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界。

    几尊大神聚在一起,有羞涩的小蝌蚪,天真姐,萌你一脸血,灰太狼,还有日天的存在,鲁尼妹。大神之后是中神、小神。辣么爽书坊的当家大神“哥有太鸟”却不在。

    “羞涩的小蝌蚪”是主持会议之人,他出自皇冠书坊,身后是皇室,由他主持,一众大中小神并无异议。

    小蝌蚪大神正襟危坐,严肃道:“画界、写手界、基老界进入了多事之秋,女仆界也不安分,伪娘界更是虎视眈眈,我等身为写手界的顶梁支柱,不可乱了分寸,理当维护写手界的安定与和谐,任何心存不良的写手,我等出手毙之,绝不姑息。”

    天真姐哼道:“小蝌蚪,你管的太多了吧。这里可不是皇冠书坊,我们也不是你的属下。你我同为大神,你那高高在上的语调让我们很不舒服。”

    灰太狼哈哈笑道:“为何我的好友喜洋洋没来。他是生病了吗?”

    鲁尼妹大神更是无视小蝌蚪大神,忙着和身边坐着的美女写手联络感情,大家有共同的话题,更好勾与搭。

    那萌萌的妹子,“萌你一脸血”无比崇拜而又相当迷茫地盯着小蝌蚪大神,完全听不懂那厮在讲什么。“啊啊,真好,小蝌蚪君今天也很有活力。只是为何满脸黑线?难道大姨妈来了?”

    闻言,羞涩的小蝌蚪怒瞪“萌你一脸血”,“喂喂,我说啊,大家能不能正经些!”小蝌蚪大神不悦道。

    中、小神还好,他们很尊敬小蝌蚪大神,可是那些大神就不怎么买他的账。你爱做啥是你的事,你要出风头那就出吧,反正我们安静地看着你装比,能拆你台马上拆,决计不会手软。

    来时雄心万丈,此刻,小蝌蚪大神徒呼无奈。妈的,大家还要不要一起玩啊,你们那么不配合,还怎么继续下去。随便了,你们爱做啥就做啥,哥也不陪你们玩了。小蝌蚪大神坐了下来,神游体外,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主持会议的大神不讲话了,余下的大神们却渐渐开了话匣子,鲁大神笑道:“洒家做东,谁愿与洒家去红颜阁,酒水、姑娘的账单都记在洒家名下。”

    天真姐笑道:“我去我去!”

    灰太狼道:“我也去。”

    盯盯盯,盯盯盯。只有“萌你一脸血”妹子左手撑腮,崇拜地盯着小蝌蚪君。“啊啊啊,怒火中烧的小蝌蚪君也很帅气呢。好像给他的脖子栓上绳套,牵着出去溜达。”萌你妹不着边际地想道。

    小蝌蚪大神要是知道了萌你妹的想法,说不定会拆了她的骨头。反正萌萌哒的妹子切开都是黑色的。

    嘭!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踢开了。

    写手界的大中小神门无不惊讶,哎呀,是谁,怎会这般无礼。不知道这里大神们的聚会吗。就在诸神诧异之际,几条不世之躯缓缓显现,原是伪娘界之人,还有半人马界的姑娘。

    伪娘界的领队是“哈七麻娘娘”。和她在一起的半人马姑娘极是不悦,因为“哈七麻娘娘”的名字的谐音即是“哈,骑马。”

    高傲的半人马姑娘怎允许伪娘骑在她们头上。不弄死他们已是对他们的最大忍耐。

    “哈七麻娘娘,来此作何?”鲁尼妹郁闷道。半人马娘倒可留下,鲁尼妹长身而起,飘到半人马娘的领地这边来了。“这位姑娘,你好面生。洒家没见过你呢。”

    “鲁大神,请自重!”

    “请您不要把手放在我家姑娘肩上,还有,快下来,不要qi着我家姑娘!”

    “快下来。”

    “你这无礼的人啊,还不下来!”

    半人马娘炸开了,很想弄死鲁尼妹,这家伙一声不吭地跳到领队的马背上,坐了下来,而且手也不安分。

    属下们几乎气炸了肺,她们的领队却很淡定。“鲁尼妹姐姐,能下来了吗?”

    “哎,你都叫洒家姐姐了,洒家自然卖你面子,下来就是了。”鲁尼妹笑道。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伪娘界的人被冷落一旁,心中老大不乐意。领队“哈七麻娘娘”怒眉倒竖,张口就是“哈奇嘛,哈奇嘛!”

