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大地,有狗嚎叫曰:“灰机不会轻易狗带的。”

    叮叮鸟的首领“达叮叮”奋起而追,“蠢狗,你给我站住。你偷走了我族珍贵的鸟蛋,不杀你不足以平息吾阵痛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达叮叮,你若有闲情逸致,何不去撕比大伪娘东方不败,他在那里装比很久了,无人响应,相当无聊。就连我的主人上官小红也不愿和他共处,伪娘做到他那种地步,也够悲哀的。”

    灰机·鸟布斯振翅疾飞,还不忘揶揄东方不败。

    是的,大伪娘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高台之上。他座下的战将,死的死伤的伤。更让宫主难堪的是他的契约兽,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擅自行动,根本不听人话。

    丢下东方不败,雾腾蓝兽只顾自己潇洒,压根不想回到宫主身边,听候他之差遣。

    当然,东方宫主也可强制启动他和雾腾蓝兽之间的契约,命她做事。“好不甘心,我真的那样做了,总觉得做伪娘很失败,竟然降服不了自己的契约兽。说出去超丢人的。”东方不败按下怒火,环扫四周。

    嗯,基老们的数量还在下降,这是好事。伪娘的数量同样在下降,似乎有些不对劲。“喂喂,古云鹤哪里去了!”东方不败惊道。

    这才多长时间,他座下排名第二的古云鹤已不见踪迹。大基老花容想也没了。“不消说,那两只汉子一定是去gao基了,简直令人发指。我杀基老,云鹤先生却和基老藕断丝连,不清不白。”

    还好,“应曲诗婷”姑娘还在。并且和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打得热火朝天,地下撕比到天上,再从天上滚到地下。

    东方不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他也讲不上来。讲人话,人格人品都有问题的“应曲诗婷”小姐,实力却无任何问题,按理说他的正体、副体早就该搞定雄基姬,为何他们偏偏扭打在一起,还滚来滚去?

    “应曲诗婷”姑娘好歹也是伪娘,无事和一头奶大肌格外发达的大汉在一起打滚,其中定有jian情!

    人都散了,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大伪娘反觉不习惯。东方不败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可也害怕孤独。

    历经千难险阻,东方不败的奥豆豆东方日,终于来到他的兄长面前。东方日面如土灰,唯有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我要报仇,我要撕比,我不服,我恨呐。”东方日妒道。

    为何欧巴总在高处,奥豆豆总要仰望欧尼酱?

    他们之间的距离是三尺。

    东方不败也不用睁眼看他的弟弟一眼,只当他不存在,一如从前那般。

    自信心再度受挫的东方日面容遽地扭曲成团,再无半分仙气,赫然是爬出地狱的恶鬼。“欧巴!”东方日恶毒道。

    “哦,你来了。我那愚蠢的奥豆豆哟。”东方不败冷淡道。

    “看着我的眼睛,不败欧巴!”东方日咬牙切齿。他几乎冲上去,狂揍那张漠然的脸蛋,再揣上几脚方能解恨。

    “不败欧尼酱,你知不知否,葵花宝录原本在我手中。几经转手,最后落在你手里。哈哈哈,讶异吗,欧尼酱。你仗着有大器,成天在我面前嘚瑟。晃啊晃,我恨不得为你去势。”

    东方日狂笑,身体都直不起来,差点笑岔气。

    大伪娘东方不败一脸恬淡,无波无澜。半阖的杏目迸绽出虚电,交织成银蛇,相互缠绕。“你很得意吗,奥豆豆。”东方不败寒声道。

    宫主的声音之冷,笑的前仰后合的东方日几乎冻僵,再发不出半点声响。

    纳尼哟。难道东方不败那家伙知道我是暗中推手,有意将葵花宝录交予他?东方日心寒想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太可怕了!

    东方不败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上。“东方日。”他道。

    “啊,我在!”

    东方日不由答道。不假思索,张口回应东方不败。是本能啊,身体的本能,东方日的身体畏惧那只伪娘。

    人说积久生威,自有其道理。

    当年,东方不败还是基老之身,他之奥豆豆东方日整天战战兢兢,在兄长面前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有自己的主见。也正是因为多年的怨恨一齐爆发,东方日费尽周折,才将葵花宝录交给大兄,助其自断叽叽,无地自容,难以在基老界站住脚跟,只得投身于伪娘界。

    可是东方日错了,大错特错。他之大兄东方不败,是主动进入伪娘界的。不败早已厌倦基老界,想去未知的领域开拓更大的疆土,以求万世不朽。

    “梨子姬也和你有过约定吗?”

