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伪娘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二站将反水了,古云鹤早有反意,来此之前就部署好了一切。花容想亲手为云鹤先生除了腿之毛,他们之间的友情更深了。基老与伪娘的友情就是那么奇怪啊,无需他人置喙。

    “宫主请看这是谁。”

    啪,啪。古云鹤拍掌,他身后走来一位瘦削的伪娘,端着圆盘。盘中盛放的赫然是宫主座下第一战将的脑袋。

    “应曲诗婷”姑娘的正体、副体全被古云鹤斩了,并将他们的脑袋放于盘中,展示给东方不败。

    “云鹤先生的志向不小,本宫倒是小觑先生了。寄居本宫座下,实是委屈先生了。”东方不败手里拈着的绣花针抛舞而出,疾射向云中站着的古云鹤。

    “宫主何必动怒。浪费了你那张脸蛋。”古云鹤脚下的云雾翻涌,向上抛叠,遽化一面坚盾,竖立而起。叮的一声嗤响,东方不败射出的绣花针钉在坚盾正中心。咔嚓,盾牌崩裂,再成雾气,飘散而去。

    而那根绣花针去势不老,绽放戾气,咻嗤,怒旋而去,直向古云鹤的左xiong刺来。

    “宫主割爱,自断叽叽。日夜修炼葵花宝录,本座极是佩服。”古云鹤两指轻捻,搓出一缕蓝烟,旋绕住怒驰而来的绣花针,将其困住。

    “还做挣扎?”古云鹤屈指一弹,指劲窜出,击中那缕蓝烟缠裹的绣花针,铿的一声裂响,针断两截,自云端坠落。

    “宫主的一切均由本座接手。当然,东方宫主若是愿意,也可拜入吾门下。吾腿之毛虽然祛除干净,毕竟会再生。那时,需要专人为吾刮去腿之毛。宫主擅长使刀、绣花针,再适合不过。”

    古云鹤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实际上也是。

    大伪娘还想说什么,却什么也将不出来。怒火横生,越燎越旺。刮他的腿之毛?用本宫引以为傲的绣花针为他缝补衣服?东方不败按下满腔愤怒,目光转冷。“古云鹤,隐忍多年,是什么让你不再安分,开衅于本宫。”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本座也是大伪娘,投入你门下,不过是权宜之计。本座所图甚大,东方宫主难以想象。花容想先生与本座相知相交多年……”

    “哼!”东方不败哼了一声,暗道,花容想这厮不做基老了,难道要做伪娘不成?念头及此,东方不败忽觉很有可能。花容想曾在写手界、画界创出过名堂,掀起过血雨,而后入基老界,名动此界,时至今日,声名煊赫不减当年。

    “雾腾蓝兽,吃了他们!”

    东方不败厉声道。他红袖甩舞,荡开一方云雾。“吾主哟,你的麻烦事真多,比姑娘的还多。”雾腾蓝兽不悦道,她已经填饱肚子,不需进食。

    “我咬噬过基老,生食过贫乃娘,还未食用过伪娘。”雾腾蓝兽的视线变得无比锋利,扫向云中站着的一只只伪娘,他们都是古云鹤的忠实属下,宣誓此生效忠于他,如违誓言,万劫不复。

    “宫主,莫要欺吾。你可知本座的契约兽?”古云鹤故意卖关子。

    闻言,东方不败为之侧目。云鹤先生带来的伪娘们也很惊诧,因为他们也未见过古云鹤的契约兽。

    雾腾蓝兽羽翼下浮着一颗颗深蓝色的水球,球内雾气氤氲升腾,如梦似幻。“试一下不就知道了么。”雾腾蓝兽抖动双翼,哗哗哗,六十多颗水球旋射而出,轰向下方的古云鹤。

    “古云鹤脚下的云气有古怪。他的契约兽应该藏在云中。”雾腾蓝兽猜道。

    “雾腾蓝兽,你也是本座的囊中物。”古云鹤笑道。他并指如刀,向脚下的云气划去,嗤的一声,那团翻涌的云雾被切成两段。前面的那段迸飞而起,迅速泅散,覆盖百米方圆,吞了雾腾蓝兽抛射下来的水球。

    崩!崩!崩!炸裂之声连亘响起。蔚蓝色的光漪旋爆开来,可是那片云雾并未消散,反而凝聚。红黑蓝三色肉冠,尖喙,黑羽,布满鳞片的纤细长腿,一只目绽戾焰的冠西鹤出现了。

    原来古云鹤先生的契约兽是冠西鹤。冠西鹤完全成长时可化人形,英俊不凡,喜处处播撒小蝌蚪。

    扫量了几眼冠西鹤,雾腾蓝兽怒道:“古云鹤,人说物以类聚,你端的无耻。冠西鹤你也收了。留你们不得,杀!”

