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城主以外,八仙中的七仙已经动手撕比闯入者。第六仙大袖一振,药香四溢,旋出一紫金葫芦,内中盛有他炼制的药丸,六味地皇丸。谁吃谁知道,吃了还想吃。

    “哎呀,六哥平日里小气的紧,怎滴今日拿来那么大的葫芦,里面的六味地皇丸至少超过百粒吧。”

    第八仙笑道,他基号“忘尘”,使一杆短枪,一杆唤作步云枪,一杆唤作布雨枪,两杆短枪合二为一,极是步云布雨枪。

    第七仙的动作极快,一旋身,人已掠至紫金葫芦处,屈指一弹,掀去葫芦顶。登时,六味地皇丸的香气蓬卷开来,七仙同时一震,鼻翼翕动,吸取地皇丸的香味。不能浪费,不可暴殄天物。

    “六哥,小弟不客气了。”

    第七仙仗着年纪轻、脸蛋又鲜,素来深受老六的宠爱,经常彻夜聊哲学,大谈人生至理。他食指勾动,一缕气劲钻入紫金葫芦内,卷了七颗六味地皇丸,连珠射出,没入他口内。

    看到老七动手了,其他几位仙人不甘落后,大逞其能。也取了适合自己分量的六味地皇丸。

    第八仙,忘尘先生笑道:“六哥,你的葫芦挺漂亮的。我很喜欢。”

    铿锵。忘尘先生将步云枪、布雨枪合为一杆,步云布雨枪!他长枪一抖,一抹寒芒旋开,裹了紫金葫芦,向他自己旋来。

    第六仙不以为意,像那样的紫金葫芦他还有很多。送给老幺一只也没什么。“那黑黑的汉子,我要定了。”小圆忖道。说罢,她飞了出去。

    准备换头!

    七仙分食完毕葫芦内的地皇丸,顿觉精神大振,气息绵延如江如海。轰!轰!轰!七仙颅顶向上荡射一团团基气,颜色鲜艳,五光十色,既神秘又玄妙。下方的土著们无不张口称赞,不吝辞色。

    皇叔唐士比亚喜道:“第六人会炼丹,他和我有缘呐。不收了他简直说不过去。”

    唐士比亚话还没说完,第八仙忘尘先生不乐意了,他怒目相视,嗤笑道:“哪来的中年汉子,没皮没臊。不要用你那充满情yu的眼神盯着六哥。六哥是我们八仙的六哥,不属于任何一人。中年汉子,你该死!”

    脚底升起两团墨云,大如笆斗。忘尘先生提着“步云布雨枪”,怒冲冲驰向皇叔唐士比亚。船奴正要动手,皇叔制止了他。“让我来吧。”皇叔笑道。年轻人就是鲁莽,不知轻重。皇叔驭使金舟,腾射而出。

    忘尘先生冷言冷语道:“中年汉子,看枪!”

    锵!

    金属颤音荡爆,第八仙手中的“步云布雨枪”搠了过去,非要在皇叔的脑袋上捅一个血窟窿。

    金舟之上,皇叔负剑而立。倏然间,皇叔右臂一振,皇气颤舞,逆旋而起,凝聚成五爪金龙。昂!龙吟陡地响起,好似狂风刮过万顷山林,林木纷纷崩折。

    当啷!

    皇气凝成的五爪金龙撞偏了忘尘先生的“步云布雨枪”。云霞怒荡,骤雨急至,落地成坑。下方的土著、基老等人纷纷避开,不愿被雨点砸死。

    长枪被阻,忘尘先生也不着恼。右臂绷紧,呼哧,基气怒涌而出,沿着他的手臂窜入长枪之内。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催化服食的六味地皇丸。“云来。”忘尘先生道。

    彤云密布,以忘尘先生立足处为中心,向四边八方蓬卷挥扫。“雨来!”忘尘先生再道。

    骤雨飞至,如密箭纷射,飕飕飕,飕飕飕!

