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悄然而至,气息全敛。女禽有兽童鞋的目标是毒基兽。

    五指遽地张开,刷刷刷,五道红线迸驰而出,旋裹向毒基兽的脖颈、四肢。“嗯?”毒基兽陡地回头,凶光怒绽。

    “女禽之兽,是你。”

    毒基兽抖开大氅,滑稽奥义瞬放,一颗颗滑稽脑袋飞洒开来,挡住五道红线,将其一一抵消。

    他来自惑星,他名毒基兽,更是李敏基、仲基的前辈,冠以滑稽之名,行走世间。

    “女禽之兽,吾还没去寻你,你主动找上门来。好,好好。交出基莲灯,饶你不死。”毒基兽笑道。

    毒基兽一副“滑稽在手,天下我有”的表情,闲然自得,并不将女禽有兽童鞋放在眼里。

    要知,滑稽一出,天下皆惊。

    像混世牛头人专修“受”字诀,毒基兽亦然,他的专攻方向是“滑稽”诀。

    毒基兽右臂舒卷,呼哧,呼哧。基气纵扬,绕着他的手臂旋舞。另有三十颗滑稽脑袋呈品字形排开,挡在毒基兽身前。

    上官小红左手抓着基莲灯,右手攥着一粒红蛋。“毒基兽,本兽观你气宇轩朗,英俊不凡,不是寻常基老。你可愿入驻本兽手中的基莲灯。”

    “哈!”

    毒基兽冷笑。

    “女禽之兽,你找错人了。吾不是古大基,而你也不是李火巴。”

    基莲灯出自上古异人李火巴之手。据上古基老尊者古大基所言,小红同学的闺蜜李小仙体内流淌着李火巴的血统。

    “瞅我做啥,我也不是李火巴。”

    李小仙不悦。

    “小红,我说的不是你,是那只基老。”

    李小仙旋又道。

    出自M78星云的基特曼王子,太基。他提着狼牙棒,从旁窥探即将撕比的女禽之兽、毒基兽。“事情变得有趣了。鹬蚌相争,我做渔人。”太基王子低声道。

    “碧池兽,我的碧池兽哪里去了?”太基王子唤道。

    “肖布斯基,是你将碧池兽藏起?”

    太基王子目光不善,陡地射向大基老肖布斯基。

    肖布斯基心里自然问候太基王子他爹还有他爹的爹。碧池兽本是肖布斯基的契约兽,被太基王子强行拘走。

    “你还好意思讲碧池兽是你的?”肖布斯基一掌震退靠过来的伪娘,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不就是撕比吗,来啊,大家正面互gang,谁怕谁。

    肖布斯基也想通了,大家同为基老,都是大咖。本该平起平坐,你来自M78星域,就高高在上?血统高贵?

    “毒基兽还是超级腮牙人呢!”肖布斯基哼道。

    超级腮牙人一族,号称撕比狂族,终其一生,走到哪里,撕比的战火就延续到哪里。

    说到超级腮牙人,肖布斯基抬头向空中望去,毒基兽正和女禽有兽童鞋撕比,两兽相争,“谁死谁生?”肖布斯基感兴趣道。

    轰,热浪袭来,拍打向肖布斯基。“基老,继续撕比。”之前那只被肖布斯基震退的伪娘再次攻来。

    他在东方不败带来的伪娘队伍之中,籍籍无名。小人物而已,宫主看不上他。之所以带上他,完全是为了凑人数。

    肖布斯基右手攥紧,陡地挥出。基老与伪娘的拳头交织出火光与基情。

    阴影中,年轻的基老王子觑定大基老肖布斯基,“他必须死,太基王子也要死。我既然冠上基老王子的桂冠,决不允许其他基老染指。”

    黑王子相中了碧池兽。可他要取碧池兽,必先除掉契约兽的原主,还需防备太基王子。

    “吾妹,是时候放出你了,为了兄长的基老大业,你该做些力所能及之事。”黑王子暗道。他取出怀中的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画卷里面不仅有基老还有贫乃王。

    阿瑟·潘多拉贡也待在百美图之内。

    阿瑟王同样是贫乃联盟的吉祥物,奶贫程度和盟主上官小红一时瑜亮。

    黑王子抖开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登时,金光迸舞,一妹子持剑而来,面带怒容。刷,阿瑟王仗剑斩向她之兄长。

    “吾妹,休得无礼。”

    黑王子笑道。

    提起剑,黑王子挡下阿瑟王的凶悍一击。

    “吾妹哟,为兄之所以将你困在百美图内,主要是为了你好。”

    “为了让你的妹妹成为基老吗?”

