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蒙着黑色绸布的女禽有兽童鞋已经进入地下城。有城中之人跟着上官小红、李小仙、四非女等人。

    他们只是远远跟着女禽有兽童鞋,不敢太靠近。

    “白女仆长被吓成那样,这里真的有那么恐怖?”李小仙疑惑道。也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问。李小仙心道。刷!她疾驰而去,随手抓来一人,“喂,你在怕我吗?”

    被抓的人抬起头,眼神空洞,视李小仙为无物。

    “你看我的眼神,真让人不舒服。我问你,你怕不怕我?”李小仙不死心,继续问她。

    “”

    被抓之女只是盯着李小仙,答也不答。她的眼睛向上飘出一缕缕蓝色的烟气,还未触及李小仙,蓬嗤,陡然炸裂。

    “也问不出来什么。”

    李小仙提起剑,向女人的额头刺了下去。剑尖直接穿过对方的颅腔,自脑后贯出,犹自轻颤。即便如此,她也无任务表情。

    李小仙一恼,手中握着的剑柄遽地急旋,嗤嗤嗤,穿过女人颅骨的那截剑身飞快绞动,将那血洞绞旋的更大,脑浆向外蓬洒。“换个人吧,总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李小仙心道。

    舍了脑袋被开洞的女人,李小仙向地下城的原生土著走去。她目光扫向人群,不错过她们的细微表情。当她的视线掠过一看不出年龄的女人身上时,她明显的一颤。“哦,就是你了。”李小仙笑道。

    刷!刷!刷!

    李小仙连续挥动长剑,剑光左右横冲,分开人群,也无任何惨呼之声。最后站着的只有一个女人,她目光畏缩,不敢直视李小仙,也不敢退后。“你,自己走过来。”李小仙用剑指着她。

    女人咬了咬下唇,镇定下来。径向李小仙走来,再无之前的畏然之意,好似彻悟了那般。李小仙也觉新奇。

    “我也不想再问,你直接说吧。”李小仙笑道。

    “你的剑杀不了我。只有我们不离开这座城池,即会永生不死。”女人无惧道。

    “这个说法很有趣。”李小仙瞥到上官小红、四非女、龙蛙、沧井兽等人已经离开。可她也不急着追上去。“狗霸斯基。”李小仙蓦地唤道。

    “为啥叫我啊。”犬中的霸王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可还是退了回来。

    “去,用你的狗嘴衔着她,站在城墙上,将她丢下去,看她能不能摔死。”李小仙直接道。

    “”

    “”

    不管是狗霸斯基还是走来的女人都呆立当场。在地下城中你有不死之躯,那城外呢,不试一番怎知结果。

    “放弃吧,我们离不开地下城。”女人无表情道。她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高些,咔嚓咔嚓,她的颈椎骨拉长,脖子也跟着拉长,还真的高了很多,可比李小仙矮一截。

    “你们为什么不攻击我?”李小仙不悦道。

    “城主下的命令。我们只忠于他一人。”女人回道。“打住你的念头。我不会告诉你城主在哪里。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说。你看。”女人指着四处爬起来的血人,“他们又活过来了,即便你摘了他们的脑袋,甚至割去一些人的叽叽,他们还是活了过来,你为何要做那无用之功。”

    “你想告诉我你们奉命行事,让我有自知之明,不去找你们麻烦,大家相安无事,是否?”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我偏不。”

    李小仙冷声道。她右臂抬起,又落下,手中的剑重重拍向女人的肩膀,拍碎了她的半边身体。“狗霸斯基,你还在等什么。”

    “好吧,我吃。”

    狗霸斯基摇动狗头,喷出一道黑烟,卷了女人碎掉的半边残躯,冲向高空。

    飕!

    女人的脑袋直接挣断,从脖子上窜了出去。急追狗霸斯基。“黑狗,放了我的半边身体。即便你吃了也会拉出来!我可不想从你的局花里排出来,太可怕了!”

    李小仙怔了怔,盯着眼前的无头之尸。一滴血都没流。“你们闹去吧。”李小仙再次抖动手腕,剑雨缤纷,洒向再次站起来的人群。噗噗噗,血水荡洒,碎肢横飞,脑袋滚了一地。

    “真碍事,难道你们也不知疼痛为何物?”

    李小仙抬起脚,踢飞滚过来的正太的脑袋。挡住她的路了。

    “闺蜜,你走得太快了!”

