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蓝女仆长!

    她也寻到割蛋鱼的踪迹,一路追来。嗡,戾气冲天旋起。蓝女仆长手中的古燃灯飞了出去,这盏古灯不知吞了多少女仆的性命,凶戾之气极重,时隔数千年,亦未淡化,反而更甚。

    割蛋鱼的死鱼眼眯起,“好可怕的灯!它释放的凶威我亦难以承受。”飕飕,割蛋鱼六条尾巴中的两条劈了出去。扫向古燃灯。

    腥风骤起,呜呜旋转。天空陡地变暗,割蛋鱼阔口一张,喷出数团猩红色的雾岚,飘纵开来,掩去周围千尺内的地形。

    蓝女仆长左手拎着储物袋,单从外表上来看,储物袋做工粗糙,算不上精美。蓝莲花向来以奢靡为人所道哉,她的储物袋又怎会是凡品。只见她解开储物袋的束口,呼呼,袋内飚射出数股旋风,每一股旋风裹着一到三只女仆的尸体,抛投向古燃灯。

    呼蓬!古燃灯爆散出炽丽的光焰,当即吞了十几只女仆的尸体,其中甚至有一只大女仆长的残躯。

    极恶女仆曾凭恃古燃灯在女仆界掀起血雨腥风,以至人人谈她色变,更以燃灯女仆称呼她。蓝女仆长虽然持有古燃灯,可她毕竟不是燃灯女仆。再者,古燃灯的现任主人是女仆界之主,王女仆。

    王女仆只是将古燃灯交予她最忠心的属下,此举既是对蓝莲花的信任,也是在考验她,不是验证她是否衷心如初,而是鉴证她的能力……

    吞了大女长的残躯,古燃灯凶焰更盛,光芒蓬舞。嘭嘭嘭,嘭嘭嘭!一团团火焰荡炸开来,扫爆割蛋鱼释放的雾岚。

    不仅割蛋鱼忌惮古燃灯,基老界的两位大基也心生畏惧。他们也不是目光短浅之辈,自然听闻过极恶女仆的“丰功伟绩”。

    涵道馆的馆主右掌运转斗气,蓬!馆主一掌击出,斗气滚荡,扫开旋向他的灯焰。从古燃灯冲出来的火焰让涵道馆的馆主极其不舒服。

    基特曼也抖动xiong部的尖端,刷刷刷,三道基老射线迸射而出,冲爆数团光焰,不至于烧伤他。

    就像没人规定汉子不能gao基,也没人确保古燃灯的燃料必须是女仆的脂肉,燃烧基老之躯,也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今次苏醒,只收割了几条汉子的蛋就遇到了狠茬子。时运不济呐。”割蛋鱼暗道。飕!飕!飕!飕!它的另外四条尾巴也倒竖而起。

    “你既无蛋,我只好割了你的双nai。”割蛋鱼冷嘲道。六条尾巴同时甩出。

    “割蛋!”

    “割蛋!”

    “割蛋!”

    “割蛋!”

    每条尾巴末端的嘴都在狂吼。割蛋鱼自己也兴奋了,“比起这两条基老,我更喜欢你呐,姑娘。不要怀疑我的实力,也无需质疑我的品味。像我这样素雅的割蛋鱼真的不多了,我们一族多出败类,带坏了年轻的孩子,也辱没了割蛋鱼一族的门风。”

    蓝女仆长不屑道:“你也算是守护岳静布条山的神兽之一,为何这般丑陋。真不明白王女仆姐姐为何相中你了。临行前,她多次叮嘱我,如果遇到割蛋鱼,不要客气,以古燃灯收了它,待会女仆界,即算大功一件。”

    霍然而起,蓝女仆长飞至古燃灯之后,双掌推去。锵的一声震响,古燃灯斜向下急坠,光焰迸舞,邪戾之气扑涌而下,前仆后继,轰扫向割蛋鱼的六条尾巴。

    “还想割去我的双xiong。你死定了!王女仆姐姐只让我用古燃灯收了你这妖孽,可她未说要死要活的割蛋鱼,你的生命完全由我掌控。”

    蓝女仆长右手结印,一朵朵蓝色莲花旋舞开来,莲香四溢,沁人心脾,很快又被古燃灯燃烧的脂肉之香覆盖住。

    蓬!

    割蛋鱼的一条尾巴抡中古燃灯喷出的一团火焰,火光奔窜,流火枭荡。“我的尾巴!”割蛋鱼尖厉道。

    那条尾巴沾上的火屑扑不灭,反而以燎原之势燃起,吞殁了割蛋鱼的整条尾巴,从尾端烧到gen部。烤肉的香味瞬间传出,割蛋鱼的这条尾巴算是废了。

    基特曼、涵道馆的馆主左拆右挡,挥送斗气,弹撞开涌向他们的火焰,他们可不想被古燃灯烧成飞灰,此生再不能gao基,何其痛哉。

    刷。

    蝶影幢幢,清香飘荡。女仆界的白女仆长也来了。白彩蝶目光幽邃,洞穿重重虚妄,直达割蛋鱼的灵魂深处。“割蛋鱼,你真让我好找。”白女仆长笑道。

    腾!腾!腾!腾……

    杀马特独有的贵族气息播撒开来,青府的六大杀马特携手而来。为首的是渔网汉子黑毛,他使一杆鱼叉,人长得又粗犷,身披渔网,腿上穿着带孔长袜,一言一行皆合天道至理,分明就是行走的变态!

