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群体,大家要有爱相处,能gao基就搞,不能那就做朋友吧。九尊果男雕塑就是一个群体,第五尊雕塑非要在自己的xiong大肌上抹一层黄金蜂蜜,自然引得其他八尊雕塑侧目。

    “都是情比金坚的兄弟,大家都是梨子姬大人创造出来的。”

    “不不,我来自荒古道。”第九尊果男雕塑开口道。

    “发克你啊!”第七尊果男雕塑踹了一脚丢九尊石像。“不要胡乱讲话。大兄欧巴在传授人生经验,你只要洗耳恭听就好。”

    第一尊果男雕塑很满意老七的表现。这才是好弟弟嘛。他接着道:“米娜桑,梨子姬大人就要重生。我等身为她最忠心的部下,愿为她赴汤蹈火,愿为她gao基天下。”

    “大哥欧巴!快look啊,姑苏冥凰在瞪你哦。”第三尊石像提醒道。他本好意,可是第一尊石像怒了。“我愚蠢的奥豆豆啊!”第一尊石像吼道。声如钟磐,嗡嗡颤响。

    雨桐驭使春秋镜,先开玉门,再开寒门,冻住半河冥水。四非女在雨桐身后激动道:“不要磨磨蹭蹭,冻死那个青毛女人!”

    “嗯?”姑苏冥凰耳聪目明,洞悉方圆百步内的任何风吹草动。四非女的话语自然一字不差地传到她耳中。“过去你如何待我,我将百倍还予你身。四非女,死到临头还在嚼口舌,你也真有能耐。”

    “我是有能耐,而且更耐草。”四非女嘚瑟道。

    “”

    姑苏冥凰眼神不善,脚下的龙蛙顿感压力山大,再次鼓腹,蛙声如雷鸣骤响。咔嚓,咔嚓,咔嚓!被冰封的半河冥水陡地崩裂,冰层荡爆为数以百万计的碎块、雪沫,抛天卷舞。

    雨桐初次执掌春秋镜,已有小成。她也不恋战,右手翻拂,攫来春秋镜。偌大的银盘似的圆镜呼呼疾转,靠近雨桐的过程中渐渐缩小,最终归于原状。

    执镜在手,雨桐远远望向驱使冥河的青衣女子。对方挟敌意而来,所针对之人并不是四非女,而是上官小红!

    纵身跃起,雨桐降落在那株巨大的桂树的横枝之上,才可同姑苏冥凰平视。

    姑苏冥凰瞥了一眼桂树下倒挂着的金屋,“武帝的金屋是这样用的?”

    声音不大,在场的诸女却听的异常清楚。闻言,四非女更是满面羞愧,金屋放在她手中,却是被浪费了。

    武帝、太宗等人之所以不将四非女从春秋镜中放出,除了畏惧她之外,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四非女比较贪财,尤喜金闪闪的东西。倘若让她在皇宫行走,不需多长时间,整座皇宫都会被她搬空。

    武帝薨,四非女之所以相中金屋,主要是因为屋子是金子做成的……

    可不知为何,四非女就是怕姑苏冥凰。一如老鼠见到了猫。

    姑苏冥凰十指飞舞,咻咻咻,冥光抛弹而出,一圈圈缠住九尊果男雕塑,将他们困宥当场。

    “抹搭!我不服气啊。”第五尊果男雕塑怒道。“姑苏冥凰,为何你多捆了我三圈?你要对我等木有叽叽的石雕一视同仁呐。来来来,用你的冥光紧紧绑好他们。”

    “麻蛋!老五你果然最不是东西。”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抱歉抱歉,各位,我不吃石头雕刻成的心脏。”狗中的霸王,狗霸斯基直言道。

    姑苏冥凰也不废话,直接收了梨子姬雕刻出来的果男石雕。扑通,扑通,扑通。九尊石雕直接沉底,没入冥河之内。连个气泡都没冒。

    “啊啊,世界清静多了。”姑苏冥凰道。

    囚凰剑。囚锢冥凰的古剑,失了冥凰,剑刃锋利如初。较之邪蝗剑也不遑多让。

    青衣女子颇为忌惮囚凰剑。她左手一拂,冥光忽起,呼喇喇,旋舞向地上的那柄长剑。

    锵!

    囚凰剑弹跃而起,一剑劈下,轰隆!旋舞而来的冥光登时迸炸,伤不得剑。

    上官小红纵步而出,刷,人影幢幢,数息后,她已来至囚凰剑之后。左手五指摊张,直接抓向剑柄。出人意料的是囚凰剑并未抗拒女禽有兽童鞋。

    “嗯?”