    李小仙这才发现上官小红、沧井兽、四非女不见了。“还好,我在小红身上留下了荷欢散,只要循着气味就可追上她。话说,小红闻了荷欢散,为何没有对我产生情yu,将我各种意义上的吃掉!”李小仙怒道。“是了,卖给我荷欢散的药美人一定是在诓我,还有没有医德。回去我一定拆了她的药府。”李小仙自言自语,疾遁而去。

    很快。李小仙追上了她的闺蜜,可她并不开心。因为闺蜜勾搭了其她的女人。晓风楼的楼主正和上官小红有说有笑。李小仙恨得牙痒痒,“小红这家伙难道不看年龄吗,只要人家有几分姿色,她就走不动了!不,也许是荷欢散的缘故,闺蜜她将兽yu喷到了那位大姐身上。”李小仙释然。

    先下手再说!

    李小仙一剑劈下,来势凶猛之极。

    紫钗玥身体轻旋,五禽伞绽放一簇簇璨光,或升空凝聚为彩幢,或落地生为瑶奇葩,五色纷呈,光彩耀耀。几乎闪瞎李小仙的眼睛。那一剑终究是落空了。

    紫钗玥笑道:“为何一上来就要劈了我。我也略通岐黄,发现贫乃联盟的盟主身上被人下了荷欢散,这种香料极其珍贵,对汉子无用,只对姑娘有奇效。难怪盟主拉着我的手,并用炽烈的目光扫量人家。”

    李小仙哼道:“你骗鬼啊,小红明明蒙上了眼睛,哪有什么炽烈的视线。是你多想了吧,大姐!”

    紫钗玥道:“哎,荷欢散的用法可不是这样的。真是可惜了,浪费了有心人的香料,要是我来施放,定会让盟主投怀送抱,做那双羞之事……”

    李小仙:“”

    你够了!

    上官小红果然望向李小仙,“闺蜜,你想对我做什么!”

    李小仙道:“还能做什么,她不是说了吗。”

    上官小红左手食指盘绕着一条青蛇,头生红冠,红冠上有两颗珠子,一黑一白。“荷欢散那么珍贵,本兽已经将它们收集起来,封于药丸内。送还你一颗。”

    尽管青蛇很不乐意,可还是幌了幌那片红冠,立时,黑色的珠子飞向李小仙。

    “什么啊,你都知道了。”李小仙讪讪道。收好黑色的珠子,心道,一定要向紫钗玥讨教荷欢散的正确用法,姬界之人都是喜欢女人的女人啊!她们精于此道,有比较结交这位大姐。

    紫钗玥道:“偷偷看姐姐作甚?想知荷欢散的正确用法?”

    李小仙点头。

    紫钗玥道:“我已经告诉小红了,你可问她。”

    李小仙:“”

    你丫果然不是好人!

    紫钗玥不再理会无理取闹的李小仙,转向上官小红,她伸出手去,碰了一下女禽有兽童鞋的蒙眼绸布。“为何戴上?”

    上官小红道:“不知。”

    紫钗玥道:“可否取下?”

    上官小红道:“不到时候。”

    紫钗玥道:“我能帮你忙吗?”

    上官小红道:“也可也不可。在你不在我。”

    紫钗玥道:“走吧,我看到和你待在一起的小圆被萌南瓜狂轰乱砸,极是狼狈。可我袖手旁观,看着那长着萝莉脑袋、基老身体的生物被萌南瓜欺负,心情很舒畅。为何不将小圆原本的身体还给她?”

    水光倏地散开,雨桐道:“你在命令我吗?”

    紫钗玥道:“不,我在提建议。成事在你而不在我。”

    雨桐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明明在等我们,却又置身事外。”

    紫钗玥道:“我是看,在等。”

    李小仙恼道:“你在看什么?看小红中了我的荷欢散,移情别恋于你。离开吧,我吗不欢迎你。”

    四非女道:“你说了不算。”

    李小仙针锋相对道:“那你说了算!”

    上官小红道:“谁说了都不算。走吧,小圆还在等我们,还有仙子兽,紫霞兽,七色鹿。那人应该也回来。”

    李小仙、四非女异口同声道:“谁!”

    上官小红道:“不说。”

    李小仙:“”

    四非女:“”

    真是讨厌的贫乃娘。

    龙蛙紧跟着沧井兽,片刻也不离。沧井兽不悦道:“蛤蟆,你跟着我做什么。”

    虽然不喜别人叫它蛤蟆,龙蛙脸上堆起一朵ju花似的笑容,“沧井兽妹妹,听说跟着你就能找到雾腾蓝兽姐姐。我和她有过一段不能说的交情,可是她始乱终弃,将我甩了!”龙蛙怒道。

    “所以呢?”沧井兽好奇道。“你要寻到她,然后撕比?”

