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大帝一道残念降临此界,贯入超级腮牙人毒基兽体内。他和巫力淘淘同学的撕比大战可谓精彩至极。

    “滑稽!”

    毒基兽五指抛舞,甩出五道气柱,分别轰向巫力淘淘同学的头部、奶大肌、腿。

    “又不受我的控制了!”萌南瓜心焦道。古燃灯旋了出去,护在巫力淘淘同学身前,好像他才是真正的主人,而萌南瓜什么也不是。

    大女仆长怒从中来,腾!窜了出去,右掌摊开,默运斗气,聚于掌心。“既然如此,只能杀了巫力淘淘同学。”萌南瓜暗道。

    古燃灯不容有失。

    萌南瓜的掌劲未至,异变已生。刷刷,古燃灯内分出七股光束,冲淡了大女仆长的那道掌劲。“怎会如此!”萌南瓜愕然发现古燃灯在攻击他自己。

    七股光束中的三束已经消散,还有四束凝实若柱体,结结实实地捣向萌南瓜的喉部、肩部。“荒谬。”萌南瓜怒道。

    玛德汁杖!

    大女仆长唤来他的成名武器,汁杖。汁杖一出,百十点鲸液****,噗噗噗,打在四道凝实的光束上,将其击退。

    “你对我的古燃灯做了什么。”萌南瓜怒视巫力淘淘同学。

    淘淘同学也很懵比,握草,发生什么情况了。因为使出天狗八部中的前三式,淘淘同学气血顿败,面如菜色,早无先前的意气风发、绝世容颜。

    毒基兽也停了下来,并不急着抹掉淘淘同学的小命。滑稽大帝忖道,此间之人倒也有趣,不但炼制出古燃灯,还有汁杖这种有趣的小玩意。

    且不说古燃灯的狠厉顽劣,单是汁杖的妙用已让滑稽大帝动心。

    “杖来。”

    毒基兽轻笑道。

    五指摊张,直接抓向萌南瓜的成名武器,玛德汁杖。

    “大帝不可啊!”

    萌南瓜气急败坏。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在滑稽大帝面前,高贵如大女仆长,也不够看的。“我好滑稽。”萌南瓜道。

    毒基兽本想棒杀大女仆长,可他听到后者的那句“我好滑稽”,遂改变了心意。只取汁杖,不杀此人。

    汁杖弹跳,不愿依附滑稽大帝。毒基兽怒道:“你这冥顽之杖,还不从了大帝,非要被毁才甘愿?”

    凶威顿放,滑稽真言绵密如骤雨,浇灌在汁杖周围百步内,任何人不得靠近。“还不归来。”毒基兽又道。

    噗噗噗,汁杖怒了,剧烈摇动,上千点鲸液旋甩而出,兜罩向毒基兽。

    “好家伙,连吾也敢攻击。”毒基兽笑道。起指一点,咻嗤,光华颤舞,涤荡开上千点鲸液。“吾喜欢你的张扬。”毒基兽拘来汁杖。

    “古燃灯?这等和吾有缘?”巫力淘淘同学试着去碰触古燃灯。可他伸出去的手指还未靠近灯焰,一股斥力冲旋而出,差点削断淘淘同学的手指。

    这下,不但萌南瓜惊异,巫力淘淘同学更是满头雾水。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

    滑稽大帝沉浸在获得汁杖的喜悦之中,“好杖好杖,有了此杖,何愁基友不悦乎。”滑稽大帝心道。

    可总有不长眼睛的搅局者。

    “基老,你的身体小圆很钟意,快快自挂东南枝,早死早托生。”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身体的小圆踱步而来,肩扛一根石矛,头顶一株桂树。

    “嗯?”

    毒基兽抬头望向来人。这鬼东西脑袋坏了?滑稽大帝百思不得其解。可也看不透小圆。

    “你头顶的桂树!”

    毒基兽惊道。

    “哦,你想要。”

    小圆大喜。脑袋轻晃,刷,那株小桂树飞了出去,顷刻间成长为参天巨木,且垂下一道藤蔓,藤蔓打了结,只消毒基兽的脖子伸过去,即可自行了断。

    “去吧,基老。你死了之后小圆会善待你的身体。”

    “”

    不管是毒基兽还是占据毒基兽身躯的滑稽大帝的残念,都很无语。“这个地方的萝莉也很乖僻。有趣有趣。”滑稽大帝忖道。

    “基老,还不动脖子!”

    小圆再三催促。

    “小家伙,本宫助你,如何。”

    身姿纤细,体态轻盈,大伪娘东方不败飘了过来,像是一朵红云,几无重量。

    “伪娘!”