    白毛杀马特、紫毛双马尾杀马特、绿毛杀马特、黄毛杀马特、灰毛汉子T,五头杀马特汉子依次排开,呈扇形,拱卫渔网汉子黑毛。

    黑毛一抖鱼叉,大声道:“让开,你们都让开,割蛋鱼是我家西一欧的。谁也不给。”

    白毛哥哥道:“不错。我家大小姐言之凿凿,非要割蛋鱼不可。哪管你们是谁,若是和我家大小姐争抢割蛋鱼,就是我等杀马特的公敌。”

    紫毛双马尾汉子道:“人多力量大,擀面杖更长。我们六人是一个集体,最擅长群殴敌人。”

    绿毛杀马特道:“谁要绿色的帽子,张口吱一声,我送他好多纯绿色的针织帽、圆帽、小礼帽。”

    话声刚落,绿毛杀马特十指旋舞,咻咻咻,咻咻咻!一顶顶绿色的帽子旋飞而起,围着绿毛杀马特汉子打转。只待他一声令下,绿色的帽子将飞向目标人物,为其戴上。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是跟着白女仆长来的。白彩蝶表面上是来帮助蓝女仆长,擒下割蛋鱼。“蓝莲花,真抱歉,青府的六大杀马特哥哥也跟来啦。我也没法子,总不能撕比他们六人。”白女仆长歉然道。

    蓝女仆长斜睨了一眼白彩蝶,已知她没安好心。蓝莲花和白彩蝶之间的明争暗斗已不是什么秘密,女仆界人尽皆知,王女仆亦然。

    “来啊,割了我的蛋!”

    蓦地,一后条基老大步流星走来,他神情憔悴,满脸忧伤。此基真是泰阳的后裔,仲基。和他相爱相杀的基老李敏基死了,仲基伤心之余,已生死念。

    “李敏基已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割蛋鱼,来啊,相互伤害吧。”仲基腾空而去,双臂舒卷,就要拥抱割蛋鱼。

    飕。

    割蛋鱼的一条尾巴扫了出去,乌光膨胀,虚空颤碎。被古燃灯烧毁一条尾巴,割蛋鱼有气无处撒,碰巧遇上不知死活的仲基。“送上门的基蛋,我怎好推却。”割蛋鱼冷笑道。

    泰阳的后裔虽然心如死水,可也要拉上割蛋鱼一起赴死。仲基已将白眼狼杀掉,是它欺骗李敏基和它缔结契约,并趁他虚弱之际,一口咬死了李敏基。“割蛋鱼,你的等级要比白眼狼高多了。陪葬吧,随我的敏基欧巴一起下地狱,我随后将至。”

    轰。

    气浪荡爆。割蛋鱼劈向仲基的那条尾巴被弹了出去,嗤嗤嗤,血水迸射,溢出长尾。割蛋鱼的这条尾已被染红,尾巴末端的那张扁嘴也烂成肉泥,牙齿业已崩碎。

    只见基老仲基双臂极力伸展,抱守一****日,艳火流奔,护住仲基全身上下,泼水不进。而割蛋鱼的那条尾巴也正是被那****日烧坏了,已然废掉。

    两个照面,割蛋鱼失去一双尾巴。剧痛之余,它更是懊恼。

    泰阳的后裔眼冒赤芒,周身更是热浪蓬涌。遽然间,他大喝一声,向前电冲而来。轰!赤红色的岩浆源源不绝,自他环抱的那****日中迸出,如火龙一般,张开深红巨口,咬向割蛋鱼。

    淡疼莫名,心更疼。割蛋鱼还有四条尾巴可用。凝神戒备,它陡地喝道:“大日基老,蓝女仆长,你们伤我尾巴,此仇不共戴天。既然想互相伤害,那就来吧。”

    轰隆!光澜迸爆,好似山崩一般。割蛋鱼全身被五彩光芒笼罩,它的四条尾巴更是镀上一重高亮的光泽,让人难以直视。久观之下,眼必备闪瞎。

    砰!砰!砰!

