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的主人啊。”玉石雕塑冷冰冰地望向上官小红。“你每一次转生,都会挖出来自己的双眼,埋于地底。”以手指指向自己的双眼,玉石雕塑有种想要将其剜出的错觉。“怎会如此。”咔咔连声,玉屑迸飞,他自断食指、中指,才得以保全双目。

    即是如此,玉石雕塑也骇然而立。是东方日还是血梅子,是在在算计我!血梅子的这双眼睛被人动了手脚。

    断指很快再生,玉石雕塑却开心不起来。既然选择背叛血梅子,他就没有回头路。“那个女人断情断欲,什么人都可利用,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无情。”玉石雕塑犹豫的空当,九尊雕塑皆聚在上官小红四畔。

    下方。大基老花容想连斩二十九只战基,血水迸卷,肢体乱飞。七十二头拉车的基老本是一体,死了二十九个基友,剩下的战基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不要命似的冲上前去,和花容想撕比。

    年轻的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抖开金色的细剑,刷刷刷,剑芒荡滚,宛若沸油倾泻而出,洒向拉动战车的基老们。

    花容想朝黑王子眨了眨左眼,谢过他的好意。旋即,花大基老右臂绷直,呛!他新得的长枪黑龙怒吟,乌光旋爆,溺飙而起。“往生去吧。”花容想轻声道。

    话语未落,大基老消逝在原地。锵嗤,黑色的圆弧划过天空,速度不疾也不慢,余下的战基目送那圈黑色的圆弧荡斩而来,动也不能动。更有甚者向前迈出,耿直脖子,就像是等待被屠的鸭鹅。

    扑哧扑哧扑哧!最前面的七只战基颈项裂开,脑袋旋了出去。可那圈黑色的圆弧并未消失,仍向前推进。

    城主东方日的七十二战基无一人幸免,均死在花大基老的枪下。唯有那驾战车安然无恙,奢华如旧。花容想哦了一声,抄掠而起,降落在战车之上。当!战车陡地下沉,好似不能承受花容想的重量。

    皇叔唐士比亚斜瞥了一眼战车上的花容想,“要是能收了花容想,让他作我的车夫,岂不美哉。”关于车夫的种种美谈,自古皆有,皇叔也不甘寂寞啊。

    亲眼看到对自己忠心不二的七十二基老葬于敌人之手,东方日不为所动,赔上整座地下城又如何。“不败欧尼酱,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东方日寒声道。“虽然你现在改变了身份,入驻伪娘界,可你还是我的欧尼酱。”

    是的,东方不败像是受到了诅咒,最初,是花容想欺骗了他,玩腻了弃之。又有采局之贼甜波光,他也骗取了东方不败的信任与身体,随后抛弃了他……如是再三,东方不败xing情大变,先杀甜波光的基友灵狐冲,再杀甜波光。凡是和他有基情的汉子全被东方不败杀了,包括他最爱的羊莲亭。

    再后来,基老界再无东方不败,他要割舍过往种种,毅然而然去了伪娘界。凭他的才干,纵是到了伪娘界,也可闯出一番名堂。

    瞥到花容想站在装饰精美的战车之上,东方日暗道:“收。”遽然间,数千柄利刃自战车底部穿出,刺向花容想的身体。

    大基老并不躲避,崩!崩!崩!那一柄柄利刃不但没有洞穿花大基老的身体,反而迸断。这时,花容想右臂抬高,倏地落下,手中握着的那杆长枪砸向战车车底。当啷一声裂炸之响,穿云裂石,震人耳膜生疼。

    在花大基老的捣击之下,战车彻底报废,向下砸去。

    “可惜了。”东方日暗叹道。

    也不知是因为战车被毁而可惜,还是因为花容想没死而叹息。

    上官小红放手基莲灯,让其吸纳七十二头战基尚未散去的残魂,稍作祭炼,纳为己用。皇叔驾起金舟,疾驰而来,他手里拎着一头基老,六指老魔。老魔奄奄一息,还未毙命。皇叔的念识如刀,在六指老魔的灵台、识海内搜刮,寻找六味地皇丸的炼制之法。

    可怜老魔,想死也不能。而地下城的ju中八仙,除了城主东方日还有一息尚存的六指老魔,尽数全灭。八友是没了,双友也难以维持。

    “找到了。”皇叔喜道。遍寻六指老魔的灵台等处,唐士比亚觅得所需丹方。不识时务,皇叔念头甫动,剿灭六指老魔反扑的残识。“先斩你六指。看你还如何做老魔。”皇叔冷道。圣皇之剑分出两道剑光,一道斩向老魔的左手,另外一道斩向他的右手,断其六指。