    上官小红自己也有些诧异。

    龙蛙背上的青衣女子冷笑道:“囚凰剑本是你的佩剑,剑已离你千年,再次归于你之手,这算什么。执子之剑,与子偕老?”

    剑身平滑如镜,照映出上官小红的面庞。只是那张面孔却不是她的,而是……

    双眼蒙黑绸布的女人。那女人青丝飞扬,肤如凝雪,虽蒙着双眸,却不掩千年的落寞。当!上官小红以指弹剑,击破蒙眼女人的幻象。

    刷。

    上官小红抖开囚凰之剑,剑华暴涨,如雪莲绽放,炫目而又炽丽。

    姑苏冥凰面色交变,先是惨白,接着紫红,最后铁青。“如何,想起来了吗。你又要封印我。十年,百年,还是又一个千年!血渊忘情川,梅子红时雨,血梅子!”

    “血梅子?”

    上官小红惨淡笑道。

    轰隆隆!

    荒古道至高天而降,苍凉的气息瞬间弥散开来,铺陈在天地之间。虹桥陡地伸出,自荒古道引向上官小红。

    基老净土,古道人家的至宝,荒古道!

    当代家主也不能掌控的荒古道承认了上官小红。古道人家初代家主的意志降临桥上,瞬化为清秀基老,手执守鹤铜灯,照亮虹桥。“为何荒古道承认你了?”初代目的意志体困惑道。

    看到荒古道,姑苏冥凰再难按捺心中的悲伤、愤怒、不解,“血梅子,你连忘情川也忘了吗!这古道可是截取自通往忘情川的黄泉之路。”

    轰!初代目的意志体险些崩散,他执掌古道人家以来,从不知荒古道还有这样一段过往,忘情川?黄泉之路?那又是什么!初代目有些接受不能。倏地,他想起赤山之上的无字墓碑中的神秘人讲的话,赤山之所以屈居荒古道一角,非是初代目的缘故,而是因为……

    上官小红。

    还是说,她是血梅子?

    虹桥的彼端悬空,停在上官小红脚下。似在催促她登桥,走向那一端。

    “算算时间,它也该出来了……”

    略一犹疑,上官小红还是踏上虹桥,向荒古道的尽头踱去。腾!沧井兽载着毒岛冴子紧跟而上,腰缠两道死气的高城沙耶也亦步亦趋。李小仙的视线在青衣女人身前来回游弋,如是数度,她才登桥。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自然紧跟他们的西一欧。大小姐去哪里他们就去哪里。十指虚扣,雨桐扣抓着春秋镜,觑向姑苏冥凰。她站在参天桂树的横枝上,登高望远,一心三用。一者,旁敲身边站着的四非女,再者,警告姑苏冥凰不要生事,三者,雨桐在审视走向荒古道的上官小红。

    灰机·鸟布斯,甲腾鹰兽,狗霸斯基,雷鳃猴,拥有萝莉脑袋基老身体的小圆,它们也飞向荒古道,和上官小红汇合在一处。至于和小圆撕比的骥霸獣、不臣之兽早已逃之夭夭,不想和雨桐碰面。

    就在虹桥消逝的刹那间,一双阴鸷的眸子忽地阖上了。是古道人家的当代家主,他被荒古道驱逐出去,再不能踏入古道一步。古道人家虽是基老界的一方净土,可此役之后,失了荒古道的古道人家,怕是要从净土中除名。

    “女禽之兽又不是基老,为何荒古道承认她!而不是我!”古道人家的家主无名火起,妒火更盛,将他的理智、贪念、执妄付诸一炬,熊熊燃烧。

    “我是叶听雨,同样是基特曼。我要复仇!”曾经的听雨楼之主,现在的丧家之犬,两者的身份转换之快,叶听雨接受不能。他的欧尼酱太基王子,时不时地瞥来,仿佛在郁闷为何他愚蠢的奥豆豆还没死翘翘。

    四非女伸手去碰倒挂的金屋,雨桐的身影在她背后响起。“你想换个居所吗,久居春秋之镜,早已乏腻。这座金屋,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贵不可言,用来居住再合适不过。四非女,何不自己走进去?”