    噗!一只土著的身体被穿透了,忽地炸裂开来,肉块迸飞、血水荡溅。噗!噗!噗!更多的土著的身体被那纷呈而至的雨水打穿身体,体无完肤,骨茬冉冉,望之触目惊心。

    哀嚎声此起彼伏,回荡在雨水之中,旋又被湮没。忘尘先生自不会理会无关之人的生死,贱骨头而已,死了也会再生,送他们经历一遭死生之苦,已是对他们的仁慈。

    皇叔唐士比亚掌运斗气,蓬!气浪滚啸,携卷山崩裂地之势,从下向上,扫向半空烟雨,将其轰退,倒射而回,涌向忘尘先生。

    第六仙道:“八弟还是那么爱玩。那中年汉子也入得他的基老之眼?可玩焉?吾可没他那么重口。”

    第七仙道:“八弟口味清淡已久,偶尔寻求刺激也无可厚非,只是盼他不要乐此不疲才是。否则我可要舍了同他之间的断袖之谊。”

    第五仙道:“乘金舟的中年汉子贵不可言,背后的那柄剑……”

    第三仙笑道:“抢来就是。他若不服,送他去轮回。”

    宽袖一抖,基气涌舞。第三仙大笑而出。“八弟,三哥来助你啦。”第三仙左手结抱山印,轰隆隆,一座高十丈的石山压了下来。

    第八仙挥动手中的“步云布雨枪”,震退皇叔拍出的那道斗气。忙道:“三哥欧尼酱,你来了。你我兄弟同心,何愁大事不成。我只要中年汉子的身体,他背后的那柄剑归你。”

    第三仙笑道:“八弟真是可人。”

    锵!

    圣皇之剑出鞘,剑气弥漫,铺在皇叔唐士比亚上方,倏化剑幕,蓬的一声,横亘的剑幕挡住了从天而下的石山。

    “嗯?”第三仙讶道。

    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圣皇之剑摧开的剑幕陡地破裂,刷刷刷,剑光冲天旋起,绕着那座石山旋舞几十圈。喀拉拉,石山崩裂,乱石穿空而去。

    皇叔将身一拧,连同脚下的金舟一道旋升而起,金光万丈,纷洒乱窜。皇叔右手持圣皇之剑,面色威严,直如神人。“我只要第六仙,你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所以……”

    去死!

    皇叔一声冷喝,圣皇之剑旋劈出两道剑光,蜿蜒攀折,一道斩向第八仙,另一道劈向第三仙。他们都该死,谁让他们惹恼了皇叔。

    食用了gao基果实的船奴,右腿扫出,砰,扫中一只贵妇的下颌,“女人,不要靠近我!”船奴喝道。被他扫中下颌的贵妇向后急退,还未退出几步,人已炸开,血肉迸洒。

    “汉子,你的擀面杖吾要了。”

    面如锅底,黑得不能再黑。不远处走来一头野生的大汉,他脖子上套着混金枷锁,身后拖着两条比腿还粗的铰链,铰链的尽头是两颗黑铁球,在地上犁开两道深沟,足见其重量。黑脸大汉就这么拖着铰链,直冲船奴走来,他步伐缓慢,并不担心船奴逃出他的视线。

    “是职业黑子。!”

    “麻痹的,是谁把职业黑子放出来了。”

    “他不是被关在牢底吗,怎有可能重见天日。难道是守卫松懈,被黑子瞅准机会,冲出牢底?”

    “大家离黑子远些。要知黑子面黑心更黑,嘴中喷出来的是毒咒,他们最见不得别人好啦,眼红的不得了。非要跳上去撕比诅咒别人,即便于他无任何好处。”

    “也有这种人。不知他们究竟在想什么。我们地下城的这尊职业黑子更是可怕,连城主都敢喷。城主爱才,将他收押在牢底,并未取他性命。想不到观他十七年,他仍不知悔改。还要再度喷人。”

    地下城的土著们议论道。

    议论声一字不差地传到船奴耳中,他有些不淡定。黑子最是歹毒,什么都黑,不能见人比他们好。“没有法子了,我只能以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感化他!”船奴打定主意。

    “出来吧,我的小伙伴。”

    船奴轻声道。

    长,长,长!

    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长达两丈,直接捅向地下城的黑子。那黑脸大汉怪笑道:“好一只大擀面杖,吾喜欢。割了割了,拖回家放在床底下。”

    双臂向前探出,黑子要亲手抓住船奴两丈长的擀面杖。“大黑抓棒手!”那汉子狂吼一声,气势再度攀升,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像是被挤压的弹簧,陡地弹了出去。

    嗙嗤!火光荡爆。黑脸大汉已将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抓在手中。他十指相扣,稳稳地钳箍住那支两丈长的汉子的擀面杖。“嘿,嘿,嘿。”黑面大汉干笑三声,很是得意。可笑容的背后也有难以告人的痛楚。

