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伪娘东方不败一言不合就召唤出雾腾蓝兽,震慑一众基老、伪娘。

    东方日可就没那么悠闲了,因为他的欧尼酱东方不败放出座下的第一位战将“应曲诗婷”姑娘,人格裂分、身体也一分为二,两位“应曲诗婷”小姐杀得东方日有苦说不出来。

    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还在一旁嘚瑟。“城主,加把劲啊,那两位伪娘小姐太猛了,你应不应付的来,是基老就该坚持半个时辰。”

    噗!东方日口喷血箭。尼玛,雄基姬,你丫就知道说风凉话,不要瞎比比,上啊,和一起撕比“应曲诗婷”姑娘。

    雄基姬磨拳霍霍,半觑向东方不败,“城主的欧尼酱让我心动了。我要擒下他,与其证道,行那皆羞之运动。”

    将身纵起,雄基姬遁向东方不败那个方向。他还未飞出多远,刷,一道冷光怒飚而来,旋切向雄基姬的腰,要将他拦腰切断。

    是“应曲诗婷”小姐,他的正体动手了,拦下地下城的守护者。东方不败命令“应曲诗婷”小姐斩了雄基姬、东方日。之前,雄基姬冷袖旁观,“应曲诗婷”姑娘才没撕比他。现在,雄基姬也跑路了,“应曲诗婷”姑娘自不会放过他。

    “这位伪娘。你过界了。”

    雄基姬冷声道。

    “死。”

    “应曲诗婷”姑娘的正体简洁道。唯有相杀才是结局。

    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一位战将,他手中的玉盘转动,流光涌瀑,溺飙旋荡,浩如汪洋,吞卷天地。

    雄基姬双手抱在xiong前,张口喷出一道浊气,“找死,我连你一起收了。伪娘若是能让我心情愉悦,在下不做基老,此身将入伪娘界!”

    嗡,斗气涌荡,冲出雄基姬体外,向前抛舞,状如凶浪。

    “应曲诗婷”姑娘手中的玉盘可不是一般的盘子,全名是“晶坷垃蛋鳞甲东仙盘”。

    “应曲诗婷”小姐默念咒诀,“”缓缓旋动,由虹光凝成的蛋、鱼鳞、甲壳,破空而去,斩碎雄基姬释放出去的斗气。

    “有两下子。”

    雄基姬暗道。

    “可只有这种程度,你不是我的对手。”

    雄基姬脖颈绷直,青筋密布,甚是可怖。他豹眼圆瞪,鼻孔外翻,唇两侧喷出一道道灼热的风旋,打着转儿,旋向“晶坷垃蛋鳞甲东仙盘”。

    叮叮咚咚,数百个风旋接连炸开,尚未靠近“应曲诗婷”小姐的玉盘,就以崩碎。“基老,你做不做伪娘和我无关。我只知你今天必死,谁来也救不了你。本座想杀的基老,都在地底下埋着,做了枯骨冤魂。”

    “应曲诗婷”小姐的正体、副体同时开口道,正体的声音炽热,副体的声音冷淡,两种音调交织在一起,如冰泉漱石,异常悦耳。

    不得不说,“应曲诗婷”姑娘的声音很好听,只是暗藏杀机,让人不寒而栗。

    “应曲诗婷”的副体挥掌击退东方日,前来和正体汇合,一正一副,并肩而立,四道视线锁住地下城的守护者,雄基姬。

    “噢噢噢!”

    雄基姬忽然大声叫嚷道。

    “好棒,就是这种视线,就是这种鄙夷的视线让我全身忍不住颤抖,太棒了,多多鄙视我吧,两位伪娘。用你们的目光穿透我健硕的肌肉,直达我的灵魂。”

    雄基姬右臂伸出,斜指苍穹,左手按住自家的奶大肌。如痴如醉,很享受被两位伪娘鄙视的状态。

    东方日以袖掩面,不忍卒视雄基姬,忘了这茬,地下城的守护者是个受。被人鄙视,他却很开心,被人揍,他也甘之若饴。你打他左脸,打完后,他让你大右脸,若打的力道不够,雄基姬会一掌拍死你。没错,他就是那种人。

    闻言,不但东方日鄙视地下城的守护者,“应曲诗婷”姑娘的正体副体也鄙视雄基姬,简直荒谬,哪有这样放诞的基老。

    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二位战将,古云鹤。此刻正在和基老界超级大咖花容想聊人生,探讨宇宙哲理。云鹤先生时不时梳理一下腿之毛,“花先生,你看,伪娘就如吾腿上的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刮掉之后还会再生。我倦了,只好放任它们成长。”

