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之内。

    进入的基老们反倒无恙,诡异的城中之民并未攻击他们。骥霸獣、不臣之兽跟在花容想身后,时不时地扫清靠近的怪人,说他们是人,还不如说是披着人皮的异形。

    “几把!”

    骥霸獣怒道。它展开双翼,左右冲斩,割掉很多城中之民的脑袋,可他们像是没事似的,捡起地上的脑袋,安在断颈之上,继续前进。

    怪人有三千之数,围观跟着花容想等人。基老王子手捧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也不释放画图内的基老,生怕惊扰了地下城中更为可怕的活物。

    一只号称查纳德泡王的基老站了出来,他身长九尺有於,面如银盘,双眸如星,张口道:“花容想哥哥,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啦。城中的怪人要将我等基老驱赶到何处?您似有头绪,可愿告知我们。”言罢,他口中喷出三只气泡,也算应了泡王之名。

    既然有人开头了,陆陆续续,又有基老表示不安,希望花容想告知实情,以安军心。基老们被吓怕了,因为女仆还有姬界之人的悲惨境遇就发生在他们眼皮底下。

    不臣之兽正要上前吃了查纳德泡王,花容想制止住它。基老界的大凶之基,他无有任何表示。谁若想离开,请自便,他保证不留人,也不会出手灭了那人。

    距离花容想的基老队伍不远处,也有一对基老,面色亦不佳。带队的是皇叔唐士比亚。太基王子、毒基兽也在。他们三人组成三巨头,也是一股势力。和花容想的队伍相似,这队行走的基老们也被怪人围观、驱赶。

    局部地区开花的尘基子笑道:“难道怪人们要把我们关起来饲养不成?”

    他这话一出,众多基老同时悚然。太可怕鸟。生命诚可贵,gao基价更高。“不是吧,我们还没寻到梨子姬的密藏,就要成为城中之人的宠物?”

    “不不,我们这些基老除了长相英俊,叽叽好大,好似没甚用处。即便他们将我们关在牢笼中,除了赏心悦目,还有其它用处?”

    “此话不可当真!我等鲜美的基老正是为了愉悦世间汉子的双目而生的,应运而生,应时而降,暗合gao基之理,岂是庸人所能体会的来的。”

    “按照你的意思,地下城的主人也是汉子?否则他为何肆意戮屠女仆、姬女,而放过我等。马骚客,马骚客城主是基老中的基老!见猎心喜,全收了我等英俊之基!”

    “别、别吓我啊,魂淡。我芳龄七十八,还未成婚,岂可断送生机在此,吾之局花隐而不开,只待有缘人呐。”

    一众基老吵了起来,各自攻伐,争辩不休。死气沉沉的城池终于有了人气,不再像是死城。

    “你们也见到了,女仆界的大女仆长真是逊毙了。不但出手毙了己方的蓝女仆长,更是被人夺了汁杖。做女仆做到他那种地步也是枉然呐。”

    “萌南瓜是多行不义,自毙只是早晚之事。”

    “天道恢恢,疏而不漏,gao基之路才可通王道。”

    “悟基老之道,方能举霞飞升。君不见仙人多寡情之辈,不近女色,而是因为他们gao基!”

    “此言差矣。吾辈基老不可在此妄论。”

    花容想带队的基老,皇叔带队的基老,互相问候、聊天。好不畅快,一扫胸中窒郁。真个是基风浩荡,何不乘风而起,gao基九万里。

    突然,两队基老的领队停了下来!

    不是他们不想走,而是不能。前方路口耸立着两只巨兽,左边的四肢伏地,头大如山丘,怪眼凶睛,鼻喷两缕红色艳火,自言自语道:“吾就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啊。”

    众基愕然,均道,麻痹的,你哪里长得像是仙子,观你气质如匪,挡人之路,想来也是行那“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必须和吾gao基”行径的强人。

    诸多基老再看向右边那兽,身段修长,生有五条腿,也像是麻杆一般,矗立而起。这兽倒是斯文,拈ju花指,口诵哲学之理,“吾有好大擀面杖,进可攻伐基友,退可承受众基征伐。吾之擀面杖,此物最相思,劝君多采撷。”

    两队基老们怒了!好哇,哪来的宵小,也敢拦住大爷们的去路。不是找死吗。他们纷纷把眼瞄向领队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天塌了还有高个的顶着,既是领队,该出手时就要以雷霆手段服众。

    “哥哥们,不可放了这两队基老,他们都是豺狼之徒,杀之也算是你们的功德。”七彩神光扬舞,七色鹿蹑空而来,站在两头巨兽中间,冷冷望向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等人。

    “七色鹿!”

