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三十五颗眼珠子,上官小红还不满足。她望向东方日。“城主的眼睛也该物归原主。它们本不属于你,强留也无用。”

    扑扑扑,东方日的左右眼球狂跳,似要冲出眼窝。“它们是我的,谁也取不走。”东方日伸出左手,蒙住双眼。他掌心冰冷,一抹蓝光透掌而出,灌入他的双眼,扑熄它们的燥热。

    玉石雕像自挖双眼,还予上官小红,他是石人,不会流血。可也不能没有眼睛。刷,玉石雕像向下纵去,“你的眼睛我要了。”玉石雕像不由分说,直接动手,嘭的一声,他左掌击中一只伪娘的脑袋。

    被玉石雕像偷袭得手的伪娘,饮恨当场。他的脑袋像是炸裂的西瓜,迸射洒开。可那对漂亮的眼睛完好无损,被玉石雕像拈在手中,放进他空洞的眼窝内。

    “成了。”玉石雕像暗道。他试着转了转双眼,可正常视物。“本来想取姑娘的眼睛,可此地的姑娘就那几人,还和血梅子有关系,杀不得。这只伪娘长相冷艳,和姑娘殊无二致,甚至更胜一筹,杀了他也不会污了我的手。”玉石雕像大步离去,不顾身后愤怒的伪娘们。

    “杀了他!”

    “他杀了小丽。”

    “尽管小丽姿色平常,可他毕竟是伪娘。我等伪娘不能任人宰割,人若欺我,我必还之。”

    “围住他。还有,那只绿毛也必须死!”

    腾!腾!腾!腾!一只只伪娘分散开来,一批伪娘围攻绿毛杀马特,另外一股伪娘撕比玉石雕像。他们都该死。

    玉石雕像和血梅子有过约定,他以完成,不再受血梅子的制约。心情大好的他却被一群伪娘围在中间,“快快离去,否则汝等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保,我当摘取之。”玉石雕像大笑道。

    “放肆!”

    “你这家伙木有叽叽,且不穿衣。该死!”

    “在东方不败大人面前,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晃来晃去,碍眼至极,当诛。”

    “荣耀即吾命,伪娘就是正义,你xie渎了正义,和死无异。”

    愤怒的伪娘汉子同时出手,他们的小头目唤作“加奈凉子”,拥有傲人的xiong围,放在姑娘中,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拥有大nai就拥有了世界。加奈凉子扯下头绳,攥在手中。目光阴冷,他道:“石头又如何,我照样勒死你。”

    腾嗤,加奈凉子急冲而出,势若奔雷。他手中的橙色头绳遽地甩开,像是一道厉电,陡地劈向玉石雕像完美无瑕的细颈。

    “也罢。人类这种生物总是很脆弱,再美的人也会枯萎而死,我虽取走一只伪娘的眼睛,可也只能使用几年而已。再收集一些,留置备用。”玉石雕像福至心灵,双眼豁然一亮。

    当当当!当当当!三只伪娘猛挥弯刀,劈中玉石雕像的肩膀、侧颈,可一点划痕也没留下。他们手中的弯刀反被弹开,刃口倒卷,已是废了。“都说了再烦我要摘走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当我在说废话吗?”玉石雕像骤然出手,咔嚓咔嚓,两声之后,一双伪娘倒地不起,某处显然是断了。

    玉石雕像两手紧握,蓬!蓬!两团血雾炸起,他取自两只伪娘身上的擀面杖已然爆掉。第三只伪娘像是暴雨中的新苗,抖个不停,想逃却没有跑动的力气,全身上下像是被抽干了。

    当是时,加奈凉子甩出去的那根头绳劈了过来,绕过第三只伪娘,狠狠地劈掼向玉石雕像。

    “我是讲信誉的石像,说摘你擀面杖就摘。”玉石雕像也不顾那根劈向他的头绳,身形暴起,大吼一声,气浪滚爆,吹飞了加奈凉子的头绳。“你之假奶亮了!真是惹人生厌。”玉石雕像冷笑道。他这话自然是对加奈凉子说的。

    玉石雕像左腿扫出,砰的一声闷响,扫中第三只伪娘的侧身。咔嚓咔嚓,第三只伪娘的骨头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身子一歪,向右边倒下。

    “哦。你也算是一号人物。”

    东方不败座下的第七号战将出队了,他生得高大,面皮发紫,颌下无须。人称“紫君”。

    紫君深得东方不败的垂青,长侍左右,甚至是卧榻之处也有紫君的身影。紫君也不管东方不败是否同意他出战,径向玉石雕像驰去。

    加奈凉子斜瞥了一眼紫君,心中不忿,却忍着不作声。紫君的奶大肌相当平常,甚至可以说是平坦。然而就是这样的紫君却俘获了东方不败的芳心,收之为暖被之君。“我有大xiong,东方不败大人却不加理睬,真是太阳了狗狗。”加奈凉子恨恨想道。

    “养你有什么用。”

    紫君和加奈凉子错身的刹那,在他耳边低声道。

    “你!”