    花容想颔首道:“正是这个道理。吃西瓜的群众永远不知吾等基老的太上之妙,不入此间,不知其味。贤者曾经曰过,基别三人兮,当gao基以相待。云鹤先生何不与我gao基哉。”

    古云鹤白发纵扬,抚拨古筝,三缄其口。且听筝音,一切尽在不言中。

    伪娘不识基老味,基老不知伪娘妙。花容想、古云鹤同时叹气。

    再说撕比中的玉石雕像、紫君、加奈凉子。紫君双掌拂开,劲风浩荡,扫开碍事的加奈凉子。“你这家伙不知进退,紫君面前有你站着的地方吗。滚。”紫君不悦道。

    加奈凉子总想在东方不败面前出风头,这样才能引起宫主的主意,进而也有可能被宫主收入闺中,双羞双宿。

    可紫君就不这样想了,他只觉加奈凉子碍手碍脚。“混账东西,何不去同你的小朋友梨小卢玩耍,你们可是一对。”

    梨小卢也没闲着,青府的六大杀马特,像是流氓猫似的,欺负梨小卢,将他当做小老鼠。梨小卢苦比的很,发狠道:“你等杀马特汉子实在是不要脸,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们敢不敢一个挑一个,不要群起而殴之。”

    绿毛杀马特笑道:“之前你带来一群伪娘,暴揍我,你怎不说大家要单挑。现在形势转变了,你却反口咬我。姑娘你的脸皮也很厚。”

    黄毛杀马特接口道:“绿毛,甭和他废话,瞎叽歪什么,能动手就不要动口。我们是贵族,又不是君子,哪讲那么多道义。拳头大就是理,被揍的就是活该。”

    双马尾紫毛汉子亦道:“然也。贵族的自尊不允许我们单挑对面的伪娘,我等只能一起上啊,兄弟们,可别落后了。跟上节奏,绿毛,快去快去。拿不下梨小卢,你如何搞定东方不败。”

    一言不发的渔网汉子黑毛也开口了,他道:“春风又绿江南岸,野生的贵族神出鬼没。请看好自家伪娘,堤防青府的绿毛杀马特,不可被他钻了空子,带走那美味的伪娘。”

    白毛、灰毛同声道:“黑毛,你这是拆台啊,不带你这样玩的。绿毛还没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你就在他背后下刀子,可真够狠的。话说,你和绿毛有仇?”

    渔网汉子哼道:“无仇。因为绿毛让我想起了某个大人物,心里有些不爽。”

    黑毛想到的大人物自然是青府之主,上官青。

    上官小红他爹曾经也cos过伪娘,还和两位好友组成“夏雨荷”队伍,名动画界。是当时冉冉升起的新星,可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至今还是画界一大美谈。

    黑毛当然不会将他主人曾经是伪娘的黑历史公布于众。“绿毛这厮为何偏偏喜欢伪娘。”黑毛汉子暗道。“我要严加看管他,不可让他陷入过甚,误了大好年华。”

    讲人话,渔网汉子黑毛担心的是绿毛,这位杀马特贵族要是知道青府之主做过伪娘,心里肯定有想法!

    花容想带来的小弟,年轻的基老王子,他撕比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三战将、第四战将、第五战将。吉尔·潘多拉贡自然不是一个人,他怀揣着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里面的基老凑不成百数,可数量还是挺可观的。放出几个甚至几十个基老,还是可行的。

    排位第三的战将笑三郎,想笑却笑不出来。

    和笑三郎撕比的是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排名最上位的基老,百基之王。大哥般的人物,被基老们所尊敬着。

    嗤的一声激响,笑三郎左脸喷出一道血水。百基之王站在笑三郎对面,抱剑而立,较之他手中的剑,百基之王更像是一柄锋利的剑,直指碧穹。

    百只基老的大哥,他无意中散发的剑气,划伤了笑三郎的俏脸。

    登时,英俊的基老笑三郎僵在原地,“畜生,你弄伤了我引以为傲的脸蛋。你知不知道,在伪娘界,我的脸也属于出众的那一小撮。”

    梆!笑三郎敲响震天锣。气浪滚爆,排山倒海似的冲向百基之王。

    百基之王轻蔑道:“你的破锣该丢了。”

    言罢,他右臂挥舞,手中之剑遽地划开,刷,剑芒如冷泉爆绽,滔天卷起,和笑三郎的成名武器“震天锣”激发的气浪相撞,两股宏力抛叠挤兑,相销相融。

    呼呼,笑三郎右手攥着的六角铜锤急遽旋动,铜光抛舞,道道旋开。当啷,当啷,当啷!震天锣再次响起,声如狂涛,方圆百丈几成渊域,锣声来回旋荡,震碎任何有形之质。

    可是百只基老的大哥,身如磐石,屹立不动。外物不足以动摇他的心神。

    “吾有大叽叽,只待有缘人。诸君,谁是吾的有缘人!”

