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鳃猴投出“牛鼻子”铜环,掷向混世牛头人受,心无半分怜悯。他可不是什么巫空兽,更不是牛头人受的结拜兄弟。

    紫霞兽分身无暇,既要照顾断了手臂的仙子兽,又在张望撕比中的雷鳃猴、混世牛头人、铁扇公猪、雾腾蓝兽。“可恶,要是晶晶姑娘来了,我也不会这般被动。”

    紫霞兽口中的晶晶姑娘,并非真姑娘,而是伪娘……

    晶晶是白骨兽,他的洞府和紫霞兽、仙子兽的餐霞洞毗邻。比之紫霞兽、仙子兽,晶晶姑娘的实力更出众,纵是面对混世牛头人受,也不屈于下风。

    紫霞兽也是知道的,白骨兽晶晶姑娘其实暗恋他,想与他的关系更亲密。奈何紫霞兽嫌弃晶晶身板单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当然,晶晶姑娘的身板和实力不相符,也没谁规定高手必须高大威武。

    像是修炼葵花宝录的大伪娘东方不败,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毫无留恋地结束了基老生涯,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伪娘界。东方不败也是娇小之辈,可他实力莫测,动辄抹杀他看不顺眼的汉子、姑娘,汉子摘去擀面杖,姑娘卸掉双xiong。又有谁敢当着东方不败的面,大谈宫主的荒诞与无情。

    刷刷,剑华涌荡。两口宝剑自铁扇公猪背后飞起,一道蓝,一道紫,两股剑华旋绞向空中的雾腾蓝兽。

    “你这公猪,再阻我,我把你整只吃掉。”

    雾腾蓝兽冷冰冰道。她极没耐心,腹内空空无物,急着进食,却总有傻比前来闹事。

    说罢,雾腾蓝兽双翅鼓动,两团蓝色的雾气旋了出去,一团砸向紫剑,一团砸向蓝剑。锵锵,金声大作,铁扇公猪祭出去的两口剑被雾气推了回来。放出时,剑华璨烂,回来时,两口剑寂淡无光,已被蓝雾侵蚀,再无宝气。

    铁扇公猪已知他的铁扇对雾腾蓝兽、雷鳃猴等人无效,而雷鳃猴引动“牛鼻子”铜环连番砸来,混世牛头人受惨嚎不已,脊梁断为十几段,皮开肉绽,望之触目惊心。

    遽地,念头通达,铁扇公猪念咒道:“铁扇铁扇,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猪。”

    那柄铁扇陡地颤动,左边的扇叶浮现一面人脸,慈母似的望向铁扇公猪,“世界上最漂亮的公猪自然是白雪公猪啊!”

    太阳了!

    铁扇公猪怒极攻心。一掌拍向扇叶浮起的那面人脸。“玛格基的,我才是最漂亮的公猪,管他什么白雪公猪。”

    再次疾念口诀,铁扇公猪将那柄很傻叉的扇子盖在混世牛头人身上,充作铠甲,阻挡雷鳃猴抛下来的“牛鼻子”铜环。

    “我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

    一阵爽朗的笑声突兀地响起。

    旋踵,一头英俊的公猪带着七个小矮人走了过来。

    “是你。”

    铁扇公猪怒道。

    领着七个小矮人的猪正是白雪公猪,猪界的最漂亮的公猪。即便是俊美的铁扇公猪,也被白雪公猪比下去了。两猪不在一个层次上。

    白雪公猪小手一挥,七个小矮人怪叫桀桀,扑向铁扇公猪。

    为首的小矮人,胡子及地,都能做拖把了,他面容清奇,小眼放光,朗声道:“铁扇公猪,俺们来自羊村附近的高顶山,谢谢你将白雪公猪驱逐出城堡,便宜了俺们。俺们七个,每天晚上依次和白雪公猪行那和睦运动。生平所遇之事,最快乐的莫过于此。”

    “死鬼,少说话,多做人事。”白雪公猪怒道。呵斥小矮人的首领,就像女王一样。

    小矮人的首领应声道:“是是,你说了算。今晚,我要和二弟三弟四弟,和你做有氧运动。”

    他话刚说完,跳出来三只小矮人,他们穿着脏兮兮的粗布衫,腰上系着草绳,权且作为腰带。“不错,白雪公猪。你必须答应大哥,否则我们撂挑子,什么都不做。”

    “想想都觉得激动。能和二哥三哥大哥一起做眼保健操,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三只小矮人喋喋不休,叽里呱啦,互喷口水,且乐在其中。

    “好开心,竟然有两头猪。”

    雾腾蓝兽大喜。

    可以吃烤猪肉。

    两翅平展,雾腾蓝兽浮在空中,“铁扇公猪、白雪公猪,摆在你们面前的去路有两条。其一,洗净猪肉,掉到锅里,等待我的食用。其二,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将那玩意交予我的主人,他就好这口……”

    “怎可能!”

