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有兽童鞋、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基老道长,斩了ju中八仙中的两位。皇叔唐士比亚也不遑多让,凭恃圣皇之剑,割去第八仙、第三仙的脑袋以及擀面杖。

    八仙一下子少了四人。

    城主东方日依旧坐在战车之内,双眸似开似阖,也不知是在想事还是在存神。他们菊之八仙死翘翘了一半,存活下来的大仙也有些惶恐。

    第六仙还算平静,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城主是借外人之手清君侧。ju中八仙,人数是否太多了?

    “六味地皇丸的配方早已被我毁掉,东方日亦无缘拜读,他有意无意向我索取丹方……”第六仙再一细想,心中惊惧之情更甚。

    遽地,东方日的眼睛睁开了!两道虚实交绕的电芒迸射而出,照耀百尺。空中,灰机·鸟布斯先生惊道:“汪了喵的!原来我哥哥在这里啊,他也有钛合金狗眼。难道我和他证明了鸟还有人同出一族?”

    鸟人?

    东方日并不在意灰机的狗言狗语,不值一哂。

    刷刷!

    灰机的狗眼迸炸出两道神华,和东方日眼睛中射出来的两道电芒相互撞击,噼啪,噼啪,电弧迸荡,瑰丽异常。一人一狗就那样盯着彼此,好不默契。

    拉着战车的七十二头基老同时向前奔出,轰隆隆,气流滚爆,车轮飞速旋动。东方日要进入战场了。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地下城中的土著们又开始叫嚷,虽然八仙少了四仙,土著们还是很尊敬他们的。尤其是城主,不怒自威,宛若天神。拉车的七十二位基老均是城主东方日精心挑选的战士,对他唯命是从,绝无二心。有好事者曾言道:白天为城主拉车,晚上城主拿他们玩推车,很高级的玩法。

    灰机·鸟布斯吓了一跳,疾拍翅膀,腾啸而去,远远避开东方日还有他的七十二战基。战车动,艳云开,七十二头强壮的基老引颈高歌,“基基基,曲项向天歌。”声如隆钟,似磐音,在天地间回荡。

    荡气回肠之余,七十二头基老相视而笑。他们都是肝胆若冰雪的基友,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城主东方日大袖鼓舞,陡地站了起来,他的身段本不算太高,可那些高大彪悍的基老在他面前却显得渺茫,不足与他并肩而行。

    第三仙、第八仙、第二仙、第五仙业已仙去,第六仙、第七仙、第一仙更加吃不准城主东方日的想法。可也只能见机行事,他们都是见过对方叽叽的挚友,只需一个眼神就知对方在想什么,然而老四东方日却与他们不同。

    三仙跟上东方日,不敢太远也不敢太近。名义上他们共同执掌地下城,同为城主,虽有正副之分,副城主终究带着一个“副”字,不扶正就是下属。

    哗,哗,哗。金色的霞光涌滚,一人御舟而来,面如古井,宠辱两相忘。是皇叔,唐士比亚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握住圣皇之剑的剑柄,“城主,可愿让我上车。”皇叔高声道。

    嗤。

    一道剑气旋劈而出,径向拉车的七十二头基老奔去。

    战车之上,城主东方日扬动手中的玉圭,光华绽迸,结七色神彩,罩全七十二头战基。嘭的一声轰响,皇叔劈出的那道剑气击中彩色的光罩,倏地炸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方日这才开口道:“你既然持有圣皇之剑,可入我之门楣。来吧,中年汉子,你年龄虽然大些,也不要紧。我仍然愿意收了你。”

    第一仙、第六仙、第七仙同时哗然。均想道,东方日的品味真的脱俗啊,人家都喜欢小鲜肉,再不济也是腊肉,可东方日偏偏喜欢风干的老腊肉!

    三仙震惊之余,只得齐声道:“中年汉子,交出圣皇之剑,洗净局部地区之花,等待城主的采撷,不可误了城主的雅兴!”

