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南瓜,速速交出汁杖。它是属于唐腊国的,而不是个人的。必须交给帝国。”

    船奴大声道。他观皇叔对汁杖有些想法,却未开口。这时就轮到下面的人献殷勤、表忠心。

    虽然不知D的意志是什么,可我的船奴真的不错,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伸长几米,口才也很了得,想来口技也不差。唐士比亚拈须,心道。

    女仆界的大女仆长嗤之以鼻,不屑回答船奴的无聊问题。什么都交给帝国,女仆界早就成了清水寡淡之地,哪还能与基老界、伪娘界、写手界、画界撕比。

    上官小红她哥也对汁杖有兴趣,“我的xiong部不够大,何以聚天下美女。正想隆xiong来着,可药美人阿姨不允我,我能有什么法子。汁杖大有妙用,我可凭恃它一夜二十七次狼。”

    “上吧,皮卡丘!”

    上官金大吼一声,冲向萌南瓜,要夺他的汁杖。

    或杀或打残地下城的原住居民,萌南瓜下手不留余地,可土著仍是不要命地撕比大女仆长,抱着爆迪奥之心,很多汉子嚷嚷道:“兄弟们,这只顶着南瓜头的哥们老有才了,他别出机杼,挥动汁杖,释放蓝色的花朵,就可爆掉我等的汉子的擀面杖。我也经历过三千多次死亡,爆迪奥之死从未经历,不尝试一番,我此生遗憾呐。”

    “哥哥好胆色,做弟弟的也不能认怂。亮出我等盛放小蝌蚪的好蛋,置于萌南瓜眼皮底下,让他爆了它们!”

    “我先来!”

    “不,我先来!”

    “别争了,还是让大哥来吧,毕竟他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们要卖他面子,也可欣赏大哥爆迪奥的宏观场景。”

    地下城的土著们争辩道,最后将那位带头的哥们推到了最前面。萌南瓜脸色铁寒,麻的,汁杖是这样用的吗。你们不要污了它。大女仆长震怒之余,汁杖扫动,蓬,上千点鲸液狂洒,疾如骤雨。

    “终于等来了吗。”

    嗤啦,那大哥撕掉自己的衣服,将汉子的健美身体献于汁杖,献于兄弟们。噗噗噗,噗噗噗!血花迸溅,每一滴鲸液打在他身上,都会激起一小团血花,艳如红梅。

    “你想爆了擀面杖,我偏偏不允许。”萌南瓜故意避开下方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除了小伙伴,那汉子体无完肤,肌肉溃烂,骨骼断折,可他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慢慢死去也挺幸福。”

    骷髅女早已看不下去,骨节剑甩了出去,只是一剑,已将身体破破烂烂的汉子劈为两半,当然,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是,完全是平分。

    基老界的封侯者,苏紫衣。他注定萌南瓜,“窗外钟”隆隆震动。“萌南瓜,让你交出古燃灯不大可能。我只好剖开你的身体再取灯。你死了,汁杖也会成为无主神物,我一并取之。”

    凌空蹈虚,紫衣侯纵步而出,身姿飘逸,分明是那谪仙人。刷,一柄巨镰破空划开,紫色的光晕荡开,向前推去,浮涌起数丈高的紫色浪涛。

    白鞠基袖袍舞动,踏空而去,梅花剑疾抖,剑气凝冻成赤、蓝、白、黑四色梅花,寒香氤氲,并未泅散开来。“梅花四弄。”白鞠基轻声道。

    飕,飕,飕,飕。四色梅花电抹而去,要取大女仆长的命。白鞠基的目的和紫衣侯相同。

    看到两位基老大咖大放异彩,肖布斯基也不甘落后,三指掐诀,口唇翕动,“基八斩。”肖布斯基吟道。基气透体而出,四下抛舞,旋即凝练成八条气带,每一条气带上浮起一个“基”字,耀耀生辉,八基共处,即是基八斩!

    刷!刷!刷!刷……

    八条气带抛舞弹跃,仿佛是八条怒啸的蛟龙,翻滚于云间,以睥睨之姿俯瞰大地。

    小圆、毒岛冴子、高城沙耶三人静立一旁,作壁上观。基老三大咖要撕比萌南瓜,给他们展示的机会就是了。

    暗中觑探的骷髅女只得相助曾经的同僚。萌南瓜和她毕竟同时出自女仆界,他一死,骷髅女也不见得能保全古燃灯。何况地下城的城主还未现身。

    萌南瓜撕比紫衣侯、白鞠基,骷髅女应付肖布斯基。

    受到太基王子“伽马草拟马射线”的启发,萌南瓜也学得一招,右手汁杖,左手捻着自己的兄尖,使尖头对准紫衣侯。“我有感觉会流淌出汉子的浓缩之华。”萌南瓜暗道。

    骷髅女当时就炸了,怒道:“萌南瓜,你脑袋坏了吗!快点搞定紫衣侯、白鞠基,不要再捻兄尖。”

    萌南瓜回眸一笑,顿生万种风情。饶是骷髅女也为之一怔,眼窝中的绿色火焰轰然迸炸,萌的恶心的大汉女仆啊,真想现在就弄死他。

    嗤的一声激响,萌南瓜的兄尖还真的迸射出一道液体,“噢噢噢噢噢!”大女仆长狂喜。“骷髅女,你看啊,我真的释放出来了!”