    阿瑟王冷漠道。

    “”

    我擦,吾妹是不是坏掉了,妹子咋能成为基老?黑王子心道。

    阿瑟王也不再与她兄长纠缠,飘然而去。“就是这头基老吗。”阿瑟王直奔肖布斯基。她要先解决基老,再与贫乃联盟的盟主汇合。

    刷,一道金色的剑光陡地旋下,斜劈向肖布斯基的面庞。

    肖布斯基冷道:“阿瑟王。”

    “是我。”

    阿瑟王答道。

    “还有我。”

    黑王子一抖袖跑,大步而来。和他妹同行。“我们兄妹齐心,任何基老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是吧,阿瑟酱。”

    “叫我女王大人!”阿瑟王冷不丁道。

    “”黑王子。

    完了,吾妹已被上官小红带坏了。黑王子伤心道。

    倏地,肖布斯基身形一幌,人已纵出。他手提重斧,直朝阿瑟王劈去。

    阿瑟王右臂扬起,挥动那柄金色的细剑,当!王的剑与基老的斧头碰撞,火花迸舞,四下飘旋。

    阿瑟王吐气如兰,碧眼迸绽出两道光华,“开。”她无表情道。

    锵!

    金色的细剑贴着斧刃向上划去,洒下一溜金焰,颤颤而动。而阿瑟王身形骤移,旋到大基老背后。他们背对背,阿瑟王双手握剑,向后反刺一剑。

    叮的一声激响,金色的细剑弯曲,几成圆弧。肖布斯基掉转体内斗气,聚在后背,凝成一面黑色的屏障。

    阿瑟王的剑刺中的正是那面黑色的屏障,且未刺透。

    “幼王啊。”

    肖布斯基淡笑道。“退下!”

    蓬,大基老背后窜出一股气劲,撞在那面黑色的屏障上。黑屏强推金剑,向后滑出十数丈远。

    “吾妹啊。”

    黑王子出现在阿瑟王身后,左掌抬起,向前推去。掌势平平,也未见任何华丽的招式。只是一推。

    啪。黑王子一掌击中黑色的屏障,止住其退势。阿瑟王趁机脱身。“前辈。”黑王子隔着黑屏,望向大基老肖布斯基。“本王向你挑战了。”

    黑王子左臂绷直,两股绞旋的基气透臂而出,撞向黑色的屏障。陡闻咔嚓一声裂响,黑屏荡炸,化为上千块碎片,纷扬洒开。

    “基老王子,你只是王子而已。”

    肖布斯基就站在碎裂的黑屏之后,双手握斧,举过头顶。不加冕,终究是皇的备胎。

    重斧劈下。大基老要取黑王子的命。

    黑色的光潮滚爆,覆拢周遭百步,肖布斯基、黑王子被那漆暗无光的光潮吞了,外面的人看不到内部的撕比打斗。

    阿瑟王双眸微阖,凝视那团黑色的光潮,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可她又担心误伤了兄长。“不,伤了就伤了吧,哥哥最近夜夜笙歌,宴请众多基老。让他在床上待几天也许是不错的主意。”阿瑟王心意已定,合身而去,劈开黑色的光潮,直达内部。

    “啊。”

    金发翠眸的王呆立当场。

    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

    黑王子脚踩着肖布斯基的颈项,细剑刺穿大基老的右眼,将他钉在地上。而黑王子左手倒提着重斧,五指稍一用力,捏碎斧刃。

    “前辈活得太久了,何不去另外一个世界gao基。”

    黑王子转动剑柄,剑尖在肖布斯基的眼窝、颅腔内旋绞,“你不该拥有碧池兽的。怀玉其罪的道理,前辈怎会不懂。”

    话语方落,黑王子左脚加大力道,咔嚓,碾碎肖布斯基的颈椎,将大基老的脑袋和他的身体分家了。

    “再风光的基老也会枯萎,不再新鲜。”

    黑王子以剑挑起大基老的脑袋,遽地,剑身疾颤,一抹金色的剑气涌开,冲刷剑身,并且轰爆了肖布斯基的脑袋。

    大基老断颈喷出的血液流了一地,黑王子视如不见。嗤,金色的细剑切开肖布斯基的腹部,“哦,找到了。”黑王子喜道。

    肖布斯基、碧池兽的契约之证是一口小剑,蕴养在契主体内。

    呼噌,金色的火焰自黑王子的手掌涌起,沿着剑柄、剑身、剑尖流淌,一路疾驰,扑入肖布斯基体内,熊熊燃烧,连那口小剑一起烧成灰烬。

    另外一边,和骥霸獣待在一起的碧池兽笑了。“我自由了。”她暗道。开心之余却也忧心,有人杀了她的人类契主,不管原因为何,那人拥有驱使她的能力。

    黑色的光潮渐渐散去,金色的火焰也归于暗淡。年轻的基老王子回身,笑着对他妹妹说道:“阿瑟王,你认为为兄会成为基老之王吗?”