    滑稽大帝恼道。“你等伪娘最是可恶,明明拥有大迪奥,却不做基老,悲哉。吾滑稽大帝,此生致力于滑稽大业,闲暇之余,也gao基,余兴节目而已。那年,吾gao基不成,还被人狠狠地数落一番。”大帝言辞中多有愤意。

    东方不败嫣然笑道:“敢问数落滑稽大帝的可是伪娘?”

    滑稽大帝不置可否,冷冷觑着大伪娘。“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只要知道本帝讨厌伪娘即可。”

    东方不败再道:“大帝偏执了。你当心怀仁爱之心,广爱天下间的伪娘,你也知我们有大擀面杖。很多人称我们是大迪奥美人。本宫……”

    宫主的擀面杖已经切了,自己切的。

    小圆早已不耐烦,“你们不要在磨蹭啦,干脆一起挂上去。”

    呼,又有一道藤蔓垂落下来,悬在桂树下。等待着滑稽大帝、东方不败挂上去。

    “管你是滑稽大帝还是什么大帝。皆杀!”

    皇叔擎起圣皇之剑,御舟而来。皇气浩瀚如江似海,扑向毒基兽。“此间属于唐腊国,不容人侵入。”

    “小辈。休得狂妄。”毒基兽大袖一振,连珠射出一排滑稽脑袋。

    “狂妄又如何。”唐士比亚身形方定,仗剑而起,砰砰砰,斩爆了那排滑稽脑袋。

    “算啦。你也挂上去吧。”小圆瞅着大学者,直言道。皇叔的体格与样貌显然不符合小圆的审美观,已被她忽略不计。“我喜欢强悍的基老,而且必须有功能强劲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皇叔无言。不与小圆一般见识。

    地下城被毁,最可怜的莫过于城主东方日。即便手持玉圭,可他能控制的基老寥寥无几。更让城主伤心的是他的兄长东方不败已不将他放在眼里,比丧家犬还不如。

    说到犬,梨子姬生前饲养的哈士奇、秋田犬的狗头已和东方日分离,不再相融相生。两只狗头狂傲至极,阿瑟王一剑对穿,钉死了它们。什么神烦奥义、二比奥义,阿瑟王冷漠待之。

    刺死那对狗头,阿瑟王挥一挥衣袖,纵向上官小红那边。“盟主,我来了。”

    “还有我。”上官金跟了上来。

    “滚,小红的哥哥。你超碍眼的说。”阿瑟王不悦。

    “别这样讲嘛,我们都很关心小红。大家要和睦相处。”上官金身上的皮卡丘纹身更加耀眼。

    阿瑟王忍着,无视上官金。如果对方再啰嗦,直接削去他的肚皮,抹除那只皮卡丘图案。实在是太碍眼了。

    上官金也很识趣,心知对方不喜自己,他也没厚着脸皮自讨没趣。两人闷不做声,先后来到上官小红面前。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都在,八尊果男雕塑毫无表情,真如石人。沧井兽、灰机、甲腾鹰兽、雷鳃猴、钱羊俱在。龙蛙烦道:“啊啊,为何雾腾蓝兽姐姐无视我,明明想和她搞好关系,成为伴侣。”

    甲腾鹰兽怒道:“那只蛤蟆,你最好闭嘴。否则我拆了你全身的骨头。”

    比起龙蛙,甲腾鹰兽更想和雾腾蓝兽打好关系,他与她强强联合,才可制造出更强的后代,血统真的很重要。

    可大伪娘东方不败的契约兽很是傲慢,龙蛙、甲腾鹰兽对她而言毫无魅力,不值得与之交配。

    荒古道!

    古朴而又苍凉的荒古道从天而降。虹桥再现,接引上官小红登上彼岸。雨桐、四非女、六大杀马特、八尊果男雕塑、李小仙、阿瑟王、上官金等人也踏上了荒古道。

    还有一人不请自来。“盟主,可欢迎我?”晓风楼的楼主笑道。

    “自然不欢迎。”年轻的基老王子笑道。黑王子手持狮牙剑,剑尖插着伪娘紫君的头颅。“杀你证我基道。说到做到。”黑王子盯着尚未合上眼睛的紫君,奚落道。

    “本座好恨!”紫君的头颅怒发冲冠,双目圆睁,唇角几乎扯断。

    “来生记得做基老,切勿做伪娘呐。”黑王子手腕抖动,狮牙剑遽地轻颤,剑光滚啸,切碎了紫君的脑袋。

    大伪娘东方不败座下还有两位战将,第一战将,第二战将。第一战将去之遥遥,第二战将不知去哪里和花容想gao基去了。“本宫的属下真是无用。”东方不败叹道。

    纵身而起,东方不败降落在皇叔的船上。“唐士比亚先生,可愿载本宫一程。”