    东方不败冷不丁开口道。且盯着东方日手中的玉圭,玉圭在,地下城全城的基老皆可永存于世,包括东方日。可是玉圭也并非绝对的主宰,要杀地下城的基老,还有其它法子。那年,东方日杀前任城主,确是走了捷径。

    “大腐女梨子姬,一个时代的传说。”东方日傲然道。“欧尼酱,你能达到她的高度吗,你以为自己没了叽叽,就可安心做女人?笑话,天大的笑话。伪娘终究带着一个伪字,不是真娘。”

    东方日尽情奚落他的欧巴,也不再担心对方的报复,反正他们兄弟俩中有一人活一人死,不可全活,也许全死。

    “梨子姬是梨子姬,本宫是本宫。”东方不败厌恶道。

    在他眼里,xing别不是问题,年龄也不是问题,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是以,宫主最是寂寞,也多情。

    “紫君。”

    东方不败忽道。

    宫主召唤他最宠爱的男妃,座下排名第七的战将。

    “嗯?”

    紫君抬头,望向东方不败。“不知宫主唤我何事。”紫君一抬手,蓬,紫气涌滚,朝天洒开,旋又降下,如那缤纷落雨。滋,滋,滋,紫气坠下之处,草木、山石、人肤但凡碰触,皆焦黑一片,已被烤糊。

    东方不败素来宠爱有男子气概的伪娘,紫君尤为出众,和紫君一样深受宫主宠爱的伪娘还有一打!

    宫主也挺可怕的,各种意义上。

    再一说,东方宫主木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紫君如风,东方宫主随叫随到。站在宫主右侧,紫君笑道:“何不杀了他。”

    第七战将口中的他自然是指东方日。

    紫君也是初次见到东方不败的奥豆豆。“仔细一看,此獠眉目间有三分宫主的气概。只是宫主艳美,这厮眉宇间多狠厉之色。”紫君已将东方不败和他弟弟做了比较。

    “两人各有千秋,如果可能的话,本座想同时收了他们啊!”紫君心中升起奇怪的念头。想想都很激动,紫君忍不住颤抖。

    东方不败瞄了一眼紫君,后者当即打消杂念,不再有它想。

    东方日抬起右臂,玉圭直指东方不败。“不败欧尼酱,你不是想知梨子姬和我做过什么约定。哼,你看这里。”

    哧啦。东方日的衣衫炸裂,紫君、东方不败同时望向那自爆衣服的基老。握草!紫君当时就给跪了。

    只见东方日的肚子上纹了两只狗头,一只哈士奇的狗头,一只秋田犬的狗头。两颗狗头拱卫着一颗眼睛,血梅子的眼睛。

    那颗眼睛以东方日的血肉为食,尚且活着。突然之间,两只狗头也像活了似的,转动狗眼,刷刷刷,数道深邃而又忧伤的狗狗的视线刺向紫君、东方不败。

    那哈士奇狗头图案开口道:“东方不败。”

    秋田犬狗头图案亦开口道:“你已经净身了吗。”

    哈士奇狗头图案继续道:“你心思还如当初那般纯净吗?”

    秋田犬狗头图案,开口脆,道:“鸡肉味,嘎嘣脆。”

    东方不败蹙眉不语。心里也道太阳了!

    东方日哈哈一笑,从皮囊中取出两只鸡腿,一只塞给哈士奇狗头,一只塞给秋田犬狗头。

    异变再生。两只画在东方日肚子上的狗头,遽然间变得立体,就像是真的狗头。张口吞噬东方日递来的鸡腿。

    饶是紫君见多识广,也被宫主的弟弟东方日恶心到了。“呕!”紫君忍不住弯下身子,干呕。

    哈士奇狗头轻蔑道:“那只面皮发紫的汉子真是没用。”

    秋田犬狗头厌恶道:“是呀。我们不但和东方日共生,而且共用局部地区之花哎。我们要吃东西,自然会排出废物,总不能从我们高贵的狗嘴里喷出去吧,所以说喽,东方日提供局花给我们。”

    哈士奇狗头道:“东方日,你也是废物。搞不定你那没有叽叽的欧尼酱。快快亮出你的擀面杖,拉仇恨啊。”

    两只狗头肆无忌惮,什么都敢讲,也不畏惧大伪娘东方不败。

    “喏,给你们。”