    “”

    阿瑟王无语。转身离去。

    愚蠢的问题。

    “算了,吾妹不理解我。那也无妨,基老之王,无敌而又寂寞的象征……”

    黑王子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找到碧池兽,同她缔结契约。那兽若是识趣还好,如果不然,直接杀掉。“不是我囊中之物,留着也无用,废物而已。”

    吉尔·潘多拉贡和阿瑟·潘多拉贡背道而驰。

    两人注定不能走在一起。

    阿瑟王被他之基老兄长困在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之内,只能从画里面观察岳静布条山、地下城、叮叮鸟、伪娘、姬女等人。“盟主,我来了。”阿瑟王向上官小红那边遁去。

    大伪娘东方不败喜爱的男妃要杀两只狗头,还有一人也要杀它们。

    毒岛冴子提着两把刀,怒驰而来。毒岛学姐虽然不知小红身上发生了什么,可她知东方日身上有小红需要的东西。那只眼睛,东方日肚子上生长的眼睛。

    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护住血梅子的眼睛,不让紫君得手。

    “难道本座还不如两只狗?”

    紫君有些怀疑自己的实力。

    “让开。”

    毒岛冴子喝道。

    “嗯?”

    紫君望向来人。独眼女,是你。紫君心道。女禽有兽童鞋带来的姑娘。

    “姨妈刀,斩基刀。”紫君的视线停留在学姐的双刀之上。“姨妈刀是我的了,斩基刀可夺下并献于宫主。他最为痛恨基老,让他取走斩基刀再合适不过。”紫君窃喜道。

    “有妹子!”

    “有杀气!”

    两只狗头拉长,盘绕住东方日的脖子,像是长颈鹿,不,是长颈狗。

    长颈哈士奇大笑道:“妹子,你来寻我何事。”

    长颈秋田犬怒道:“哈爷,你傻了吗,她是来杀你我的。”

    长颈哈士奇不屑道:“怎有可能,我那么帅,她忍心动手?”

    刷刷,毒岛冴子双刀齐动,划开两道刀光,分别斩向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

    长颈秋田犬喜道:“看到了吧,哈爷。那妞真的要来杀我们啦。你这傻比还愣着做啥,动手!”

    秋田犬狗头发动神烦奥义,嗡,大气颤动,一颗颗狗头飘了出去,组成战队,冲向毒岛冴子。它们争先恐后,从数量上压制毒岛学姐。

    哈士奇狗头悲哀道:“妹子,你不知我的好,也是有眼无珠之女。死吧。”

    长舌喷出,哈喇子狂飙,咻咻咻,一支支哈喇子凝成的尖锥爆窜而出,寒芒点点,乱刺向毒岛冴子的全身各处。

    东方日的脖子被两只拉长的狗头缠紧,极其难受。张口不能言,不是憋死就是被它们勒死,难有第三条选择。

    两只蠢狗!东方日心里也是太阳了它们。啪!东方日挥动玉圭,拍向肚子上的那颗眼球,他并非要毁掉血梅子的眼睛,而是震慑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让它们知轻重,不可乱来。

    “我帮你。”

    紫君笑道。

    看到东方日要拍碎肚子上的眼睛,紫君也乐意助他。两人目的不同,紫君明显不怀好意。

    锵。光莹迸舞。紫君的尖刀断了,被阿瑟王的剑斩断的。“女人!”紫君怒视阿瑟王。“你也来烦我。”

    大袖挥动,紫君送出一团寒烟,罩向阿瑟王的面庞。

    “烦你又怎样。”

    阿瑟王提掌身前,轻轻一抹,化去那团寒烟。

    “我要那只眼睛,眼睛的寄体不关我事,你想对他做什么是你的自由。”

    呼。阿瑟王身形骤起,旋绕开紫君。她手中的剑剜向东方日的肚子,要挖出血梅子的眼睛,再交予上官小红。

    哈士奇狗头对付毒岛冴子,秋田犬狗头冲了下来,“贫乃娘,你找死!”

    呼哧,一圈光弧旋斩而下,朝阿瑟王的肚脐斩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