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块黑绸布收了鲧旦木的树心,隐隐绽放毫光,包也包不住。上官小红也不在意,手指抛舞,五道红线裹了绸布,收纳成团。绸布内的树心放声尖嚎,声音凄厉,引得地下城之外、岳静布条山上的另外一株鲧旦巨木与之呼应。

    万顷松涛,涌动如海浪高宕低抛,震人头皮发颤。生活在岳静布条山的诸多兽类战战兢兢,匍匐于地,它们也不知哪里触怒了鲧旦木以及岳静布条山。在它们看来,岳静布条山特么的就像是女人,喜怒无常,高兴时折磨它们,生气时也寻它们出气。

    “这种让兽不能忍受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一只将脑袋埋在泥土中的鸵迪奥兽心道。

    蓦然间,它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拉向高空,鸵迪奥兽心中骇然,这是怎回事?它撑开眼皮,骇然发现很多兽类和它遭遇一般,同被那股吸力扯向空中。

    准确的来说,它们是被吸向岳静布条山的守护巨木,鲧旦树!这株比岳静布条山还要傲娇的参天古树,树冠抖颤,碧光漾溢,无数的藤蔓甩出,浮在树冠之下,像是一条条毒蛇。

    飕飕飕!飕飕飕!那上千根长满棘刺的藤蔓离心甩出,扫向飞来的各种兽类,有鸵迪奥兽、大迪奥兽、巨迪奥兽、驴耳兽、大尾巴狼兽等。叮叮鸟们愈发惶恐,它们的首领已和它们分开,好在鲧旦木并没攻击叮叮鸟,它们相伴而生,自古皆然。

    除了叮叮鸟还有那些实力雄厚的异兽外,大大小小的兽类均被鲧旦木甩出去的藤蔓缠住,拖向树冠,倒挂在空中。蓬!蓬!鲧旦木向上喷出两团绿芒,状如蘑姑。绿芒瞬间吞没了藤蔓缠住的兽类,惨叫声不时传出,更显诡谲。

    心怀畏惧之情的等待最是漫长。天上飞着的叮叮鸟,海中冒出水面的各种强大海王类,林中凝息静观的凶兽,悉数望向鲧旦巨木的树冠。那两团绿芒已然散去,藤蔓也在,只是它们缠住的兽类都成了白骨,眼窝碧油油的,闪烁着两团油光,像是狩猎者盯着猎物时的那种眼神。

    鲧旦木陡地松开藤蔓,放任那些白骨绿睛兽冲出,攻向地下之城。它们像是滚滚凶流,沿途所过之处,生机全无,死尸遍地。一时间,岳静布条山怨气翻滚,愁云暗结,和死域殊无差别。

    白骨绿睛兽冲到地下城的坑口,腾,腾腾!一个个跳坑,宁死不回头,啊不,它们已经死掉了。

    沧井兽还在琢磨如何吃掉嘴里的龙蛙,狗霸斯基还在嚣张地飞舞,钱羊还在整理它的羊毛,羊毛出在羊身上啊,为何不待自己好些。数量过千的骨兽蜂拥而来,“啊!”沧井兽一张嘴,将龙蛙喷了出去。

    不幸的龙蛙,才出沧井兽之口,又被十几头骨兽围住了,它们不怀好意,绿眼闪烁着凶意。龙蛙慢悠悠道:“你们又不是沧井兽妹妹,我怎有可能被你们吃了!”原来这厮是故作伤情,主动送进沧井兽嘴里,也是奸诈之兽。

    沧井兽浑然不觉,只道龙蛙皮糙肉厚,不好吃……

    呱!呱!龙蛙腹圆如彩球,蛙声隆隆,震爆了冲过来的三头骨兽,将其挫骨扬灰,还不足倾泻它的怒火。阻止别人萌生恋爱之情,端的可恶。最是不解风情,要叽叽有何用,何不爆乎。

    龙蛙愈战愈勇,它别有用心,试图吸引沧井兽妹妹的注意。可沧井兽哪管得了龙蛙那点旖旎心思,她长尾甩开,砸爆了一头体型庞大的骨兽,那兽的头骨异常坚固,沧井兽巨尾横扫之下,竟没摧毁它。“哇!好骨头。”沧井兽冲了过去,抱着那兽的头骨啃噬之。嘎嘣脆呢。

    龙蛙心下失落,再撕比白骨绿睛兽也没多大干劲。较之龙蛙,钱羊优雅多了,它对狗霸斯基道:“犬中的霸王啊,你是一条好狗。”

    狗霸斯基道:“那是。我不是好狗,谁踏马的还是好狗!”

    钱羊继续道:“兽友,你有成为伪娘的潜质!”