    哧哧哧,哧哧哧!黑色的火焰直冲出黑子的双手,透入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愧是我相中的擀面杖,真够冲的。力道也不错,手感更妙。摘了摘了!”黑子冷酷道。他双手使了暗劲,同时大口一张,那张让人望而生畏的嘴喷出大量恶毒的诅咒,咒言如剑,一剑剑削向船奴两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纳尼!”船奴一惊。顿觉他之小伙伴有气无力,萎靡的很。“不可能,这不可能,也不科学。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日天,中日空气,无所不能。”船奴暴吼道。一股凶猛的冲力沿着他的汉子擀面杖纵驰掠过,打着回旋,扑向黑脸大汉的大手。

    “嘿!”黑脸大汉气息一沉。双手再次加重力道,十指坚固若金铁,即便是石头也能勒碎。“呔!那汉子,不要再反抗我,让我摘了你的擀面杖。”黑子冷声道。

    咔嚓咔嚓!黑子的十指居然陷了进去,陷入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炮身之中。痛的船奴大呼连连,黑子见机行事,噗,一口毒咒喷将过去,打在船奴的面庞上。船奴摇摇晃晃,几乎倒地。可他坚持了下来,运起无上斗气,蓬,震开那道诅咒。

    “gao基果实的奥妙岂是你这等黑子所能看透的。”船奴凛然道。双目绽光,右掌抬起,运起王霸之气。飕!一只体型大的夸张的王九减一冲将出去,撞向黑脸大汉。

    破面而来的威压让黑子呼吸如堵,不悦之极。诅咒还未来得及喷出,只得应对那只巨大的王九减一。嘭隆,黑子的右腿扫出,带起三丈高的黑浪,一下扫中王九减一,将它扫退。

    可船奴再赞出一掌,掌劲磅礴,刚强不可摧。黑子、船奴之间的地面塌陷,泥石迸飞,模糊了他们的视线,望向彼此,只觉对方朦朦胧胧,别有风味,可gao基哉!

    大概是看对眼了……

    “几把!”

    大基老花容想的契约兽冲了过来,尘烟荡迸,冲天旋起。“那两只汉子实在恶心,弄死了算啦。”骥霸獣怒道。

    正巧,船奴、黑子挡住了骥霸獣的去路,本就心烦的骥霸獣更是火上加火,呼哧,呼哧,呼哧,三道灰蒙蒙的火浪带着毁灭性的气息,劈掼出去,瞬息之间,冲至船奴、职业黑子身前,恍如蛮荒巨兽张口,吞了两只汉子。

    可黑子、船奴已然看对眼了,也不顾熊熊燃烧的灰色火海,他们就是那比烟花还要灿烂的要gao基的汉子呐。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船奴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船奴也不再攻击黑子,他们只是望着对方,目光含情。

    基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基共同撑开球形气罡,挡去灰色的火焰,谁也不能阻止他们gao基。

    “妙啊。”也不知是谁赞道。

    “黑子也遇到了意中人。”有人接着赞道。

    “吾辈再不用担心被黑子喷了,他无暇他顾,只顾着gao基啦。”

    “天意,这是天意!天道轮回,放过谁了!”

    “不好,我为什么变成基老紫了。”

    地下城中的土著们无不接口称赞,为黑子找到归宿而感到开心。

    可有人不乐意了,是小圆啊,小圆对自己现在的身体很不满意。她的目光像是闪电,划过天空,照亮大地,终于寻到一副不错的驱壳,正是黑子的身体。“妙啊。”小圆笑道。“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就在我眼皮底下。”

    小圆大笑而来。刷,一道桂光绽出,像是月牙似的,斩向黑子、船奴撑起的球形气罡。轰隆一声巨响,坚固的气罡爆掉了。

    黑子、船奴同时惊呼,麻蛋,是谁在阻止他们gao基,该杀!

    骥霸獣、小圆也怒了。“弄死你们啊!”、“萝莉基老,我们合作吧,斩了他们。”

    小圆头顶天足踏地,挥动石矛,呼喇喇,矛影重重,激起千冲浪,直向黑子、船奴涌去,一路摧枯拉朽,不可阻遏。

    骥霸獣扬起蹄子,重重压下,咔啦啦,地面荡炸,并有四道火焰从地下潜入,围住了职业黑子、船奴。配合小圆,骥霸獣也要弄死他们。

    船奴不住冷笑,把眼斜睨小圆、骥霸獣。“我的擀面杖哟!”船奴双手抓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下挥砸而去。嘭!地面颤动,地下的四道火焰冲了出来,显然,骥霸獣的阴招被船奴看穿了。

    黑子更是面泛黑气,右足一蹬,一股泥石流爆飙而去,劈面砸向萝莉与基老的混合生物小圆。

    刷,刷,刷!小圆体内窜起道道神华,像是拂动的光带,扫开劈向她的泥石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