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古道,女禽有兽童鞋已和青衣女子分开。且离开的很坚决,并未回头。姑苏冥凰正要追去,桂树横枝上站着的雨桐道:“她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什么让你执着了千年之久?”

    姑苏冥凰也不作答,冥河翻滚,水浪涌爆,掩去龙蛙的叫声。雨桐认真想了想,忽地一脚踹向四非女。“你还是被关在金屋里算了。”

    刷!刷!刷!刷!

    金光迸射,好似万仞开屏,瞬间湮没了四非女。后者尚未来得及惨呼,已被金屋收纳其中。几尊金甲神人同时睁开眼睛,手执斧钺、宝扇、鎏金长刀等,整齐踏步而来,围定四非女。

    “四非女,你又来了!”

    “你这无耻女贼。”

    “今日必杀你。一雪前耻。”

    “你也有今天啊,我们虽然不能从金屋走出去,可在里面我们说了算。四非女,既然进来了,那就永远地留下吧。我们兄弟七人,每天度日如年,你的长相虽然不符合我们的审美观,可有总比没有的强。”

    腾,腾,腾!又有三尊金甲神人醒了过来,抄起神兵,怒腾腾赶了过来,和之前的四尊金甲神人一起围住四非女。“噢,是四非女啊。你偷偷溜进来,又想盗走何物?武帝的金夜壶你都不放过!何等的贪婪啊,你这个女人。”

    “兄弟们什么也别说了,揍她!”

    “必须削她!她上次欺骗我,要和我嘿嘿嘿,谁知趁我身心放松之际,她一棍子敲了下来。险些敲死我,好在我福大命大,得以保全清白的身体,没有被四非女盗走纯洁的处男金躯。”

    “哥哥们,听我说啊,听我说!”

    四非女紧张道。

    “我这次前来,委实无恶意。不瞒你们,我是被一个bao力女踹进来的。更可怕的是姑苏冥凰也从囚凰剑里飞出来啦。冥凰那丫头已经找上我,寻你们复仇只是早晚的事。哥哥哟,你们也知冥凰心眼比针尖还小,揉不得沙子。你们当年不也戏弄过她吗,这不是找死吗!她不拆了你们的盔甲,融化你们的金躯,决计不会收手。”

    四非女淡定道。是的,她就是在吓唬七尊金甲神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和金甲神人都要面对强敌,姑苏冥凰。大家何不友爱相处,打打杀杀什么的完全没必要!

    七只金甲神人也很悚惧,“冥凰出来了吗?”

    “是谁将她释放出来的?四非女,你惨了。冥凰一定会将你沉到冥河之底,还会让龙蛙用舌头挠你脚底板。”

    “是啊是啊,比起你,我们的罪过可要轻多了。四非女,都是你唆使我等金甲汉子去开衅冥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要忏悔啊,必须当着姑苏冥凰的面忏悔!”

    “兄弟你所言甚是。相信我等的眼泪会打动冥凰的心,会宽宥我们的。四非女,你还待在这里作甚,赶快去向冥凰认罪。”

    “欧尼酱,你脑袋被龙蛙踢了吗。我们兄弟齐心,先将四非女擒下再说。我们犯的是小错,四非女罪无可恕。你想啊,我们将四非女五花大绑,送至冥凰身前,她对吾等的看法必回改观,方有转圜余地。”

    “善!”

    七位金甲汉子很快达成一致意见,捉了四非女,四肢反绑,前去向姑苏冥凰邀功。

    四非女从头至尾,始终保持冷静。七只金甲汉子挟私怨而来,她并意外。她左手一翻,金光闪耀,一枚金元宝飞了起来。四非女爱财,嗜财如命,这枚金元宝非是普通金钱,而是一桩异宝,唤之曰“财亡”,取自“鸟为食死,人为财亡”之意。

    金芒万丈,倒倾而下,扫向七尊金甲神人,嗤嗤嗤,嗤嗤嗤,他们身披的金色全身甲也禁不住那上百道璨芒的狂扫涌射。

    七只金甲汉子不住向后退去,再不能形成合围之势。“四非女,你执迷不悟。死来!”一尊金甲汉子摇动手中的宝扇,呼喇喇,狂风骤起,卷地而去,冲进万道金芒之内。

    轰!轰!轰!光浪漾爆,四下扫冲。可四非女眉眼不动,身体更是不动,像是生了根一般,屹立原地。那枚金色的元宝起起伏伏,在她身前旋动。倏然间,四非女右臂抬起,食指急点向金元宝。锵的一声震鸣,元宝电掣而去。

    飞出去的过程之中,金元宝的体积越来越大,两间屋也盛放不下它。摇动宝扇的金甲汉子苦笑道:“握日!四非女向砸死我吗。”他也不敢松懈,张口怒喝道:“四非女,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法海无边,我有逼an啊!”