    加奈凉子怒道。

    紫君大笑而去,极是得意。“加奈凉子拥有一对大xiong,总喜欢在人前炫耀。搞得伪娘界的风气愈发诡谲,谁的米米要是不够大,都不敢称自己是伪娘。”紫君不悦想道。

    加奈凉子于他来说只是小角色,紫君的撕比对象是玉石雕像。

    “紫君来了。”

    “是紫君。”

    “东方宫主座下的第七战将。号称战无不胜,打遍天下无敌手,入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随时等候宫主的召唤……”

    “小声些。紫君脾气可不太好。”

    伪娘们悄声议论,纷纷避开紫君,让出一条路来。紫君双袖蓬卷,紫气滚啸,倏地,他五指忿张,气劲迸爆,像是五道螺旋柱体,劈向玉石雕像。

    玉石雕像掰断第三只伪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心情愉悦。他一扬手,那支血淋淋的汉子的擀面杖抛向了紫君。

    蓬。紫光荡爆,五道螺旋气柱分出一道,撞碎了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余下的四道气柱倏然而至。

    “紫君?”

    玉石雕像抬头,望向来人。“你的眼睛是紫色的,我喜欢。”玉石雕像右臂挥动,锵嗤,一道气旋怒飚而出,横斩向四道气柱。

    迸爆之声陡地响起,紫君释放的四道气柱登时消散。

    “实力相当才可尽兴。”

    紫君右手一晃,手中多了一只葫芦,葫芦高不过尺,晶莹若玉,通体透着寒气。“我有寒鸦葫,却无安置葫芦的底盘。今日与你相遇,我观你不凡,适合做寒鸦葫的底盘,我将你带在身边,你亲手捧着葫芦,岂不妙哉。”

    “希望你的擀面杖结实些,我承认你口才了得,只是口中功夫如何?”玉石雕像冷言冷语,忍不住嘲笑紫君。对方欺人太甚,玉石雕像可不愿被人欺,甚至被人骑到头上。

    “哎。”紫君叹了口气,咚,咚,咚。他以手指叩击寒鸦葫。每一次叩击,葫芦都会长高,十次之后,葫芦高有丈余。紫君单手托着葫芦,面容不变,好像葫芦没有重量似的。

    玉石雕像眼睛眨也不眨,紧紧盯着紫君还有他右手托着的大葫芦。“寒鸦葫,我好像听血梅子说过……”玉石雕像不怎么想的起来。

    紫君唇薄似刀裁,缕缕寒烟自他口中溢出,喷在寒鸦葫外侧,旋绕葫芦壁数匝,结成环扣。以紫君立足处为中心,周围数十步内寒光喷舞,向上抛卷。

    纵是一同而来的伪娘们,也退避三舍,不愿靠近紫君、寒鸦葫。担心今生再不能做伪娘。

    “装模作样。”

    玉石雕像的右臂舒卷,霞光吞吐,簇拥着一杆芭蕉扇疾驰而来。

    “是血梅子大人的芭蕉扇!”

    一尊果男雕像失声道。

    “怎会被他取走!主人,他手里还有什么是你交予他保管的。”第二尊果男雕塑偷瞄上官小红。

    “主人不管做什么,自有她的深意。不可妄自下结论。”

    “也是。是主人创造了我们。创造物怎可忤逆造物者的心思。”

    九尊果男雕塑琢磨不透上官小红的意图,虽尊她为主人,却有隔阂,他们不确认女禽有兽童鞋就是血梅子的转世之人。

    紫君、玉石雕像撕比的同时,青府的绿毛杀马特也没闲着,他要应对一群伪娘,饶是他越战越勇,也渐显败象。

    那条通向东方不败的道路,两旁的垂柳接连跌落尘埃,它们本由绿毛杀马特的斗气凝显而成。伪娘巨擘东方不败座下的伪娘,岂容杀马特贵族在他们的宫主面前荒诞不羁,故而出手毁去两排垂柳。

    和绿毛哥哥撕比的伪娘的小头目唤作“梨小卢”,他和加奈凉子的关系极好,情同姐妹。两人一同拜在东方不败麾下,共进退。

    梨小卢面有嗔意,冷声叱道:“绿毛!受戮吧,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跪下,向东方宫主求饶,宫主兴许会放过你。”

