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巫力淘淘”同学被毒基兽困住,灰机忍不住叫道:“放了那只青年,有什么冲我来。灰机陪你玩啊。”

    倏地,灰机的狗眼迸发出两道光束,“让本汪用钛合金狗眼助你。”灰机朝淘淘同学吼道。

    嘭嘭,两道粗若孩儿臂的光束撞中团绕“巫力淘淘”同学的炽热炎流,将其撞爆,炸散开来。“巫力淘淘啊,你可不要死了哇。灰机还要和你交流心得。”空中的胖犬嚎叫道。

    雅州三巨头也来了,他们却未出手相助巫力淘淘。“呵呵,淘淘同学很狂啊。让他吃些苦头也是好的。”

    “我更喜欢让他吃裤头。”金馆长冷笑道。

    “嘻嘻,金馆长,钢铁巨人,你们俩心眼真小。换做是我,哼哼,我要让巫力淘淘吃五十盘香菜,撑到他再也吃不下为止。”雅州三巨头中的香菜姑娘呵呵笑道。

    金馆长、钢铁巨人同时凛然,均想道,乖乖,女人当真不能招惹,心思太复杂。

    上官小红召唤雅州三巨头,一同对付毒基兽的放出去的滑稽脑袋,可并没命令他们从旁协助“巫力淘淘”同学。

    “那人好像一条狗啊。”

    三巨头中的香菜姑娘笑道。

    “他不是狗,而是狗头人。”

    金馆长瞥了一眼脚踩黑云而来的冒失者。

    来人身高过丈,体格健硕,肩宽腰窄,只是脖子上长了一颗狗头。

    狗头人也不是冲着雅州三巨头来的,它是被东方日肚子上寄生的两颗狗头唤来的。哈士奇狗头笑道:“秋兄,我们的小弟来啦。”

    秋田犬狗头斜瞥了一眼狗头人,无动于衷,心道,为何只来了一只,不是让族长带着全族之人前来么。“有古怪!”秋田犬狗头人悚然道。

    脚踩黑云的狗头人来势极快,可他面对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时,并未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是旋转撕比!

    “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你们两个无耻之犬,可曾记得我!”

    狗头人吼道。

    他犬齿森然,淬着蓝光,口涎乱喷,均作点点寒光,齐射向东方日还有他肚子上的两颗狗头。

    哈士奇狗头一脸懵比,汪草!它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狗头人的事情。

    “本哈生xing纯良,尊老爱幼,从不主动寻衅滋事。这位兄台,我们之间怕是有什么误会。哦,本哈知道了,你一定是嫉妒我的美貌!你观本哈英俊不凡,狗头潇洒,不由生怒,恶向胆边生,要与我撕比。”哈士奇狗头冷静分析道。

    “哈兄,你丫脑残了吗!他嫉妒的是我,是我哎。我名秋田犬,执掌神烦奥义,威名传遍犬界,谁人不识吾,谁人敢在吾面前放迪奥。”

    秋田犬狗头恼道。它有些瞧不起哈士奇狗头,虽然它们都是梨子姬身生前饲养的宠物。

    哈士奇、秋田犬吵闹起来,根本不听人话,任凭东方日巧舌如簧,奈何二哈、神烦秋天犬听不进去。

    狗头人不住冷笑,“哈士奇,秋田犬,你们的盟友呢,泰日天!它怎么不在。当年你们三人结伴而游,旅途之中百无聊赖,到处放迪奥。那日,你们闯入我们的部落,泰日天双眼放光,直接现了本xing,不知欺了狗头人多少良家姑娘。秋田犬,最坏的就是你。”

    狗头人怒视秋田犬狗头。

    “汪草!”秋田犬狗头急了。“这位小兄弟,你可不要让我平白蒙冤。我秋田犬的节操还是蛮多的,不像到处撒种子的泰日天,也不像脑残傻比的哈兄。”

    秋田犬狗头把它的结义兄弟挨个诋毁,言谈间多嘲讽之意。“是呀,三弟泰日天去哪里了?”秋田犬狗头郁闷道。

    大腐女梨子姬一死,哈士奇、泰日天、秋田犬也就分开了。经此一别,已是多年不见。“还真的有点怀念泰日天,有它在更能彰显我的高大上。”秋田犬狗头暗道。

    哈士奇狗头也陷入了回忆当中,它与泰日天、神烦秋田犬义结金兰,歃狗血为盟,是兄弟啊。

    狗头人恼道:“卧槽,你们为何沉默了,我可不相信你们在忏悔。”

    被无视,狗头人怫悦至极。

    “这家伙在做咩?”

    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身躯的小圆信步而来,小圆肩扛一杆石矛,腰上系着七颗人头,那是她的战利品。

    “好棒!”

