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之上,荒古道缓缓驰行。女禽有兽童鞋按剑不动。遽地一道剑气自下方飚射而来,穿透云海,其声清冽。射向荒古道。

    锵!

    李小仙纵剑而出,劈碎那道袭来的剑气。“还是被发现了。”李小仙暗道。“嗯,你为什么老是偷觑我?”李小仙怪道。

    上古基老界尊者古大基,他的残魂、骨杖相融,化为石矛,被小圆拎着。可石矛的矛头却是基老的脑袋。古大基尴尬道:“没,吾怎会偷偷观察你。”

    李小仙不悦道:“和你同时代的异人李火巴,是他将你炼化,并剥出你的魂体,送进基莲灯之内。和我无关。我是李小仙,不是李火巴。”

    基老尊者道:“不会错的,你肯定是李火巴的后代!那厮非正非邪,独来独往。手举着火把,谁要在他面前秀恩爱,必以火把将对方烧成灰烬才会罢休。他那种孤僻诡谲的性格,能在敌人的环伺下活下来,已是奇迹。姑娘,不要怀疑,你身上肯定流淌着李火巴的血液。吾观你眉目之间有淡淡的凶气,几乎和李火巴如出一辙。”

    刷。

    李小仙一剑削下,剑光扫向小圆手中石矛的矛头。

    上古基老界尊者赶紧缩回脑袋,不愿被斩。小圆道:“小仙姐姐,为何要斩我的矛头。”小圆向旁边挪了挪,石矛堪堪避过李小仙削来的那道剑光。

    蓬!

    荒古道重逾万钧,碾轧云海,强势而来。而刚才放出那道剑气的人隐而不见,躲在暗处。

    晓风楼的楼主微微昂首,望向从天而降的荒古道。青府的六大杀马特也肃穆以待,他们的西一欧来了。

    “乙眸兽镯。”

    紫钗玥召回那对手镯,戴在右手手腕上。

    同时,她左手转动五禽伞的伞柄,无色神光迸洒,恍如水银落地,锵然有声。

    啪,啪,啪!

    割蛋鱼的三条为即在同一时间劈来,劈中紫钗玥五禽伞撑开的神光光屏。光屏向内塌陷,却未炸开。可割蛋神情痛楚,三条扫出去的尾巴陡地收回,中间的那条巨尾已被腐蚀的千疮百孔,部分尾骨焦黑,肉已碳化。

    割蛋鱼一狠心,只听哗的一声,水光迸涌,冲刷它受伤最重的那条尾巴。在激烈的水流冲击之下,尾骨上附着的黑焦之肉tuo离,整条尾巴已秃。

    眼观荒古道即将落地,蓝女仆长心里大惊。“不好,女禽之兽和赤足女人就要来啦。尽管我不惧她们,可真要撕比起来也很头疼。她们都是近乎禽兽般的存在,在女仆界,我身份高崇,怎可与女禽之兽一般见识。”

    再催古燃灯,蓝女仆长纵光而起,驰射向割蛋鱼。不能等下去了,先下手弄死割蛋鱼!

    光影倏分,殷丽的蓝女仆长势在必得,她要为王女仆取得割蛋鱼。轰隆隆压下的光焰,如钱塘大潮,气势恢宏,铺天盖地似的涌下。割蛋鱼的死鱼眼骤缩,“女人!”它厌恶道。

    旋即,割蛋鱼矮小的四肢缩进腹内,首尾相衔。哗哗,水雾弥漫开来,裹住割蛋鱼。嗡的一声激响,割蛋鱼顿化为锯齿圆轮,径逾三丈,锯齿森然若尖刀,淬着冷光,已经浸过毒液,沾肉肉销,入骨骨蚀。

    刷!

    锯齿圆****起,旋撞向摧开古燃灯的蓝女仆长。“死吧,女人。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割蛋之轮。”割蛋鱼的声音陡地炸开,如雷霆疾纵,声势浩大。

    呼噌,呼噌,呼噌!古燃灯旋出二十七道光剑,劈开虚空,迳自斫砍向割蛋鱼化生而成的锯齿圆轮。

    遽然间,一道剑气纵下,横在古燃灯、割蛋鱼之间。清光扬舞,女禽之兽翩跹而立。“邪蝗。”她轻声道。手中之剑轻颤,五百七十只邪蝗纵舞而出,围定古燃灯旋出的二十七道剑光,争相啖食,用以果腹。

    蓝女仆长发狠道:“女禽之兽,你处处与我为难,我怎可一再忍让。”

    她双足一顿,压着古燃灯纵下。立时,光芒炽盛,缤纷蓬舞,荡射旋出,咻咻咻,一道道光箭迤逦而来,好像彩蛇游弋。

    “艳蝗。”

