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非女、钱羊待在一起的雨桐转动春秋镜,对准了混世牛头人受。雨桐新收了雷鳃猴作为看山兽。

    雷鳃猴若是被杀了,雨桐面上也无光。

    春秋镜开启的是寒门,霜华如瀑,溺飙灌出,咝咝咝,大地覆上一层寒霜,气温骤降。

    “嗯?”

    混世牛头人受觑向雨桐以及她手中的春秋镜。女人,再不收起你的梳妆镜,连你也宰了。牛头人受五指半屈,形如钢爪。“受气包。”他怒喝道。

    蓦地,受气积聚,凝结成一团,闪烁其华。混世牛头人抓着“受气包”,陡地朝雨桐抛去。

    呼哧,受气包疾驰而去,托着一条长长的光带,摇曳不定。

    四非女笑语殷殷,并未出手。她的契约兽钱羊也“咩咩”轻笑。她们并非想看雨桐出丑,而是乐见有人前来挑衅女王。

    但见雨桐女王左臂挥扬,水光潋滟,倏地,一柄蓝湛湛的薄剑显化而出,剑气吞吐,如毒蛇吐信,嘶嘶嘶,蓝烟骤生,如幻如虚,美得有些不真切。

    混世牛头人抛来的“受气包”尚未接近雨桐,那柄蓝剑斩了过去,刷,剑芒爆飙,蓝烟迸荡。刹那间,受气包化为乌有。

    “女王还是关心我的。”雷鳃猴暗道。“红娘大人也在关注我。”雷鳃猴又道。被两个妞观望,雷吉压力很大。

    “只能用实力证明我的价值,然后再去gao基,和大力金刚猿哥哥害羞地生活下去。”雷鳃猴双翼齐张,炎风狂飙,火浪滔天。“牛头人受,我有一对牛鼻铜环,一只环要套住你的脑袋,另外一只要拴住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看环。”

    火乘风起,金刚杵开道。旋即,两只铜环旋斩而出,一环在上,另外一环在下。

    混世牛头人受心有余悸,暗恨雷鳃猴。“这猴头又来算计我。”

    “受”字诀高深莫测,修炼到高层,可达到万受无疆的境界。目前,混世牛头人只达到“千受有悔”的境地。

    哞!

    混世牛头人仰天大啸。受气如羊角飓风也似,怒旋而起,

    刷,混世牛头人蹑空而上,右手攥紧钢叉,斜指雷鳃猴,“巫空兽,看叉。”

    合身而上,混世牛头人受纵向雷鳃猴。数股羊角飓风极力扭旋,地面塌陷,石块、断木、碎尸均被卷起,抛向高中,尘沙弥漫,黄烟滚滚。

    当!当!两只牛鼻子铜环先后砸向混世牛头人受,穿破他的护体气罡,砸得牛头人无名火起,三尸神跳。他鼻孔喷出两道受气,白茫茫的,几乎凝实,好似玉带。

    两道受气劈扫在牛鼻子铜环上,将它们撞飞。眼鼻口溢血,混世牛头人受也遭到反噬。他雄眉拧起,厉喝道:“巫空兽,转世时,你投身于雷鳃猴一族,失了五百年前的记忆。可你的身体还是很老实嘛,对我还是有反应的。”

    雷鳃猴当即大骂道:“老东西,你乱讲什么。我的芳心只为大力金刚猿哥哥颤动,面对你,哼,我心跳如常,毫无反应。再者,吾之局部地区有花,尚未开放,即便开了,也由不得你采撷。”

    念动咒诀,雷鳃猴牵引那对牛鼻子铜环再度斩向老牛。

    刷,刷,两道圆环状的光华怒飚而来,照定混世牛头人受。“哞!”混世牛头人受怒吼连天,被那光华照住,他浑身不舒服,好似万千毒针扎向几身。

    猛地摇动身体,混世牛头人低呜不已,受气、基气相互绞旋,化龙而出。

    蓬!蓬!两声炸响,照定老牛的两圈环状华光崩散。

    至于七个小矮人、白雪公猪,混世牛头人早已不放在心上,小角色,无关痛痒。杀雷鳃猴才是正道。

    “百受之王!”

    混世牛头人狂道。

    嗡,气流晃颤,方圆百里颠簸剧晃。老牛身上窜出百十道受气,绞缠凝实,遽化一兽,头大如缸,眼瞪如铃,肩高三丈,身躯庞然若山丘,托着两条火红色的尾巴。这兽唤作“百受之王”,由老牛的受气凝显而成。

    百受之王用它的大脑袋蹭了蹭老牛,嗷!它放声怒吼,声如冬雷初绽,震得人站立不稳。

    “去弄死他。”混世牛头人指着雷鳃猴命令道。

    嗷!

