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桐、雷鳃猴站在上官小红两旁。九尊果男雕塑目光凛然,散发着“吾是变态”的气息。别人也不会靠近他们。

    “主人,你心湖所生的守护兽已经回归。”第一尊果男雕塑开口道。他不敢催促上官小红,可忍不住提醒她。

    上官小红“吃了”血梅子的三十六颗眼睛。她瞥向第一尊果男雕塑,“血梅子回归与否,你们很在意?”

    九尊果男雕塑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因为上官小红左右双眼各自浮起十七颗复眼,额头也生出两只竖眼,可那两只竖眼相互吞噬,倏化一眼。

    刷。

    一道寒芒自上官小红的竖眼劈出,斩向第一尊果男雕塑。

    血红色的雾气迸舞,翻涌而来,猛拍向九尊石像。咔嗤,咔嗤,咔嗤,他们青灰色的石肤层层剥裂,飒飒落下。而第一尊果男雕塑半跪在地上,左脸碎了。

    “上官小红!”

    第一尊果男雕塑怒道。

    “怎样?”

    上官小红问他。

    “你不过是血梅子大人选择重生的傀儡之体,叫你一声主人,完全是看在那位大人的面子上。你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血梅子?”

    除却第一尊石像,剩下的八尊石像均保持沉默。他们所想的已有替罪羊讲了出来。大哥,你就安心的去吧,像你那样迪奥的还有八个呢。

    “你的忠诚让我惊叹。”上官小红左手挥拂,地下散落的碎石漂浮而起,回归第一尊石像的左脸。

    “你在施舍吗?”那尊果男雕塑不屑道。

    “怎会。”上官小红笑笑。起手就是一掌,扇了过去,啪的一声闷响,扫中石像的右脸。

    石脸崩裂,面显数百道裂纹。将破未破,只需一点外力即可摧毁他整张脸。

    “护全你的脸面,是为了更好的打你脸。”上官小红一指弹去,崩!第一尊果男雕塑的石脸完全崩碎,脖子以上的部位空空荡荡。

    “你们的选择?我再问一次,绝无第二次。”上官小红的指尖凝着一团剑芒,内有一粒红蛋浮浮沉沉。

    蓬嗤,剑芒破,红蛋出,遽化一柄长剑,剑曰邪蝗。邪蝗剑绕着失去头颅的石像飞旋,降下数十道红白交织的剑气,几次绞旋,彻底摧毁了第一尊石像。

    包括碎掉的石头在内,皆被绞碎,石屑细小若粉晶,维持人形之姿,尚在挣扎,等待着重塑身躯,再度为人。

    八尊果男雕塑相视而望,心思不一,却动作齐整。他们同时出手,抢夺由石屑勉力维持的人形之物,纳入自己的体内,绝了第一尊石像的再生之机。

    九不存矣,只余八尊。不,还有一尊玉石雕像。他自废双眼,还予上官小红,履行完约定,玉石雕像切断和血梅子之间的联系。

    他日种种,皆成云烟。

    趁着混乱,玉石雕像的收获也不小。他腰间系着一只袋子,袋内装满了新鲜的眼睛,活人的眼睛,取自地下城的基老或者外来者。也有二十几颗兽瞳,因为瞳色稀有,玉石雕像也把它们挖了出来,放入袋中。

    雅州三巨头迅速遁离超级腮牙人,因为毒基兽已被滑稽大帝的一道残识强占驱壳,甘心情愿地做了寄生体。

    地面震颤,已然废了的地下城再次受创。毒基兽、巫力淘淘同学之间的撕比,偌大的地下城也显得小了,容不下两尊大变态。

    口喷鲜血,身退千丈之外。巫力淘淘同学花颜惨淡,不甘愿道:“为甚,为甚啊。吾才是宇宙第一帅,滑稽大帝算个球。”

    “呵呵,竟然有人敢说本大帝是个球。”

    毒基兽冷喝道。

    既然说球了,那就给你一球。毒基兽右手虚抓,嗡,基气荡滚,黑色的光球渐渐显化,径逾七十丈,通体透发着“逗你玩”的威慑感。

    超级腮牙人身前出现的黑球大有来历,来到此间的黑球亦是仿造品,真球降临,这片小世界恐怕难以承受,立化虚无。

    “汉子,吾给你一球,接住了。”

    毒基兽五指抛舞,刷刷刷,五道指劲打出,扫中那颗黑色的光球,将它向前推去,撞向宇宙第一帅哥“巫力淘淘”同学。

    呃噗!

