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着长枪黑龙,大基老花容想风尘仆仆,他的目标先是割蛋鱼,可半路他发现了更有趣的异兽,小犬唇姨狼鱼!

    安贝狗头鱼、小犬唇姨狼鱼、割蛋鱼均是声名狼藉的兽类。要说不显山lu水,小犬唇姨狼鱼这点做得很好。可它时运不佳,方甫出现就遇到了跨越画界、写手界、基老界的大凶基老,花容想。

    小犬唇姨狼鱼浮水出面,“基老,为何对吾感兴趣?”

    花容想拎起长枪,指向小犬唇姨狼鱼,“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和我相遇就要撕比。你的唇厚实而又xing感。我好钟意。你可愿自割双唇献于我,我也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小犬唇姨狼鱼嘿然道:“基老,当我是幼稚的毛头小伙子吗。我深谙人xing的阴暗之处。像你这样的基老,我能打四个!”

    “水遁·芭乐萌干的咆哮!”

    小犬唇姨狼鱼吼道。

    蓬嗤!水浪掀天而起,浪涛拍击长空。一只巨的“芭乐萌干”鱼出现了,这种鱼的节操值低下,更无贞操的概念,但凡遇到其它鱼族,二话不说,扒了别人的鱼皮就上去行那不能描述之运动。

    而小犬唇姨狼鱼召唤出来的“芭乐萌干”鱼更是极品中的翘楚,脑袋呈纺锤形,长着淡蓝色短吻,倒三角眼眯起,嘿嘿道:“小犬唇姨狼鱼,唤我何事。献祭吧,否则我什么也不干。”

    小犬唇姨狼鱼满脸黑线,玛格基的!就知这厮无利不起早,不满足它的不纯洁愿望,决计不出动。“来吧!”小犬唇姨狼鱼大吼道,嘭的一声,它之鱼皮脱裂,化为鱼蜕,“芭乐萌干鱼,上吧,正面gang我!然后尽全力撕比基老。”

    “”

    花容想无语问苍天。麻蛋,肿么回事,难道两只公鱼要在他面前上演水中河蟹运动?这可真是……

    真是新奇的视觉盛宴!

    花容想放下长枪,洗干净基老之眼,静观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的水上运动。

    芭乐萌干鱼扑了上去,将小犬唇姨狼鱼撞到,蓬!它们四周水柱迸爆,皆作烟雨抛下,犹如玉帘横挂空中,为两只无有节操的鱼族遮挡空中的大日。

    双眼运起基气,花容想自动屏去水帘,目光深邃,洞若观火。可两只公鱼不急不躁,鱼眼瞪鱼眼。花容想恨不能向前催促它们快些行事,大家都是心智成熟的汉子,何不干乎?

    步履匆匆,又是两头清秀的基老疾步而来。他们神色慌乱,显是受到了惊吓。“花容想欧巴!”

    “花荣幸欧尼酱!”

    两只基老同时喜道。花容想却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声张,不可打扰他观看两只鱼gao基。

    新来的基老也是见过世面的汉子,稍稍一瞥,已知花容想兴致正浓。只得垂立一旁,恭候待命。

    可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就是不动,还在互瞪。花容想耐心将无,喝道:“小犬唇姨狼鱼,你还在等什么,我知道你是受,而芭乐萌干鱼是攻!”

    芭乐萌干鱼嘿然道:“不是我不想动,而是小犬唇姨狼鱼的大姨之妈来了。”

    “荒谬!”

    “大胆。知道河边站着的人是谁吗,他可是基老界的大人物,你们两只蠢鱼,放在平日,是万万见不到花容想大人的金容。速度gao基,不可误了花容想大人的雅兴。”一只年轻的基老呵斥道。

    另外一头基老心道,握草,什么话都被你说了,岂不是显得我很无用。他当即道:“小犬唇姨狼鱼,现出你的局部地区之花。芭乐萌干鱼,速速亮出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在等什么,向花容想大人献上公鱼gao基之舞!”

    刷!

    芭乐萌干鱼跳了起来,远离小犬唇姨狼鱼。“我可是有原则的鱼。从不乘鱼之危,情同意和才可gao基愉悦,强扭的瓜不甜,强撷取的局部地区之花只会枯萎。你等也是基老,这般浅显的道理岂会不懂?用得到我教你们?”

    小犬唇姨狼鱼只得穿上鱼蜕,悻悻道:“每个月总有一天,大姨之妈定期会晤,我苦比啊。本来,寻常的小犬唇姨狼鱼不会承受这等苦楚,可谁让我生活在岳静布条山,山中的飞禽走兽,水中的王九减一,大鱼小虾,还有海王类,我们都受到了岳静布条山的诅咒。你们想想看,我本是基老鱼,怎可能有大姨妈,都是岳静布条的错,错的不是我!”