    一众伪娘纷纷道:“哈七麻娘娘亲临此地,你们为何面带不悦之色,难道瞧不起我们吗?哼,一群渣渣,吾等的擀面杖可是要比你们的还要大啊!”

    “然,很多人称我们是女神,却不知女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好壮观。”

    “那些流着哈喇子的家伙也是够了,敢不敢和我们比一比谁的小伙伴更长,耐力更持久。”

    “我等伪娘,注定创造历史。”

    “大家平起平坐,你们为何不欢迎我们。”

    他们还没说完,又有一群人来了,是画界之人,带队的也是大神。新晋的画界小神木吉吉同学也在。可她一眼瞥到了自己的姐姐鲁尼妹,那张脸马上寒了下来,周围的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为何我姐也在!”鲁尼妹不忿道。

    几方势力汇聚一堂,写手界的诸神也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大基老花容想带着他的两只契约兽再会曾经的情人东方日,花容想感慨时光荏苒,忽又想到东方不败,“也不知他还活者吗。”

    皇叔和六指老魔斗得难舍难分。唐士比亚因为有所求,不敢彻底抹灭老魔,“六味地皇丸不可毁在我手上。”皇叔下手举轻避重。

    姑苏冥凰又出现了,脚踩龙蛙,且带来了冥河。只是冥凰跟着女禽有兽童鞋,寸步不离。这让小红同学很不适应。

    “女禽有兽大大。”

    年轻的基老王子来了,和他的契约兽发克鱿一道而来。吉尔·潘多拉贡是贫乃王阿瑟的兄长,也是小红童鞋的新书基霸天下的忠实读者。

    “吉尔王子殿下。”上官小红回道。

    “大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年轻的基老王子不安道。

    黑王子脚下的发克鱿不愿靠近冥河,也不想和龙蛙走得开进。“那只蛤蟆对着我流口水,真是恶心。”发克鱿心道。“要不是主人也在这里,我非要吃了它不可。”

    其实,龙蛙的心思和发克鱿一般无二,也想吃了对方。

    M78星云的基特曼王子,太基,他一掌劈死两只土著,兄尖旋即迸射出两道光束,这才是正宗的“伽马草拟马射线”,在那两道光束的照射下,被他劈死的土著的驱壳化为残烬,再要重生,还需等很长时间。

    来自惑星的教授,传闻中的超级腮牙人,毒基兽。他尽情施展滑稽奥义,挥退几十只土著。“吾愿gao基全宇宙,踏平此间的基老界净土。”毒基兽心道。

    他和太基王子只是短暂合作,不会永远地走在一起,因利益二合,也终因利益二分。比翼齐飞,不过是弱者所为。“我即便只有单翅,也高扶摇直上,与日月同辉,gao基天下。”毒基兽冷笑。

    紫霞兽、混世牛头人受、仙子兽、雷鳃猴、七色鹿、七色***控制的尘基子,他们待在一起,既要斩杀地下城中的土著,也相互提防。

    “受!”

    混世牛头人阴沉道。牛嘴一张,一个大写的“受”字喷向雷鳃猴。

    雷鳃猴忍不住讥笑,就知你不是好东西,防着你哩。把手一扬,雷鳃猴掷出桃形奇兵,苦当桃受雷。噼里啪啦,雷光迸荡,电闪雷鸣。苦当桃受雷因为和雷鳃猴的二弟亲切接触,更添新威,咔嚓咔嚓,几记雷电劈了过去,劈碎了那个大写的“受”字。

    七色鹿啊呜一声,咬向尘基子的脑袋。“呵呵。”七色***不住冷笑。七色鹿的心思它怎能不知。

    尘基子拂尘甩开,清光弥漫,一股劲柔之力将七色鹿推了出去,推向争先涌后冲上来的土著们。

    狗霸斯基代替灰机,和雷鳃猴组队。狗霸斯基笑道:“猴子,你遇到麻烦了。要不要让我这只狗中的霸王为你排解苦比之情。”

    雷鳃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排解你妹啊,我很懵比,好伐。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人追杀。局部地区有杀气!雷鳃猴当即回头,看到两口剑斩了过来,紫霞兽再下杀手,越女剑、淑女剑齐出。

    “草。”雷鳃猴怒了。“真是无理取闹的家伙。哪里比得上大力金刚猿。我的心永远向着那素未谋面的金刚猿哥哥。”雷鳃猴脸上写满了向往之色。

    当当!紫霞兽的两口利剑掉落在地。六条腿同时颤抖,“巫空兽!”

    “我名雷吉,出自雷鳃猴一族,可不是那巫空兽。也不是和你有约定之猴。这位兄台,你年纪比我大多了,为何总是想着吃鲜草,何不同混世牛头人受或者仙子兽gao基。不可玷污了爱情这两个神圣的字眼。”

    “魂淡!”