    “你找死!”

    铁扇公猪、白雪公猪冷笑道。

    飕!一道草绿色的绳索劈了过来,还带着新鲜的泥土的芬芳气息。“混世牛头人受,趁你还没死翘翘之前,我要栓了你在地下城中溜达几圈。”

    那道草绿色的绳索发自小矮人中的老大。白雪公猪成天对小矮人们讲混世牛头人受多么的绝情,将汉子弄到手,玩玩就扔。白雪公猪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不过他的处境更加难堪,不但被牛头人受抛弃了,还遭到铁扇公猪的诅咒。

    铁扇公猪化身巫婆,拄着拐杖、拎着水果篮,有意接近白雪公猪,高价卖给他一枚苹果。白雪公猪吃了苹果之后,xing情大变,动辄打杀仆人,公猪之王再难忍受他儿子的无理取闹,将其逐出,这才有了白雪公猪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枕边话最是磨人耳根,七个小矮人天天听白雪公猪大骂铁扇公猪、混世牛头人受是天地间最毒辣的贱人,他们自然对牛头人、铁扇公猪没甚好印象。

    “滚。”

    雷鳃猴震怒,七个小矮人跳起来还够不到他的膝盖,却来抢他的猎物,着实可恶。“红娘大人在旁边看着呢,我若不好好表现,她失望之余,不再为我做媒,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大力金刚猿哥哥,你一定要等着我,我之局花为你而开。”

    呼,雷吉左臂挥动,劲风狂扫,几张“手撕鬼汁符”抛舞而出,围堵小矮人头目甩出去的那根草绳。

    崩!崩!崩!崩!草绳爆裂,绿屑翻舞。躲在铁扇下的混世牛头人受心情很复杂,曾几何时,他也要被基友守护啊。“不可,绝不可这样。我身为绝世小受的自尊心就这样被巫空兽那只猴子践踏?”

    怒目近裂,混世牛头人咬碎一口银牙,吼啸如雷。嘭嗵!他身上覆盖的铁扇被一股“受气”冲撞开来,迸向高空。

    默运“受”字诀,混世牛头人的断脊再度愈合。“巫空兽,五百年前的陈年旧账暂且放下。你用铜环欺我,这笔账现在就结算!”

    噗,血水迸洒。倏化人形的混世牛头人拔出自己的尾巴,某处直接喷血啊,场面相当惨烈,真不愧是“绝受”。

    铿锵!那条牛尾巴绷直,变作钢叉。“巫空兽,不用钢叉为你的身体开洞,你不知老牛的厉害。”

    嗡嗡颤响,气浪滚爆。遽地,金光大作,一个大写的“受”字拔地而起,撞向空中的雷鳃猴。“受”行所过之处,虚空剧晃,天悲地泣。而混世牛头人俨然是千古大M,双目绽放无尽光华。

    纵有“牛鼻子”铜环在手,雷鳃猴犹自心惊。“混世牛头人受的气息变了!”雷吉暗自戒备,灼灼望向牛头人。

    铁扇公猪喜道:“老牛,你总算醒悟了!”

    混世牛头人受的视线扫过七个小矮人、白雪公猪、雾腾蓝兽、雷鳃猴。“你们都要死。不过在死之前,我会让你们体验什么是绝代小受的愤怒,诸君,你们准备好了吗。”

    白雪公猪不住冷笑,“牛头人受,你的紫霞弟弟、结拜兄弟、合道基友铁扇公猪都在,你就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

    雾腾蓝兽也是一脸懵比,握草,我不就是想吃东西吗,为何你们总要搞事,敢不敢自觉些,食物就要食物的样子。“都给老娘闭嘴,你们谁先成为老娘的腹中食物。我保证不咬死他!囫囵咽下。”

    七个小矮人还嫌不乱,嚷嚷道:“俺们身材矮小,肉糙难咽。雾腾蓝兽,你还是先吃了白雪公猪、铁扇公猪,他们号称公猪界的两大鲜肉,光听名号就知鲜美可口,生食、熟食都可。骨头也要熬成汤呀,不要忘了分我们一份羹。”

    “你们!”

    白雪公猪暴跳如雷。

    “还没正式撕比,你们就背叛我?混账东西,枉我平日里悉心照顾你们。”

    “照顾我们?”

    一只蓝胡子小矮人笑了。

    “你那也叫照顾人?简直是要人命。俺们七兄弟若不是垂涎你的猪色,早就把你宰了。你今天白白胖胖的站在这里,全是我们的功劳。”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养得胖胖的吗?”