    呼!呼!呼!他连扇数次宝扇,飓风陡地旋出,卷走那枚大金元宝。赢得宝贵的时间,这只金甲汉子倒转宝扇,刷,光华暴涨,两半扇叶隐去,扇柄延长,宝扇瞬化为一根打神逼an,共有十七节逼an子,每一节逼an子镶着一颗被缝上的凶兽之眼,尚未睁开。

    嘭隆!飓风散去,被那枚金色的大元宝撑爆了。手持打神逼an,金甲汉子俯冲而下。“给我中!”他右臂抡动,神逼an怒扫向金元宝。

    当啷一声震天怒响,金甲汉子挥扫出去的打神逼an寸寸皲裂,十七节逼an子同时崩折。几在同时,十七颗缝合的凶兽之眼挣破红色的缝线,齐刷刷睁开,一道道红色的血芒打向四非女。

    四非女冷声道:“招财进宝!”

    金色的元宝砸落在地,金地板也被击穿,出现一深坑。十七颗兽瞳像是断线的风筝,向坑底坠去,堆积在一起。

    四非女又道:“落地生钱。”

    噗嗤,噗嗤,噗嗤!一枚枚外圆中方的钱币自十七颗兽瞳钻出,血水蓬洒,染红了钱币。

    五指半屈,四非女的左手向坑底的金元宝抓去。登时,一股旋吸之力牵扯金色的元宝倒飞而回,归至四非女之手,“我倒是忘了,你们并不贪财。因为你们本身就是由黄金浇铸而成。”四非女哂然道。

    七尊金甲神人手掌相抵,围成一圈。遽然间,金甲汉子身上的金漆剥落,簌簌落下。蓬嗤蓬嗤蓬嗤!蓬嗤蓬嗤蓬嗤!他们颅顶窜起一道道金色的气浪,颠簸涌荡,绞旋成一道金色的光圈,向着四非女收缩而去。

    “想困住我!”

    四非女嫣然笑道。她的鸳鸯眼陡地绽放出两团神华,翻漾涌动,迅如离弦之箭,射向那道金色的光圈。

    轰轰连声,华光颤漾,数十息之间,金色的光圈竟然崩碎三十五次,可每次崩碎之后都会重组,重组的光圈更加耀目,刺目之极。

    “哦。”四非女暗道。“你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原来也在思考如何对付我。难为你们啦。”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亦爱财,顺手牵羊啊。”四非女捏着金元宝,忽地,一只雪白的山羊冲了出来,羊角锋利如刀,撞向挤缩而来的金色光圈。

    轰嘭!

    金光迸爆,荧光点点,骤然散去。四非女左手翻动,金色的元宝变作一根金绳,拴住雪白色的山羊。咩咩!白山羊仰头幌角,极不满意被四非女拴住。

    不管白山羊如何挣扎,也冲不出去。金色的绳索套住它的脖子,绳子的另外一头在四非女手上。

    “吃惊吧。七位哥哥。这头白山羊是我的契约兽,名曰钱羊。别看它长着人畜无害的羊脸,实际上凶得很。”

    “咩!”

    钱羊怒道。

    麻蛋,长着羊脸肿么啦,难道还长着人脸不成?

    四非女走到白色的山羊身边,俯身,以左手拍动钱羊的脑袋。“小东西,你偷吃了我收藏的大量古钱,也该做些事情补偿我。”

    “我的要求也不高。”四非女望向七尊掉金漆的汉子。“掉一层金漆对他们来说如同蜕皮,过程也很痛苦。我不忍心他们受这种苦,钱羊,吃了他们!”

    拴住钱羊的金绳忽地散开,白山羊四蹄狂奔,一阵风似的飞窜而出。它一拱脑袋,羊角刺向手掌相抵的七尊金甲神人中的首领,锵锵!金声大作,白山羊的羊角一点点捅进金甲汉子腹内,剖其肠,碎其脏腑,断他生机。

    “大兄!”

    “放了大兄!”

    “四非女,你好狠!”

    “有什么冲我来,放了我大兄。”

    余下的六尊金甲汉子怒道。

    “这可是你们说的。”四非女展颜笑道。刷,她消逝在原地,再现身时已在适才讲话的那尊金甲汉子面前。“熔化吧。”四非女的左手按住那汉子的xiong膛。

    骤然间,四非女的左掌像是岩浆,而金甲汉子的xiong大肌像是纸糊的一般,向内陷了进去,金色的浆汁迸溅,却被金色的元宝汲水似的涵纳于几身。

    不止xiong膛塌陷,被四非女袭xiong的金甲神人全身都在鼓动,内脏、骨骼、血管等全都熔化,他体腔内金色的沸汁来回冲荡,几乎透体而出。

    嘭!四非女左掌稍一用力,击碎金甲汉子的xiong腔,满腔的沸腾的金色熔液爆滚涌出。四非女袖袍舞动,拂去喷薄而来的熔液,将其引向金色的元宝。

    四非女忙碌之际,她的契约兽“钱羊”也没闲着。羊角绞动,旋碎了金甲神人首领的脏腑。“咩咩!”钱羊暴吼道,它的身躯急遽暴涨,四肢超过三丈高,一对羊角向上剖去,剖肠破肚,切开金甲神人首领的腹腔。