    巫力淘淘同学仰面喷血,血柱高达百米,粗若烛台。刹那间,淘淘同学神情悲愤,燃烧怒火,推动罚氏狗带这本古经,“狗带大帝啊,您的追随者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吾愿献上毕生Jing华,像您祈愿。”

    火焰狂飙,四周的温度迅速攀升。而巫力淘淘同学双目虔诚,发型乱了也顾不得打理。“狗带大帝,您为何不回应吾!”淘淘同学骇道。他的真诚换不来狗带大帝的怜悯。那位大帝甚至毫无表示。

    在巫力淘淘同学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灰机·鸟布斯身上正在发生惊人的蜕变。灰机狗眼流泪,低声哀嚎,天哪,天哪,狗带大帝竟然选择了我!他选择我作为传承者。

    目运神光,刷刷,灰机的眼睛中迸出两道“钛合金狗眼光束”,横贯百尺,来回飘荡。

    沧井兽赞道:“好个灰机,好个狗带大帝前辈。我的眼光不差,罚氏狗带这本玄奥的古经是为灰机哥哥准备的,那什么巫力淘淘,不够格啊。”

    不管巫力淘淘同学如何努力,如何震怒,罚氏狗带再不聆听他的祈言,静静浮在空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

    巫力淘淘同学放声狂笑,大袖甫动,抽飞罚氏狗带。瞬间,狗吠如万雷轰鸣,连绵起伏数千里。

    Duang!

    一道狗头形状的雷电劈下,劈碎了毒基兽推出去的黑色光球。虚空荡爆,乱流激攒。

    巫力淘淘同学虽然抛弃了罚氏狗带这卷奇经,可前几章的招式他还是记得的。“罚氏狗带第八章,天狗八部之飞狗在天!”

    随着淘淘的拳劲飞出去的还有一头狗,那狗汪汪大叫,飞向高天,和太阳肩并肩。亢狗有悔乃是第一式,飞狗在天是第二式,还有第三式,第四式……第八式。

    以巫力淘淘同学的修为,也只练到第三式,见狗在田。意思是说,使出这招,就会看到掌劲像狗狗一样在田地里撒泼。

    第三式“见狗在田”,淘淘同学并未发出,他还在观察,犹不死心。可是滑稽大帝的气度岂是凡人所能臆测的。怵见毒基兽右掌斜劈,一记光刀陡地旋出,斩向和太阳肩并肩的狗形拳劲。

    轰的一声炸响,巫力淘淘同学使出的天狗八部第二式“飞狗在天”破了,那狗成了滑稽大帝刀下的冤魂。

    巫力淘淘身前黯然,忽地想起了他的小伙伴们,他和一群颜值略逊于己的鲜肉组成了宇宙第一天团,和他一样迪奥的小伙伴还有九个啊。“如果将他们都带来,好歹还能当成炮灰。”淘淘同学心道。

    滑稽大帝可不会给“巫力淘淘”同学机会,“死来,汉子!”超级腮牙人竖起的尾巴飞离他之局部地区,当头砸向宇宙第一帅哥。

    “慢!”

    大女仆长“萌南瓜”急道。

    也不知萌南瓜在打什么主意,他一甩袖,掷出古燃灯。灯内迸出一道道光焰,织成火网,竖立在巫力淘淘同学身前,为他挡下那根尾巴。

    砰!超级腮牙人的尾巴砸中火网,立时之间,火星迸舞,恍若成群结队的萤火虫。

    巫力淘淘同学目无表情,被萌南瓜救下,他并未因此而感激他,反而觉得是一生之耻。“吾乃宇宙头等的帅哥,面容清俊,那萌南瓜长相复古,甚至猥琐。吾恨不能杀了他,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躲在帅哥的阴影中瑟瑟发抖就好了!”

    淘淘同学有他的想法,大女仆长也有他的算计,他可没那闲情逸致去救自恋之狂。“为何古燃灯催促我挽留下巫力淘淘的生命?”萌南瓜想不通。

    就在两人各有所思之际,毒基兽再次攻来。“吾掌有大器,天下滑稽尽出吾手。”超级腮牙人起手连点,飕,飕,飕!一点点寒星迸射而出,融进毒基兽先前自断的那根尾巴之中。

    滑稽大帝要改造超级腮牙人的尾巴,为其加持可怖的滑稽之力。

    M78星云的基特曼王子,太基。他右手拎着狼牙棒,颇觉眼热。因为他手中的狼牙棒也是自家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变化而成的。太基王子掰断自家的汉子的擀面杖,加以祭炼,铸就无上恶器。

    如今,同样的情形发生在毒基兽身上。毒基兽断的不是他的叽叽,而是尾巴。也没甚差别,因为超级腮牙人一族的尾巴比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更重要!

