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毛哥哥洒然一笑,忖道,我和几位杀马特欧巴走散了,却无意中遇到了高城沙耶姑娘,暗中保护她,她是大小姐的侍女,情同姐妹,不能让人伤了她。可这女仆界的壮汉大女仆长实在可恶,竟放出古燃灯,我不过是想给他戴上几顶绿色的帽子而已。

    毕集周身斗气,运于右掌,绿毛哥哥昂声喝道:“秘技·绿剑口香糖。”

    锵嗤,绿毛哥哥右手多了一柄形式古奇的短剑,而他口中则在嚼动口香糖,说那是迟那时快,绿毛哥哥身形纵起。右手握着的绿色短剑划开一道十几米长的剑芒,碧光荡卷,直扑裹在旋风中的骷髅女。

    咔嚓咔嚓,那具大女仆长的骷髅动了,她的上下颌张启,声音漏风。她左手一拍,保护她的旋风向前扭去,撞上绿毛杀马特划开的那道剑芒。

    轰的一声巨响,绿色的剑芒、急遽扭动的旋风同时瓦解,身穿红色哥特装的骷髅女出来了。她轻轻抬起骨节剑,指向绿毛哥哥。眼中的碧火喷出数尺远,有些瘆人。“萌南瓜,你这厮真是没用。”骷髅女嘲笑道。

    同是大女仆长,骷髅女并不惧怕萌南瓜。她的实力更胜同僚,可与她争锋者屈指可数。失了骨上之肉,她的实力有所下降,纵是如此,她仍以高傲的姿态面对萌南瓜。

    萌南瓜头顶着古燃灯,脸上的血迹已被烤干,纷纷皲裂,脱离他的面庞。“废话少说,古燃灯丢了,你我都会被王女仆革除籍贯,再不能进入女仆界。”

    “那又如何,我已是死人。”骷髅女不以为然道。“萌南瓜,何不将古燃灯交予我。它不能伤我,只有放在我手里,它才会发挥最大的功效。你这样顶着古燃灯,不觉吃力吗?那孩子可在抗拒你哦。你杀了蓝莲花,杀了随你而来的蓝白女仆、壮汉女仆,以他们的尸体喂养古燃灯。王女仆数十年来的殷切感化已成灰灰,无用矣。”

    哐哐当当!火星迸射,古燃灯极不稳定,向上喷出的火焰时而粗如铜柱,时而细若玉箸,更有断喷之虞。萌南瓜心里跟明镜似的,已知骷髅女所言非虚,不是诈他。可要让萌南瓜交出古燃灯,决计不可能。“你想得到古燃灯,造梦吧。”萌南瓜心道。

    刷。

    绿毛杀马特先发制人,架起剑光,疾斩而来,绿油油的剑气环聚在短剑周身,徐徐吞吐,并未释出多远。

    “哎,我为什么要撕比给你戴绿色帽子的汉子。”骷髅女笑道。她抖开十三节骨节剑,喀拉拉,骨节与骨节拉伸开来,剑长超过十丈,将她围在亥心。

    绿毛杀马特哥哥也很识趣,避过骷髅女还有她那柄奇怪的骨节剑,杀向萌南瓜。小圆喜道,好啊,我多了一个帮手,摘掉大女仆长的脑袋胜算更大。“食我大迪奥!”小圆爆喝,手中的石矛向前捅了过去,矛头,呃矛头是人头,古大基的人头。

    绿毛杀马特、小圆同时攻来,还有虎视眈眈的基老们不安好心,萌南瓜恼恨骷髅女,不与她联手撕比敌人。早知如此,放她出来作甚。凭添烦恼而已。

    “女仆的真谛就是肌肉,我不知道讲了多少遍,可上到王女仆,下至见习女仆,她们都不懂。简直可笑。”萌南瓜抖动两边的奶大肌,嘭嘭,肌肉锃亮若铁块,极是结实。

    “金刚女仆罩!”

    萌南瓜大喝道。

    他全身肌肉疾抖,灰蒙蒙的斗气漂浮而起,凝成倒扣的大钟似的罩子,护全周身。锵!绿毛杀马特哥哥的短剑劈中萌南瓜撑起的女仆罩,可金刚女仆罩坚固至极,绿毛哥哥的短剑再不能进去分毫。

    当!

    小圆捅过去的石矛也击中了萌南瓜的金刚女仆罩。古大基的脑袋也扁了,五官扭成一团,口喷石屑。怒道:“小圆,你丫要正确使用我,我要钻的是汉子的局部地区之花,而不是金刚罩!”

    小圆道:“你傻啊,只要捅破他的金刚女仆罩,自然能寻他晦气,局花什么的,随你捅。”

    石矛的矛头大喜过望。清了口中的碎石,脑袋也变得尖尖的,其细如针,其坚逾铁。古大基向小圆发牢骚的同时,已经寻到金刚女仆罩的脆弱之处,只需一捅,即可摧毁罩子。

    是了!