    此话一出,狗中的霸王当场懵比,完全搞不懂钱羊在说什么。心道,那白白胖胖的山羊脑子是不是坏了,要不要挖出它的脑浆吃吃。

    钱羊羊蹄甩开,轰死一头白骨绿睛兽。“狗霸斯基,你的身体很特别,变化无端。何不变作伪娘乎!”

    狗霸斯基摇头道:“不不,我才不要变作伪娘,基老,我要成为基老!”

    钱羊怒道:“傻比,回头吧!基老有什么好的。伪娘才是这世间最美好的生物。我阅尽天下生物,无有物种可媲美伪之娘。”

    狗霸斯基道:“扯淡!他们有什么好的,和基老一样都有汉子的擀面杖。”

    钱羊耐心道:“伪娘长得可爱啊,只要可爱,管他们呢!爱可跨越汉子与汉子!”

    犬中的霸王狗躯矿震,忖道,钱羊是变态啊,难怪它成了四非女的契约兽。主仆都不正常,我需提醒小红大人,不可污了……

    狗霸斯基再一回头,上官小红不知何时站在哪里了,动也不动,双眼却蒙了黑色的绸布,左半边绸布却浮现一颗丑陋的眼睛,像是心脏。

    狗霸斯基没来由地一颤,主人她怎么了!

    黑袍女人面容古怪,两行清泪潸然。“你杀了他,你杀了他。”一再重复这几个字。

    刷。

    一道剑光纵驰而来,疾如狂飙,瞬息之间,冲至黑袍女人肋下。噗,血水蓬射,黑袍女人的左臂断掉了。可她毫不关心。

    李小仙御剑而来。将剑按定,先是瞅着她的闺蜜,随后瞥向黑袍女人。“你身上穿着的袍子,材质和小红的眼罩相仿。”

    “何止是相仿。”

    断了左臂的女人冷笑道。

    她毕集全身斗气,呼噌,黑袍掀舞而起,跃离她的身体。

    “啊!”

    李小仙失声道。

    那去了黑袍的断臂女人,肤肉、骨骼涌动,双xiong竟然变成两颗人头,和她模样一般无二,着实怪异。更可怕的是,她腹部裂开,里面空无脏器肺腑。“如何,让你惊讶了?”黑袍女人的三个人头同时开口道。

    “三个头,不是更美妙吗。”她阴冷道。

    “是恶心。”

    李小仙厌恶道。她手指扬起,朝着空中的黑袍指去,咻嗤,一抹剑芒纵起,横斩向黑袍,将其彻底毁灭。

    因为双眼蒙着黑绸布,李小仙也看不出她闺蜜的表情。事情究竟是向着不可挽回之地发展还是沿着预定的轨迹延伸呢。李小仙也不知。

    四非女斜睨了一眼李小仙,吃吃笑道:“你是来搅局的还是局中之人?”

    李小仙道:“那命中注定的可能更改?”

    四非女指着自己,“你问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轰隆!

    四非女的金元宝猛坠而下,金光奔涌,狂如惊涛,烟霞卷抛。已然照定黑袍女人。“你现在这副模样确实很恶心。”四非女也道。“所以去死。”

    话语甫落,金元宝电掣而来,砸中黑袍女人的颅顶,咔嚓,骨裂之声扬起,异常尖锐。“血梅子,你不得好死……”黑袍女人双ru变成的人头同时尖叫道,她们随后裂开,也当场毙命。

    上官小红拧身离开,向地下城飘去。冥河已被姑苏冥凰收走,荒古道自然没了用武之地,沉入坑底,去追上官小红。沧井兽一甩尾,游弋而来,盘踞在上官小红上空。

    狗霸斯基也不和钱羊纠缠,辩论基老、伪娘哪一方才是王道。

    龙蛙四顾茫然,不见姑苏冥凰。“我又该何去何从。冥凰并未解除我们之间的契约关系,可她对我已有成见,间隙既生,再难抹去。”暗叹一声,龙蛙怪眼竖起,全身气孔喷出毒雾,雾岚也似,封了地下城的入口。

    “沧井兽妹妹,等等某家。”龙蛙疾遁而去,去追沧井兽。只要待在血梅子身边,冥凰自然会出现。龙蛙暗道。

    四非女唤来钱羊,用金绳牵着它,亦步亦趋,跟上女禽有兽童鞋。李小仙按剑不动,几次向杀向四非女,还是忍住了。

    她们还未进城。只见白女仆长倒飞而回,落在地上。接着有更多的女仆落地,这些女仆除了白女仆长外,身体都不完整,不是少了手臂就是缺了腿,当然,也有失了脑袋的。

    白女仆长勉力站起,也未阻拦上官小红。只是道:“见到我们的下场,你还要进去?还有,你们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也不见了踪迹。”

    上官小红无甚表示,身如清风,飘掠而过。白女仆长愕然当场。

    牵着雪白山羊的四非女随后而来,她道:“你又不是她,且未安好心,如何打动她呢。”