    上官小红抖开邪蝗剑,随口吟道。

    扑扑振翅,一只体表鲜红渗血的蝗虫钻出邪蝗剑,淡绿色的眸子浮起一层水雾,它已经锁定蓝女仆长。

    薄翅疾振,艳蝗电掠冲出,口器蠕动,嗤嗤嗤,绿烟散出,覆在它的甲壳之上,好似穿上了铠甲。嘭嘭嘭,嘭嘭嘭!艳蝗撞爆一道道光箭,去势不减。

    蓝女仆长一旋身,足下的古燃灯旋冲而出。嗡!火浪叠迸,向前推涌。出自邪蝗剑的艳蝗,身形一挫,即被冲开。可艳蝗立即调整方向,再次冲锋。咻!咻!咻!绿色的光锥破开火浪,寒芒点点,射向蓝莲花,可它们还未飞出多远,已然化掉。

    古燃灯怒飚而起,燃烧女仆的脂肉,香气蓬卷甩出,让人食yu大开。

    蓬嗤,艳蝗的薄翅炸开,哀鸣一声,坠入古燃灯之内,已成燃料。

    可就是这个空当儿,上官小红折身,纵至割蛋鱼身前。锵锵锵,锯齿圆轮怒旋,劈向上官小红。

    刷。

    上官小红平削一剑,哧啦!锯齿圆轮停立当成,火光奔射。可圆轮上的锯齿已被削落。“啊!”割蛋鱼尖厉道。再次化为兽体,只是没了尾巴,局部地区向外喷洒血液。

    那些被上官小红削落的锯齿也没浪费,酱油界的至宝酱油瓶,顶开瓶塞,收了那些锯齿,它们本是割蛋鱼的尾巴所化。

    “贫乃娘,我要割了你的双nai?啊咧?你有那种东西吗?”割蛋鱼痛吼道。

    “”

    上官小红一言不发。

    这鱼该死!

    尾巴全没了,割蛋鱼一腔悲愤全洒在女禽有兽童鞋身上。“贫乃娘,看看你这单薄的驱壳,要什么没什么。nai子足够渺小,姿色也要打折扣。”

    噗的一声,血水溅洒。邪蝗剑穿透割蛋鱼的脑袋,从颅顶贯入,自下颌刺出。果真尖牙利齿,确实适合割蛋。上官小红忖道。

    可又有什么蛋用。

    刷。酱油瓶移了过来,瓶口对准上官小红剑下的割蛋鱼,涡旋吸力顿生,黏住割蛋鱼,将它拉进瓶内,和之前的尾巴团聚。

    就在瓶塞堵住酱油瓶的瓶口之际,蓝女仆长怒火腾腾,疾纵而来。“你怎能收了我先相中的猎物。”蓝莲花气结道。

    收好酱油瓶,上官小红头也不回,飞回荒古道。

    蓝女仆长更是暴跳连连。却压着怒气没有追上去。单是女禽有兽童鞋手中的酱油瓶已够她忌惮的了,何况禽兽行事手段不能以常人思维揣度。割蛋鱼被收走,在场的诸人谁也没说什么。

    女仆界的两位女仆长心有间隙,皆因古燃灯。白女仆长已有心结,她本是多疑之女,看到蓝女仆长祭出古燃灯,心中更是起了千百种念头,一一排舍,印证她之想法。

    “蓝莲花,白彩蝶。见了我,何不拜伏在地。”一声轻叱,一人缓缓而来。云里雾里,单从声音也分辨不出来人是男是女,或者介于两者之间也说不定。

    “是你!”

    “啊,讨厌的家伙来了。”

    蓝女仆长、白女仆长同时道。来人也是女仆界之人,更是身兼大女仆长一职,稳压她们一头。

    轰!

    云开雾散,两位女仆长和青府的六大杀马特终于看清了来人。嗯,女仆界的大女仆长之一,萌南瓜。

    “特么的为啥是一头壮汉!”

    绿毛杀马特汉子忍不住高声道。飕飕飕,他旋出十几顶绿色的帽子,斩向大女仆长,名为“萌南瓜”的好汉。

    货真价实,萌南瓜却是一头彪悍的爷们。南瓜头,双眼如铜铃,鼻若悬胆,唇厚肤黑。xiong膛阔实,奶大肌萌萌的。

    “绿毛小哥,你咋回事。一见面就给我戴那么多绿色的帽子。”这位大女仆长猛地砸出一拳,气浪奔涌,啸声阵阵。哧哧连炸,绿毛杀马特汉子投甩出去的绿色帽子全被拳浪击碎了,花尘烟散去。

    蓬!蓬!又是两声炸响。萌南瓜爆掉了自己的水手服外衣,现出他的萌萌哒的xiong大肌,四四方方的,相当结实。“女仆的真谛就是肌肉啊!”大女仆长吼道。

    他双手紧握,陡地砸向自己的xiong膛,一下又一下,震得在场的诸君瞠目结舌。特么的别再敲了,再敲下去,真担心你的nai子会陷阱去,弹不出来。

    “蓝莲花,白彩蝶,来吧,快到我温暖的怀抱里来。你我同是女仆界之人,何当相拥相抱,以至相亲相爱,不分彼此。”大女仆长温柔道。他目光柔顺,就像是午后懒懒晒太阳的狸猫的眼神。

    “容我拒绝!”