    四非女讪讪道:“唉,金屋之内的一切物什都是黄金打造,食物亦然,家具也是。此外,还有七尊金甲神人待在偏殿之中,随时待命。只是他们并不听命于我。我若贸然闯入,他们会将我按倒在地,并撕碎包裹我美好rou体的华裳,行那万分炽烈的碰撞运动。我担心自己承受不住……再说,我还是第一次,他们一起正面或者从后面把我那啥了,也不会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

    雨桐旋转春秋镜,微微照向满脑子都是不纯洁念头的四非女。杂草太多,是该除除草了。嗤的一声轻响,内敛的镜华陡地绽放,烟霞吞舞,紫芒盈动,似真似幻,照彻四非女的面庞。她那双鸳鸯眼流光溢彩,缓缓浮动,和镜华相辉映。

    当此之时,岳静布条山忽地笼上一层辉芒,好似烟笼寒水一般。万兽俱寂,参天巨树“鲧旦”熠熠生辉,像是发光的柱体,直达云霄,贯穿天地之间。

    叮叮叮,叮叮叮!

    天上飞来一大群叮叮鸟,它们翅膀拍动之际,羽翎擦拭之音清晰悦耳,恍似风吹过宝塔檐角悬挂的风铃,铃声传遍岳静布条山的每一处角落。

    叮叮鸟的首领是一只叫做“达叮叮”的超大之鸟。它俯瞰大地,尖锐鸣道:“七色ju花还有七色鹿,你们的老朋友来啦,还不迎接它。”

    皇叔唐士比亚新收的船奴,诡笑道:“终于来了吗。凶威更在七色鹿、七色ju花之上的割蛋鱼!”

    割蛋鱼,名字中虽有“鱼”字,却非鱼族,它并不在水里生活,而依山而生,傍崖而眠。岳静布条附近的活物,极其惧怕割蛋鱼,原因无它,割蛋鱼喜欢割掉别人的蛋。想想都让人淡疼呐。

    覆拢岳静布条山的那层辉芒也不是寻常烟气水雾,而是割蛋鱼醒来的征兆,它居于万仞峭壁之上,乍一醒来,巨口徐徐张开,吞云吐雾,彻罩整座岳静布条山。

    不管是海里的鱼族、海王类、大鳖巨鼋等凶类,还是山中生活的猛兽、萌兽,亦或是林中之鸟,全都悚然,无不警惕割蛋鱼。若是不幸碰上割蛋鱼,或者被它遇到,淡疼之苦必是少不了的。

    很多雄xing生物的蛋都被割蛋鱼伤害过,更有甚者,双蛋不存矣,端的痛苦。

    噼啵!气泡炸裂,流光涣散。七色鹿冲了出去,发足狂奔。它虽和割蛋鱼有过命的交情,可那厮一旦发起狠来,关你是不是兄弟,先用牙齿割了你之蛋再谈交情。

    被七色ju花控制住的尘基子更是惶惧,他也有两颗好蛋,一颗都不能少!“割蛋鱼要来啦。”尘基子提醒七色ju花道。

    “基老,不需要担心。割蛋鱼不一定会遇到我们。可总有不长眼的家伙会和它狭路相逢,下场嘛自然凄惨,蛋碎之苦定会让那人或者那雄兽铭记肺腑,永生难忘。”

    听到七色ju花这样安慰自己,尘基子更是不安。麻痹的,可不要遇到割蛋鱼啊。他一抬头,握草!皇叔、太基王子、毒基兽全都不见了。鬼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一群没用的基老哟,真不够义气。”尘基子哼哼唧唧道。

    局部地区开放七种颜色的ju花,尘基子很是抢眼,割蛋鱼不注意他都难啊。显然,尘基子也考虑到这点,他施放幻光诀,隐去自己的身形,或者说将自己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不为人所知,也不被人看到。

    “基老,你在做无用之功。要知我的好友割蛋鱼并不是通过眼睛发现目标的,它的视力极差,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和七色鹿站在割蛋鱼面前,它都看不清楚我们,唯有通过气味,它才可辨析敌我。”

    “多么糟糕的割蛋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尘基子打从心里感到惊慌。双蛋不可缺少,多了无妨,少了那可就玩笑开大了。它们可是双生子,亲密无间,彼此温暖对方。

    “啊,我的蛋!我的蛋!我的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从何处传来汉子的痛吼之声。不用想也知他遇到了割蛋鱼,至此,不是“孤高”的战士就是无蛋之汉子。

    听到被袭之人的惨呼,在场的基老们心惊胆战,纷纷取出法宝,护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有双蛋,切勿显示在外,以防割蛋鱼痛下杀手。

    荒古道之上。女禽有兽童鞋左手拎着酱油瓶,不动声色道:“哼,割蛋鱼终于肯现身了吗,等的就是你。”

    轰!轰!轰!

    整条荒古道碾轧而过,向发出惨呼声的源头轰扫驰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