽体内窜出的气带,白色的居多,在那股凶威赫赫的“伽马草拟马射线”面前,根本不够看的。阻挡不住,无异于螳臂当车。

    毒基兽体内的那道滑稽大帝的残念,遽地分散开来,渗入超级腮牙人的灵台、血液、生命之海、四肢百骸,熊熊燃烧。“啊!”毒基兽仰天嚎叫,痛苦不堪。他衣衫爆裂,周身透着炙热的火气,向外喷薄。

    “玛德汁杖!”

    毒基兽伸手抓住了汁杖。五指叩搭在汁杖之上,用力攥紧。咔咔咔,咔咔咔!指关节几乎崩裂。

    喀拉拉,毒基兽的身躯拔高,拔高,再拔高!双目喷火,鼻孔喷烟,大嘴一张,哗啦啦,一道光焰凝成的长链飞了出去。

    那道长链旋绕“伽马草拟马基老射线”一匝匝又一匝匝,好似套了一层保护套。

    “纳尼!”

    “什么情况?”

    太基王子、皇叔唐士比亚惊道。

    垂死的基老还能反抗不成?

    猝然间,毒基兽攥爆了汁杖,万千点鲸液迸舞,咻!咻!咻!破空窜去,疾射怒飚,纷纷击中被那道长链缠绕的“伽马草拟马基老射线”,好似吸血毒蚊,钉在血气旺盛的猎物身上。

    太基王子面色哗变,暗道一声坏事了。

    念头还未落下,只听轰嘭一声山崩海裂似的巨响,七倍“伽马草拟马射线”已然爆掉,能量乱流狂窜如蛇龙相缠,起伏的气浪一拨拨拔高、坠下,蔚为壮观。

    躲闪不及的基老、伪娘纷纷被卷进其中,就此乘鹤西去,叹息也无。

    残肢乱抛,血雨缤纷。废墟之上再添地狱之象。

    然而全神贯注撕比的东方不败、古云鹤不闻不问,干他们何事……

    接着拼杀,不死不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