    “死也不要!”

    蓝白女仆长异口同声道。她们甚至向后退去,不敢太靠近大女仆长“萌南瓜”。这枚顶着南瓜头的黑大汉实力叵测,是王女仆座下的实力派卖萌干将,自号“萌南瓜”,并将他那可怕的发型传遍女仆界,很多涉世未深的姑娘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争相模仿大女仆长的发型。一时间,女仆界出现了很多“南瓜头”,端的诡异。

    最可怕的是,有一天高高在上的女仆界的至高者也顶着南瓜头出现了,当时白女仆长、蓝女仆长、黑女仆长等人的内心是崩溃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无不抽噎。好在王女仆的颜值够高,南瓜头发型也不能影响她的美貌,诸女也不至于太伤心。

    目光流转,大女仆长的视线穿过苍凉的薄雾,跃过荒古道,停在上官小红身后。萌南瓜几若凝视的目光让女禽有兽童鞋很不舒服。呼,她陡地旋身,直视女仆界的大女仆长。“盯着本兽作甚,汉子。”上官小红不悦道。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立马围向萌南瓜,只要上官小红下令,他们会群殴大女仆长。虽然不一定能擒下他。可有一点很相似,双方的变态等级都很高。

    萌南瓜笑道:“贫乃联盟的盟主,王女仆很想和见一面。不知你愿往否?”

    上官小红当即回绝,“不愿。本兽分身乏术,还有很多事要做。再者,本兽的新书基霸天下断更很久了,再不更新会被粉丝诅咒的。刀片都寄到辣么爽书坊了。本兽的节操值偶尔也会升高。”

    萌南瓜身后,腾!腾!腾!腾!一头头大汉女仆腾啸而来,他们步伐坚毅,面如刀削,线条分明,一看就知是高等级的变态。因为大汉女仆都穿着纯白色的ku袜,腿上还绑着蓝色的丝带,脑门铮亮,头皮无发,显然留着名为光头的发型。

    这些汉子都是大女仆长“萌南瓜”的追随者,物以类聚,人以类分,皆变态。

    蓝女仆长、白女仆长齐齐变色,心道,萌南瓜为何擅自将精锐之军带了出来,难道也是王女仆授意予他?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也有些气馁,本想着咱们人多力量大,趁乱下黑脚更方便。谁知对方招来一群彪悍的爷们。这还怎么玩,形势完全翻转,于杀马特贵族一方不利。

    渔网汉子黑毛是六大杀马特之首,他高擎着鱼叉,信步上前。朗声道:“在下黑毛。敢问阁下何意?撕比吗?”

    言简意赅,直接求证对方的来意。

    白毛、紫毛、绿毛、黄毛、灰毛聚在黑毛身后,以他马首是瞻。也很佩服他临危不惧,不服就干。汉子就该如此,畏畏缩缩,大事何成!

    哗哗哗,哗哗哗!冥水翻涌,水浪喷天。姑苏冥凰脚踩龙蛙,驭使冥河而来。在她身后,雨桐不急不缓,紧跟不舍,始终和姑苏冥凰保持三丈距离,不多也不多少。冥水本在雨桐之后,是她让开一条路,放冥水汇融,奔涌向前,聚在姑苏冥凰、龙蛙脚下。

    冥河盘亘在空中,九曲三十三弯,仿佛是蜷着身子的黑色巨蛇,在猎物的必经之路上等候多时,只待夺命一击,封喉,制敌于死地。

    龙蛙半眯着眼睛,斜睨大女仆长以及他身后的汉子们。它圆腹涌动,积攒凶威,只待释放。姑苏冥凰不悦道:“血……上官小红。”她将“血梅子”三字吞了回去。

    “寻上我有何用。”上官小红一抖袖,红霞摇舞,彻笼荒古道,隔绝她和姑苏冥凰。

    “小红姐姐,那个女人是不是因为活得久了,心理有问题。追着你跑作甚。你难道是腐肉,她是食尸鹫?”小圆好奇地盯着上官小红。

    “你想知道?”上官小红笑语吟吟,凝视长着萝莉脑袋、基老驱壳的混合之物。

    “不,不!”小圆摇头道。她有些惧怕上官小红的目光。别过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她有心结。”上官小红道。

    锵!剑鸣清扬,囚凰剑反弹而起,落入上官小红右手中。“没了冥凰,你想囚谁禁何物。”

    剑吟忽止,囚凰剑默然。

    刷。剑华蓬舞,上官小红执定囚凰剑,遥指岳静布条山。“那里是这一站的终点,也是初始。”

    “谁的终点,又是谁的开始?”李小仙嫣然一笑,忍不住问道。

    “你看我像是谁?”上官小红转过头来,直望向她的闺蜜李小仙。

    “你想成为谁?”李小仙叹息道。

    良久,上官小红才道:

    “山还是那山,我还是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