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

    酱油界的女王心神不宁,却又离不开酱缸。无声无息,一枚老头走来过来,来人正是青府的大管家。

    老管家眼皮耷拉,一副老态龙钟之相,不躺着还能行走已让人觉得是奇迹。“酱油界的王。”老管家开口道。

    酱油女王不由睁开眼,望向管家。“老头,你又来了。”

    “你知我的来意。”

    “不知。我只知你的擀面杖快腐朽了,功能退化,不能用矣。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叽叽不大,一律免谈。”酱油女王心高气傲道。

    “”

    老管家心道,他也是太阳了灰机。

    “管家,我妹去哪里了,还不回来。”一头年轻的汉子笑道。上官金也来了,小红童鞋她欧巴。上官金围着酱缸走了几圈。“酱油女王,你真是妙人,长在酱缸里。我如果把你埋在地下,明年会不会长出很多酱油女王,不,是酱油萝莉!”

    这厮脑袋坏了。酱油女王忖道。看也不看上官金。在她眼里,青府还有上官府没一个好东西,不是兽类就是禽类,行事狠辣,从老到小都不正常。可她美化了自己,忘了她也非善类。在她的统治之下,酱油界也是怨声载道,时有起义,反抗酱油女王的****。

    老管家的手搭在酱缸边缘,咚,咚,咚,扣敲着。震得缸内的酱油迸射,酱油女王也跟着受罪。“老头,你公私不分,何以做到大管家之职。若在酱油界,我早已命人将你剁碎,喂养池中之鳄。哪由得你猖狂。”

    老管家掌运斗气,轻轻拍在缸外壁上。咔的一声细响,缸壁炸裂,仅有一丝微不可见的细纹而已。旋即,酱缸像是绽放的牡丹花,爆散开来,每一块裂缸碎块连在一起。可缸内的酱油流了出去。

    “金少爷,就按照你说的做。挖坑埋了她,也许用不到明年,明天地里就会长出酱油萝莉。”老管家认真道。

    “”

    “”

    酱油女王、上官金沉默了。他们手里都握了草。心道,那老头真幽默。

    老管家运控斗气,细微如斯,着实惊人。酱缸裂为七百八十九块,形如怒放的牡丹花,而酱油女王就是花中之蕊,任人撷取。

    上官金暗道,老管家一定是得到了上官青的授意,否则他怎敢在小红的独院中出手针对酱油女王。“也不知道酱油女王兴奋时流出来的是酱油还是……”荒唐的金少爷浮想联翩。人不该被自己的思维困缚,心有多远那就走多远,走不动那就用滚的。

    也不好拂了三叔的“美意”,上官金卷起袖子,利索地走向酱油女王。“老管家开口了,我只好照办。谁让我是四好青年。”上官金笑道。

    四好,出身好,样貌好,身体好,叽叽好。

    酱油女王颇感荒唐,她做过的荒唐事也不少,可她是主使人。如今情况完全反了,她很被动,荒唐之事落在了她身上,被施予者。

    上官金十指纤长,抓扣住酱油女王的双肩,像是铁爪仅仅嵌入,力道大的出奇。饶是酱油女王,也微微蹙起眉头。“我要被活埋了?”酱油女王不知以哪种心情面对。

    她胡思乱想之际,青府老管家的右脚在地上一蹬,地裂坑现,长一丈,宽五尺,深七尺。四壁平整光洁,坑底明亮如镜。

    “还真埋。”上官金喜道。

    “麻烦金少爷了。人老了,做不得体力活,只能待在软塌上等死。”老管家笑道。

    “不麻烦不麻烦。”上官金道。他双手向前探出去,酱油女王双脚离地,只要他放手她就要入坑。

    呼!

    青光旋绕,一中年汉子趋步而来。“老管家,把他一起埋了。”青府之主指着上官金命令道。

    “三叔,不可啊!我还是处男呢,你怎么忍心让我死不瞑目!”上官金急道。

    “是,老爷。”老管家倒是很听话,嘭,他一掌击出,劲风呼荡,上官金还未来得及惊呼,也和酱油女王一起掉进坑中。

    可两人还掉到坑底,人已消失。

    “把坑填好,随我去上官府。”青府之主道。

    “是。”老管家恭声道。

    再说掉进坑里不见了的上官金、酱油女王,他们一抬头,“哎呦,这不是吾妹吗。”上官金喜道。

    酱油女王、上官金被直接传送到女禽有兽童鞋这里,这也要归功于青府之主。

    “吾妹,为何你对我这般冷淡。我们才多长时间没见面。”上官金双手提着酱油女王,爬了起来。“还有,你眼睛蒙着的可笑的绸布又是什么?”

