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比中的紫霞兽、仙子兽、船奴也看向来人。不,是一伙人。紫霞兽颇为失落,因为他并未看到巫空兽,五百年之约他还真的记得吗。紫霞兽没来由地心道。

    当那之时,船奴双手抱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搅动四方气流,聚在擀面杖前端。“紫霞兽,仙子兽,你们OK了吗,我的擀面杖可是蓄势待发呀。”

    橙红色的光团在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前方熠熠生辉,这基老又向其拍入三道斗气一滴基油,助其凶威。周围五十步内,橙、红两色光浪不住翻舞,好似两道湍流相互击打。

    仙子兽把头一抬,两目生光,向上射去,气冲牛斗。一朵半亩方圆的云团急遽成形,陡地化为一口水韵刀,怒劈而下,要割了船奴的汉子的擀面杖。

    水韵刀正是仙子兽的武器,以云气为食,也吞天地之间的灵气。呼!船奴的擀面杖前端的那团橙红色光团爆旋而起,登时,光浪叠荡,云霞皆散,唯有两道光河护着那团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光团。

    铿锵!

    刀芒崩沸,和那橙红色的光团激撞,两道光河也被刀气摧开,化残霞散去。

    手持越女剑、淑女剑,那长了五条纤长细腿的紫霞兽也扑了过去,双剑划开,剑潮狂涌,喷向船奴的擀面杖。紫霞兽也觉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碍眼,妈的,人类就该有人类的尺寸。

    花容想道:“皇叔,你的船奴危险了。何不出手相助?”

    皇叔唐士比亚道:“出手?为什么要出手。他的眼界与本事如果只有那点,死了那就死了吧。船奴何其多也,随处可取。比如说,紫衣侯,白鞠基,肖布斯基等人。”

    花容想笑道:“先说好,紫衣侯和我有缘,我会度化他,成为我之基友。至于那白鞠基、肖布斯基,皇叔随意就好。”

    皇叔颔首道:“也罢,就按照先生说的来。紫衣侯却是冷傲的紧,先生想要度化他,不容易。”

    花容想道:“在这个刷脸的时代,我也不能免俗。紫衣侯的相貌身段均是极好的,甚合我心我意。皇叔,快看,你的船奴要被人斩了。”

    听他一说,唐士比亚不由望向撕比中的紫霞兽、仙子兽、船奴。仙子兽依仗鎏金棍,怒劈船奴,杀得他左右见绌。紫霞兽抓着两口奇剑,大开大阖,端的勇猛而又进退有度,迫使船奴收了汉子的擀面杖,真怕被斩了去。汉子不可无叽叽。

    嘭!仙子兽一棍打在船奴的后背上,船奴的护体气罩破了。更觉气息一顿,生命之海晃颤,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好凶悍的仙子兽,船奴冷笑道。他还未来得及出手,紫霞兽早已祭起双剑,越女剑轻颤,淑女剑冷鸣,双剑爆绽出十余丈长的剑气,同时斩下。

    山呼海啸一般,剑气狂飙。船奴心中悚惧。释放他的霸王气,呼噌,他的霸王气上涌,如白龙升腾,横亘在他上空。拍散越女剑、淑女剑斩来的两道剑气。而那霸王气也随之抵消,消散的无影无踪。

    “你们只知我有五条腿,实则不然,我还有第六条腿。”紫霞兽冷淡道。他之六腿自然是擀面杖呐。船奴一直向仙子兽、紫霞兽、众基炫耀他几米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紫霞兽早已不爽,非要取出自家的小伙伴,和船奴的擀面杖一较长短,分出高下。

    哗哗,水光扑涌,霞岚蒸腾。惊见紫霞兽的第六条腿伸了出去,长有三丈,阔有两尺,真个是不能详述。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壮观如船奴,也骇然当场。握了很多日与草。羞愧异常,被比下去了。“真卑鄙!好无耻。”船奴冷喝道。

    呃噗!他又喷出一口鲜血。面如纸张,颤颤抖抖,毫无血色。

    众多基老也其声大呼,“握草,好大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巫空兽真的承受的起吗?”

    “慎言。不可恼了紫霞兽,成为他擀面杖下的基魂。”

    “祸从口中,不可乱插嘴。你懂的。”

    “我知了。”

    基老们按下心中的兴奋。静观紫霞兽撕比皇叔唐士比亚的船奴。皇叔犹自淡定,圣皇之剑也未出鞘,也不知他是信任船奴还是打算舍弃他。

    仙子兽掂量着手中的鎏金棍,和紫霞兽的第六条腿一比,短了也很纤细。“唔,紫霞弟弟的小伙伴总是在我不经意间成长,巫空兽啊巫空兽,你在哪里,还不归来!”