    小圆相中了狗头人的身体,多么强壮的汉子的驱壳啊。“割掉他的脑袋,我要把自己的脑袋安上去。”

    一步数丈,小圆迳自冲向狗头人。“纳命来。”萝莉、基老的混生物吼道。

    面带喜色,小圆抓紧石矛,向前捅去,刺向狗头人的脑勺。

    狗头人早已察觉背后的杀意。他脚下的黑云迸舞,分出数股,澎湃扫出,云气滚爆,戾气渐生,如同迸驰的浪涛。

    小圆左手徐徐摊开,掌心有一团暗红色的基气,越旋越大,径逾七丈,被小圆托了起来。“哈哈哈,小圆体内也有基气,这种感觉太妙了。”小圆狂笑道。

    她本萝莉,奈何想做基老。

    小圆的身体还被封在江山美人图之中,由雨桐保管。

    雨桐女王只放出小圆的脑袋,脖子之下的部位不予之。

    也正是因为这样,小圆的思想逐渐开明开化,最后开朗,认定她天生就是做基老的好苗子,需当小心翼翼培养,方不至早夭,自可茁壮成长,几年后就是英俊的基老呐。

    小圆只想速战速决,“蛋本是道!”小圆厉声道。她左手托起的那团暗红色基气遽地迸射而出,像是滚动的铁球,一路冲去。

    狗头人脚下的那团黑云翻舞不定,内中有数千光点倏隐倏现,像是聚在一起的萤火虫。

    小圆本质上还是萝莉,虽然占取基老的身体。她本人蕴生不出基气,遑论制造基油。被她所夺的基老驱壳体内的基气只会越来越少,最后无存。所以小圆才急着换身体,因为体内的基气用尽了。

    “狗头人,你隐藏的很好,可小圆知道你是基老!”

    “纳尼!”

    狗头人震惊道。

    她是如何知道的!狗头人自认隐藏的很深,除了他自己,不会有第二人知道。

    小圆当然不知,是女禽有兽童鞋告诉她的。上官小红自带女汉子系统,可查探活物的汉子浓度疑惑女汉子浓度,也可将攻值、受值数据化。

    “按照我的本意,杀了东方日,拖走他的身体。可上官小红却说狗头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更强悍。再者,东方日的肚子上长了两颗狗头、一只眼睛,怪吓人的。上官小红已经饲养了灰机、狗霸斯基、甲腾鹰兽、沧井兽,无须再养两条狗。”

    挥动石矛,小圆蹑空而来,衣袍振舞,基气喷涌,愈发不俗也。可惜她的这具驱壳行将就木,绽放的是最后的余光,生命的残热。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弃矣,小圆也不感到可惜,反正不是她的身体。

    狗头人想撕比哈士奇、秋田犬,“在下真的做不到啊。”狗头人身体拧动,直接面对小圆。

    呼。一道人影切入,站在狗头人背后。“还是让本座先废了你。”紫君淡道。

    “可能吗。”

    狗头人脚下的黑云迸炸,躲藏在云团内的光点分散开来,一如天女散花,又似彩雨缤纷。可那些光点都是毒虫啊,喜欢钻入活人的脏器、肠子、颅腔内,将其蚕食一空。

    紫君面色稍变,大袖拂舞,袖内飞出一张纸笺,巴掌大,光华闪烁。纸笺晃动,飞出两尾人鱼,身长不过尺,人面鱼身,一雄一雌。雄鱼将海螺放在唇下,呜呜吹奏,登时,碧浪滔天,旋飙而起,拍散成片成片的毒虫。

    雌鱼背负药兜,也不知里面藏着怎样的奇花异草草。遽见雌鱼手拈海草,扬手挥动,恶风大作,狂飙怒卷,朝前刮拂,绞碎了那些尚未死绝的毒虫。

    两尾人鱼朝着紫君微微一拜,旋又驭起碧浪,归入那张纸笺之内。

    “刚好它们需要活动,你放出的毒虫已成它们腹中之食。你说,本座该如何谢你。”紫君两指夹住纸笺,竖在空中。

    狗头人很心疼那窝毒虫,连虫后在内一起皆被雄鱼、雌鱼或杀或抓,转眼易主。

    砰。石屑迸舞,团团罩住狗头人。小圆挥动石矛,击中了狗头人的左肩,可石矛也向上曲折。

    小圆只觉得她打中的是铁块是石头,而不是活人活狗。

    哗哗,狗头人脚下的黑云向上窜去,覆满他的身躯,不留余地。狗头人就像是穿上了黑色的全身甲,威风凛凛。

    “好结实的身体,小圆咬。”

    啊呜,小圆张嘴就啃狗头人的肱二头肌,可是肌肉外覆盖着黑色的细鳞,饶是小圆尖牙利齿,也扯不烂狗头人的臂肉。

    “好烦。”