    百受之王摇晃着脑袋,小跑几步,随后加速,快如闪电,眨眼之际,冲至雷鳃猴身前。张开血红大口,咬向猴头。

    “大力出奇迹。”

    一诡异的声音响起。

    锵,一根金色的柱子向下捅来,捅进“百受之王”的颅腔内,并从颌下钻出,将其钉死当场。

    是甲腾鹰兽,他双手抓着一根金色的细柱,捅坏了“百受之王”。身躯剧晃,百受之王轰然倒下,瞬化受气,朝混世牛头人涌去。

    “吾乃犬中的霸王啊。”

    一颗好大的狗头飘了过来,狗嘴大张,吞食那团受气,纳为己用。遽地,那颗狗头膨胀了数倍,黑得发光。

    甲腾鹰兽本想在雾腾蓝兽面前表演一番,哪只那位姐姐根本没注意到他,她只顾着嚼食铁扇公猪。

    铁扇公猪的脑袋已经没了,断颈还在喷血。雾腾蓝兽张口一吸,饱饮铁扇公猪的鲜血。而公猪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最后只剩下一张枯萎的干皮,像是皲裂的树皮。

    吃完铁扇公猪,雾腾蓝兽望向下一头猪,白雪公猪。“到你了。”雾腾蓝兽笑道。

    “不要将我和铁扇公猪那头垃圾相比。”白雪公猪阴森道。

    雾腾蓝兽的脸都气歪了。因为白雪公猪说铁扇是垃圾,那她雾腾蓝兽刚才吃的岂不是垃圾?

    弹剑而歌,白雪公猪吟道:“蓬莱山下,碧海之巅,吾曾拜会牢笼中的猪王。他赠予吾皇冠,并告诫吾不可丢了它,丢弃皇冠等同弃掉吾命。”

    “那就和你的皇冠一起葬身此地。”

    雾腾蓝兽冷道。

    展开薄翅,刷,雾腾蓝兽飞驰向白雪公猪。只吃了一头铁扇公猪,她并不满足。

    七个小矮人早就不知所踪,他们才不会和白雪公猪共葬此地。

    “几把!”

    骥霸獣降落在七只小矮人身前,蔑然地扫向他们。“小家伙们,哪里去。”骥霸獣笑道。

    “不用回头,你没无退路矣。”

    不臣之兽出现在后方,阻断七个小矮人的去路。

    前有骥霸獣,后有不臣之兽。七只小矮人算是认栽了,断无逃生之理。

    “不要杀他们。”

    碧池兽飞了过来,发克鱿也来了。

    “你们也想横插一脚?”

    骥霸獣歪头问道。

    “不是横插一脚,而是共谋大事。”

    发克鱿笑道。

    “骥霸獣,别和它们废话,吃了七个小矮人。”

    不臣之兽不屑与发克鱿、碧池兽为伍,也就死皮赖脸的骥霸獣勉强能作它的伙伴。

    骥霸獣扬起的蹄子放了下来,没有踢碎红胡子小矮人的脑袋。“碧池兽,发克鱿,他们身上有何价值。”骥霸獣好奇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发克鱿讶异道。

    “因为它们被封印的时间太久,外面发生的一切自然不知。”碧池兽笑道。

    “废话少说,直接进入主题。”骥霸獣不耐烦道。“再说风凉话,我让你们变成几把!”

    “”

    “”

    “”

    碧池兽、发克鱿、不臣之兽同时无语。

    绿头发小矮人勉强笑道:“我告诉你们羊村的秘密,只是你们要保证不杀我们七兄弟。”

    “羊村究竟有什么秘密,快说!”

    “你若胆敢欺骗我等,小心骥霸獣踢碎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喂,碧池兽,不要向我泼脏水。我可是爱好和平的善兽,明辨是非,路边遇到倒地的老人,也敢将他们扶起来。”

    骥霸獣恶狠狠瞪向碧池兽。只是后者浑然不觉。

    七个小矮人的老大,手拈长须,邪魅笑道:“尔等真想知羊村的秘密?不怕灰大狼前来找茬。羊村西南百里,有一座城堡,堡内住着灰大狼一家,它们是羊村的守护者。仔细想想,灰大狼也是奇葩,明明食肉,却不吃羊村内的老羊、壮羊、山羊、波尔羊、无尾巴羊、有羊角的母羊,甚至是幼羊也不吃。”

    “像我等聪明伶俐的小矮人,一看就知其中大有猫腻。灰大狼还有他媳妇虹太狼以及儿子大灰灰,它们是羊村的守护者啊,震慑周围的猛兽,不敢靠近羊村。”

    “我等小矮人,口齿伶俐,善于攻心,更擅挖洞。我们七兄弟挖了一条暗道通往羊村。那夜,月光皎皎,亮白如昼。我和小伙伴们终于挖穿地道,冒出头来,扫量羊村的内部构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大跳!”