    说话间,上官金也不忘扫量四周。“好热闹。”他将酱油女王丢在他妹脚下。“酱油瓶!”酱油女王惊道。

    上官小红一甩手,呼,酱油瓶旋了出去,围绕酱油女王旋舞,如是三圈,瓶塞迸开,瓶内有三道血线飙出,一道穿进酱油女王的左眼,一道没入她的右眼,第三道贯穿了她的上下颚,不让她开口讲话。

    她虽然是酱油界的王,却从一开始就没见到过酱油瓶,至宝遗失了。酱油女王试着控制酱油瓶,念头甫动,刷,剑光笔直贯下,一路摧古拉朽,劈入她的颅顶,扫向灵台。好似北风过境,将酱油女王的灵台扫荡一空,那点刚刚萌生的灵识也被剿灭。

    一剑也在酱油女王头上,一剑抵在她后颈。她再乱动想法,两剑会截断她的生机。

    “父亲又多事了。”上官小红道。

    在她的心湖中还有枯桐剑,也是上官青留给他女儿的。

    气流涌动,杀意不掩,一人自天上来。他一袭长衫,鼓鼓荡荡,“城主有令,你等外来者不得喧哗。”地下城的使者大声道。他的话代表了城主的意志。

    城中的居民拜伏在地,如临寒渊,心生畏惧。

    可是撕比中的混世牛头人、雷鳃猴、紫霞兽、仙子兽哪管什么使者,该做什么做什么,使者若再啰嗦,连他一起撕比。

    且说女仆界的恶具古燃灯,它被萌南瓜、基老三大咖、骷髅女、绿毛杀马特、小圆等人抢夺。毒岛冴子早已按耐不住,抄起姨妈刀、斩基刀,冲了上去。

    学姐一招“大姨妈糊你一脸”放了过去,萌南瓜等人心生恶寒,只得辟易,哪敢和大姨妈争锋,谁也不愿被糊一脸。

    小圆的基老身体旋起,陡喝道:“基老奥义,爆!”

    轰嘭!小圆的衣衫应声爆裂,现出两块四四方方的xiong大肌。与此同时,她体内迸出两道光华,闪电似的劈向古燃灯,将它禁锢,不好乱动。

    绿毛杀马特喜道:“小圆真是实诚。”就喜欢这样的萝莉,啊不,基老,也不对,萝基?

    嗤啦。绿毛杀马特手中的短剑绽放碧芒,好似枯木逢春,再次焕发生机。萌南瓜被碧芒罩住,他挥拳砸了过去,嘭一声炸响,罩住他的碧芒皲裂,“都敢欺我。”女仆界的大女仆长怒道。

    在地下城中,萌南瓜的实力受限,不能发挥平日里的正常实力。否则基老道长怎么能那般容易盗走他的汁杖。“哼,不要以为你取走了汁杖就可运用它。”萌南瓜诡异道。他左手结印,右手手心朝天。

    “妈的,智障!”

    遽闻,萌南瓜狂吼一声,音浪荡炸,来回喷卷。鲸液飞洒如雨。是汁杖,汁杖回来了。属于大女仆长的汁杖。

    基老三大咖也被鲸液惊到,运起斗气,震开扑涌而来的鲸液。汁杖就悬在萌南瓜上空,而且还带来了一只手,基老道长的手。这下道长的一双手全都没了。

    张口一吸,萌南瓜吞了古燃灯。登时,他面皮涌动,泛着碧光。他一弹指,咻,一道指劲飞出,击中握着汁杖的基老道长的右手。

    蓬!道长的右手炸了。

    汁杖再次回到萌南瓜手中。“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什么是肌肉地狱。”萌南瓜目光不善,一一扫过紫衣侯、白鞠基、肖布斯基、小圆、毒岛冴子、高城沙耶等人。

    汁杖在握,萌南瓜的自信无限提升。他默念口诀,一式“落花非雨”倏地展开。

    呼呼旋动,一朵朵拇指大的蓝色花朵从汁杖中旋了出去,它们由鲸液炼祭而成,每七滴鲸液可炼出一朵蓝花。围着萌南瓜的蓝色花朵共有九千之数。“尔等不知肌肉的好处,也不敬畏女仆界。我代表王女仆惩罚你们。”大女仆长一声长喝,九千朵蓝花迸舞,飕飕飕,飕飕飕!破空之声绵密而起。

    噗!一头围观的基老被蓝色的花朵击中了,花朵直接没入他体内。这时,异变陡生,那基老的xiong大肌遽然隆叠,好似倒扣的海碗,大了!