    骷髅女差点从空中掉下去,骂道:“尼玛!别再喷了,那是你的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死,好想远离此地。骷髅女装作不认识萌南瓜,虽然想和他划清界限,可做不到。

    看到萌南瓜兄尖喷出的那道十几米长的血水,冷酷如紫衣侯者也不由局部地区之花猛地紧张很多。草,何等奇葩的汉子啊。紫衣侯认真吐槽道,还好你是女仆界之人,要是来了基老界,铁定拉风。这样的汉子必须弄死。紫衣侯斩掉大女仆长的决心不容置疑。

    萌南瓜撑开三层金刚女仆罩,又给自己加持了汁杖的祝福。牢不可破,挡下了紫衣侯的第一波攻击。白鞠基的“梅花四弄”随后而至,四朵颜色不一样的梅花连次击中金刚女仆罩。砰砰砰,声如海浪拍打蓬莱山。最后还是破了萌南瓜的金刚女仆罩。可女仆罩之下是透明的鲸液凝成的水球,最后一层保护。

    最后一朵梅花崩裂,可是那颗巨大的水球依然稳固,萌南瓜笑了。

    可他还没笑多久,陡觉局部地区紧张,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女仆界的大女仆长终于体会到传说中的那啥了。

    是小圆啊,小圆再也忍耐不住。萝莉基老先是刷了一道无色无形的桂光,透过护着萌南瓜的水球。念头通达,小圆向前递出石矛,石矛在递出去的过程中不断拉长变细,比麦芒还要尖,比发丝还要细,直达目标,攻下大女仆长的局部地区,取得第一滴血。

    得手之后,小圆也不恋战,当即收了石矛,也动了无名心思,那萌南瓜的驱壳是不能要了,因为不再完整。小圆还是很挑剔的。

    紫衣侯、白鞠基震惊之余,暗恼小圆。“没有前奏,直接进入正题,那萝莉基老好没意思。这等基老进入不得基老界。”

    “萌南瓜。”

    紫衣侯冷喝道。好似一桶冰水浇灌了下去,女仆界的大女仆长打了一个激灵,人已醒来,局部地区的伤痛很快传遍全身,“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萌南瓜大吼大叫。

    蓬!蓬!蓬!

    萌南瓜挥动汁杖,十几团水球飞了出去,连珠似的轰向小圆。“萝莉基老,誓取你命。”大女仆长恨声道。无限恼恨,新世界的大门就这样打开了!一点准备都无有啊。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绿毛杀马特也不再观望,同时出手。“秘技·绿剑口香糖。”绿毛杀马特哥哥再次施展绝招,短剑扬起,撒开片片翠绿色的剑云,兜罩向大女仆长。

    高城沙耶向上扶了扶眼睛,右手食指陡地点出,刷,她的食指伸长,点破了三颗水球。

    毒岛冴子脚踩斩基刀,心念拂动,斩基刀长啸,刀光迸舞。学姐拎着姨妈刀,目光冷若秋水。左眼内的血茧嗵嗵嗵跳动,上百根血丝喷了出去,长及百丈,迎风还涨。血丝张牙舞爪,要吃了萌南瓜,成为血茧的养料。

    学姐也不阻止血茧的擅自行动,她攥紧姨妈刀的刀柄,觑定大女仆长,心若止水,只求净化了那汉子。“姨妈真谛。”学姐暗道。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只是挥了一刀,浅而薄的殷红色刀芒缓缓流淌,喷向大女仆长萌南瓜。

    骷髅女正在和肖布斯基撕比,也管不得同僚。事情怎样都好了,随便啦。

    呼。无形的风吹乱了萌南瓜的发型,他将汁杖夹在咯吱窝下面。双手合在一起,指尖朝天。就这样,萌南瓜合十的双手虚空画圈,有韵律的声波卷浮飘动,向外蓬扫而去。

    嘭的一声脆响,高城沙耶伸出去的食指差点被折断,诡异的弯曲程度让她心惊莫名。沙耶只好收了食指,并且检查有无受伤。

    绿毛杀马特哥哥像是迷路了一般,找不到出路,他已被音浪围住,就是冲不出去。斗气透体而出,结成绿色的铠甲,绿毛哥哥也不担受伤。他在找寻破绽。

    毒岛冴子左眼飘散出去的数百根血丝也碰到了钉子,不能攻破护全萌南瓜的音浪,********。方圆千米内的基老、土著却心生焦躁,好似憋着一口恶气,不吐不快却又吐不出。