    金舟之上,饶是唐士比亚贵为皇叔,也未现怒容。拔剑抬起,斜指东方日,皇叔道:“东方日,既不让我上车,我只好收了你作为我的车夫。我有了船夫,正缺车夫,你的容貌也是极好的,做我的车夫堪堪够用。”

    第一仙、第六仙、第七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活了那么长时间,他们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要让东方日做对方的车夫。之前的那厮说要纳东方日为爱妃,已被老四切成几十段,丢去喂狗。

    腾。基气荡涌,无边无际。基老界的大凶之基来了,花容想之身而来,手中握着一杆长枪,其曰黑龙。“皇叔,东方日交予我,如何。”花容想开口道。

    “先生要取,请便。”皇叔笑道,也不和花容想争夺东方日,唐士比亚钟意的人是第六仙。“六味地皇丸,我必取之。”皇叔忖道。

    船头一偏,皇叔与舟同行,“三位大仙,唐士比亚向你们进招了。”唐士比亚疾抖圣皇之剑,几十团金色的剑光连珠射出。

    第一仙、第六仙、第七仙齐齐动手,也不等东方日的命令了。尤其是第六仙,他号称六指老魔,当年gao基不慎,撷取了一位清秀汉子的局花,可那汉子的后台根本不能碰,老魔被人狂追三千里,险些局花不保,手指也被斩去四只,只余下六指。自那之后,老魔隐姓埋名,可基心不改,时人谓之曰六指老魔。

    六指老魔阴差阳错之下,误打误撞,进入岳静布条山,又被城主东方日以一百二十九招挫败,甘愿做了东方日的基友,当晚就合道证基……

    六指老魔手臂挥动,呼喇喇,恶风倒卷,黑云凝结。在他上空铅云密布,有三千头高矮胖瘦不一的基老摇旗呐喊,杀声震天。

    “中年汉子,杀了你之后,你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六指老魔阴恻恻道。

    黑云之中的三千头基老均死在老魔手中,不得超脱,做了那禁魂。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的今生的gao基而过。”皇叔笑道。锵,圣皇之剑拂开一道灿若艳阳的剑光,遍照四野。黑云之内的基老们无不闭目,生怕被剑光伤到。

    六指老魔道袍振舞,飞出一鼎,药香四溢,原是他炼丹用的药鼎。药鼎一出,荡开层层香雾,和皇叔的圣皇之剑释放的剑光相对峙。

    “基老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成龙!”六指老魔陡地响起神算子为他算的一卦,说他一生贵不可言,可谓人雄。但他真正的际遇开始于风云二基老,若能与之gao基,将抟扶摇而上,化为九天之龙。

    “风云何在啊。”六指老魔喟然嗟叹。人雄也有英雄气短之时。

    嗡!

    六指老魔踏上药鼎,当即,鼎声荡爆,四下拍荡,声势惊人也。老魔大手一挥,悬在他上空的乌云急坠而下,裹了三千头基老,齐齐落入药鼎之内。嘭,鼎盖合上,声震六合。老魔驭使药鼎,直挂云帆,使了“济沧海”之术,驰射向金舟之上的皇叔。

    皇叔淡然道:“入手六味地皇丸的法子很多,我又怕麻烦,只好取最直接的那种。”

    飕。金舟怒驰,云海掀舞。皇叔横剑身前,向前徐徐划去,当此之时,剑芒冲舞若游水之龙,摆尾旋身,铿锵之音清亮悦耳。

    站在药鼎上的六指老魔不避不躲,起手一扬,点点斑驳之光飚射而出,如破空而去的流星雨。可是那道龙形剑芒左冲右撞,端的霸道,那些射中它的光点一隐而蓦,也不能阻止它的冲势。

    六指老魔拈指一弹,咻,一道黑色的光束怒旋而出,搅起螺旋形的气柱,随它向前冲去。轰隆一声,撞中龙形剑芒,摧断它的龙颈。

    老魔手中多了一支铁笛,放在唇下,呜呜吹奏。笛音凄然而又尖厉,恍如悬瀑直坠七千尺,落入潭底,水花高高抛起,迸射尽出。六指老魔以笛音扰乱皇叔的心智,他却不知皇叔也是音乐大家。

    腾!皇叔一跃而起,飞离金舟。“老魔,你既献曲,我也要成人之美。”唐士比亚抛起圣皇之剑,开始跳舞。舞曰霓裳。

    云霓涌动,霞光炽盛,两头基老一言不合就开始吹笛斗舞,也是没谁了。反正只要他们喜欢就好。

    再说基老界的大凶之基花容想,邀战地下城的城主东方日。城主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七十二头战基,每一位战基像是铁水浇铸而成,身上闪烁着寒光。七十二战基目光寒冷,盯着花容想,像是要生吞了他似的。

    嗡。气浪掀滚,花容想抖动长枪黑龙,大步而去。“城主也该易主了,你的基友我照单全收。”花容想笑道。释放不世凶威,花容想镇压向东方日。

    “杀!”