    经由滑稽大帝的改造,超级腮牙人的尾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尾长三丈有余,通体漆黑,其上雕刻着玄而又玄的纹理、箴言。有数百种声音同时吟诵,“赞美滑稽。”

    “吾因滑稽而生。”

    “吾等生于滑稽,死于滑稽。”

    “天下归心,滑稽不朽,吾等安享煌煌盛世,与滑稽大帝共筑不朽之传奇。”

    “诸君,何不滑稽!”

    那支竖起的尾巴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威压,几百种虔诚的声音同时歌颂滑稽大帝的伟岸。毒基兽身在太虚,双目似开似阖,“哈哈哈,让滑稽来的更猛烈些吧。”

    言出法随。

    铿锵!那条竖起的尾巴发出一声空灵的金属颤音。以它所在处为中心,基气涌荡,另有一重重滑稽紫云掀舞不定,声势浩荡如渊如海。

    千百种声音同时消散,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一种声音,“诸君,何不滑稽,何不gao基!”

    原来滑稽大帝身为大帝的同时,还是基老,此是秘闻,不足为外人道哉。

    毒基兽每向前踏出一步,气浪迭爆,空间晃颤。可是古燃灯不住旋舞,隐隐和他对抗,不受他的影响。

    “燃灯女仆!”

    滑稽大帝笑道。

    “吾知她的存在。女仆界也曾出过这等大气魄之人,练就古燃灯,由杀入道,道心坚若磐石。吾恨不能结交之。”

    滑稽大帝不愿出手毁掉古燃灯。人杰之物,当留在世间,以供芸芸众生膜拜。

    巫力淘淘同学狠下心来,决定使出天狗八部中的第三式,见狗在田!第一式亢狗有悔,第二式飞狗在天,均不能奈何滑稽大帝。而罚氏狗带几同虚设,已被淘淘同学舍弃,当舍则舍,巫力淘淘同学也是心志坚毅之辈。

    双掌翻起,暗运元气,巫力淘淘同学破釜沉舟,不成功则成仁。轰隆隆,一团团的元气翻舞荡爆,“天狗八部之见狗在田!”

    一声怒吼,一生所倾,不斩眼前敌人,不为人!

    嗷呜,嗷呜,嗷呜!

    一,二,三,四……八十三只由元气凝结而成的狂犬发足狂奔,天地为田,都是它们撒泼的广袤田地。八十三头狂犬中有泰日天,有撒手没二哈,有獒犬……珍稀犬种,平常犬种,全部都在。

    当!

    毒基兽一掌拍在那根竖起的尾巴之上,乌光涌爆,锵音不绝于耳。“焉敢放肆!”毒基兽大喝一声,那条被重新祭炼过的尾巴怒旋而出,砰的一声,扫爆一只疯犬的狗头,血溅当场。可是疯狗们并未因此而停下,双目充血,口涎横喷,犬齿森寒,呜呜低吼。

    那卷奇经罚氏狗带已成了无主之物,有心人心心念之而不敢妄动。惧于滑稽大帝的凶威。姑苏冥凰左翅拍动,呼喇,冥光涌出,卷住罚氏狗带,正要拉回几身。这时,一条基老斜窜而来,也要取罚氏狗带。

    刷。

    红影幢幢,一人横在基老身前。

    “此灯是你的归宿之所。”

    上官小红一抖邪蝗剑,放出基莲灯,收了冲上来的基老。对方舍身投灯,上官小红自然不加阻止。

    哗!一道酱油凝显而成的长河自上官小红袖中飞出,冲击裹了罚氏狗带这本奇书的那团冥光。将其溶蚀,放出罚氏狗带。

    “嗯?”姑苏冥凰哼道。

    “你要了也无用。”上官小红道。

    “为你的狗取的吗?”姑苏冥凰嘲笑道。

    “是。”上官小红如实答曰。

    女禽有兽童鞋袖中飞出一桩重宝,原是酱油界的至宝,酱油瓶。她以酱油瓶收了罚氏狗带。刷刷刷!罚氏狗带的扉页中斩出一道道虹光,旋切向上官小红,那是狗带大帝的惩罚。

    上官小红回身旋舞,一剑破之。并收回酱油瓶。灰机·鸟布斯大喜,“主人已经收了罚氏狗带,那本书终是我的!”

    “恭喜你了,灰机哥哥。”沧井兽笑道。

    “汪汪!”灰机忍不住大笑。

    即便使出“见狗在田”这招,巫力淘淘同学也难以撼动滑稽大帝的威严。毒基兽拍出去的那根尾巴,砸爆了所有的疯犬。

    “如是。”

    毒基兽笑道。

    “你还有何招。”

    毒基兽大步而来,铿锵!金声长震,超级腮牙人取走了他的尾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