    就是这里。古大基细若针尖的脑袋刺了下去,咔的一声,萌南瓜的金刚罩裂了。“该死的基老古大基!”萌南瓜怒道。他头顶摇摇摆摆似是醉了酒的古燃灯,也终于知道照顾持有者,刷,古燃灯内旋出一缕火焰,细如发丝,飘向钻破金刚女仆罩的针尖。

    脑袋化为针尖的古大基悚然莫名,针眼喷出一团基光,稍作阻挡那缕火焰。他则急退而出,不愿被烧死在罩内。

    绿毛杀马特再斩一剑,锵!绿色的剑弧扫中行将爆破的女仆罩,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女仆金刚罩破开,萌南瓜抖动双xiong,肌肉晃动。他震碎衣衫,横眉怒道:“绿毛!萝莉基老、骷髅女,你们都要死!”

    砰。小圆抡起石矛,扫中萌南瓜的左xiong大肌,可百十根褐色的那啥毛绽放,推攘开石矛的矛头。古大基也不愿被汉子的xiong毛缠住,简直比下地狱还可怕。

    绿毛杀马特至西南纵驰而来,短剑嗡嗡震颤,似在激动。终于碰到了可以撕比的变态了啊。

    同是变态,相煎何太急呢。

    另一边,皇叔唐士比亚的船奴和仙子兽撕比的热火朝天。仙子兽唤道:“紫霞弟弟,你再不出手,我可就被人玩废了。”

    这话也不能当真,听听就好。紫霞兽反正是这样想的。他年龄实际上要比仙子兽还要大,可仙子兽长了一张苍老的脸,以长者自称,占了些便宜。

    七色鹿也加入了撕比战场,它道:“七色ju花,你已和尘基子共生。那也无妨,我只好将你拔出来,并在深井中泡你三天三夜,当然,冰块也不会少的,深井怎可无冰。”

    尘基子呵呵道:“守护兽竟要吃了所守护的珍奇,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七色鹿杨然得意道:“天谴?岳静布条山尚不能诅咒我,我还担心什么。七色ju花,你若识相,自己从尘基子的局部地区跳出来,随我离开。不,是随我们离开,我大兄仙子兽,二兄紫霞兽,皆是兽中豪杰,一个能打你这样的十个!”

    皇叔的船奴也真了得,仙子兽拿不下他。“我的擀面杖啊!”船奴嘿嘿笑道。刷,他两米长的汉子的擀面杖遽地再长,不但长了,而且直径也增加了,前端更是高耸,有入云之势。

    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他洋洋得意,双手抓着四米多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怒喝道:“仙子兽,我在岳静布条山也听过你的事迹。你和紫霞兽、巫空兽之间的多角之恋,回肠荡气,让人回味无穷。你们三个不能同时gao基,真乃憾事也。巫空兽更是对你许下五百年之约,它将踩着五色祥云,迎娶你去背断山,gao基证道!”

    船奴讲完这些,紫霞兽果然不再淡定,它面带紫气,细目凛起,目光如刀,扫向船奴。“哼,你这基老倒是很八卦。你既对我们的来历知之甚详,也应知五百年之约已到,巫空兽将会出现,它是我们三兽中最强大的那位,有摘星拿月之能为,动辄翻天覆海,也是日天的存在。”

    仙子兽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也暗恋着巫空兽,可巫空兽心里只有紫霞兽。曾有混世牛头****抢走紫霞兽,要与之合道gao基,紫霞兽以死相迫,言明心志。他曾对混世牛头****道:“牛头人之王啊,你即便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心永远属于巫空兽!”

    混世牛头****也被紫霞兽的忠贞感动了,当晚就宰了巫空兽,那兽死不瞑目,发大愿道:“五百年还是一头会gao基的兽,再来撕比混世牛头****,迎娶紫霞兽。”

    后世有大谐星周星星同学,深感紫霞兽、巫空兽、混世牛头人受、仙子兽之间的感人肺腑的悲恋故事,创出小话西游两卷。盖因耽美难以通过核查,故将紫霞兽改了性别,作为紫霞仙子,又将巫空兽改成悟空行者,混世牛头人受也摇身一变成了大力牛魔王。

    紫霞兽右手一招,唤来两口剑,一剑曰淑女,一剑曰越女。双剑并出,霞光绽扬,普照四方。左手持淑女剑,右手执越女剑,紫霞兽冷淡道:“基老,巫空兽赴五百年之约就在今日,就在此地。谁也不能打扰我们。”