    锵。上官小红的剑削向酱油女王的头颅。“嗯?”酱油女王悚然。头发拂动,可柔可刚,缠住剑身,不让它削来。酱油女王不知女禽有兽童鞋为何要斩她。

    就在酱油女王的头发和上官小红的邪蝗剑纠缠之际,刷,囚凰剑平斩,断了酱油女王的万千发丝。“啊!”酱油女王尖声道,刺透她上下颌的那根红线也崩裂了。

    上官小红以剑挑着酱油女王的断发,投进酱油瓶内。嗡!酱油瓶遽地颤动,乌光旋爆,瓶底的腐女界三巨头早已化成酱汁,瞬间涌起,吞噬酱油女王的头发。不消片刻,酱油女王的头发彻底消融。

    “也差不多了。”上官小红道。

    “什么差不多?”李小仙问她。

    嗤。囚凰剑划破酱油女王的雪颈,血线细细渗出,由淡到浓,又由浓到淡,显然酱油女王也在极力封住切口。可她还未张口痛骂上官小红,一缕剑气从她口中钻入,自后颈透出。噗嗤,她后颈炸裂,脑袋也旋动起来,飞离颈项,只是由一块油皮连着,不至完全分离。

    面容若鬼,满布凄厉之色,酱油女王的脑袋直视上官小红,“你!”

    “我?”

    上官小红引动酱油瓶,呼!一股涡旋吸力拉扯住酱油女王的头皮,向瓶内扯动。刷,上官小红斩断黏着酱油女仆脑袋还有脖子的最后一块油皮,助酱油瓶收了女王之头。

    声音也被湮没,酱油女王的脑袋消失在酱油瓶瓶口。而她的断颈喷出一道血水,也被引向酱油瓶,长鲸汲水一般,极是诡异。

    失了脑袋、血液,酱油女王的骨头被磨成细沙,亦被吸走,一身皮已然皲裂,干燥且皱巴巴的。刷,一道剑气射出,干燥的女王之皮裂炸开来,皆作尘烬,回归泥土。

    辣么爽书坊。

    上官青已命人交予当家大神“哥有太鸟”一件他不能拒绝的神物,作为酱油瓶的交换品。青府之主为他女儿换得酱油界至宝。

    写手界的大神“哥有太鸟”端坐书房内,正襟危立。久久,他才道:“不知小红师妹想做什么……”

    同一时间,上官小红道:“混世牛头人受,你又能坚持几时。”

    和紫霞兽、仙子兽、雷鳃猴撕比中的牛头人受忽觉背后有两道冷森森的视线,他心底直冒寒气。谁,是谁在盯着我看。混世牛头人惊道。

    他一分心,仙子兽的鎏金棍砸了下来,砰!砸得混世牛头人头昏脑涨,无名火起。“好哇,仙子兽。不要以为你是紫霞弟弟的结拜大兄,我就不敢把你怎样。收了,我连你一起收了。我、你还有紫霞弟弟,我们三个一起嗨皮啊。”

    仙子兽冷笑道:“混账东西,你不但觊觎紫霞弟弟的身体,还妄图得到我。天下间哪有这等便宜之事。”

    紫霞兽也不发声,闷着头,使着小xing子,持双剑而上,向混世牛头人身上招呼过去。淑女剑、越女剑的攻势愈发冷厉,强如混世牛头人受也怒了。“宠你让你忍你,你还不识轻重。紫霞兽,你过分了。若恼了你牛哥哥,直接敲晕你,拖回洞府,行那双羞大事。我也是做大事的牛啊。”

    哼。紫霞兽不悦。越女剑脱手而出,在空中旋转半圈,从右边劈向混世牛头人受的侧颈。

    雷鳃猴道:“你们撕比。我先走了。”

    风火双翼展开,雷鳃猴就要飞走。仙子兽喝道:“哪里去。巫空兽!”

    雷鳃猴道:“够了!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巫空兽。无聊,我名雷吉,出自雷鳃猴一族,和那巫空兽并无半分关系。言尽于此,你们再纠缠,我以苦当桃受雷、金刚杵把你们轰成渣!”

    仙子兽气结道:“你,你……”

    雷鳃猴道:“gao基只要大力金刚猿,大力出奇迹!”

    仙子兽:“”

    紫霞兽:“”

    混世牛头人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