    其声也哀,眼泪哗哗的流通。这头小犬唇姨狼鱼凝望着碧绿色的河水,心都在滴血。

    花容想淡淡道:“水下有什么?”

    小犬唇姨狼鱼惊道:“你,你都知道了!”

    花容想道:“你还有芭乐萌干鱼都在拖延时间,我怎会不知。”

    刷刷。花容想目运两道神光,洞穿河水,直贯而下。平寂的水面忽然迸爆,像是烈日焚江,要将其蒸干。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尖叫着逃离水面。再不逃,他们就要被做成清水炖鱼。

    水干见底,泥泞河底也被烤干了,土块焦黑,道道沟壑犁开,四下辐射。巍巍然,一座碧水金宫显现而出,宫殿连成一片,向南北铺陈而去。一望无际,云海翻滚,苍穹之下,彤云舞动,竟也有一座云宫,矗立云端,雄伟大气。

    金砖碧瓦,幌目已极。寒玉铺路,直达云际,皓光大放光明,照耀九千尺方圆。“黑龙!”花容想厉声道。

    锵锵锵!大基老花容想手中的长枪不住颤鸣。旋即,遽闻一声龙吟,穿云裂石,声震九天。彤云荡炸,碧海升明月,长枪化龙而去,不是上天,而是入地。

    轰隆隆!百丈长的黑龙陡地撞向干地底,地面剧晃,干涸的泥块迸飞而去,泥尘遮天。可是巍峨的宫殿群,皓光盈舞,蒙上一重光膜,弹开飞射向它们的泥块、碎石、断折之木。

    上有云宫,下有地底之城!

    黑龙撞破地底之城的守护禁制,深埋地下的城市得以重现天日。

    吃了一嘴土的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对望一眼,均感意外。它们只知水底有金宫,却不知水底之下还有更大规模的建筑群。年代久远,不知是谁人的手笔。

    昂!

    黑龙又是一声长吟,再次化为长枪,飕的一下,飚射向一株碳化的巨木。锵当!金石相撞之声震耳欲聋,音波怒啸,扫荡周围三千步之内的瞭望塔、箭楼、城垛、高墙……轰隆隆,城墙崩塌,塔楼倾颓,一片狼藉之象。

    噼啪,细微的剥裂声传自那株高大的碳化巨木。紧随而来的是绵密不绝的炸裂之声,巨木碳化的树皮簌簌落下,堆了一地,已成两座山丘。

    飒飒飒,飒飒飒!巨木的横枝、树干、枝桠颤抖,蒙蒙细雨随后而至,遍撒向沉寂了无尽岁月的荒木。

    枯木逢春,得以欣欣向荣。一扫病容,那株参天巨木枝叶疾颤,投下斑驳光点,置于地底。

    “黑龙变成长枪,刺进那株古木的树干之中。真是怪胎,它在赤山也是幻化成枯木,难道就不能华丽些,高调些。”花容想不悦道。他眼角余光瞄向两位站立的基老。“死了那么多基老,再死一双又有什么关系。”念头甫动,花容想已经出手,他双臂齐出,抡向那对年轻的基老的面庞。

    嘭嘭两声,基老们应声倒地。气息微弱,并未断绝。花容想并没下死手,他道:“下去吧,为我探索这座地下之城。”大基老右足顿地,泥尘飞迸,地面塌陷,两只惊骇的讲不出来的基老坠落而下,掉进地下之城。

    他们还未触地,蓦然间,那株复苏的巨木抖动树干,飕,浓绿色的藤蔓劈折而来,卷了两只基老,向上抛起。升至最高处,藤蔓一左一右绷直,噗嗤,噗嗤,两只基老当场尸分,脏器、肠子、血液洒向树冠。

    蓬,一团绿雾炸开,裹了两只基老的四瓣残躯,没入树冠之内。

    花容想双手负在身后,“那对基老不知够不够用,它刚复苏,需要更多的养分。”

    啪,啪,啪!一道道藤蔓劈掼而下,抽笞那杆捅进树干的长枪。可黑色的长枪纹丝不动,并且凭恃枪尖汲取巨木的养料、灵气,壮大自己。

    黑色长枪的举动显然触怒了参天巨木,树冠摇曳,枝桠乱舞。遽地,十三道藤蔓鞣成一道,倒刺森然,碧光闪烁。

    嗡的一声厉响,那道长达几丈,比铜盆还要粗的藤蔓狠狠地劈向黑色的长枪。

    崩!