    “是这厮!”

    “好胆,怎可纠集巨兽挡住吾等的去路,弄死它,管它是不是圣兽。阻吾路者,杀!”

    “七色鹿,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守护我的圣兽啊。”被七色ju花控制的尘基子扬声道,他越队而出,仰头望向七色鹿。

    “守护你?”七色鹿怪里怪气道。“你那时还未养熟,我不好食用。可等你熟了,却跑了,也不报答我的守护大恩。你已失打点,死不足惜。”

    皇叔唐士比亚向身后的船奴瞥去,也没多说什么。七色鹿本是皇叔抓去的,交予他的船奴看顾,船奴看管不利,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走了七色鹿。迎着皇叔的目光,船奴对望了过去,也无惶恐之色。他道:“主人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皇叔淡然道:“收起你的二心。你的局花还有嘴很快就会迎来我的擀面杖。”

    船奴本是继承了D的意志的汉子,因为厌倦了女人,才走上了基老之路,更因吃了gao基恶魔果实,实力更进一步,却被皇叔的圣皇之剑死死镇压,不得已,成了船奴。

    当是时,骥霸獣、不臣之兽、碧池兽、发克鱿纷纷请缨,要杀了七色鹿在内的三头巨兽。

    “几把!几把!”

    “碧池,碧池!”

    “发克!”

    几大契约兽战意盎然,咆哮震天,众多基老只得掩耳。

    众兽求撕比,七色鹿还有两头巨兽不以为意,它们岿然不动。倏尔,一头强壮的女仆走了过来,他满面污血,南瓜头发型也乱了。此君正是女仆界的大女仆长,也成了孤家寡人,因为他亲手将追随者抛入古燃灯之内,成为燃料,照亮他前行的大道。

    古燃灯大放毫光,照亮众基。而大女仆长则嘿嘿冷笑,“诸君,又见面了。萌南瓜想你们想得紧。有缘就可相逢。”

    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并畏惧萌南瓜,也不怕他手中的古燃灯。可是其他基老就不同了,他们深以为惧,不愿被萌南瓜掳走,成为古燃灯的燃料。

    “你这汉子好没道理。”

    刷!

    又有一只基老飞了过来。她长着萝莉的脑袋、基老的驱壳,肩扛一根石矛,声如洪钟,对着萌南瓜大呼小叫,极是得意。

    萌南瓜面色哗变。怒道:“你这家伙,你这家伙还没死吗!”

    他仔细一瞧,发现小圆的基老驱壳换了,脖子之下的身体不再是赤练基的基驱,而是换了另外一具基老的身体。

    “我救了你一命,你却背后下黑手,坏了我的基老身体,要不是我跑得快,脑袋也被你踢爆了。”小圆怒火朝天,高声斥责萌南瓜。

    “混账东西!”

    萌南瓜忍不住道。“你既不是基老也不是萝莉,为何不归入我女仆界,享无边盛誉,受无数人参拜。基老有什么好的,萝莉又有何可喜之处。唯有踏上女仆之路,才可证大道!”

    大女仆长此话一出,在场的基老们不干了。麻蛋,你吖肯定是想以一挑四,以一挑十,以一挑百,大家一起上,正面gang他!很多基老摩拳擦掌,大声喧嚷,只要皇叔、花容想一声令下,撕比大女仆长在所难免。

    可花容想、皇叔唐士比亚,鼻孔朝天,浑然无事,也不知是神游体外还是在故作深沉,装的一手好比。

    那查纳德泡王心思灵巧,掩嘴轻笑,“萌南瓜,你这厮率众而来,却落得孤寡一人。我等基老众志成城,你虽掌有古燃灯,却又奈我们何。我们在花容想大人、皇叔的领导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不知轻重,却在我等面前大肆喧哗,述说那女仆的种种高大上,将我等基老置于何地?莫非你当我们是面人,可捏可扯可揉焉?”

    查纳德泡王开了头,基老们更是群情激奋,更有机警基老附和道:“好好好,查纳德泡王当真口舌伶俐,他的话即代表吾等的意思。萌南瓜,撕比吧。你之局部地区之花将残矣,今日谁也救不了你!”

