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君轩眉拧起,望向年轻的基老王子。“基老,是谁给了你无尽的勇气,让你错估形势,前来撕比本座。”

    “女人啊,你们都安静些!你们若是伪娘,本座早就收了你们!”

    紫君厌恶道。

    不管是毒岛冴子还是晓风楼的楼主,都让紫君心生不爽。“纳尼!本座的比翼鸟不见了。”紫君讶道。

    “在这里。”

    紫钗玥提着金丝边鸟笼,笼中关着那对比翼鸟。“像你这样的伪娘,根本不懂比翼鸟。”

    晓风楼的楼主素来爱鸟,精通上百种鸟语。

    “不懂鸟?”

    紫君轻蔑道。哈哈哈,简直荒谬!“天下间还有谁比本座更懂鸟?本座尚未进入伪娘界,已经阅览五千六百七十八只汉子的雀儿,或大或小,皆入本座的慧眼。待到本座入驻伪娘界,功成名就,又拜在东方宫主门下,更是识鸟无数,宫主大人心情不佳,总喜欢枭去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本座就是宫主的刀,无往不利。宫主指哪里,本座就割谁的擀面杖,至今七十三载也。”

    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七战将,洋洋洒洒,声情并茂的向晓风楼的楼主述说他是懂鸟达人。

    可楼主不理睬紫君。她喜欢的是姑娘,哪管汉子有无有擀面杖,对她没多大关系。“哎?你们在鄙视我?”晓风楼的楼主盯着笼中的比翼鸟,声腔中带着不悦之音。

    “何止是鄙视!”

    紫君嘲笑道。

    “女人,你就算抓走了本座从小饲养的比翼鸟,它们也不会认你做主。因为本座在它们的体内埋了两缕神识,只要本座愿意,它们随时都会变成死鸟。比翼鸟很珍贵的,做成标本也不错。”

    “啊,是吗。”

    晓风楼的楼主不冷不热道。

    她抛起金丝边鸟笼,长袖拂扫,蓬嗤,一团彩光灌入鸟笼之中,绞碎了那对比翼鸟。“不为我所用,只得杀掉。标本?那是什么,妾身并不需要。”紫钗玥再一弹指,咻,一抹艳光驰射而出,击中鸟笼,将其轰成碎片,连同笼内比翼鸟的碎尸一齐毁掉。

    紫君怔了怔,无言相对。他对比翼鸟并无任何感情,可也不希望它们死于女人之手,还是那种疯狂的女人之手。

    “杀你证吾基老之道。”

    黑王子大步流星,疾驰而来。锵!金色的剑芒迸开,涌向紫君。

    “基老、女人都是本座深恶痛绝的生物。”紫君双手划动,嗡的一声颤响,半球体气罩护住他全身。哧哧哧!哧哧哧!金色的剑芒射中气罩,却不能射穿。

    “请给我更多的姨妈之巾!”

    地下城的守护者爽朗笑道。

    他名雄基姬,拥有两块四四方方的奶大肌。

    毒岛冴子无语之际,恨不得马上净化了那头基老。敢不敢正常些。

    “姑娘,我知你在鄙视我。请先将姨妈之巾交予我!”

    然后再鄙视,可好?

    雄基姬伸手一抹,化去刀气凝成的姨妈之巾。这点程度,还不足以让我兴奋,姑娘,你还需努力。雄基姬冷觑向毒岛冴子,“我好言相劝,你却不愿赐予我姨妈着巾。姑娘,我的耐心有限。再不交出姨妈,休怪我无情。”

    “瞎比比什么,直接杀了她就是。”东方日催道。

    “城主你闭嘴!废物就要有废物的样子!”雄基姬冷冷道。

    “纳尼!”东方日跳了起来,“雄基姬,你竟敢说我是废物!找死!”城主本想抹去玉圭上的雄基姬的名字,可他旋又想起那只变态是守护者,不受玉圭的控制。

    阿瑟王急着和上官小红汇合,见面礼就是东方日肚子上生长的那颗眼睛。身形骤起,阿瑟王挥剑斩向哈士奇狗头。“讲真,我很讨厌狗狗。”阿瑟王心道。

    “我若是二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哈士奇狗头冷笑不已。它一点也不重视贫乃王,不将对方放在眼里。“人类小妞,做我的人宠吧。”哈士奇狗头大笑道。

    “二哈的咆哮。”