    泰阳的后裔发射的岩浆,撞在割蛋鱼张开的五彩光罩之上,均被抵消,不撞破而闯入。光罩忽地变形,向内深陷,旋又狠狠的向外弹撞,轰隆一声爆响,那些岩浆应声荡炸,火光冲天而起,拳头大小的熔岩块飚射而出。

    渔网汉子黑毛抖开他的渔网,呼,乌光旋冲,拂扫而过,轰碎怒冲而来的岩浆碎块,均作沉渣坠下。紫毛双马尾哥哥使一杆长枪,刷,他扫动长枪,紫光溺飙,周围三十步内风漩阵阵,绞碎靠来的热浪、岩石。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汉子大显神威,贵族的气息澎湃浩荡,势摇澜海,怒涛万丈。一头头杀马特好汉迸发出让人心悸的战意,直迫人面而来。

    两大基老,涵道馆的馆主,基特曼。他么也不禁心折。均道,我们何不收了他们,以充后宫。他们虽有“佳丽”上百,却无杀马特贵族。

    因为白女仆长的不请自来,蓝女仆长按灯不动。虽有古燃灯在手,蓝莲花犹在忌惮白彩蝶。“让王女仆姐姐琢磨不透的白女仆长,她是异数。现在虽然忠诚,谁知以后会怎样。找到机会,我会杀了她!并将她的身体丢进古燃灯之内,烧成残灰。”蓝女仆长心中早有计策,只待施行。

    “落花无情,基老有意。”蓦地,泰阳的后裔朗声道。他怀抱的那****日一纵而起,好似第二轮艳阳,悬立在高空之上,炎火腾啸,聚在它身畔。

    只见基老仲基双掌上举,刷刷刷!掌心窜出一道道基光,甚至有两滴基油也在其内,随着基光沉浮不定。“成败在此一举。”泰阳的后裔绝然道。

    瞬息而逝,他迫出的两滴本命基油融入那****日之内,百道基光也随之暗淡,似乎耗尽了仲基此生的jing华。

    当是时,一朵朵鲜红色的彼岸花飞坠而下,数量超过千株。热浪掀涌,一波波迭爆。虚空尽碎,四下坍崩。千余朵彼岸花洒向割蛋鱼,将它困在中心。温度急遽腾升,割蛋鱼的面孔已然扭曲。

    祭出两滴生命之jing华般的基油,太阳的后裔面如土灰,再加上他蓬头乱发,谁又知他曾经的荣耀,万千基老争相追捧的鲜肉基老……

    割蛋鱼凶威大盛,四条尾巴呼呼抡动,劈向那一瓣瓣旋舞的彼岸花。此岸还未超脱,何以归于彼岸。

    蓬!蓬!蓬!蓬!

    鲜红色的彼岸花被割蛋鱼的尾巴扫爆,花香散溢,残红如血,落英缤纷。割蛋鱼却是越战越勇。

    人影幢幢,暗香浮渡。一女倏然而现。晓风楼的楼主撑着五禽伞,款款而来。笑语盈盈。她道:“割蛋鱼吗?”

    蓦地,两道华光迸出。脱离晓风楼楼主的皓腕。它们是紫钗玥新收的乙眸兽镯。也无任何迹象,紫钗玥放出乙眸兽镯,径取割蛋鱼的生命。

    姬界势力,晓风楼排名不上不下,这次,几位副楼主、长老携重器而来,却时乖命蹇,近乎全灭。尚存下来的女人也被紫钗玥当场毙命,不留活口。她既然带她们来了,就没打算让她们活着离开。

    当当!激迸之声乍然响起。两只乙眸兽镯冲破割蛋鱼撑开的光壁,直接砸中它的脑袋。割蛋鱼痛呼怪叫,被砸得有些懵比。它防火防贼,妨女仆妨基老,却被紫钗玥偷袭得手。

    盛怒之下,割蛋鱼双目充血,虽然视力不佳,可毕竟还能看东西。嘭嘭连声,割蛋鱼被砸扁的脑袋向外弹射,荡开两只乙眸兽镯。

    “真是没天理!”割蛋鱼怒道。“从来都是我偷袭别人,割去汉子的双蛋或单蛋。时至今日,竟被一个人类小妞一击得手。出来吧,我的藏品!”

    割蛋鱼仰天一吼,腹内冲出一白色的鱼鳔,呈圆锥形,长有一尺。遽地,鱼鳔迎风便涨,可装下十几头正在壮年的基老。轰的一声爆响,鱼鳔炸裂,其内包裹的打了马赛克的玩意纷射而出。它们都是割蛋鱼收集的egg……

    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挥动五禽伞,呼喇喇,五色神华交迸旋出,弹爆一颗颗飞向她的egg。场面不要太震撼。

    最苦比的要数泰阳的后裔,他抛出的那****日被几百颗未知生物的蛋包围了,它们秉着能爆就爆的原则,接连爆裂。恐怖的爆炸冲击波一轮轮地扫向仲基欧巴祭出的大日。几十轮冲击之后,大日“蓬”地一声炸裂,气浪沸滚,蓬然卷舞。

    涵道馆的馆主一扬手,撒出一片寒芒,叮叮当当,涵盖向面色灰败的泰阳的后裔。噗嗤,噗嗤,噗嗤!基老仲基的整张脸都被那片寒芒轰碎了,骨不存肉。

    “尚有利用价值之时,何不压榨。”涵道馆的馆主淡漠说道。腾嗤,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纵向奄奄一息的泰阳的后裔,为他送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