    黑芒荡舞,颤音嗡然不绝,那杆长枪终于甩离树干,高高抛起,射向大基老花容想。“真是危险的古木。”花容想大袖鼓动,送出一团基气,裹了长枪,拖曳回来,归置于他之右手。

    天空陡地一暗,荒古道重逾千山,稳稳当当地轰压而下。“哦,是小红同学。”花容想笑道。

    “主人。”

    “主人。”

    骥霸獣、不臣之兽也冲了过来,站在花容想两侧,朝着即将落地的荒古道咆哮。兽吼如雷,好似万千雷霆同时炸起。

    飕,飕,飕!

    三道绿的近乎发黑的藤蔓怒扫而来,一道缠向骥霸獣,一道劈向不臣之兽,第三道则拦腰扫向花容想。

    花容想抬起右臂,长枪上挑,嘭的一声轰响,枪尖弹开那道藤蔓,将它摒退。

    “几把!”

    骥霸獣怒道。哪来的藤蔓,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活腻了。骥霸獣的右翼旋动,锋利如钢刀的羽翎攒聚在一起,划向那道藤蔓,哧啦一声,剖开藤蔓,绿汁迸溅,臭不可闻,有种尸液的味道。

    不臣之兽幌了幌身体,剑芒冲天而起,它掩去兽体,以凶剑之姿对抗那道藤蔓。当!金铁交鸣之声陡地响起,藤蔓断为两截,且在地上扑扑弹跃,好似活物。

    花容想一弹指,咻,一抹基光迸舞开来,轰爆了地上的两截断藤,将它们轰的渣都不剩。

    借助荒古道,上官小红本可登临云宫,可她却无有那样做。而是驱使荒古道沉下,潜进地下之城。

    基老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大基老清谷,涵道馆的馆主,基特曼叶听雨等人随后而至。聚在花容想身边。基基又基基,可gao基。

    姬界的诸女死的死,残的残,来到地下城入口处的姑娘并不多。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娉婷而来,手撑五禽伞,弱柳扶风一般挪近。

    女仆界的大女仆长现身了,可惜是一头强壮的变态。萌南瓜带着两位女仆长,统帅众多女仆,浩浩荡荡前来,引得在场的基老、姬女无不侧目以视。紫钗玥无动于衷,盯着自己的手,“不管怎么洗,都沾满了血xing味。”

    岳静布条山的半山腰出现的地下之城、云宫,使得寻访梨子姬密藏的众人不得不停下脚步。唯有循序渐进,才能走到最后。

    呼。金风吹荡,一叶小舟疾驰而来,皇叔站在船头,背负圣皇之剑。金舟两侧,太基王子、超级腮牙人毒基兽、被七色ju花控制的尘基子也在。几大基老联袂而来,又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势力。

    姑苏冥凰,雨桐,她们一前一后到来。停在荒古道下方。

    人越多越好,花容想忖道。他向后退了几步,远离地下之城。谁愿作为先头部队,请自便。炮灰多多益善,谁会嫌多。

    甲腾鹰兽、狗霸斯基、灰机、雷鳃猴、沧井兽,纷纷跳下荒古道,和雨桐聚在一起。姑苏冥凰怒道:“你们看我做什么?”

    灰机·鸟布斯拍动肉翅,飞了过去,汪汪叫道:“姑娘,我从你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你看,我有翅膀,我是鸟啊!”

    姑苏冥凰右臂一挥,冥河之水蓬涌,哗啦啦,黑色的冥水倒灌而下,拍打向灰机·鸟布斯。“姑娘,不要动怒。我们都是鸟啊,何不友好相处!汪了个擦,咱们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灰机大怒之下,运起钛合金狗眼,刷刷,两道明晃晃的光束射向冥水。

    狗中的霸王,狗霸斯基也跳了过去,它怪叫道:“人中吕布,犬中狗霸。吾名狗霸斯基,吾带来了战争!”

    狗霸斯基是灰机·鸟布斯的副体,唇亡齿寒,关系莫逆。自不会坐视灰机·鸟布斯被姑苏冥凰欺负。

    “揍她啊。”

    沧井兽兴奋道。她最近很yellow很暴力。

    甲腾鹰兽、雷鳃猴也出动了,围堵冥河,怒目相视。眼看着就要和龙蛙背上站着的青衣女子撕比。

    更有发克鱿、碧池兽、骥霸獣、不臣之兽唯恐天下不乱,纷纷怪叫,怒吼连天。为沧井兽、灰机等兽助威。

    小犬唇姨狼鱼、芭乐萌干鱼,悻悻待在边缘位置,不愿上前。他们人单力薄,不是那些比较奇葩的兽类的对手,搞不好小命就丢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