    白胡子矮人冷笑道。

    “因为你是食物,我们的食物。把你养膘了,我们才会动刀宰你。你当真以为自己的颜是极好的?”

    “算啦,兄弟们。雾腾蓝兽要吃白雪公猪,我们让与她就是了。毕竟我们是识时务的小矮人,和那些山地矮人、地精、食尸鬼不同,打不过敌人,就和敌人交朋友。”

    “我们认识一人,名曰阿杜雷士,明明实力强横,奈何时乖命蹇,故而主动投到死对头的怀抱,只为做那天下第一人。”

    “我可不认为阿杜雷士做的有什么错。人为了证明自己,休管他人异样的眼神。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他们赞美也好,诋毁也罢,你总要活下去。”

    “一个人若是被大众所影响,成为他们眼中、口中、耳中、心中的那人,多是悲哀之人。”

    “我思故我在。”

    “我在故我疯。”

    “我们是小矮人,你们何尝又不是。”

    “命运之下,谁人扬眉吐气。”

    “改变不了生活,改变不了别人,也不要被他们磨平了自己。”

    “你是独一无二的。而非千万冥冥众生。”

    七个小矮人你一言我一句,满口喷鸡汤。白雪公猪面罩寒霜,脸膛遽地黑紫,隐有红气浮现。那是因为他食用了铁扇公猪卖给他的苹果的缘故。

    混世牛头人受右手执钢叉,左手虚捏“受”印,基气浩荡如风,在他身侧徘徊。“白雪公猪,七个小矮人,你们真丑陋啊。千受之涤。”混世牛头人喝道。

    刷刷刷!刷刷刷!七千七百七十七道基光溺飙而起,并有无量受劫暗藏其内。

    七个小矮人吹胡子瞪眼,小眼微微阖起。蓦地,他们手掌相抵,头顶天足履地,结七杀阵。“马币的,我们跳起来就要踹他的膝盖!”小矮人们怒道。

    勾动地下城的杀气,汇成长河,环绕七矮人盘旋。

    白雪公猪也摘下头上的皇冠,掷于空中,登时,以白雪公猪站立处为中心,皇气狂飙,四野皆动。数百只猪头渐渐成形,朝天大吼。

    “我们是猪。”

    “我们做猪。”

    “有人累如狗。”

    “有人猪狗不如。”

    “只为自己活,管它猪头还是狗头。”

    数百猪头大笑,状若癫狂。白雪公猪衣衫翻舞,凌空蹈虚,果真不负公猪界第一美男之名。

    铁扇公猪也是痴了。“问世间白雪为何物,直教我恨恨不平。既生铁扇,为何又生白雪。和白雪公猪活在同一个时代,那是我此生的最大的悲哀。”

    话音未落,狂风扭旋而来,风暴之中浮着一杆铁扇。铁扇公猪念诵口诀,召回他的铁扇。“白雪公主,休要得意。且看山人手段。”

    抓定铁扇的扇柄,那公猪长啸而起,身形骤然拔高,面如蓝靛,獠牙外翻,恶狠狠瞪向白雪公猪,仿佛要将平生怨气灌入死对头肺腑之内。

    龙蛙闭目,缄口不言。姑苏冥凰更是养神,事不关己,不牵不挂。

    最紧张的就要数雷鳃猴了,混世牛头人受释出的“千受之涤”,绝大部分是冲他而来。

    不杀雷鳃猴,牛头人怒火难填。

    Duang!一声霹雳似的震响,基雷怒绽,好似万花争艳,共逐春意。以金刚杵为主,牛鼻子铜环为辅,雷鳃猴分而攻之,他可不是被动之猴,要做那扬眉吐气且gao基的大猿。

    大伪娘东方不败斜瞥向他的契约兽雾腾蓝,“还等什么,吃了它们。”东方宫主冷笑道。

    雾腾蓝兽笑笑,不予理会。

    蓬!蓬!蓬!一团团虚火炸开,七个小矮人结的杀阵难以久撑,即将崩溃。混世牛头人受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

    白雪公猪放出的数百个猪头,犹在坚持,旋绕白雪公猪飞舞。

    混世牛头人一跺脚,地崩山裂,泥尘迸荡,呼哧,呼哧,呼哧!三道受气绞旋而起,比水桶还粗,长有十数丈。“白雪公猪,你的猪头我收下了。”那公牛喝道。

    “是吗。”

    白雪公猪嗤笑道。

    他五指戟张,向上赞出一掌,击中皇冠,登时,倒悬的皇冠化作一口利剑,劈向三道受气。

    “加诸皇冠,必承其重。”

    白雪公猪喝道。皇冠所化的利剑战无不胜,劈爆三道受气,犹自颤鸣。

    握草,那不是李敏基曾经的台词吗。来自惑星的毒基兽暗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