    哈士奇狗头张大狗嘴,喷出一道气柱,打向阿瑟王。

    轰隆隆。白色的光潮迸爆,吞卷四方。然而金发的王者不发一言,将剑竖起,以气机驭使之。金色的细剑急遽旋动,剑气横纵,挥扫开来。斩爆哈士奇狗头喷出的气柱。

    “哈兄,这小妞不赖。交给我对付,你看可好?”秋田犬狗头见猎心喜,忍不住抢夺阿瑟王。

    顺便一说,大腐女梨子姬也是贫乃娘……

    秋田犬狗头喜欢的正是她那种类型,近乎盲目崇拜。

    灰机·鸟布斯的存在已让阿瑟王困惑不已,如今又有两只狗头在她面前猖狂。“狮心王剑。”阿瑟王厉声道。

    金色的剑气迸涌,冲天抛叠,蓦地,一头黄金狮子昂首咆哮,继而猛冲,王者风范尽显无疑。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在黄金狮子面前略显单薄,单从气势上来说已被比下去了。

    阿瑟·潘多拉贡,吉尔·潘多拉贡,他们兄妹俩持有的金色细剑是一对,黑王子手中的剑唤作“狮牙剑”,阿瑟王手中的剑又名“狮心剑”、“狮心王剑”。

    狮牙剑、狮心王剑出自铸剑名家之手,是英格鲁王国皇室的藏品之一,现任女王最喜欢的皇女就是阿瑟王,狮心王剑自然交予她手上,狮牙剑顺便给了黑王子。

    王剑中封印着黄金狮子的心脏,持剑者若不能震慑王剑,被其反噬,下场将会无比凄惨。

    狮吼震天而响,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有些发蒙,汪草,还怎么玩。少女,你一言不合就放狮子啊,敢不敢再不要脸些。秋田犬狗头懵比之余,不忘发动神烦奥义。“阿瑟王,我要你付出代价!”秋田犬狗头吼道,它的犬吠被狮吼压了下去,反而显得有气无力。

    哈士奇狗头安慰秋田犬狗头道:“秋田兄,不要气馁。你难道没听说这样一句谚语吗,狮子从不因为狗吠而回头,说的正是我们呀。淡定,你我要淡定,不要乱叫。拿出气势来,好好震一震黄金狮子!”

    “”

    秋田犬狗头直翻白眼,无视二哈。

    轰嗡。荡爆的神烦气息溺飙而出,铺盖向黄金狮子。

    哈士奇狗头看到秋田犬狗头释放神烦奥义,它亦发动二比气息,呼噌!呼噌!两道暗红色的螺旋气柱自哈士奇狗头的鼻孔中喷出,也劈向黄金狮子。

    黄金狮子摇动身体,鬃毛散开,威风至极,它淡金色的兽瞳迸绽出轻蔑的嘲弄之色,很是不屑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

    吼!吼!

    黄金狮子冲天吼啸,声浪轰爆了铺天盖地而来的神烦气息。

    “尼玛!怎会这样。”秋田犬狗头惊道。

    “秋田兄,淡定些。我释放的二比气息已经震住了黄金狮子,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哈士奇狗头的大话还没讲完,那两道暗红色的气柱被黄金狮子抓爆了。是的,字面上的意思,抓爆了。

    “”

    哈士奇狗头面带惭色,痴痴不语,也不愿相信竟有人比二比还要可怕。

    当是时,地下城的城主东方日再不能忍受二哈、神烦秋田,城主痛下决心,挥动玉圭,斩向肚子上的两颗狗头。噗噗,血水迸溅。两颗狗头滚了出去,不再和东方日有任何牵连。

    “哈哈哈。”东方日大笑,也不在意向外喷血的肚子。“两只恶犬,我再也不用和你们共用局部地区之花。耻辱啊耻辱,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东方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而他肚子上的那颗眼睛却真的在流泪,血梅子的眼睛。

    “啊!”

    东方日痛嚎道。

    他右掌拍了下去,按向肚子上的那颗人眼。“梨子姬,你算计于我。并将这只人眼缝在我身上。今日,我连它一并毁了。”

    嗤!嗤!嗤!嗤!

    东方日全身都在冒血,向外迸射。转眼间,地下城的城主成了血人。而他肚子上的那颗人眼冲破东方日的手掌,向远处遁去。

    血梅子的眼睛逃了,而不是飞向上官小红。

    “哪里去。”

    上官小红屈指叩剑,锵的一声激鸣,邪蝗剑左右疾颤。咻,红芒遁舞,邪蝗成群飞出,宛若移动的红潮,追向那颗逃遁的人眼。

    飕。一只银翅邪蝗振翅疾飞,冲在最前头,很快追上那颗人眼。银翅邪蝗双翅鼓动,送出一团粉雾,裹住人眼,将其禁锢在空中。

    蝗群随后而至,簇拥着那团裹着人眼的粉雾,倒飞而回,向上官小红邀功。

    上官小红左臂伸出,五指扣抓住那团粉雾,“你想逃去哪里。”上官小红抓破粉雾,攥紧血梅子的眼睛。

    “你知背叛我的下场。”

