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鳃猴收拢双翅,垂头丧气。它今天是栽了,不但没见到美味的大力金刚哥哥,还被三只公兽拦住了,一者混世牛头人受,一者紫霞兽,一者仙子兽。

    雷吉被困在亥心,左冲右撞,皆不能突出重围。紫霞兽、仙子兽、牛头人受吃定了雷鳃猴,它再不知轻重,它们必斩他。

    “大师害人不浅呐。”雷鳃猴心里泪流满面。那时节,有大师级别的人物周星星,以巫空兽、紫霞兽、混世牛头人受为模板,创造出小话西游两卷,流芳传世。“巫空兽啊巫空兽,那厮到底做了什么,他种下的因,却让我来承担果。”雷鳃猴伤心道。

    “雷鳃猴。”

    遽地,一道秘音灌入雷吉的耳内。是上官小红以秘法传音于他。

    “您唤我何事,红娘大人!”

    雷鳃猴如法炮制,回话于上官小红。小红同学答应雷吉,帮他牵线,和唐豆比的契约兽大力金刚猿交好,感情深时,水到渠成,自然gao基。故而,雷鳃猴尊称上官小红为红娘。

    “杀了混世牛头人受,取走它的双角。”

    “红娘大人,牛头人受实力不弱于我。另有仙子兽、紫霞兽在旁窥视,要杀混世牛头人受,难上加难。”

    雷鳃猴如实道。

    混世牛头人受修“受”字诀,实力叵测,甚至更胜仙子兽、紫霞兽一筹,雷鳃猴说他和牛头人受不相伯仲,却是在美化自己,论单挑,雷吉不是牛头人受的对手。

    “我知。”

    上官小红道。

    “我有一宝,唤之曰‘牛鼻子’,专克牛头人。你且记下了,我将‘牛鼻子’的法决传授与你。”

    “是。”

    雷鳃猴忍住喜悦之情,用心牢记,好在法决并不长,两百字不到。

    “红娘大人,我已记下。可将‘牛鼻子’传与我了。”

    雷鳃猴再道。

    “好。”

    上官小红答道。

    冥河水涨,纯黑如墨,轰嘭!百丈高的浪头掀涌而起,拍击长空。姑苏冥凰脚踩龙蛙,骤然发难,攻向紫霞兽、仙子兽、雷鳃猴、混世牛头人受。

    “握了根草!”

    雷鳃猴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喂喂,红娘大人,你在做咩,为何让姑苏冥凰撕比我,说好的传我“牛鼻子”呢。

    紫霞兽、仙子兽、混世牛头人受皆大吃一惊,它们也知姑苏冥凰,凶戾之兽,诞生于冥河,喜怒无常,生xing好杀。

    刷刷,两道剑光疾纵,势若霹雳,旋斩向冥河之上的姑苏冥凰。紫霞兽出手了,它可不愿被冥凰屠了。“我有淑女剑、越女剑,你有龙蛙、冥河,且撕比吧。”紫霞兽怒道。

    仙子兽与紫霞兽同气连枝,生死相依。紫霞兽动手,仙子兽自不会落后。

    “武弁小受!”

    混世牛头人受大吼。

    嗡!

    光华暴涨,混世牛头人受身前冲出一个大大的“受”字,贴地飞纵,喀拉拉,地裂坑现,沙石飞扬。天地之间充满一股荒凉的受息。

    在场的基老,无不吃惊。因为他们感觉自己的局部地区紧张,显是遭“受”了。

    雷鳃猴正要出手,忽觉冥凰向他抛来一物,奇快如电。紫霞兽、仙子兽、混世牛头人受毫无察觉。“这是?”雷鳃猴喜道。

    雷吉抓住了姑苏冥凰抛来的那物,其小如指环,是一对,铜锈斑斑,很不起眼。“这就是专克牛头人的异宝?”雷鳃猴暗道。“既然红娘大人说了,要为我做媒,她自然不会害我。”雷吉默诵法决,引动手中的异宝。

    哧的一下,雷鳃猴的掌心被那对铜环划破了,血水渗出,融于环内。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感瞬间笼罩住雷吉。“已成。”雷吉窃喜道。

    两只铜环绽放光华,遍及十余丈,彤云翻涌,上下抛舞。急着和姑苏冥凰撕比的混世牛头人受陡觉一寒,扭过身来,扫视雷鳃猴,好像要将他彻底看透。“巫空兽,你做了什么!”