    疼痛难挨,老魔痛叫一声,业已昏厥。皇叔拎了一路,也觉无指老魔挺重的,只道可惜了他一身白肉。唐士比亚掌运斗气,按入老魔后颈,咔嚓,摧断了老魔的颈骨,枭去他的脑袋。断颈喷血,切口并未对着皇叔,所以也没喷到他衣服上。

    ju中八仙,又死一位大仙,只剩下城主东方日。

    “此是定术。”东方日轻声道。“哪有什么八仙,只有我一人足矣。”

    “小红同学,你要吗。”皇叔将第六仙的残尸抛给上官小红。蓬,基莲灯散出一抹蓝焰,吞了第六仙的尸体。火光一卷,再入基莲灯之内。

    “看来是城主不想让他重生。”皇叔道。

    “他活得太久,是该超脱了。”东方日道。

    “城主活得也很久了,可愿移出府邸,来我王府,同我谈谈人生哲理。”皇叔悠然道。“像城主这样有慧根的汉子,定有大器,我很期待。”

    “中年汉子,你的痴心妄想终不会实现。我已和这座城池难分彼此,就连岳静布条山也难走出。外面的世界再美,基老再多,对我来说却是奢望。”东方日长吁短叹。

    “可惜了。”皇叔不无惋惜道。六味地皇丸的丹方,唐士比亚已经入手,可他相中的车夫东方日是带不走了。

    那双眼睛真让人不舒服。皇叔也不喜玉石雕像的眼睛。

    “这里的人都活得太久了。”

    东方日再道。

    “尘归尘,土归土,不gao基的汉子,女人,全都去死吧……”

    东方日的声音传遍整座地下城,来回拍荡。忽地,东方日手中的长刀化作玉圭,流光奔涌,灿烂炫目。

    “城主要做什么!”

    “他疯了吗!”

    “他,他要杀了我们!”

    “还、还好我是基老,城主他说了,不杀基老!”

    “他的话,可以相信吗?”

    “不要死,我才不要死。你们这些该死的基老,全都去死吧。”一妹子厉声道。她甩动满头秀发,哧哧哧,一根根头发急遽旋舞,割了许多汉子的脑袋。

    更多的姑娘由震惊变为绝望、狂乱,开始攻击身边的汉子,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基老。杀声再起,血光迸溅。

    东方日不闻不问。一切和他无关。右臂舒卷,五指张开,东方日的手指在玉圭的表面轻轻一抹,神华迸颤,抛舞而出,光芒万丈。玉圭陡地扩宽、拉长,长有三百七十丈,宽有二百丈有余。密密匝匝,玉圭的上下层写满了名字,地下城中的土著的名姓均在玉圭之上。

    “该生的生,该死的死,死的去,活的来。”东方日十指疾弹,玉圭上的名字有的闪烁,有的暗淡,更有直接抹去的。

    凡是名字被抹去的土著,身体瞬间枯萎,苍老的不像是人,生机断绝,已成干尸。那些名字或明或暗的汉子,只要不痛下决心成为基老,等待他们的也是死亡一途。东方日开始肃清地下城中基老以外的活人,女人全死,无一例外。誓死不成基老的汉子也全死,那些还在挣扎的汉子陆陆续续死掉,东方日可没那么多耐心。

    地下城中的土著不死,是因为城主手中的玉圭不会损坏,若是坏了,一城之人谁也活不下去,即便是城主也不行。

    地下城的外来者,因为来时尚短,名字并未出现在玉圭上,所以他们不受影响。可是他们看到东方日的疯狂清扫之举,无不震惊,即便他们中有很多人是基老。

    城中之人,活下来的十不足一。有侥幸者暗道,还好我暂时装作成为基老,其实并不想做基老。他的念头刚刚兴起,玉圭上的名字当即抹去,蓬的一声,那人的身体炸开,血肉、骨头、脏器散了一地。

    蓬!蓬!蓬!蓬!蓬……

    爆炸接连响起,又有上百心存两端之念的汉子当场炸掉,死的不能再死。活下来的土著汉子,无不悚然。只求基老之神保护他们,当是时,他们比基老还要基老,全身心都是gao基的念头,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活下去。