    上官小红将血梅子的眼睛拍进额内,融入她的血肉之中。

    “我等的不耐烦了。”

    上官小红旋身遁出,还未飞出多远,雷鳃猴拎着一对牛角迎面走来。“红娘大人,你要的牛角。取自混世牛头人。”雷鳃猴毕恭毕敬道。他察觉到上官小红面色不悦,恐说错话,惹她动怒。所以献上牛角之后,雷鳃猴闭嘴不言,侍立在上官小红左边。

    腾!腾!腾……

    九尊果男雕塑聚了过来,为首的果男雕塑接住上官小红抛过去的那对牛角。“取石磨、石盘、石椎。”上官小红命令道。

    “是!”

    “已经取来了。”

    “要磨碎混世牛头人受的牛角吗?”

    九尊果男雕塑小心翼翼问道。

    “在那之前。”

    上官小红开口道。

    在那之前?果男雕塑们目现诧异之色。

    刷。上官小红一剑斩出,剑芒鼓舞不定,徐徐罩住果男雕塑捧着的两支牛角。“你这点心思瞒得过我?”上官小红寒声道。

    “……被你发现了吗!”

    牛角中飘出混世牛头人受的声音。

    “你既是基老,当知我以什么手段对付你。”

    红色的剑芒倏地散开,基莲灯显化。红莲旋舞,自灯内纵出,莲香清幽,咝咝咝,寒烟遍生,撒向牛角。顷刻之间,牛角结了一层红霜。混世牛头人受的魂体逃遁而出,却被三朵红莲困住。

    四下冲撞,混世牛头人的魂体不得其法而出。哗啦,哗啦,哗啦,几十道锁链飞旋而出,锁了混世牛头人的魂体,随三朵红莲齐齐遁入基莲灯之内。

    其中一道锁链被上官小红捞在手中,锁链的一头刺进混世牛头人受的魂体之内,另外一头刺入上官小红的灵台。女禽有兽童鞋直接剥离对方的“受”字诀,纳为己用。

    崩!

    连接混世牛头人、女禽有兽童鞋之间的锁链崩碎了,可完整的“受”字诀已被上官小红抽出,打入她的灵台之内。

    做完一切,上官小红以剑镇压基莲灯,咻嗤,咻嗤,咻嗤,数十道剑火跃离邪蝗剑,钻入灯内,开始炼化混世牛头人受的魂体。

    “女禽之兽,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基莲灯内传出混世牛头人受的吼叫之声,他可没想到有一天会栽在女人手里。

    “俱往矣。”上官小红道。

    仙子兽、紫霞兽目不斜视,远远遁去,不敢接近上官小红。

    雷鳃猴垂眉敛目,在旁侍立。他心道还好和红娘大人是一伙的,否则我也会被投进基莲灯之内,俱为炉灰。

    不等上官小红吩咐,九尊果男雕塑着手去做该做之事。三只果男雕塑搬出石磨、石盘,并将牛角放在石盘上。“砸断它们,再将其磨成粉。”第一尊果男雕塑严肃道。

    “是,欧巴。”

    “好的,欧尼酱。”

    其余八尊果男雕塑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处理混世牛头人受的牛角。

    “红娘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雷鳃猴细声细气问道,收起狂态,不敢张扬。

    “接下来?”

    上官小红用剑拍动基莲灯,当的一声,莲灯跳动,灯内飞旋出一蓬灰烬,飘在雷鳃猴前方。“接住它们。”上官小红道。

    “是。”

    雷鳃猴心有疑惑,可不敢违背女禽有兽童鞋的意愿。

    落入雷鳃猴右手的那蓬灰烬还有余温,“我还以为会烫手呢。”雷鳃猴暗道。也不过如此。雷吉念头方起,手中的灰烬遽地燃烧起来,火势滔天。

    嗷。雷鳃猴骇然大叫。大呼小叫之余,雷吉忽觉右手并未被烫伤,火势那么大,也没烧焦他的毛发。甚至可说是毫发无损。

    雷吉猴脸再厚,也羞愧难当。不敢直视上官小红。

    “红娘大人,你给我一蓬灰做啥?”

    寻思一番,雷鳃猴还是开口发问。

    “没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它们的用处。说不定还会感激我。”

    上官小红并未讲明。雷鳃猴则是一头雾水,相当懵比。

    “不管了,先捧着再说。”

    雷鳃猴释然道。他和上官小红一起观望九尊果男雕塑的工作。“红娘大人,为何要取混世牛头人受的角?”雷鳃猴再次发声。

    “你的问题可还真多。”上官小红道。

    “请您不要把我丢进基莲灯内,我怪怪闭嘴就是。”雷鳃猴急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