    绿毛杀马特笑道:“跪下?你就叫我跪下?除了主人,我不曾向任何人屈膝,即便是你们的宫主也不行。”

    远处,高台上,软椅中,大伪娘东方不败斜睨了一眼绿毛杀马特,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梨小卢大惊,喝道:“绿毛,谁也救不了你。”

    身体急旋,梨小卢猱身而上,右掌拍出,蓬,青芒芒的斗气怒飚而出,涵罩向绿毛杀马特。

    绿毛杀马特面色一寒,也运掌身前,和梨小卢对了三掌。砰砰砰,两人拿不下对方,各自疾退,旋又撕比在一起。

    有助战的伪娘悍然出手,他们可不管什么道义,只要能弄死绿毛,他们就是要以多欺少,谁会说什么,谁又敢说什么。

    十几只实力逊于梨小卢的伪娘同时出手,他们配合无间,又是亲密的战友,只需一个眼神就能飙出汹涌的撕比战意。绿毛杀马特贵族难以分心十几处,居于下风只是早晚之事。

    “不能等了!”

    “青府的杀马特不容人欺负。”

    “欺绿毛者就是欺我。我是紫毛!”

    扎着双马尾辫子的紫毛杀马特,步如流星,疾驰掠出。锵,他手中的长枪绽放一蓬冷电,洒向前方的伪娘。“去死吧。”紫毛杀马特贵族冷喝道。人快,枪更快,一抹紫电迸开,枪头搠向最近的伪娘的后背。不将那只伪娘捅个窟窿,紫毛杀马特绝不甘休。

    “绿毛终于找到了真爱,虽说对方是一只伪娘。可兄弟只要幸福,管它呢,就算是伪娘,我们也要为绿毛抢过来。”黄毛杀马特贵族长啸道。“黄毛来也。”话语既落,人已纵出。

    嘭!黄毛杀马特一掌击毙拦路的伪娘。“不要挡住我的去路,我还要为绿毛去抢你们尊敬的宫主大人东方不败。”黄毛汉子冷喝道。

    白毛杀马特最近换了发型,可是他独有的贵族气息经久不散,愈发醇厚。他人还未近,杀马特的清香扑面而来。几只伪娘暂避锋芒,不敢与白毛哥哥撕比。

    “不要退,我们一起撕比呀。”

    白毛杀马特双掌一分,拉出一条白色的气带,呼哧一声,白色的气带狂飙而去,拦腰削向两只伪娘。血光迸散,惨呼迭起,两只伪娘断为两截,不住哀嚎。

    这时,白毛杀马特掌起掌落,银芒若雪,照住身体分为四段的两只伪娘。咔嚓,咔嚓,绞旋之声陡地响起,须臾之间,两只伪娘彻底死透。

    灰毛杀马特汉子T,他比较特殊,是上官小红的灰骑士。身缠死气,面容枯槁,灰毛汉子T长喝道:“我的奥豆豆甲腾鹰兽在哪里。哥哥来啦。”

    甲腾鹰兽老早就躲起来了,不愿见灰毛杀马特,也不管对方火热的态度,只当没看到没听到。

    最淡定的是黑毛,渔网汉子黑毛举起鱼叉,刺透一只伪娘的前后胸。“何苦寻上我。我既不讨厌伪娘,可也说不上多喜欢。”

    “可我的兄弟绿毛喜欢啊,我也没法子,只能成其心意,抓来东方不败,让他们拜天拜地拜青府之主,结秦晋之好,成为夫妻。”

    黑毛汉子霍然而起,左臂抡动,一拳轰出,嘭嗤,拳浪若沸,蒸熟了靠过来的伪娘。香飘十里之远,让人忍不住想吃烤肉。

    绿毛杀马特贵族忍不住道:“欧巴们,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带我一起装比一起飞。”心生豪情,绿毛哥哥再不将梨小卢放在眼里,就算梨小卢的好友加奈凉子来了,绿毛哥哥也一并收了。

    竖起三根手指,绿毛杀马特笑道:“梨小卢,忘了告诉你,青府的六大杀马特最喜欢群殴别人。你可要小心了,我即便提醒你,你也躲避不了。”

    飕飕飕,三顶绿色的帽子怒旋而出,斩向满脸焦躁的梨小卢。自另外五头杀马特贵族同时出动,梨小卢就知坏事了,他干架干不过他们啊!

    风声凄厉,绿油油的帽子斩了过来,梨小卢无暇多想,只得应战。他想抽身而退都难,因为后面有一头杀马特贵族晃悠悠走了过来,是紫毛哥哥。

    紫毛杀马特贵族抓着一杆长枪,双马尾上下飘动,“梨小卢,你也从了我家绿毛吧。我为你做主,绿毛他听我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