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诸君,不如跳舞!”

    上官金加入到撕比萌南瓜的队伍当中去了。他身上的皮卡丘图案相当惹眼,当然比不上他爷爷上官霸身上的美少女图案就是了。

    上官金五指虚攥,萌南瓜也不知他手里藏着什么。“虽千万人,吾往矣。”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趁机扶正兄尖,又有一道血水喷将出去,比第一道还要迅疾,喷势也更猛烈。

    紫衣侯叫道:“别再伤害自己的奶大肌。汉子,跟随我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基老。”

    白鞠基怪道:“侯,你当我不是基老吗。就许你教化别人走上证基之路,就不让我开导无知的汉子吗。唯有汉子与汉子之间才存在真谛,背断山才可见真章。”

    萌南瓜的局部地区已被小圆的石矛攻破,女仆金刚罩也有了破绽。“麻的,一群智障。也来和我探讨人生哲理。我生是女仆界的人,死也是女仆界的鬼。”萌南瓜坚定道。

    一只兄尖喷出去的血柱不足以震退敌人,那就两只兄尖一起来。萌南瓜并掌如刀,削向右边的xiong大肌上的尖端,将那顶端削去,登时,血喷甚急,怒驰而去,比左边的那道血水流速更猛。

    上官金、绿毛杀马特、小圆、紫衣侯、学姐等人动容,久久不能说话。已然被大女仆长的无上风采折服了。静静地观看萌南瓜的两只兄尖喷血。也无有人上前为其止血。

    嗤!

    第三道血柱喷了出去,源自大女仆长的局部地区。被小圆的石矛穿破的地方,血喷如注,长达二十三丈。让人很怀疑萌南瓜体内装了多少血液,怎滴,还没喷完。

    “不、不好!”

    萌南瓜心骇道。局花必须止血,否则必残。

    “喝!”

    萌南瓜低吼一声。蓬,他之局部地区迸绽出一团斗气,旋聚成锥子,正好用来堵住创口,不再喷血。

    嘶!

    紫衣侯、白鞠基等基老倒吸一口凉气。对自己恨的人最可怕了。胆敢以斗气凝聚成尖锥,再放到局部受伤地区,这等气魄可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心高气傲如紫衣侯,也暗暗佩服大女仆长。

    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像是黑毛、白毛、黄毛、紫毛等人,他们看着自家的西一欧,也不知她接下来做什么,或者对他们下达什么命令。贵族们屏息以待。

    牵着雪白山羊的四非女不安分道:“盟主,你也是干大事的人,为何优柔寡断了?”

    她这话一说出口,青府的杀马特们不乐意了,扭头瞪向四非女。看架势,分明是要撕比她。不服就干。

    上官小红没有理会四非女,雨桐也是。

    雷鳃猴急着脱身,不愿和紫霞兽、仙子兽、混世牛头人受待在一起,他施放三道基雷,分别劈向紫霞兽、仙子兽、混世牛头人受,趁机遁出。

    仙子兽闭口,鼻孔向上,倏地喷出两道火光,赤焰迸卷,连同火海,横扫想逃遁的雷鳃猴。不但紫霞兽将雷鳃猴当成巫空兽,仙子兽亦然。“想逃,哪有那么容易。必须给他上环。肩胛骨上环,擀面杖也得上环。牢牢套住他,才可使他收心。紫霞弟弟虽然口上不说,心里还是喜欢巫空兽的。我收了巫空***予紫霞弟弟,定能提高我在他心中的地位。”

    混世牛头人受张口怒道:“受!”

    蓬!火焰奔荡,浓烟迸起,一个大大的“受”字凌空显现,灼灼放光,可与日月争辉。巫空兽那厮做事不地道,五百年前如此,五百年后也是这般。昏死牛头受和紫霞兽杀得兴起,可也不愿放过雷鳃猴。

    雷鳃猴先后祭出金刚杵、苦当桃受雷、手撕鬼汁符,应对奔涌而来的火海还有那个隆隆压下的“受”字。

    “猴长得帅真是一种罪过。”

    雷鳃猴苦恼道。他用手向上拢了拢金毛,遽地大声道:“紫霞兽,死心吧。你我之间不会有结果的。我们明明初次见面,你就要对我行那很不纯洁之事。世尊有云,缘聚缘散,花落成空。你为何看不开,林子大了,什么猴都有,不要单恋我一枝花。”

    “”