    “你们都要死。”四非女道。“我好意和你们做交易,并告诉你们姑苏冥凰来了。可是你们呢,毫无节操,妄想将我擒下,交予冥凰献殷勤。你们死的不冤枉,与其葬于姑苏冥凰之手,不如被我的金元宝吸收,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诸法皆空,万缘已罢。

    四非女纵身而起,脚踩雪白山羊的脊背。她双手翻舞,光霓迸涌,罩住金色的元宝。“人为财死,我为财生。人不为己,天地诛之。”

    刷刷刷!刷刷刷!

    金色的元宝离心甩开千万道光箭,贯穿剩下的金甲神人的颅腔、身体、四肢,将他们钉在地上。

    “再不见面了。”

    四非女冷冷道。

    轰隆一声巨响,整座金屋剧烈晃荡,墙壁现出道道裂缝,旋又合拢。被光箭射穿身体的金甲神人融化成一滩金色的浆液。咻,咻,咻,咻。一枚枚金色的圆币飞扑而上,没入金色的元宝之内。

    可以的话,四非女还想熔化武帝的金屋,可她做不到,只得放弃。“此间事了,我又该去哪里。”四非女坐了下来,并用手拍动羊角,“钱羊,随便逛逛吧。你是第一次来这里。”

    钱羊幌了幌脑袋,身躯也渐渐缩小,旋又回到正常体型。驮起四非女,钱羊优哉游哉地打量金屋的内部建筑物。里面的空间要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金屋外。姑苏冥凰正和雨桐对峙。隔河相望,一女站在龙蛙背上,一女站在桂树横枝上。倏然间,龙蛙弹跃而起,远离冥河。它跳起的瞬间,冥河之水泛滥,黑浪滔天而起,从四面八方淹向桂树枝上的雨桐。

    “一言不合就放水淹人。”雨桐笑道。她满头黑发扬舞,发丝间窜出一缕缕寒气,涵盖而下,冻结瀑涌而来的冥河之水。

    雨桐用两指夹住春秋镜,向上一抛,刷,春秋镜化为巨大的银轮,旋冲掠出,去追龙蛙。

    蓦地,一口寒冰之剑陡地劈下,轰蓬!冥河一分为二,竟被劈开。雨桐默念口诀,收了桂树,御剑而行。而被她劈开的冥河也不能重聚,直到她远远离去,冥河之水才汇拢。

    割蛋鱼一出,有人兴奋,有人惶恐,有人按兵不动。此起彼伏的基老的嚎叫声提醒还未淡疼的汉子,切勿冲动,最好不要去撕比割蛋鱼,小心双蛋不保。

    基特曼,涵道馆的馆主,两只大基老直冒冷汗,因为割蛋鱼寻上他们了。凶名在外,可割蛋鱼的体积却没有那么大,像是小牛犊。只是它长了六条尾巴,每条尾巴末端都长着一张嘴,尖牙利齿,专用于割蛋。

    基特曼向涵道馆的馆主使眼色道:“馆主哟,肿么办。割蛋鱼好像对我们很感兴趣的样子。我的蛋异常珍贵,不可伤损。”

    涵道馆的馆主直翻白眼,麻痹的,就你的蛋珍贵吗,别人的就低贱?哼,找到机会,我定会弃你不顾,让割蛋鱼取走你的双蛋,馆主暗道。

    实际上,基特曼也是那样想的。两只基老大咖都很阴险,既不舍自己的蛋,又想将天大的祸事引向对方。

    割蛋鱼的视力不好,可嗅觉却异常灵敏,它已从空气中捕获到两只大基老的芳香美味。割蛋的冲动在它脑内徘徊。可野兽的直觉又告诉他,不远处的两只大基也不是好惹的,若要取他们之蛋,不尽全力,难矣。

    飕飕飕,割蛋鱼的六条尾巴同时甩动,切割大气。“汉子哟。你们身上散发着基老的香味,让我蠢蠢要动,收割你等的基蛋。”割蛋鱼开口道。

    基特曼嘿嘿笑道:“我的基蛋不是被用来切割的。你还是换个目标吧。”

    涵道馆的馆主接着道:“割蛋鱼,你也不蠢。你行事张狂,已经引来众多要杀你之人。何不趁势离开,我们还未大张旗鼓,将你现身的消息传播出去。”

    割蛋鱼道:“有人来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