    撕比形势骤变。紫霞兽入局了,仙子兽本意是激他,不想后者这么心急。船奴嘿然道:“巫空兽,哈哈哈,五百年了,谁知他还存有初心否。人世间的汉子又有几人矢志不渝,只忠一位伴侣。情话连篇,比蜜还甜三分,爱到尽头,无路也,退无可退。”

    紫霞兽展颜笑曰:“绝不会的,巫空兽不会这样待我。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兽。”

    仙子兽极不耐烦,呛声道:“紫霞弟弟,和他啰嗦什么,仗剑入杀场,痛饮敌人血,马革裹尸不回还。”

    紫霞兽道:“不,我不能死,巫空兽还要娶我呢。我们约定好了。”

    仙子兽心里一酸,呐呐道:“痴儿,痴儿……”

    如是两声,他也痴了。多痴男,又有怨女,既然如此,何不gao基乎。

    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两只基老大咖闲聊,置身事外。花容想道:“皇叔,约泡吗?”

    皇叔摆手道:“不约,不约,叔叔不约。”

    在花容想面前,皇叔也是后辈,可唐士比亚偏要以叔叔相称。基老界的大凶之基花容想,他也不在意。称呼而已,阿猫阿狗也所谓。

    “算算时间,小红同学也该到了。”花容想看着天色,忽道。

    长枪提起,花容想的目光跃过广场上的华表、巨碑,直向远方射去,那路的尽头可是迦南之地,亦或虚无……

    碧池兽、发克鱿、骥霸獣、不臣之兽早已冲杀过去,和围观的城中之人厮杀,他们杀之不尽,还可白骨生肉,再次复活。几只契约兽很是不爽,将围观的人杀了数十遍还不止。一哥们刚接好自己的四肢,腹部又被撕开了,他嚷嚷道:“有无有搞错,你们就不能为我等开发些新奇的死法。这样普通的死亡方式太无趣啦。”

    骥霸獣怒道:“好,你想死的比较另类,我帮你。”它长舌甩出,劈向那哥们的脑袋,蓬的一声,直接轰爆之。可那厮的嘴巴还能动,还在大放厥词,“我的脑袋搬家过几百次,被煮熟过四十二次,油炸过十五次……”

    骥霸獣默然无语。直接将他烧成灰,然后坐等他死灰复燃,再次成为吵吵吵闹闹的汉子,活了再弄死,死了再活,活了又死。这段过程简直可称得上艰辛,骥霸獣最后都厌倦了。可刚刚复活的汉子还不依不饶,抱住骥霸獣的尾巴,“你它麻的继续杀我啊,我还想死!”

    “疯了,你疯了!不,我也快疯了。”骥霸獣一摆尾,直接掀飞那汉子,不知道将他丢到哪个旮旯窝。

    碧池兽、发克鱿、不臣之兽的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通通飞向空中,躲避城中之人。一群疯子,死不掉的疯子。

    “因为杀不死他们,所以阁下才未出手?”皇叔唐士比亚问道。

    “谁知道呢。”花容想神秘兮兮道,也不讲实话。

    “我们又在这等什么,寻找什么。”皇叔不死心。

    来自惑星的毒基兽,M78星云的太基王子,也加入到清扫围观之人的队伍中去了。他们杀得兴起,哪管对方还能重活几次。

    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萌南瓜”抓了几只城中之人,丢进古燃灯之内,须臾后,他们已成灰渣。可是那些灰渣被一阵风吹走了,落地生骨,骨有生肉,有模有样,有鼻子有脸,怎么烧死的怎么重生了。

    萌南瓜无语至极。“妈的,还怎么玩!”

    小圆、绿毛哥哥同时杀来,“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呗,反正你必须死。”

    骷髅女也开了杀伐。她的骨节剑像是冲舞的蛇骨,彩光迸舞,一扫之下不知摧散了多少人的身体,残肢乱抛,血肉成堆,几如小山,而且不止一座。

    有余兴节目,骷髅女也不忘正事,眼窝里的碧焰亮着呢,就等萌南瓜被人弄死,她再取走古燃灯,至此脱离女仆界,再不和其有任何牵扯。革除籍贯,那又算什么,人死已成空,万事皆空。

    有谁来了。骷髅女陡地惊道。十三节骨节剑收拢,回至寻常状态。她望向来人,眼窝里的碧火忽地熄灭了。

    这可不是好现象。骷髅女伸出指骨,在额骨轻轻一点,两眼眼窝里的火焰再度燃烧。

    上官小红、四非女、李小仙、紫钗玥、沧井兽、龙蛙、狗霸斯基等人来了。女禽有兽童鞋站在最前方,左边是四非女,右边是雨桐,斜向后是紫钗玥、李小仙。

    沧井兽、龙蛙、钱羊、狗霸斯基飘在她们上空,对着骥霸獣、碧池兽评点连番,甚是不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