    “嘿。”雷鳃猴嗤笑道。做了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杀你,并取牛角。雷鳃猴口诵法决,那对铜环遽地旋起,绕着雷鳃猴飞舞,光华抛涌,摄人心魄。

    混世牛头人受更是心旌摇动,难以安下心来。他从雷鳃猴放出的那对铜环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及细想,混世牛头人受一拍脑门,刷,遁出一抹冷光,绞旋而出,冲向雷鳃猴。那抹冷光内裹着数千只毒虱,但凡被它们盯上,上天下地,逃无可逃。牛头人受可不愿受制于雷鳃猴,一出手就是阴毒计策,要杀雷吉。

    “苦当桃受雷。”

    雷鳃猴冷喝道。

    呼呼,电弧迸舞,雷芒荡爆。一只桃形兵器冲天而起,那是雷鳃猴新收的法宝,苦当桃受雷。这宗法宝的温养方式也很独特,需以汉子的擀面杖和它接触,相互取暖。温养的时间越长,苦当桃受雷的威力越大。

    雷鳃猴取得“苦当桃受雷”的时间尚短,不足以发挥它的全部威力,即是如此,苦当桃受雷骤起发难,也很惊人。

    轰的一声爆响,自混世牛头人受脑门冲出的那抹冷光当场裂炸,上千只毒虱争相飞出,彩光炫目,鳞粉播撒。

    哧哧哧!哧哧哧!苦当桃受雷崩散出的雷电将毒虱尽数剿灭,焦味四溢,腥气熏天。

    雷鳃猴双肩先后摇动,两只铜环扑跃射出,刷刷,灿华盛涌,直如霞霓,劈掼向混世牛头人受,将他困在其中。

    浑身不适,灵魂也忍不住颤悸。混世牛头人受耿直脖子,哞的一声怒吼,音浪荡舞,可穿云裂石。然辄,两只铜环扑扑跳动,旋绕牛头人受数匝,像是在欢呼,又像是在观察猎物。

    刷,刷,刷。一道道光华降下,照在混世牛头人受身上,他再难维持人形,俊朗的面庞急遽扭曲,忽地到底不起,四肢伏地,背脊高耸,撑爆衣服。

    是公牛啊,混世牛头人受现了原形。肩高三丈有馀,四蹄喷烟,巨受的气息瞬间攫笼四方,在场的基老都感受到了那头公牛散发的受息。有些实力不济者,甚至产生了异样的想法,望向公牛的眼神怪怪的。

    哞。

    公牛狂吼道。身后的那条尾巴迎空甩了出去,嗡嗡,破空之音细细响起,震人耳膜。

    当当连声,一连串的撞击之声陡地传开。原来混世牛头受手中的钢叉是他的尾巴所化,如今,钢叉已经复归原状,其坚若钢,难以摧折。

    混世牛头人受不住咆哮,躁动难耐。动用它的尾巴,也难击退那对铜环。铜环曰“牛鼻子”,是一位炼器大师耗尽心血炼制出来的,那位炼器大师有貌美如花的夫人,却被一只牛头人骗走了。脑袋变得绿油油之余,炼器大师羞愧交加,绞尽脑汁,炼出一对铜环,终于寻到那对狗男女。

    炼器大师二话不说,直接祭出“牛鼻子”铜环,抹杀了让他脑袋变绿的牛头人。可是大师功成之际,一生心血败光,也含笑而去。

    后来,那对铜环被梨子姬所得。再来后,回归上官小红之手。女禽有兽童鞋再传于雷鳃猴。

    锵当,火花迸射。混世牛头人受的尾巴蔫了,倒垂下来,拖在地上。尾巴上血迹斑斑,甚至有裂口。雷鳃猴祭出的“牛鼻子”铜环反而趁势猛攻,一下下砸向公牛的背脊,每砸一下,都会激起一蓬血水,不消片刻,公牛成了血牛。哀声低吼,依旧倔强,不服输。

    仙子兽心下不忍,偷望了一眼紫霞兽,观他面无表情。“唉。”仙子兽暗叹。转身飞向混世牛头人受。“巫空兽,不要再用铜环砸他了,他好歹是你的结拜大哥。”

    梆。仙子兽抡起鎏金棍,砸飞那对“牛鼻子”铜环。

    “仙子兽。你再阻我,连你一起打杀。”

    雷鳃猴左手一招,摄来“苦当桃受雷”,暗暗对准了仙子兽的面门,如果对方还要护着牛头人受,雷吉立即掷出“苦当桃受雷”,毙了他。

    紫霞兽以气劲牵动越女剑、淑女剑,有模有样地撕比姑苏冥凰。可他心里五味翻陈,极不是滋味。和巫空兽离别的五百年,混世牛头人受对他照顾有加,冷时送棉袄,热时赠冰水,寂寞时,甚至捆了自己送上门来,以供紫霞兽抽笞。