    紫霞兽的内心在流血。好个无情的巫空兽。当真留不住你吗,空等五百年,其间耐不住单身,和几只相貌极好的蛮兽有过几段情史,开辟出各种姿势,这可都是为了你啊,巫空兽。怎知你绝情若此,死于我之剑下吧。紫霞兽怒极反笑。淑女剑掷起,灿霞蓬舞,剑光普照三千尺。

    要知紫霞兽的情人们都死在淑女剑下,成了孤魂野鬼,至今不能超脱。

    “事情已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吗?”仙子兽也无暇他顾。

    灰机·鸟布斯从雨桐那里得到了授意,出手相助雷鳃猴。肉翅一拍,灰机急遽飞来,盘旋在雷鳃猴上方。运起钛合金狗眼,灰机锁定了高中坠下的“受”字。

    即是如此,灰机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混世牛头人又名混世牛头人受,专修“受”字诀,已臻化境,端的可怕。如让小红同学唤出女汉子系统,测量混世牛头人的受值,定会吓她一跳。

    基老界有不成文的规矩,无攻不受禄。不攻则受。

    风卷云舒,祥光笼罩,地下城的上空仙乐飘飘,似有大人物要来了。

    城中的土著们纷纷跪倒在地,不敢抬头仰望天空。城主还有城主的基友们要来了!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地下城中的土著们大声道,声如浪涛,冲扫四方,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显然这些土著很害怕城主,敬畏之心摆在那里,且畏多余敬。

    花雨缤纷,异象纷呈。管弦丝竹,声声入耳。轰!浓云散开,城主还有他的基友们现身了。城主一行人共计八人,七人站在战车两侧,而城主端坐在战车之内,拉车的是七十二头强壮的基老,他们四肢并用,用爬的而非步行拉车。

    衮服高冠,手持玉圭,城主面带和风,细长眼睛里尽是笑容。战车两旁的七头基老也是极尽奢华,富贵逼人。城主还有他的七位基友号称菊中八仙。同时现身,可见他们对在场的外来者的重视。

    “嗯?”八仙中的第三仙瞥到了躲躲闪闪的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喜道:“吾最近炼制宝具,正缺两位兽魂。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均是节操值低下的兽类,甚合吾意。勉强收了它们吧。”第三仙右掌拍动,呼噌,一团氤氲粉光冲向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将它们收纳其内,捉了回来。

    第二仙笑道:“三弟好雅兴。依愚兄看,那发克鱿、碧池兽更胜一筹,何不取了它们。”

    第三仙笑而不答。

    第六仙,又称“六味地皇丸”,也是身具大福之基老,他在地下城中的某处遗迹中寻到已逝贤者的阴冢,破冢,得到了一张药方,炼制奇药“六味地皇丸”,据闻,服食地位地皇丸之后可gao基三个时辰而长枪依然。

    那城主更是了不得,观其容貌,极是年轻,二八佳人也。城主唇红齿白,光彩照人,即便他的七位基友也是俊俏的基老,却不能遮去他之风采,反而衬托的他更加出众。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日出东方,唯城主不败!”

    地下城中的土著们又开始喧哗,城主的威严不容侵犯。是以,他们不敢抬头相望,那是对城主的大不敬。

    城主在菊中八仙中排名第四,其名东方日。

    东方日也不是城中的原住之人,亦是外来者。可他以雷霆手段除掉前任城主,含笑收了前城主的东宫、西宫。前任城主自诩基友三千,可是易主,已成了东方日的宠妾。一番心血皆作他人嫁裳,世间悲哀莫过于此。

    东方日的视线在众人身上缓缓流过,尤其是当他看到了上官小红,眼波流转,不知有多少凶流穿梭往来,分明是要置女禽有兽童鞋于死地。

    “天命所归,基老的荣耀归于我身。”东方日暗自道。

    “四弟,如何处置乎?”

    那位“六味地皇丸”大仙笑道。

    “杀无赦。”

    第二仙冷笑道。

    “地下城是吾等菊中八仙的基业,焉可拱手让与他人。谁动我们的城,谁就是八仙的公敌,必诛之!”

    第三仙也是语带冷酷之意。只要待在地下城中,他们就是不死之人。虽说不死,可也并不是绝对的……

    骥霸獣、不臣之兽一左一右,趴在大基老花容想两侧。它们目光不善,很是不爽。那八只基老是怎回事,这么拉风,居然把主人比下去了,简直是在找死。

    皇叔背负的圣皇之剑隐隐放光,也感受到了八仙带来的压力,稍稍释放剑华,与之对抗,做那分庭抗礼之争,进而向喧宾夺主!