    狗头人不悦道。他一掌击下,重重拍在小圆的脑袋上。因为用力过猛,小圆的脑袋直接和身体分家了,好聚好散。

    “真遗憾,这具驱壳又坏了。”

    小圆的脑袋顶着一株小桂树,桂香飘溢,沁人心脾。“狗头人,吾等基老生于世间,死于黑暗,终其一生,gao基不辍。小圆无有大器,只得掠夺你们的基老之躯啊。”

    桂树降下数道神华,照彻小圆,将她的脑袋护在其中。石矛也变成了上古基老尊者古大基。古大基和小圆共进退,他才不想进入基莲灯,成为灯盏内的主魂。

    古大基乘风而去,“吾名古大基,gao基即吾命。天下基老,皆是吾友。不入吾宫,终是不智。狗头汉子,你身形高大,长着一颗好大的狗头。吾甚喜,来,与吾gao基。”

    上古基老尊者冷言冷语,右臂倏地变为骨刀,刀背多生锯齿,刀身弯曲如月。“杀生丸基。”古大基厉喝道。

    言罢,上古基老尊者挥动右臂,骨刀怒斩而去,锵锵,刀吟若海啸,回荡在天际间。

    狗头人悚然,“你,你和杀生丸殿下有甚关系?”

    他还未说完,猝见古大基斩出的刀光凝聚成一只大妖,冷艳若冰,身着华服,持刀而立,分明是大妖怪杀生丸啊。

    那刀光凝结而成的杀生丸幻象,陡地飞去,挥刀劈向狗头人的侧颈。

    “杀生丸殿下,为何斩我。”

    狗头人骇道。

    他右拳攥紧,指关节发黑。嗤嗤嗤,黑烟翻滚,自他颅顶贯出,长及数丈,宽有七尺,宛如黑瀑,倒挂在天空。

    狗头人身躯不动,颅顶冲出的那道黑瀑遽地扭动,烟气滚啸,劈掼向杀生丸幻象。

    蓬!

    黑瀑、杀生丸幻象撞在一起,浓烟四起,妖风陡地旋来,吹散方圆二十丈内的烟气。杀生丸的幻象犹在,俊美如画。

    下方,地下城的基老还有外来者基老,甚至是伪娘,顿觉空中的大妖适合gao基。大伪娘东方不败罕现惊色,张口道:“杀生丸,这等人物,何不入我伪娘门,证我伪娘道,与本宫共享荣华富贵。”

    即是东方不败,也想收了杀生丸。紫君和杀生丸一比,直如皓月灿辉比之腐草荧光。“唯有日后才知啊。”大伪娘暗道。

    怎一个太阳了得。

    小圆更狠,冲着古大基叫道:“大基老,你是从哪里寻来杀生丸殿下的。我一直在寻找的身体就是他这样的,带我去他的实体面前,我要枭去他那颗俊美的头颅,将我的脑袋安置其上。”

    古大基无语。

    大妖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曾有巫女唤作桔梗,冰雪之姿,灵力高超,名动战国。桔梗也曾获取过基莲灯,虽然时间短暂。也就是那时,古大基通过巫女的眼睛,见识过大妖杀生丸的不凡之处,更是惊叹半妖奈落的狠辣坚忍。

    古大基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取得四魂之玉。

    杀生丸的幻象倏地消逝,妖气鼓舞,沛然若怒涛。一齐扫向狗头人。

    “杀生丸殿下,你不仁,我也不义。”

    狗头人右手在虚空中一抓,取来一柄黑色的画戟,直劈向杀生丸的幻象。“去死吧,大妖!”

    当!

    金铁交撞之音遽地响起,气流颤动,妖气反而浓郁起来,几乎凝实,封冻狗头人的前路、去路。

    噗。

    血水喷溅。狗头人的脑袋已被杀生丸摘下,提在手中。

    刷。小圆的脑袋怒旋,掠过杀生丸,嵌在狗头人的断颈处,合二为一。“哈哈哈,小圆又是一条好基老!”

    “”

    杀生丸的幻象极是无语,忽地扭曲,消散当场。

    “喂喂,杀生丸,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小圆去征服你,将你改造成基老,然后再取你狗命,占你身体,塑造我的基老辉煌啊。”

    “那啥,小圆。你的话已经传给杀生丸,就不要再浪费力气了。”

    “真是的,他那么急着赶路,是被我吓到了吗?”小圆还在抱怨。

    “不,杀生丸殿下萝莉守护者。”上古尊者古大基笑道。

    “哦。”

    小圆不是很懂古大基在讲什么。只得应了一声,很是敷衍。

    “毒岛姐姐,你还没搞定东方日的两颗狗头呀。”小圆嘻嘻笑道。

    她活动了一下新的身体,很满意这具驱壳。

    “去帮她吧。”

    小圆笑道。

    古大基再次变为石矛,被小圆抓在手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