    东方不败右手抓着两丸丹药,抛给那对奇葩狗。

    哈士奇狗头张嘴吃了一粒丹药,秋田犬狗头却每吃,呼,它的狗舌头喷了出去,劈爆那颗丹药。

    “东方不败,梨子姬讲过,你和她是一类人,都是心理阴暗之辈。”秋田犬狗头笑道。

    “”

    东方不败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狗!哈士奇狗头、秋田犬狗头都是梨子姬饲养过的宠物,只是不知道怎么长在东方日身上了。

    东方日垂眉顺眼,不敢反驳两只狗头。他道:“两位大爷,你们也知道东方不败狂傲不羁,非是易与之辈。若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敢唤醒你们。”

    哈士奇狗头得意道:“不错,你很尊敬我,我喜欢你,少年。”

    东方日心里直犯嘀咕,你们马币,还少年呢!本基老可是英俊的小青年啊。当然,东方日只在心里想想,并未表现在脸上。

    秋田犬狗头郑重道:“东方少年,你也知我和哈兄实力叵测,非是寻常之犬,我们的主人是梨子姬,大腐女梨子姬。主人够迪奥,她饲养的犬也差不到哪里去。多多献上鸡腿,我们自然达成你的心愿。”

    还来!东方日在心里咒骂秋田犬。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们吃的倒是爽快,可排出通道在我身上啊,必须经过我鲜美的局花啊!东方日恨不能缝上两只神烦犬的狗嘴。

    面带尊敬之色,东方日笑道:“自然,自然,在下自当奉上鸡腿,孝敬两位大爷。”

    城主心道,最好撑死你们。

    东方不败也很有耐性,安静地看着他的奥豆豆喂养两只犬,“慢些慢些。你们有点是时间,本宫等着你们吃饱喝足,再将你们轰杀成渣。”

    秋田犬的狗头不屑道:“汪擦,你这头伪娘还真敢说。当年,你被带到梨子姬身前,拘谨的像个小姑娘。梨子姬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哈士奇狗头亦道:“是啊是啊。东方不败,速速就擒,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我们都是大人物,哪有闲情管你们那点小事。”

    紫君终于呕吐完毕,面色发黑。他对东方不败小声道:“宫主,让我宰了那两只狗头。”

    东方不败也不答应,可也没说不可。

    紫君心中了然。

    腾。

    紫君一步纵出,掠至东方日身前。

    刷。

    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出现在紫君手中,攥着尖刀,紫君厌道:“都给本座闭嘴。”

    哈士奇狗头怒道:“你这厮好没道理。没看到我正在跟你的主人讲话吗,你乱插什么嘴,受死。”

    狗嘴怒张,啵,一团氤氲水汽飘了出去,其大如车轮,狠狠砸向紫君。

    “哼。”

    紫君袖袍卷动,紫气滚荡,拂扫向那团水汽。蓬嗤,水花荡炸,皆作乱流,旋射而出。

    紫君当即抛起那柄尖刀,刀柄朝上,刀尖向下。刷刷刷,尖刀急遽旋动,刀华若电,四面扫射,和那些水流相撞。

    东方日急道:“请秋田犬大爷出手。”

    哈士奇狗头怪叫道:“小儿,没看到你哈士奇大爷已经出手了吗,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告诉你,我的狗嘴里什么都能喷出。”

    汪!

    哈士奇狗头大叫一声,哈喇子甩了出去,亮晶晶的,像是尖锥,飕飕飕!嗖嗖嗖!共有二十三支哈喇子尖锥刺向紫君。

    “癞皮狗,焉敢欺我。”

    紫君气道。

    腾。

    紫君纵身而起,运掌身前,猛地推向那柄急旋的尖刀。锵!尖刀震鸣,急窜而出,划向东方日的肚子,也不管哈士奇狗头喷出去的哈喇子尖锥。

    秋田犬狗头依旧淡定。可东方日不淡定了。“握草,什么情况呀。”地下城的城主惊道。他挥动玉圭,挡向划开的尖刀。

    嗤啦,尖刀的刃口划过玉圭,留下一道白痕,旋又劈向东方日的眉骨。

    秋田犬狗头这才有所行动,它吼道:“神烦之奥义,射!”

    刷。一道光柱陡地劈出,稳稳地击中那柄尖刀,将其劈退。“紫皮汉子,你不是我的对手啊。”秋田犬狗头大笑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