    上官小红虽然蒙住了眼睛,可前方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她放出左手手指缠着的那条青蛇,蛇冠上的那颗珠子飞了起来,停在半空中,珠内封存着荷欢散。本是李小仙对她的闺蜜下的蛊药,却被小红收了起来。女禽有兽童鞋也算是药美人的徒弟,得了药经的残卷。

    青蛇围着那颗珠子旋舞,红信喷吐,药香氤氲,腾挪不定。这时,珠子破裂,其内的荷欢散陡地散开。“啊!”李小仙失声道。有些奇怪,为何她的闺蜜要浪费那丸珠子内的蛊药香料。

    “雷鳃猴,还不出来。”上官小红翻手之间,一片红霞撒了出去,助那荷欢散,让它飘散的速度更快。

    嗤嗤嗤,霞芒扫卷,蛊香翻涌。这时,一条猴子跳了出来,正是那雷鳃猴,风火双翼展开,停立在半空之中。

    “啊!”

    “他来了!”

    紫霞兽、仙子兽同时惊道。

    俩兽已经雷鳃猴当成是巫空兽。除了多了一对翅膀,雷鳃猴和五百年前的巫空兽极其相似,同时桀骜之辈,都喜gao基。

    雷鳃猴本躲在次元乱层中,不愿出来。冥冥之中,似有红鸾星动。感受到下方传来的炽热视线,雷鳃猴蹙眉道:“怪哉,我喜欢的是大力金刚猿欧尼酱,为何下方的两只异兽用那不纯洁的眼神扫量我。”

    听他之言,紫霞兽如遭电殛,身如筛子,抖个不停。“巫空兽,是我,我是你的紫霞兽啊!”那兽急道。

    “什么紫霞兽。”雷鳃猴一脸懵比,猴脸写满惊诧。巫空兽又是谁,它在乱讲什么。锵,雷鳃猴放出金刚杵,左手结印,右手托起“苦当桃受雷”。“收起你那红果果的目光,我知自己长得倜傥,猴又体面,爱慕我的人多了去了,你排队不知道要排到哪里。再乱瞄,我将以金刚杵灭了你。”雷鳃猴不悦道。

    他身上也有一丝荷欢散,被上官小红引了出来。

    雷鳃猴很机警,瞅到雨桐女王就在女禽有兽童鞋身旁,它抖了抖金毛,昂然而去。也不管仙子兽眼中的失望以及紫霞兽满目的凄迷。

    看到雷鳃猴的无情举动,和紫霞兽、仙子兽撕比的船奴大喜道:“哈哈哈,五百年之约就是一场天大的笑话。紫霞兽,剑在你手上,何不自刎以谢世。你活下去还有意义吗?”言讫,船奴更是挥掌拍向紫霞兽的后颈,正要击毙它。

    仙子兽理智多了,挑起鎏金棍,蹂身而上,挡住船奴的偷袭之掌。“基老,你也是渣。受死吧!”仙子兽鼻喷红烟,绕在它的鎏金棍上。蓦然间,它横扫一棍,焰浪重叠,疯涌旋飙,瞬间湮没了船奴。

    船奴早已留心。当即祭出加长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只是几个搅动,就将困住他的焰浪震退。“我有大棒,愿交天下基老为友。”船奴长啸一声,人已纵起,身姿飘纵,好似大鹄。

    和大女仆长撕比的绿毛杀马特汉子、小圆萝莉基老、高城沙耶也觉小红同学来得很是时候。可那骷髅女却不乐意了,她担心上官小红杀了大女仆长,并顺手拿走古燃灯。她志在必得之物,怎容她人插手。是以,骷髅女旋动十三节骨节剑,斩向上官小红。

    锵。女禽有兽童鞋右手中的剑以一化二,一剑邪蝗,一剑囚凰。邪蝗剑击退骷髅女的骨节剑,而囚凰剑一闪而逝,削向萌南瓜的右臂。

    “嗯?”萌南瓜大惊。xiong大肌向前耸堆,立有一抹气劲旋飙而去,喷在囚凰剑上。凤凰长鸣,剑气抖颤,遽地销蚀了萌南瓜xiong大肌喷出的气劲。

    绿毛杀马特哥哥大笑道:“我家西一欧来了,待会众多杀马特哥哥也会出现,共谋大事,取你命易如喝水。”话语落,绿毛杀马特抖开短剑,再战大女仆长。

    小圆更是强悍,拼了脑袋以下的身体,也要斩了萌南瓜。毁人基老躯体之仇不得不报。雨桐头顶闪过一缕光华,随即没入小圆头内。是桂树,小圆的桂树。“哈,那性格糟糕的女王终于肯将桂树还与我。我脖子之下的身体还在她手上,也不知什么时候还我。恼啊。也罢,基老的身体也蛮适合我的。”