    胆大者偷瞄空中的玉圭,发现只要他gao基的念头炽盛,玉圭上,他的名字就会大放光明,光彩夺目。

    在极短的时间内,城主东方日已将地下城之人转变为基老,无一例外,除非是死人。双目如电,东方日的目光扫遍全城,活下来的本土基老无不颤栗,匍匐于地,大气不敢出。生怕惹恼了城主,他又使绊子,清理活下来的基老。比如说,东方日道:“不割掉汝等的小伙伴,全部都死。”什么的。

    城中气氛诡异。

    闯入者,城中人,均不发一言。

    东方日大袖拂舞,怒风狂飙,玉圭由大渐小,几个呼吸后,玉圭回归原型,被东方日抓在手中。地下城中的土著们无不觊觎城主的玉圭,得到它,既可掌控自己的生死,也可断人生死。只是要让他们和城主撕比,难矣。

    东方日旁边站着的玉石雕像,一直忍着没出手,他不相信东方日没有后手。玉石雕像的那双鲜活的眼睛也是东方日安置上去的。

    暂时还做盟友。玉石雕像暗道。

    “可以将你手中的玉圭还我了吗?”上官小红道。

    “是你将它交给我的,血梅子。”东方日笑道。“我暂为你保管,可是它跟了我那么长时间,已经染上我的气息。你若可拿走,请取之。”

    东方日极是自信,五指松开,放了玉圭。只是玉圭飘在空中,不动不弹。

    嗤嗤嗤!嗤嗤嗤!破空之声连爆响起,细如牛毛的毒针怒飚而来,这些毒针几乎都是袭向东方日、花容想。

    东方日面色哗变,右手抓住玉圭,徐徐一晃,玉圭再次化为长刀。锵!东方日挥动长刀,刀芒狂飙,叮叮当当,冲散了漫天射来的毒针。“是你吗,不败欧尼酱!”东方日冷冷道。

    弃基老界,入驻伪娘界的传奇汉子,东方不败!

    骥霸獣、不臣之兽暴吼,气浪迸爆,四下涌滚,也摧散了射向花容想的毒针。

    “东方不败?”

    花容想剑眉挑起,有些讶异。

    东方日的欧巴,东方不败来了吗?怪哉,他来此作甚。花大基老困惑道。

    地下城的入口处,来了一队人马,远远望去,来人穿着艳丽,像是踏青的姑娘。这些姑娘们簇拥着一座移动的高台,高台由三十六位彪悍的汉子抬着,缓缓移动,只是大红色的软椅上并无人安坐其上。

    “伪娘界之人!”

    也不知是谁嚷嚷了一句。

    “伪娘界的人来此干嘛?”

    “基老界、女仆界、姬界的人能来,为何伪娘界的人不能来地下城。”

    “城主脸色大变,难道伪娘界的仇人寻上门来了?”也有机灵的土著思量道。暂时持观望态度。

    那些穿着时尚而又靓丽的“姑娘”的xiong部很大,身段高挑,顾盼生姿,一看就是千里挑一的汉子。

    “恭请东方宫主!”

    “恭请东方宫主!”

    “恭请东方宫主!”

    “恭请东方宫主!”

    “恭请东方宫主!”

    伪娘们毕恭毕敬道。他们向着东南方望去,一双双美目中充满了憧憬。蓦地,飞红如雨,花香氤氲,旋绕在一人身畔。那人娉婷而来,右手拈花,左手拎着花篮。一步一撒花,正是改投伪娘界的东方不败!

    花容想还有下方的基老们也看呆了,只觉来人艳丽无俦,可gao基哉。

    唯有城主东方日面色不定,忽青忽绿,忽红忽紫。他握着刀柄的右手也有些发颤,像在畏惧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一步一步走来,走向高台之上的软椅,侧卧而眠。那双鲜红色的眸子先后停驻在东方日、花容想身上,随后阖上。

    小圆推了推李小仙的肩膀,“小仙姐姐,那个汉子是谁啊,为啥比你长得还要漂亮,而且米米好大的说。”

    “”

    李小仙无语凝噎。握草,还让不让姑娘活了,怎有这样的汉子,长得比姑娘漂亮,xiong也更大,简直没天理呀。

    “他就是东方不败!”

    “然也。伪娘界的巨搫。”

    “据传,他被基老界的人伤透了心,故而投身于伪娘界。”

    “这等美人,为何不要啊!”

    下方的基老们小声议论,不敢太大声,因为抛弃东方不败的基老正是花容想。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