    百基之王仰天喝道。

    万丈豪情冲破云霄,直贯天际。

    嗤嗤嗤,百基之王手中的剑旋舞而起,当此之时,三十三束剑光凝聚成一条剑河,阔有三丈,长及五十丈,锋锐剑气徐徐吞舞,绕旋在剑河四畔。

    “不好!三哥危险了。”

    四姑娘惊道。

    他是东方不败座下拍在第四位的战将,仅次于“应曲诗婷”姑娘、古云鹤、笑三郎。

    刷。

    四姑娘常奔而来,他手中的那杆花枪横扫而出,锵嗤,枪影幢幢,横亘铺展开来,拦在四姑娘、笑三郎身前十丈处。

    可在剑河的冲击之下,那些密集的枪影几如摆设,拦它不住。恍如洪水撞击堤坝,几次冲撞,剑河怒飚向前。首当其中的是四姑娘。

    遽地,四姑娘双手握紧枪柄,向地面捅去。当的一声爆响,地面炸裂,地势丕变。一座几十米高的土山陡地升起,再次拦击剑河。

    嘭!

    土山迸炸,尘泥漫天抛撒,原本,土山坚逾铁石,却也承受不住剑河的凶猛冲击。

    “笑三郎欧尼酱!”

    四姑娘尖声叫道。

    笑三郎头也不回,早就遁走了,留下一脸懵比的四姑娘。崩!四姑娘的花枪寸寸折断,他本人也被剑河淹没了,骨头渣也没留下。

    手举着“巴拉巴拉仙女棒”的五阿哥,呆若木人,心中的狂喜业已退去,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惶恐。

    刷。

    黑王子一剑挥出,金色的剑弧掠过五阿哥的鼻梁,将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五战将的脑袋削去一半。

    “发克。”

    黑王子的契约兽发克鱿不悦道。它一甩尾,桃花旋舞开来,拂扫向失去头盖骨的第五战将。两百七十瓣桃花把五阿哥的尸体裹住了,轻轻一旋,绞为肉沫骨渣,随地抛洒。

    笑三郎逃得够快,才没被杀掉。逃出很远,他犹自惊魂未定。左手拎着震天锣,右手抓着铜锤。“四弟,五弟,你们为我争取了逃生的机会。放心吧,我会好好活下去。愿你们来世还做伪娘,我们三人还是情比金坚的好友。”

    “不,不用等来世了。”

    百基之王的声音幽幽响起。

    笑三郎惊得头皮都快炸了。“你,你的速度怎能那么快……”

    百基之王左手食指、中指按住笑三郎的额头,陡地一点,咔嚓咔嚓两声,笑三郎的额骨迸裂,脑浆喷了出去。“去和你的四弟五弟团聚,我很乐意助人。”百基之王笑曰。

    话语甫落,百基之王耸动右肩,蓬嗤,一团剑气罩住了笑三郎。“放、放了我吧!”笑三郎丢了震天锣,用手捂住脑洞。

    “遗憾,我的大叽叽不是为你准备的,你和我无缘。”百基之王冷冷道。

    转身就走,百基之王再不管身后的笑三郎。那团罩住东方不败座下第三战将的剑气遽地旋动,哧哧哧,哧哧哧!笑三郎的身体被切成数千片,血溅当场。

    黑王子从怀中取出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信手一挥,画卷鼓动,腾,腾,腾,一只只基老飞回画卷内,安静地做个美男子。

    黑王子巧用百美图,除掉第三战将、第四战将、第五战将。另外一只大基老清谷也结束了他的撕比战场。清谷右手摊开,内有一团紫色的光华缓缓流淌。

    这团紫色的光华本是他的武器“紫色蛇狐斧”的第三形态。

    清谷凭恃“紫色蛇狐斧”,斩了第六战将、第十战将。

    “紫君,你的名字和我的斧子犯忌讳。”清谷盯上了第七战将紫君。

    东方不败视若不见,他坐下的战将还在减少。基老们也出手了,抹掉伪娘。召唤出雾腾蓝兽,东方不败视坐下战将如草芥,弃如垃圾。

    “宫主真是冷酷。”

    “人皆有一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