    “愿。”皇叔颔首道。

    荒古道之上,女禽有兽童鞋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共同面对毒基兽。

    太基王子左手“王大雷锤”,右手狼牙棒,特立独行。“毒基兽,你堕落了啊,竟然甘愿以几身容纳滑稽大帝的一缕残念。我羞与你为伍。你好歹出自超级腮牙人一族,号称宇宙撕比战族,哼,这种称号,你配得上麽。我们基特曼一族才是真正的战族,在我的带领下,自会gao基全宇宙。”

    闻言,毒基兽的身体颤了颤。他也曾是骄傲的基老啊,身负滑稽奥义,本是天之骄子,基友遍地走的存在。为何罗到这般天地?毒基兽的念头还未兴起,滑稽大帝的残念好似万千银针,齐刷刷刺了过去,粉碎了毒基兽的不甘愿与骄傲。

    擎着汁杖,毒基兽忽地抬头,扫量太基王子。“哈。小小的基特曼,吾的高度你永远达不到,只能仰望。”

    太基王子挥舞狼牙棒,砸碎扑过来的滑稽脑袋。“gao基路上谁为峰,一遇基神皆成空。滑稽大帝,你之gao基之路较之基神如何。”

    基特曼王子可不买滑稽大帝的账,出言相讥。

    “孽障!”

    滑稽大帝果然动怒了。

    “小辈,安敢口出狂言。吾以基术斩了你!”

    借助超级腮牙人的身体,滑稽大帝释放恐怖的基术,只见他右臂划动,锵嗤,一道神华迸绽开来。“我好方啊!”一颗滑稽脑袋跳了出来,只是脑袋不再是圆的,而是方的。

    方脑袋滑稽冲着太基王子挤眉弄眼,笑口大开,它口中无齿,却有一团基光闪烁。“天下皆方,基老皆滑稽。”方脑袋滑稽笑曰。

    呼哧,呼哧,呼哧!这只异变的滑稽脑袋吐出一块块四四方方的晶体,光怪陆离,颜色各异。方方正正的晶体堆砌城墙,向前推去。

    太基王子不敢大意。摆正xiong大肌的尖端,使其对准那堵高墙,旋即,两道“伽马草拟马射线”奔窜而出。砰砰连声,击中墙面。可是墙体向内深陷,却未坍塌。

    “唔。”太基王子神色凝重。兄尖再次迸射出两道“伽马草拟马基老射线”,比先前的两道更加粗犷,更持久。

    依旧无用。由晶体堆砌而成的高墙绽放无量光明,彻照十方。倏忽间,内陷的墙体向前弹去,崩!崩!崩!崩!四道“伽马草拟马射线”应声迸炸,均作残辉散去。

    那颗脸很方的滑稽脑袋跳到城墙之上,俯瞰太基王子。“小子,你嘴很毒。当掌!”

    话声未落,高墙遽地变形,瞬化一只人手,直接轰了过去,拍向太基王子的脸膛。这一下若真的打中,基特曼王子的脸也甭要了。

    “啊啊!”

    大女仆长萌南瓜尖叫连连。不知因何,他被古燃灯内飘出的灯焰黏住四肢,向灯内拖去。当年,极恶女仆炼制古燃灯,不知焚烧了多少女仆。是个女仆,都会忌惮那盏凶灯。

    骷髅女仆正要上前相帮,却被一杆长枪刺穿了颅骨。基老界的超级大咖花容想再次现身,掷出长枪黑龙,贯穿骷髅女仆的头骨。“你这副德行,何不去死。”花容想右臂挥拂,基气涌出,裹了那具骷髅,送往古燃灯。

    刷。长枪倒飞而回,落入花容想手中。而骷髅女仆、萌南瓜皆被古燃灯拖入灯内,经受毒炎焚烧,须臾,灯内再无一丝动静,两位大女仆已成灰烬。

    古燃灯悬在空中,光明依旧。只是无人敢取。距离灯盏最近的“巫力淘淘”同学也不敢向前,踏过雷池,非死即伤。

    “宫主,我们还能重修于好吗?”花容想左手攥成拳头。笑着询问东方不败。

    “破镜难圆。”东方不败冷声道。

    “也是。”花容想张开手,掌中的那团腿之毛飘浮而起,这些腿之毛取自宫主座下第二站将古云鹤。

    “云鹤先生也死了。”东方不败遗憾道。

    “宫主你说笑了。我怎会死呢。”云雾升腾,一面容清矍的伪娘率部而来,为首的正是古云鹤。先生犹然穿着裤叉,可腿之毛消失无踪矣。

    “云鹤先生何意?”东方不败指拈绣花针,面覆寒霜,声音清冷。

    “宫主的卧榻之处要换一换了。”古云鹤拈须而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