    “怎会。沧井兽妹妹,你想多了。找到雾腾蓝兽姐姐,我自然死皮赖脸地缠着她,求她不要甩了我,我还是她的小蛙蛙。”

    “”

    沧井兽无语凝噎,握了很多根草。你爱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当你是活着的新鲜的食物,随时都能吃掉。“我还需要磨炼牙齿。”沧井兽暗道。她已经吃了一次龙蛙,可是嚼不烂,深以为憾。可见拥有一口锋利而又洁白的牙齿多么必要。“难怪小红姐姐说牙好胃口就好,压谁谁倒霉!小红姐姐经常压独眼女还有大乃眼镜娘……”沧井兽自言自语道。

    小圆扛起石矛,发动猛攻,说什么也要揍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萌南瓜”。高城沙耶值得出手相助小圆,可她的本意是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能动口就不要动手了吧。小圆哪管那么多,有仇当场报,隔夜会气坏人。

    萌南瓜右脚顿地,咔啦,地皮翻裂,石路迸起,一路向小圆冲撞过去。“壮汉,你的身体我很钟意。非得割了你的脑袋,再将我的安上去。”小圆喜滋滋道。

    小圆现在的身体也不错,可和大女仆长的相比,逊色许多。呼呼轮转,小圆双手舞动石矛,轰砸开射向他的石块。“壮汉,你的叽叽大不?”小圆没来由地道。

    萌南瓜囧囧有神,不知如何回答。小圆立刻道:“我知了,你的擀面杖不甚雄奇,肯定很袖珍很迷你。迷你的兵长一比五啊一米五。”

    萌南瓜陡觉四周望过来的视线格外锋锐,想来那些基老们也以为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功能不够强悍。真是岂有此理,萌南瓜一声怒吼,震得很多基老踯躅倒地,双耳喷血,也有几只目光不善的基老,他们的小伙伴也在喷血,显然受到了萌南瓜的阴狠报复。

    “嗯?你想做什么,女人!”萌南瓜瞥了一眼高城沙耶,大乃眼镜娘想偷袭女仆界的壮汉,可没能得手就被人家发现了。

    “啊哈哈哈,这位英雄好汉,你的后背是不是痒痒,我想帮你挠挠。”高城沙耶尴尬道。说挠就挠,沙耶的右手食指陡地伸长变绿,像是翠绿色的尖锥,刺向萌南瓜的后心。

    寒意袭来,萌南瓜蓦地一惊。他的后肩向后撞去,蓬,一团斗气炸开,气浪叠涌,把高城沙耶撞开了。

    “果然不行呢。”高城沙耶恼道。她腰上缠着的两道死气中的一道,向前挥舞,和堆积过来的气浪相互弹撞,化销了绝大部分冲击力。

    高城沙耶弹了弹那根变得很长很绿的手指,呼,绿浪翻涌,向前堆去,冲撞开残余的能量风暴。萌南瓜旋身,汉子的大毛腿踢了出去,扫爆高城沙耶弹过来的绿色光浪。

    “嗯?”

    萌南瓜一惊。他明明踢爆了绿色的光浪,可小腿上却缠了几匝绿绳,向内深陷,勒的肌肉发紫,几可见骨。“是谁,出来!”萌南瓜喝道。这条毛腿绷直,蓬,斗气冲出腿部,扫碎了那几匝绿绳。

    在高城沙耶身后,一头杀马特贵族忽地跳了出来,是绿毛哥哥。他道:“汉子,是我。从一见面我就想为你戴上绿色的帽子。”绿毛哥哥双手舞动,几顶圆圆的绿色帽子旋了出去,飕飕飕,斩向萌南瓜的头、颈、腹、腿。

    萌南瓜喷出一口斗气,洒在古燃灯上。轰嘭,古燃灯荡开十几米高的光焰,戾气横生,被镇杀的女仆的怨气凝聚成各种各样的凶物厉鬼,呼啸着冲向空中旋来的绿色帽子,将其撕碎。

    呼,一阵旋风扫向绿毛哥哥,他不禁悚然。那旋风中裹着一具完整的骷髅,她眼窝喷碧火,右手抓着一口骨节剑,共有十三节颜色不一的骨头,剑尖闪灼着蓝光,也不知是骨头的颜色,还是抹了剧毒。

    那穿着红色哥特装的骷髅,生前曾是大女仆长,担任王女仆的御前侍卫,备受信任。可她死后,王女仆去用秘法腐蚀掉她的驱壳,只留下骨骼,并加以铸炼,使其坚固异常,剑砍不裂,刀劈不碎。更不用说王女仆还在这具大女仆长的骨架上加持了鲜红女王的祝福。

    萌南瓜解封古燃灯内的这具大女仆长的骷髅,主要是为了震慑在场的基老,他还有后手没使用。古燃灯的用法,他比蓝女仆长更熟悉,因为看守古燃灯的七女仆中就有他。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