    冠西鹤以长喙整理羽翼,闻言,他开腔道:“呵呵。雾腾蓝兽,你也不是什么高洁之兽。怎敢瞧不起我。我名冠西,注定流名千古的巨兽。你何不拜倒在我面前,细声细语,祈求我的垂青。”

    古云鹤拊掌赞道:“噫,讲得好。冠西鹤,你真是吾的好兽,不忘初心,也不枉本座收了你。就由你为本座制伏雾腾蓝兽,若成,算你立了一件大功。本座的功绩簿上将留下你的大名。”

    冠西鹤竖起三色肉冠,桀桀笑道:“主人啊,你先记下我的名字吧。我相中的女人,从未失手。雾腾蓝兽亦然,别看她现在抗拒,过一会就会跪倒在我身前。我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雾腾蓝兽早已怒恨交加,扬翅冲出,和冠西鹤厮杀在一起。

    龙蛙、甲腾鹰兽蠢蠢要动,却被上官小红的眼神吓住了,不敢上前撕比冠西鹤。灰机缠着上官小红,“噢噢,我美丽的主人啊,你今天为何那么迷人。”

    “闭嘴,灰机!”上官小红道。

    小红同学收了罚氏狗带这本奇经,灰机·鸟布斯只是想尽快得到它。

    灰机在上官小红脚下打滚,“主人啊,看我这么卖力的滚来滚去,何不将罚氏狗带丢给我。”

    犬中的霸王,狗霸斯基冷笑道:“灰机这贱人太无耻了。也许主人会将罚氏狗带交给我也不一定。我要矜持,我要骄傲,主人才会高看我。哪像地上打滚卖萌的胖球。”

    营养过度,灰机被上官小红养得很胖,整天除了卖萌就是吃吃吃吃!狗霸斯基早就看它不爽了。虽然它们本是一体。

    雷鳃猴看不下去了,很想丢出几张“手撕鬼汁符”灭了灰机那厮。“不知红娘大人因何相中了灰机,实在是丢狗啊。”雷鳃猴虽未和女禽有兽童鞋缔结契约,可也挺中意她的。因为上官小红答应为他和大力金刚猿牵线,成其好事。

    “拿去。”上官小红不耐烦道。狗带的气息瞬间罩住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它们两只犬都得到了罚氏狗带的认同。

    “汪汪!”灰机大喜,“这就是狗带大帝的最高杰作吗。我何德何能,居然深受狗带大帝的垂爱,赐下这等神物。啊不,是主人赐予我的。”灰机不忘追捧它的人类契主。

    “主人,允许我再卖个萌!”

    “我要收走罚氏狗带了。”

    “对不起,绝不恶意卖萌!”

    灰机与狗霸斯基一起参详罚氏狗带,两犬沉浸在巨大的狂喜之中,难以自持。甲腾鹰兽躲进了蛋壳内,不愿和灰毛杀马特汉子待在一起。灰毛伤心道:“奥豆豆,我的奥豆豆哟,你为何不理睬我。欧巴下面给你吃啊!”

    日!甲腾鹰兽当即闭了双耳,充耳不闻蛋外事。任凭灰毛杀马特汉子T倾诉衷肠而无动于衷。

    滑稽大帝降下的那道残念也遇到问题了。他再能控制超级腮牙人的身体。“纳尼!这是什么。”滑稽大帝错愕道。在毒基兽体内藏有一缕神识,深隐在他的灵台最下层。可那缕神识突然就爆发了,飞出灵台,倏化狂澜,扑涌向滑稽大帝的那道残念,疯狂围剿,点点蚕食。

    “滑稽!”大帝的残念怒道。何其荒谬,是谁种下的神识,也敢吞嚼大帝的念头。不是找死吗,死一万次都不够。

    刷刷刷,滑稽之浪奔爆,和突然出现的那缕神识相互捉杀,互有胜负,相互吞噬。

    这可苦了毒基兽。他表情痛楚,全身有洞的地方都在喷火、吐冰、洒血,场面诡异,太基王子生性多疑,不敢向前结果了毒基兽。

    巫力淘淘同学因为失了罚氏狗带,情绪低落,然而古燃灯的出现又带给他无限的动力与希望。“如果能得到它的认可,吾自会同狗带大帝划清界限。去尼玛的狗带!害吾不浅,差点要了吾的命。吾的英俊程度还可继续攀升,虽然现在吾帅的天怒人妒,可吾有一颗积极进取的上进心啊。”