    “握日!好奇妙的蓝花,给我来几朵。”另外一头基老发现他的同伴的米米大了,见猎心喜,不由捞来几朵蓝花,按入自己的xiong膛内。然后他的奶大肌也很大。

    饶是上官小红见了也有几分心动,她是贫乃联盟的盟主,很想摆脱那个身份,奶不大怎行啊。

    最污的要数一头基老,他抓到蓝色的花朵,放到裤子里,直接放养小伙伴。真是有想法的汉子。他的良苦用心也到了回报,汉子的擀面杖长了。

    萌南瓜的这招“落花非雨”很得人心,不管是基老等外来者还是地下城中人,均大喜,谁还没几个不想大些的部位呢。

    “伙计们,还等什么,快看,那个基老的小伙伴有两尺了。真是立马见效,我也忍不住了。”

    城池中的土著汉子双手并用,抓到十几朵蓝色的花朵,两朵按入左xiogn膛,一朵按入右边的。他旁边的汉子立刻吐槽道:“卧槽,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想拥有两个不一样大的米米?”

    “正有此意!”那汉子笑道。

    “”

    “”

    很多汉子无力吐槽,他们也抓紧时间取了几朵蓝花,或让xiong大肌更高大,或让小伙伴茁壮成长。

    自制力好的汉子、姑娘们并未轻举妄动,他们可不信女仆界的“萌南瓜”有那么好心。骷髅女更是放怀大笑,眼窝中的碧火摇曳不休。

    皇叔唐士比亚眼眸微睁,扫了一眼飘舞的蓝色花朵,它们根本打不动皇叔。因为唐士比亚有功能很好很健康的小伙伴。

    大基老花容想更是不为所动,也勒令骥霸獣、不臣之兽不要去吃那些蓝花,小心……

    手持汁杖,大女仆长“萌南瓜”哈哈笑道:“诸君,你们可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女仆的奥义就是肌肉!”

    刷刷刷,萌南瓜颅顶绽放九十三道光柱,水桶粗,百丈高,照彻十方。下方,那些得到了蓝色花朵莫大好处的汉子、姑娘,无不兴高采烈,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萌南瓜也为他们感到开心。他道:“爆。”

    只是吐出这一个字。

    轰!

    一个姑娘的双xiong爆掉了,她一头栽了下去,昏死当场。

    轰!轰!轰!轰……

    更多的炸声响起,一些汉子的擀面杖木有了,被炸飞啦,还有些汉子的xiong大肌也被炸的血肉模糊。

    哼哼唧唧,悲呼惨嚎,遍地都是受伤的汉子、姑娘、基老、美妇、伪娘。

    可是地下城中的居民并不会死去,那些受伤的人大呼道:“还有这种死法,迪奥爆了的死法!简直太有创意啦。”话刚说完,他就一命呜呼,等待重生。

    听到那哥们的嚎叫声,很多人幡然醒悟。去抓去抢蓝色的花朵,不是吃了就是送去和小伙伴接触,也要体验那迪奥爆了的死法。他们反正活着挺没意思的,每天想着如何去死,心里要是正常那就怪了。

    更多的城中土著腾空而起,噌!噌!噌!噌!窜向手持汁杖的大女仆长。萌南瓜本来还自我感觉良好,咯噔,心里顿时起了疙瘩,暗呼不妙。他斜瞥了一眼飞来的汉子、姑娘。

    “既然不怕死,多杀你们几次就是了。杀到你们怕我。”

    萌南瓜立即引动汁杖的威能,咔嚓,一道落雷劈了下去,雷芒迸射,将很多人劈成碎片,肉已离骨,骨再焦黑,最后化灰扬去。

    砰!

    萌南瓜一脚踩爆一个美妇的脑袋,而后狠狠踢开她的身体,哪里来的滚到哪里去,碍事。

    “我抓到他了。”一只长相靓丽的妹子喜道,她双臂环绕在萌南瓜的腰部,紧紧勒住,仿佛要勒死他。

    “干得漂亮,我来助你。”又有一只妹子飞冲而来。她右手抛舞,呼哧,一条水蓝色的光带甩了出去,缠向萌南瓜的脖颈。

    “哼,你们也想取我的汁杖。痴想妄想。”萌南瓜不悦道。他运转斗气数圈,蓬,一团炽热的斗气迸炸开来,直接轰碎抱着他的那位妹子的双臂。

    “这汉子出尽风头,该死。”混世牛头人受忖道。他一掌击退紫霞兽的淑女剑,并撩起钢叉,挥退越女剑。

    “紫霞弟弟,你等巫空兽五百年,我等你五百年。我的心思你难道还不懂?”混世牛头人吼道。声如狂蛟出海,搅起很大的动静。

    紫霞兽收了淑女剑,两指骈起,以气机引动越女剑,刷,越女剑再次斩向混世牛头人受。

    “你这牛头,还不收了妄想之心。我的结拜兄弟怎可能被你娶回家。他是我的!”仙子兽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