    “杀!”

    “杀!”

    “杀!”

    东方日的七十二战基狂怒道,拉动战车,冲天飞起。站在最外排的两只战基,拈弓搭箭,飕飕飕,飕飕飕!共有六枝铁箭奔啸而去,分别射向花容想的眼、颈、肩、腹、腿。担任射手的战基,他们一次可射出三支铁箭,一轮箭出,下一轮又开始了,间不容息。

    花容想微微冷笑,长枪扫动,当当当,扫爆那一支支铁箭。“东方日,好名字。花某人今天就要让你局部地区大变!雨雪交加。”

    合身而上,花容想一枪刺向东方日的奶大肌。“真想看到你的惨样。”花容想暗道。

    东方日抓着玉圭,挡在xiong大肌之前,抵住了花容想刺来的长枪。“花容想,你虽是初次见我,我却见过你。那时,我还是天真的汉子,不知基情为何物,懵懵懂懂。是你,是你教会了我gao基的真谛,而又无情离去。”东方日嫣然笑道。

    花容想心里直犯嘀咕,纳尼?我什么时候和你约过?怎没印象。像你这等俊俏的小鲜肉,即便玩过就抛弃,也会留下几分念想。花容想愣是想不出在哪里见到过东方日。

    “几把!”

    花容想的契约兽冲了过来,对主大叫道:“主人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东方日是谁!”

    东方日用力一挥,玉圭挡开枪头。“骥霸獣,你被封印在岳静布条山,我也曾去看望过。如果不是和某人有过约定,你早已死在我的玉圭之下。还由得你在此猖狂。”

    闻言,花容想更加困惑。“东方日,东方日,好熟悉的名字……你,你难道是?”

    花容想立刻想到一人,东方不败!

    东方日笑道:“不错,我就是东方不败的弟弟,东方日。你欺骗了我欧尼酱东方不败,不但破了他的某花,还弃他而去。后来,有一个叫做甜波光的汉子来了,那厮更是可恨,以甜言蜜语盗走欧尼酱的芳心,可终究也是始乱终弃。我一直默默看着,既心疼不败欧尼酱,又恨你。觅得机会,我悄悄接近你,果然你上钩了!”

    语锋一转,东方日接着道:“花容想,你就是管不住自己擀面杖的基老。自诩多情,实则无情。我和不败欧尼酱被你玩了之后,都是无趣之物,留着无用,当舍就舍了。想不到我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不,应该说我等这天等了很久。”

    东方日面有怒色,玉圭倏化一柄长刀,“花容想,偿命吧。该来的总会来!”

    嘿了一声,花容想这才挑起长枪黑龙,当,格挡开东方日手中的长刀。“原来是你,东方不败的奥豆豆,东方日。”

    骥霸獣在旁笑道:“主人,你也想起来了麽。东方日被你抛弃的那天,艳阳高照,旭风和畅。你带着我和小臣臣准备去踏青,东方日却抱住你的腰,死活不松手,还说要与你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东方日美得不像话的脸蛋,再现杀意。“骥霸獣,你闭嘴!再讲下去,我第一个杀了你!”

    不臣之兽也来了,它道:“啊哦,是你啊,东方日。你忘了吗,我们还交流过如何成为贤者。只是你那时比较羞涩,言谈举止多拘谨。我的言传身教对你有用吗,那么多年,你可曾记得我?”

    骥霸獣、不臣之兽都来了,东方日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你们三个无耻之雄xing生物,当年没拿你们祭刀,是我遇人不淑。很好,你们主动寻上门来,落在我手中,不死也难啊。”

    腾!

    东方日跃离战车,人如长虹,经天而起。他手中的刀也是一桩异宝,唤作“不寿刀”,持刀之人多不得好死。东方日才不信邪,也不信天,更不信命,只信自己。

    呛,金属颤音陡地爆开,不寿刀划开一道冷艳的弧迹,宛若新月,旋切向骥霸獣的脑袋。东方日先以花容想的契约兽祭刀,再诛不臣之兽,最后刀削花容想的项上之头。

    骥霸獣怎会引颈待戮,双翼猛拍,呼噌,呼噌,火浪燎原。烤炙的空间都在扭曲,不寿刀划来的那道优雅的弧迹,已然消散。可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刷刷刷,刷刷刷!数以百计的光刀怒旋而来,寒芒迸涌,杀意骤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