    念头转动,巫力淘淘同学着手收取古燃灯。可他十分谨慎,生怕被那盏凶戾之灯反噬,死无葬身之地,成为天大的笑话。

    太基王子犹疑不前,皇叔则不然。“趁此良机,杀了他!”皇叔抱定主意,脚下运力。飕!那叶金舟飞窜而出,撞向面容古怪全身喷火吐冰的超级腮牙人。

    呼!恶风旋刮而来,毒基兽断掉的那根尾巴怒劈而下,砸向皇叔的金舟。大学者唐士比亚要杀毒基兽,尾巴前来拯救主人。

    东方不败依旧和皇叔待在一起,共处一舟。“唐士比亚先生,本宫助你一臂之力。”言罢,大伪娘东方不败右臂挥扬,一排排绣花针抛射而出,密集如牛毛。

    叮叮当当,上千根绣花针钉在毒基兽的尾巴上。随后,轰的一声爆响,超级腮牙人的尾巴爆掉了,东方不败撒出去的绣花针也随之湮灭。

    “圣皇之威,你挡的下吗。”大学者唐士比亚扬臂一挥,刷,璀璨若星河的剑流飞迸倾出,滔滔不绝地冲向毒基兽。

    毒基兽像是木偶人,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算上他自家的念识,他体内共有三股势力,滑稽大帝的残念,未知的神识,还有己方的念识。毒基兽这一方最弱小,难以同另外两股对峙。

    “汁杖!”滑稽大帝的残念终于占据身体的主权,挥动汁杖,迎挡飞倾而来的剑流。鲸液迸荡,咻咻咻,穿空而去。

    皇叔左手一拂,基气浩荡如钱塘大潮,遽地席卷而去。金舟迸驰,再度前进。“毒基兽,你有这等威势,必须上交给帝国啊!”

    不为所用,那即杀之。

    超级腮牙人左目幽红,右目放光。强开滑稽之眼。刷!刷!两道殷红泣血的光束迸爆而出,旋斩向皇叔拍来的那道基气。将之化销至尽。

    呼呼旋转,汁杖自行飞出,旋在毒基兽上空。密如雨帘的鲸液倒挂空中,共有六道水帘,均由鲸液连贯而成。

    毒基兽十指弹舞,滑稽之光漾出,渗入六道水帘之中。当是时,水帘像是凝固了,光彩耀目,光怪陆离之象纷呈而至。

    滑稽大帝初次使用汁杖,已得其髓。他将滑稽之光、汁杖之威相融,创出新招式,“昔有行者,坐观水帘,自创滑稽心诀三篇。吾虽及那行者,却也凭恃汁杖创出水帘六道!”

    滑稽大帝的残念强撼另外两股念识,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去。”滑稽大帝喝道。六道水帘同时飞出,两道拍向皇叔,两道撞向东方不败,还有两道冲向大基老花容想。

    腾。花容想纵步而出,擎起手中的长枪,“黑龙之眼。”花容想冷道。嗡,黑色的火焰遍生,一只竖眼悬浮在焰火之中,电芒迸射间,魔气迸舞。

    刷。那只竖眼射出三股长流,悍然旋出,对上两道水帘。鲸液、滑稽之威再度爆发,两道水帘瞬间融化,重组为水球,直径过丈,急遽旋转,将三股长流旋切成碎片。

    太基王子也不再犹豫。摆正xiong部的尖端,呼哧,呼哧,呼哧……数十道“伽马草拟马射线”纷舞旋出,恍若霓光迸荡,炽丽之极。“毒基兽,我再来会一会你。”太基王子跳到碧池兽身上,驭兽而行。

    碧池!

    碧池兽心有不甘,只得随太基王子征战毒基兽。

    “他老木的,基老之间的撕比关我何事。”碧池兽实在是想不通。

    “我们要做什么?”晓风楼的楼主笑问道。

    她和上官小红等人待在荒古道之上,静观滑稽大帝撕比皇叔、大伪娘、大基老。

    “这位姐姐,你谁啊,我一直想问你为何就跳上来了。你是小红什么人?”李小仙从紫钗玥身上嗅到了敌意。

    “我只是路过的打酱油的大姐姐。”紫钗玥含笑道。

    “”

    李小仙很想拔剑,斩了晓风楼的楼主。

    “给你发便当算了。让你酱油也打不成。”李小仙终究没动手。只是望向紫钗玥的目光不善,随时都会找茬的样子。

    “我妹。你想要什么?取得了什么?还要取什么?”上官金道。荒唐的金少爷也不蠢,他和女禽有兽童鞋的关系很好。

    上官小红回头,道:“兄长,你认识的我是什么样的人?”

    上官金即道:“我妹妹啊,还能是什么人。”

    上官小红道:“敷衍。”

    上官金道:“我们是一家人。”

    上官小红道:“是,是。”

    亲人吗……

    血缘关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