    时至今日,紫霞兽也不知他更喜欢巫空兽多些,还是那头牛更多些。一颗心悬了起来,紫霞兽难以做决定,他爱着的以及爱着他的两只公兽正在撕比,誓不罢休,不死不休。

    锵锵,淑女剑、越女剑倒翻而回,几乎坠空。紫霞兽心思乱了,再难驭使双剑。姑苏冥凰随手招来一道水柱,挥退紫霞兽的双剑。

    “啊。”

    紫霞兽低声道。

    “无情的汉子。”

    姑苏冥凰讥声道。

    “”

    紫霞兽无言反驳。

    是他犹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远处,传来仙子兽的痛呼声。

    紫霞兽悬着的心再度绞起,扭头望向雷鳃猴、仙子兽、混世牛头人受。

    是雾腾蓝兽,她出手了,张口咬断仙子兽的右臂,咔哧咔哧,咀嚼之后送到胃中。意犹未尽,雾腾蓝兽凶目放光,盯死仙子兽的左臂。

    “孽畜,你怎敢伤仙子兽。”

    紫霞兽怒极,双手拂动,气劲横扫,刷,刷,淑女剑、越女剑旋舞而起,齐齐斩向雾腾蓝兽。

    雾腾蓝兽不屑一顾,蓬,她羽翼上旋起一团蓝雾,迅速泅散开来,拦下淑女剑、越女剑,两剑像是无头苍蝇似的,找不到方向。

    雷鳃猴大喜,“这位姐姐,我知你也没安好心。可你毕竟帮我阻挡了仙子兽。”再念法决,雷吉催动“牛鼻子”双环,力劈而下,彤芒爆舞,嘭嘭嘭,混世牛头人受的脊背炸裂,血雾喷向高空,染红了半边天穹。

    “不可伤他!”

    吼声如雷,一只身披银甲、头戴翅盔的汉子怒冲而来。他右臂挥动,手中抓着的那杆扇子遽地拍动,呼喇喇,狂风骤起,席卷天地。

    雷鳃猴、雾腾蓝兽、仙子兽都被吹飞了。

    “嗯?”

    雷鳃猴怪眼怒瞪,望向来人。

    仙子兽悲伤道:“你是铁扇公猪,混世牛头人受的合道基友。”

    那汉子冷道:“是在下。我家老牛对你和紫霞兽两个贱人念念不忘,若不是念在旧情,我早就杀了老牛,岂容他三心两意。”

    铁扇公猪急掠而下,降在混世牛头人受身旁。他满脸哀伤,低头望向牛头人受。“何苦呢。”铁扇公猪小声道。

    “为情所困,身不由己。”混世牛头人受勉笑道。

    砰,铁扇公猪踢了一下混世牛头人受。

    嗷的一声,那头公牛痛呼不已。

    “活该!”

    铁扇公猪恼道。他既恼伤他家汉子的雷鳃猴,更恼紫霞兽、仙子兽,外边这些妖艳的贱货有什么好的,比山妻更好?

    把眼瞄向公牛的断脊,铁扇公猪更是心疼。他五指张开,刷刷刷,自愈光线蓬舞,打入混世牛头人受的脊梁之中。

    “喂,你在搞笑吗。”

    雾腾蓝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铁扇公猪上空,雾气腾腾,暗藏杀机。

    “额。”

    铁扇公猪讶道。他手中的铁扇可将敌人扇的懵比,为何中招的雾腾蓝兽完好无损,智商并未下降。怪哉!铁扇公猪忖道。

    炎风滚荡,怒啸排涌。雷鳃猴鼓动风火双翼,疾驰归来。“谁也不能阻止我gao基,你也不行,铁扇公猪!”

    飕!飕!飕!

    雷鳃猴甩出三张“手撕鬼汁符”,贴向铁扇公猪的面门。与此同时,雷吉指诀一拿,结怒目金刚印,也打向铁扇公猪。

    无量金光纵舞,金刚杵自高空降下,直刺向混世牛头人受的断脊。蓬,蓬,蓬,血光炸爆,牛头人受的伤口再次撕开。

    哞。混世牛头人受嚎叫道。

    铁扇公猪挥动铁扇,呼哧,呼哧,厉风旋刮而起,吹散那三张“手撕鬼汁符”,“巫空兽,你这魂淡该死。”铁扇公猪怒道。“你曾经叫人家小甜甜,可还记得?”

    噗!

    雷鳃猴仰天喷出一口老血。握了日。这怎有可能。“巫空兽那厮太恶心了。”雷鳃猴中了暗伤。

    可他不忘出手,趁你病,要你命。混世牛头人受必死无疑。

    连环而出,“牛鼻子”铜环旋向混世牛头人受。

    “牛命休也。”

    混世牛头人受呼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