    “基友们,淡定些。时间还早着呢,不可吓坏了萌南瓜,他若被我们吓呆了,待会行事时,岂不无趣也。”

    “欧巴此言有理。可是吾等还要供着萌南瓜不成?”

    “不不,只消挖了他的双眼即可。”

    “他的发型实在是让人厌恶。烧了吧!”

    群基愤慨,卷起袖子,一言不合就要gang了大女仆长萌南瓜。可是众基却看到萌南瓜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禁惴惴然,均道他还有后手,是以不敢上前,只在言语上不落下风。

    基老们还在猜忌,可小圆不乐意了。她的一具基老驱壳已被萌南瓜毁去,“此仇不报非基老也。”小圆冷笑道。

    有个不和谐的声音提醒道:“小圆,你本来就不是基老呀。”

    说话之人却是高城沙耶,大乃眼镜娘。高城沙耶也和毒岛冴子、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走散了,踉跄而行,大乃眼镜娘终于寻到了小圆。

    “唔,是你呀。乃牛!”小圆呵呵道。

    真是好壮观的大xiong。

    高城沙耶也没发火,现在可不是斗嘴的时候。群基环伺,那只强壮的汉子女仆也不怀好意,更有未知的敌人隐藏在暗处。“小圆,就你自己?”高城沙耶问道。

    “只此一人足矣。”小圆大笑道。“我可是要做基老之王的萝莉!”

    “”

    “”

    “”

    众基面色不变,只当什么也没听到。简直搞笑嘛,你一只小萝莉,做什么基老之王啊,谁承认你的身份。

    “喂喂,你们这些混账东西。竟然无视我们三兄弟。”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兽大声道。“你们共同的敌人在此,不要东张西望,也不要大声喧哗。”

    “兄弟,淡定些。他们只是被我们吓怕了,不敢直面我们。”七色鹿安慰仙子兽道。

    “哈哈哈,想来也是。我们三兄弟联手,天下无敌也。谁敢攫其锋,痛杀之!”

    另外一头巨兽也嚣张道。

    很好,它们成功的引起基老们的注意。

    “聒噪!”

    查纳德泡王冷声道。蒲扇大的手掌直接拍了过去,阴风激荡,嘭的一声,查纳德泡王击中仙子兽的腰部。可是后者屹立不动,查纳德泡王却被弹飞了。

    “想在吾面前装比。”仙子兽淡淡忧伤道。“将你揍成渣。”

    被弹飞的查纳德泡王忽觉局部地区一痛,昏厥了过去,不省人事。这也算是幸运的了,他没睁眼见到自己被那啥了。

    仙子兽收回它的鎏金棍,上面还有查纳德泡王的血。

    七色鹿赞道:“我兄好爽利,说弄死他就弄死。”

    “船奴。”

    皇叔唐士比亚看着他新收的继承了D的意志的基老。“你知如何做。”

    “是。”

    船奴大步而出,怒吼一声,“我的小伙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见他的小伙伴伸了出去,也有两米长啊。

    仙子兽显然被吓到了,握草,好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以人类的尺寸,简直不是人呀。仙子兽不知船奴吃了gao基恶魔果实,只要他的小伙伴和别人的汉子的擀面撞击,就可将那人变成基老,端的奇妙。

    “皇叔,你收了一只好鲜肉。”

    有基老赞叹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皇叔不无得意道。

    亮出两米长小伙伴的船奴一言不发的走向仙子兽、七色鹿还有另外一头巨兽。他要大开杀戒,诛了它们。

    仙子兽冷傲道:“很好,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收下了!”

    嘭!

    仙子兽举起鎏金棍砸向船奴,邪气荡迸,金光绽爆,照得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愈发光彩照人,不可一世。

    “哼,愚蠢!”

    船奴冷酷道。

    刷。他消失在原地,两手抓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陡地扫向仙子兽的脖子。想弄死我,你还早着哩,接受我擀面杖的怒火吧!

    七色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提醒他新结交的两位哥哥,那食用了gao基恶魔果实的汉子相当难缠。

    仙子兽凶眼射出七尺长的戾芒,不偏不斜,击中船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当是时,船奴的小伙伴噼里啪啦,电弧迸舞,煞是壮观。“啊,这种讨厌的感觉是什么!”船奴惊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