    白女仆长默不作声。她是没安好心。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萌南瓜”,也不能凭一己之力保全众多女仆,他也是枭雄之辈,出手击毙蓝女仆长,取走她的古燃灯,并且收纳死掉的女仆的驱壳,助长古燃灯的凶焰,方得保全几身。

    白女仆长毁了全部的宝物、神兵,还差点被萌南瓜抓走,投进古燃灯之内。说来也怪,就在白彩蝶孤立无援之际,有一只手按住古燃灯,拍熄灯焰,大女仆长萌南瓜也反抗不能,却又不能失了古燃灯,否则他只得叛出女仆界,还要承受王女仆的无尽追杀。

    可那都与白女仆长无关了,她被一股宏力推了出来,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很多或死或伤的女仆。

    上官小红一行人离去,白彩蝶恨恨无语。她匆匆扫视地上躺着的半躺着的女仆们,心里思量道,她们已无多大用处,如果被萌南瓜那厮抓走,铁定会被丢进古燃灯之内。四下无人,寂无声响,受伤的女仆们也感受到白彩蝶释放的森寒杀意,众女如临深渊,心下惨然。

    白彩蝶俯下身来,盯着一位身穿蓝色女仆装的姑娘,“能站起来吗?”

    “能!”

    这位蓝女仆长大声道。她还真的站了起来,只是身体抖颤,因为白彩蝶笑得更加灿烂。

    蓬嗤,蓝女仆的左肩塌陷,已被白彩蝶出手按了下去。“这么诚实的姑娘,我可不敢随身携带。”白女仆长笑道。

    她一掌击向蓝女仆的面庞,柔力透掌而出,源源不断地渗入蓝女仆的颅腔内,脑浆迸滚,灵台摧裂,生机尽断。

    尚能活动的女仆们,无不骇然,刷!刷!刷!七道人影掠出,既有白衣女仆,也有蓝衣女仆,更有光头大汉女仆。

    白彩蝶十指弹舞,咻咻咻,白色的光带陡地拧甩出去,劈中逃窜的女仆们,将其拦腰切了。那些不能走动的女仆们更是心如死灰,自知在劫难逃,不是自爆生命之海,就是一头撞地,自我戕残,不愿受白女仆长之戮。

    哼!白彩蝶冷哼一声。且将女仆们的尸体搬来,聚在一堆。她右手一翻,一柄羽扇旋飞而起,对着尸堆扇动,白色的火焰立即生出,将女仆们的尸骸付之一炬。

    心里稍稍安定。白女仆长收了羽扇,扬长而去。到出口时,她不禁莞尔,“这点雾岚,也挡得住我吗。”正要出手破了龙蛙喷出的毒雾,一基老大步而来,笑容满面。

    “贫道起手了。”

    来人正是基老道长。可他失了左臂,古琴也没了。

    紫钗玥那个贱人果然不简单。基老道长恨恨道。他和晓风楼的楼主组队,进入地下城,也被城中之人攻击,紫钗玥自然远飙遁出,留下基老道长应敌。道长力拼之下,还赔上左臂、古琴,方得以离开古城。

    白女仆长、基老道长脸上都能拧出一朵花来,像是久未见面的朋友,相互寒暄。可他们心里则在算计对方,恨不能弄死彼方。

    白彩蝶把眼瞄向基老道长的断臂,故作惊讶道:“道长,不知断臂是否有损你的道行。你以后自lu都做不到了啦。”

    基老道长一脸正气,坦然道:“何须自lu。贫道自会抓来鲜肉基老,让他们解决贫道的难言之痛。”

    白彩蝶右臂负在身后,羽扇将出未出。

    基老道长何等眼尖,可他淡定道:“白女仆长,贫道比你晚出来,你可知城内发生了什么?”

    白彩蝶笑道:“有去无回。谁愿关心那个死城。”

    基老道长也笑了,道:“白女仆长,贫道果真是福缘深厚之基老,临促之际,瞥到你们女仆界的大女仆长萌南瓜自顾不暇,贫道观他手中的汁杖颇为沉重,很是碍事。于是动了不忍之心,趁他不备,取走汁杖。也算成全了你们的大女仆长。”

    右臂扬起,基老道长手中果然多了一杆汁杖!

    白彩蝶收起羽扇,拊掌道:“基老道长真是有趣的人,明明是乘人之危,盗走其杖,还要大大美化一番自己的行为。白彩蝶自愧弗如。”

    基老道长正色道:“不不,贫道做好事从不留名,只求心安。”

    白彩蝶道:“好个心安理得。”

    基老道长道:“女禽有兽童鞋她们也进去了,真是不知死活。”

    白女仆长道:“或许有大机缘也说不定。”

    基老道长道:“机缘?我看是死缘吧!”

    两人缄默。都是受伤之辈,也忌惮彼此。瞬息之间,他们心中起了上百念头,无不是弄死对方之计。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