    小矮人的老大悠哉悠哉道。并不急着叙述他们在羊村看到了什么。

    “几把!”

    骥霸獣不耐烦道。“赶快讲下去,否则拆了你的小叽叽。”

    碧池兽亦道:“不要停,赶紧的,说出羊村的秘密。饶你等不死。”

    小矮人中的老三接着道:“让我来讲吧。我们悄悄进入羊村,入口距离村长家的鱼塘很近。爬出洞口,我们躲在树林中,本想绘出精准的地图,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想象的可怕画面。”

    小矮人中的老六颔首道:“然。太可怕了!老三当时差点吓niao。据说,人在极度恐惧时,汉子的擀面杖会收缩。”

    小矮人的老四开口道:“兄弟们,甭废话了。小心碧池兽弄死你们啊。”

    老三这才道:“我们看到灰大狼躲在鱼塘的南面,和羊族的大美人妹羊羊约会!天啊,那场面简直闪瞎我们的眼睛啦。真是岂有此理,狼怎能爱上羊了,尤其是灰大狼,标准的妻管严,居然敢背着虹太狼出来搞外遇,你们能想象灰大狼的胆子有多肥吗?”

    “”

    “”

    “”

    骥霸獣、碧池兽、发克鱿、不臣之兽四脸懵比,完全搞不懂小矮人们在讲什么,难道这就是羊村的秘密?

    “几把?”

    骥霸獣怒视老三,“握草,你在拿我寻开心?小臣臣,马上变成剑,劈了他!他爱八卦让他去爱,管我们什么事。真该听你的,一开始就吃了他们七个。”

    不臣之兽也很无语。弄死七个小矮人的念头都提不起来。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真蠢,真的。不臣之兽摇摇头,走掉了。

    碧池兽、发克鱿脸上发烧,羞愧交加。恨不能立刻出手毙了七只小矮人。毛线啊,羊村的秘密可不是灰大狼和妹羊羊约会。

    七个小矮人也察觉气氛不对,骥霸獣要出手灭了他们,碧池兽、发克鱿也食言而肥,不准备放过他们。

    白胡子小矮人这才慢斯条理道:“大家淡定些,我们还没讲完哩。羊村到处都是秘密。灰大狼不但和妹羊羊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和村长有约定!”

    骥霸獣的脸色微微好转,它对战战兢兢的小矮人们讲道:“你们已在死门外徘徊,不可自断前程以及叽叽。我的耐心有限,不容你们第二次拿我开刷。”

    白胡子小矮人点头如捣蒜,“不敢不敢。羊村最大的秘密就是……”

    轰!

    一颗猪头砸了下来,落在七个小矮人身前,那分明是白雪公猪的脑袋啊。骇得白胡子小矮人瞠目结舌,讲不出话来。

    怎地,白雪公猪就死了?

    蓝色的雾气翻涌,充斥在天地之间。刷,魅影幢幢,雾腾蓝兽现身了,她头戴皇冠,右手拎着白雪公猪的无头尸体。

    “哦,你们还在。”

    雾腾蓝兽俯瞰大地,凝扫下方的七头小矮人。

    发克鱿、碧池兽、骥霸獣均想道,雾腾蓝兽也要分一杯羹不成,还是说,她要吃独食!

    锵。剑鸣陡地响起,不臣之兽化去兽身,以剑的姿态冲天旋起,遁向雾腾蓝兽。“女人,你成功地引起本大爷的注意,来吧,相杀或者相爱,由你做决定。本大爷陪你玩。”

    草,真不愧是情场高手,一上来就那么高调而且直白。骥霸獣忍不住想道。“我和小臣臣之间的差距隔着大海啊。”

    雾腾蓝兽斜瞥向那柄凶剑,“不臣之兽,你已沦为人类的装饰之剑,有何颜面在我面前嚣张。和你相爱?呵呵。”

    “那只好相杀了。”

    剑光激荡,瑰丽无伦,泼水似的洒向雾腾蓝兽。

    “还上脸了。真有你的。”

    雾腾蓝兽讥笑道。她扬动左翼,蓬,雾气迸炸,怒飚旋扫,和那片涌来的剑光对撞。

    不臣之兽、雾腾蓝兽撕比的时候,七个小矮人心思频动,奈何碧池兽从旁环伺,他们想逃也找不到机会。

    “碧池!”

    碧池兽叫道。

    “别叫唤了,你也是成熟体,为何在雾腾蓝兽面前毫无气势,像个小姑娘似的。哪像人家那么大气。”

    发克鱿揶揄道。

    “你妹!”

    碧池兽怒道。

    “你行你上,为何和我一起待在下面。”

    “我还没成熟,怎能和大人一般见识。”

    发克鱿强词夺理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