    小圆双眼冒光,口鼻耳中喷出无量光华,照耀十方。隐隐压制古燃灯的凶焰,萌南瓜、骷髅女同时惊骇。怎可能会这样。

    “献上你强壮的驱壳,我才会厚葬你那颗丑陋的脑袋。”小圆哈哈笑道。石矛横扫,气劲迸爆,袭向萌南瓜的脖子。断颈才可摘头。

    刷。斗气蓬涌,溢出脖子,形成围脖之类的护罩。萌南瓜也担心小圆割了他的脑袋。然而小圆扫过去的石矛变了方向,转而抡向他的那对奶大肌。

    嘭的一声撞响,好似金铁交戈。萌南瓜意念如潮,一对xiong大肌更是厚实健壮,吸住了小圆的石矛,不愿放开。石矛本由上古基老尊者古大基的残魂和他的骨头变化而成,基老尊者感受萌南瓜健康xiong大肌的温度,老泪横纵,大喜道:“这种美妙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萌南瓜只觉恶心,xiong大肌不由放开石矛。让它离开。

    “秘技·绿剑口香糖。”

    绿毛杀马特哥哥吼道。噗!他喷出口中嚼的没了味道的口香糖,劈头盖脸砸向大女仆长。这等屈辱,萌南瓜如何受得了,他一掌劈出,一团火光炸开,将那块口香糖烧的什么都不剩。可是绿毛杀马特的短剑才是杀招。

    绿光萦荡,那让人魂牵梦绕的充满生命气息的剑幕罩了下来,打向萌南瓜的身体。砰!山石崩裂一般,古燃灯撞破了那堵绿色的剑幕。

    小圆摇动左肩,刷,刷,刷!几道桂光透体而出,灿若星河,将古燃灯照亮,并将它钉在空中,做那顽抗之举。

    饶是如此,小圆也很吃力。古燃灯因为抗拒萌南瓜,他才不能发挥灯的最大功效,他们之间不是实力大增,而是大打折扣。

    就在绿毛、萌南瓜、小圆陷入胶着之际,囚凰剑陡地旋下,剑华如水,水过无痕。刷的一下,切入萌南瓜、古燃灯之间。断了他们的联系。

    不好,女禽之兽当真要取古燃灯!骷髅女心道。她左掌一拂,旋风立起,呼啸着冲出,尘沙漫天而起,目不能视物。骷髅女隐入旋风之中,眼窝中跳动着碧油油的火焰,火焰一灭,她也彻底完了。

    忽地,基老界的封侯之人,紫衣侯出手了。他左手托起“窗外钟”,钟鸣之声大作,震人耳膜发麻。“古燃灯,我要了。”紫衣侯势在必得。

    白鞠基拈着一支寒梅,刷,剑光涌绽,梅花剑出。“紫衣侯,你已取得窗外钟,何不将古燃灯留给白某人。”

    另外一位基老界大咖肖布斯基也动身了,他爽朗笑道:“两位先去叙旧,古燃灯就由我接手了。”

    紫衣侯、白鞠基、肖布斯基忌惮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可他们并未动手,所以紫衣侯等人动了心思,要去那古燃灯。

    萌南瓜不住冷笑,基老界管的太宽了,难道基老的管都很宽吗。运掌于头顶,萌南瓜掌凝炎煞斗气,拍向囚凰剑。

    三位基老大咖、骷髅女都要摘走古燃灯,来自M78星云的太基王子身不动心也不动,来自惑星的教授毒基兽,把眼观心,心观生命之海,只道:“我是超级腮牙人,不屑和白鞠基紫衣侯抢夺重宝。”

    那多没劲。毒基兽要杀人夺宝,紫衣侯、白鞠基、肖布斯基,不管谁取得了古燃灯,毒基兽就斩杀谁。他之滑稽真谛可不是闹着玩的。滑稽不出,谁的脸敢方!

    崩!崩!崩!崩!

    骷髅女的骨节剑迸炸,十三节骨节散开,分别冲向紫衣侯、白鞠基、肖布斯基、萌南瓜、绿毛哥哥、萝莉基老。“你等汉子好无趣,要知燃灯女仆才是古燃灯的正主。她可是姑娘,而不是汉子。你们抢到古燃灯也无多大用处。”

    紫衣侯大袖挥动,紫光窜爆,劈开射向他的那截骨节。“我要取的东西,谁敢拦我,杀!”

    当!当!当!紫衣侯的窗外钟连响三下,声浪交叠堆砌,高达数十丈。

    这装比的基老真讨厌。白鞠基冷笑道。刷,梅花剑斩下,剑气冲折,撞开另外一截骨节。肖布斯基没了碧池兽,实力还是很强悍,化掌为刀,开阖间刀华爆涌,也是威风。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