    上官小红漠然。十指捏诀,打出一片红幕,腾腾腾!腾腾腾!九尊果男雕塑跳了出来,出口成脏,咒骂道:“哪来的基老,也敢对我家主人出口不逊。让小爷摘掉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呀。”

    “不对!战车上的那头基老不对劲,我从他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我也是!”

    “怎回事啊,那头基老。他身上怎有血梅子大人的气息!”

    九尊果男雕塑面带诧异之色,目光如炬,似要将东方日看个透彻。可他们只是从他身上捕获到血梅子的一丝气息,再无其它发现。

    东方日的左手搭在额前,右手握着玉圭。他的七位基友也不知老五在想什么。“全杀。”东方日忽道。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地下城的每一处角落,伏倒在地的土著也听到了城主的命令。他们惊讶于城主的杀令,放在以前,城主绝不会杀了误入的汉子,女人嘛,xiong小的留下,大乃娘则被杖杀。

    不止地下城的土著们惊讶,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等人也略显惊诧。空气好像凝固了,无有人讲话。

    也不知是谁先爬起来的,抄起手中的武器,狠狠地劈向距他最近的基老。“城主讲了,全杀。一个也不留!”那汉子大声道。

    杀意是可以传染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杀与被杀。

    更多的原住居民或空手,或抓起兵器,一扫先前的围观心态,诛尽眼前的闯入者,他们才能获得城主东方日的赞誉,才能有体面的死法。

    “几把!”

    骥霸獣双翼展扬,灰色的火浪迸舞开来,瞬时之间,吞了几十个地下城的原住之人。纵然烧成灰烬,他们也会浴火重生。

    骥霸獣大喝一声,双翼扑动,狂风大作,将灰烬吹向高空,洒向全城。

    不臣之兽昂首环扫周围的汉子、姑娘、大妈、大爷等,他们一个个双目赤红,脸上全是杀意,“杀!”、“杀了它!”、“抓住它,献给第二仙大爷。”

    “我觉得还是献给第六城主比较好。人家想换取他的六味地皇丸……”

    “太阳了!你想成为基老?”

    “我一直都是啊。”

    “”

    也有比较和谐的声音传开。

    不臣之兽的身体变得虚幻,介于实与虚之间,剑气狂舞,荡摆飙窜。锵的一声脆响,一口凶剑竖在空中,好像亘古长存,述说着岁月的无情与冷漠。

    兽化剑。

    臣兽之剑。

    快,快到极致。臣兽之剑的剑芒掠过几十人的腹腔、腰、腿、脖颈、面膛。扑扑扑扑,血水迸洒,肉开骨裂之声响起,断肢乱飞,内脏横流。

    空中,城主东方日双眼微阖,地面发生的一切他置若网闻。菊中八仙中的另外七位,面面相觑,也不知真正的“城主”意图何在。既不开口那就是默认,七位基老携手而去,轰然落地。

    紫霞兽、仙子兽、混世牛头人、雷鳃猴、灰机不得不停止撕比,转而面向攻来的疯狂的不死人。

    刷刷刷!刷刷刷!紫霞兽双剑同舞,剑光横扫,抹去十几人的生命。被斩之人的切口处有红色的毒瘴盘绕,聚而不散,阻止切口愈合。可挡一时,却非长久之计。

    仙子兽的水韵刀怒斩而下,轰隆,刀芒迸炸,恐怖的能量风暴将七十步内的原住之人卷了进去,一通绞旋,好似碎肉机在工作,不断有残肢断颅抛出。

    混世牛头人撩开钢叉,剖开一人的肚子,“滚!牛爷心情很糟,我知你不怕死,可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你想知道吗?”

    花语未落,牛头人幌了幌牛角,两道红艳艳的光束旋了出去,绕缠刚才的那只汉子,将其勒成麻花。

    混世牛头人觉得美中不足,撒了一把孜然丢在那汉子身上,直接烤炙。

    雷鳃猴引动基雷,劈碎了两只御姐的脑袋,“靠那么近作甚。不知我对女人无兴趣吗。”雷鳃猴怒道。

    萌南瓜、骷髅女、基老三大咖也分开了,扫清聚拢过来的杀之不尽的原住之人。一群群倒下,后面的补上。倒下的很快再生,而且变得更加凶狠。

    “取下你的蒙眼之布,如何。”城主东方日传音于上官小红道。

    “不,我在补全它。”上官小红回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