    仙子兽怒道。水韵刀竖劈而下,斩向雷鳃猴的猴头。

    “哼。”

    雷鳃猴冷声道。

    金刚杵自行飞起,迎挡仙子兽的水韵刀。锵当,两口利器碰击,金芒爆舞,幌目至极。老是被仙子兽、紫霞兽纠缠,雷鳃猴烦不胜扰,“皆杀!”他怒从中来,金刚杵、苦当桃受雷、手撕鬼汁符同时爆发。

    刷,刷,刷,刷。共有七张“手撕鬼汁符”旋向仙子兽,苦当桃受雷则打向混世牛头人受,金刚杵射向紫霞兽。

    狗霸斯基默不作声,狗眼旁观。心道,你们好生厮杀,我代替主人看护你们,谁死谁活也没多大关系。

    嗡!

    天际之间回荡着一声颤音。

    正在撕比的诸君纷纷停了下来,被那道莫名而来的颤音镇住了心神。叮叮当当,紫衣侯的“窗外钟”不住摇动,几乎不受他的控制。“这是?”紫衣侯惊愕道。

    白鞠基正和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萌南瓜”相爱相杀,也望向天空。祥瑞蓬舞,紫气万丈,云霞喷薄,一尊玉石雕成的无有叽叽的雕塑悬在空中,他的眼睛也被黑色的绸布蒙住了。

    腾,腾,腾,腾……

    九尊果男石像同时飞起,向那尊玉石雕成的汉子靠近。“是大兄,吾等的大兄也出世了吗!”

    “大兄,你终于出来了。让我们好找。”

    “大兄,为何你眼睛蒙上了?”

    “大兄,你既然出来了,我自动退位,不再居于首位。这个位置永远属于你。”

    九尊果男雕塑围住玉石雕像。唯他是尊。“哈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出来了!”玉石雕塑狂笑道。他伸手去抓蒙住眼睛的绸布,一下子扯了下来。显出双眸。

    真个是明眸善睐,顾盼生辉。

    非是玉石雕刻而出的眼睛,也不是嵌入眼窝内的宝珠,是真眼,一双货真价实的眼睛。

    九尊果男雕塑心生骇然之情。结舌道:“那,那,那是血梅子大人的……”

    “是她的眼睛吗?”

    “怎会安置在大兄的眼窝中?”

    “为何?”

    “大兄,你能解释一下吗?”

    下方。

    东方日虚刀一晃,舍了花容想,纵身而起。“是我,是我将血梅子的眼睛放在你等的大兄眼窝之中。他当拜我一拜,也是我解封了他。”

    玉石雕像冷淡道:“城主好算计。你在我身上种下的禁制,怕是只有城主才解得开吧。”

    东方日道:“然也。”

    九尊果男雕塑总觉得他们的大兄怪怪的,可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了。呼喇喇,他们全都散开了,远离玉石雕塑。

    “我可爱的奥豆豆们,为何散开?来来来,聚在我身边。”

    玉石雕塑笑道。那双冷漠的眸子迸发出漆黑的电芒,觑定九尊战战兢兢的果男石像。

    “他们所忠之人并不是你。”东方日嘲笑道。

    “无妨。我会用亲情感化他们。”玉石雕像笑道。

    话语既落,他双臂挥舞,飕飕飕,九条玉带怒旋而去,分别追向一只果男雕塑。

    “大兄变了!”

    “除了米米更大,性格也变了!”

    “逃啊,不可被他追上。否则我等死无葬身之地。”

    “大兄,回头啊,不可走向歧路。”

    九尊果男雕塑心思也不一致,可是都在逃遁,不愿被身后的玉带追上。

    上官小红这才遁出,契约方石载着她急掠电冲。她手腕一抖,刷,红芒奔窜,邪蝗剑斩向一条玉带。

    哧啦!玉光迸荡,缠住第七尊果男雕塑的玉带炸了开来,被上官小红斩爆。

    “我当如何称呼你,主人。”第七尊果男雕塑敬畏道。

    “只要不叫我血梅子就好。”上官小红冷声道。

    “是。”第七尊果男雕塑跟在上官小红身后。余下的八尊雕塑也纷纷奔来,向女禽有兽童鞋靠拢。

    “你创造出来我等无有叽叽的雕塑。”玉石雕像忽然望向上官小红。“可曾后悔?”他又道。

    “你问我吗?”上官小红接口道。

    “除了你,我还能问谁。”玉石雕塑淡漠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