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剑吟。”

    女禽有兽童鞋道。

    “你脑袋有病,必须得治。”

    四非女不悦道。囚凰剑挡在身前,铿锵,荡开迎面撒来的剑芒。

    雷鳃猴眼珠一转,笑道,我的机会来了。是时候向女禽之兽炫耀我的实力。念头通达之际,雷鳃猴疾步而驰,风雷俱动。“女禽有兽大大,我来助你。”锦上添花又如何,不做那落井下石之事。再者,雷鳃猴也没那机会。

    先祭出“苦当桃受雷”再说。雷鳃猴左手一撒,桃形兵器腾窜跃出,暗红色的光芒涌瀑而起。使得“苦当桃受雷”看上去大了许多。

    四非女怒道:“邪祟之器,也敢放出。猴子,拿命来为你的无知偿债。”

    遽见四非女抬起右臂,囚凰剑举过眉梢,映射着四非女那张艳若桃花的俏脸。嗤,剑气如虹芒迸射而出,去势若电。

    铛。发自囚凰剑的那道剑气撞破“苦当桃受雷”的护体光芒,并将它撞向一边。弹了几次,奄奄一息,像是离开水泉的鳜鱼。

    “噢噢噢,我的苦当桃受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鳃猴近乎抓狂。猛冲而去,大手一抓,攫来“苦当桃受雷”,当着四非女的面,将它放入厚重的金毛之中,和其擀面杖接触,温暖彼此。

    “”

    四非女只觉双眼已瞎。

    玛格基的,砍死你啊啊啊啊啊。四非女双足疾抄,人已纵出。挥剑砍向雷鳃猴的雷公脸。多么糟糕的猴子,就不能文雅些吗。

    剑影重重,宛若雨帘垂下,迳自劈向雷鳃猴的颅骨。

    上官小红旋身而起,站在雷鳃猴身后,右臂扬高,邪蝗剑向上撩去。锵铛,金声大作,剑鸣激越。邪蝗剑、囚凰剑首次相击。

    锵声之中,四非女向后退去。同时满面生嗔。原因无它,女禽有兽童鞋左手向前抓探,势大力沉,破了四非女的外衣、里衣、小衣,还有不能说的填充物,主要是用来欺骗世人的眼光,也为了让自己的xiong脯高耸。

    “果然,你和本兽是一路人啊,大家都是贫乃娘!”上官小红言之凿凿,一语中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四非女大叫道。

    “谁跟你是一路人,谁是贫乃娘啊,我可是巨ru娘!”神情激动,四非女胡乱地挥动囚凰剑,拒绝上官小红的亲切拉拢。

    对四非女来说,有朝一日,只身投入贫乃联盟,将会烙上你有小米米的永久耻辱。

    “本兽的双瞳何等犀利,三百步之内可洞悉任何姑娘的xiong部大小。唯有练就这双充满智慧的眼睛,本兽才可投身于贫乃联盟,带领一群贫乃娘干大事,和巨ru部落针锋相对,势同水火。四非女,本兽从你身上看到了未来的自己。来吧,跟着本兽走上贫乃大道,贫乃女神在上,本兽有礼了。”

    上官小红虔诚道。蓦然之间,她挥动邪蝗剑,挡开四非女的囚凰之剑,双目灼灼,似能看透四非女的罩之杯的大小。“何等贫瘠的xiong部啊,本兽甘拜下风。姐姐,受我一拜。你的米米比我更小!”

    轰!四非女胸口如遭重锤轰击,花颜惨淡,人已向后踉跄退去。“怎、怎会这样,我成长了千百年的xiong部还比不过一只女禽之兽,天呐,我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耻辱。”四非女眸光涣散,呛啷,囚凰剑坠地。

    信步而来,女禽有兽童鞋面带和风,心情愉悦。“四非女姐姐,承认吧,唯有承认既定的事实,你才能拥有更明朗的未来。千年之久,你的乃子毫无成长的余地,这说明了什么?”

    四非女慌张道:“说,说明了什么?”

    上官小红捡起地上的囚凰剑,意味深长道:“说明姐姐你注定贫乃一生,此生和大乃无缘。相信本兽,巨ru部落的首领还有干部不会接纳你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四非女挥动手臂,纠结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女禽之兽妹妹啊,你见过xiong部成长了千年多时间还是那么微小的吗?”

    四非女已经承认是微奶姑娘的事实。更可悲的是自己rou了千年,还没催促其有肉眼可见的改观,还需填充物聊以安慰自己。

    身体抖幌,四非女掉了一地的鸭毛。上官小红忍住不去吐槽。因为四非女上空飞来七只野鸭,它们一边飞一边掉鸭毛,就像是四非女在掉毛似的。

    雨桐向上官小红挥手,“是我是我。小红,是我放出了可达鸭哟。”女王很得意。她双手抓着春秋镜,镜中不断飞出野生的可达鸭。头尾相衔,别人是撒花,它们是撒鸭毛,也很有创意。

    上官小红真想放出沧井兽,吃了那些可达鸭,别再拔鸭毛啦,都快秃了,瓜大的鸟都秃了,秃了。

    蓦地,四非女身躯一震,气芒滚舞,弹开飒飒落下的鸭毛。“一片两片三四片,十片白片千万片,鸭毛啊,你们为什么撒落在我身上。也为我的微奶感到悲伤吗?”

    四非女并指如刀,刷,指劲激荡窜出,旋斩去一只只可达鸭的鸭头,断其头颅,抛其鲜血。狗霸斯基滚了过来,道:“此情此景,应该是撒狗血之时,姑娘,你为何撒鸭血,你这是在侮辱狗中霸王的智商。”

    狗霸斯基在空中滚了几圈,硕大的狗头吞了几十只可达鸭。那边,灰机·鸟布斯挥动神器“丹参勾”,呼哧,单身狗的清香怒驰荡舞,罩向大地。紫芝遍地,瑶草攀摇,这时,单身狗的香气汇聚成团,浓云密布,风雨欲来。

    咔嚓!

    春雷迸绽,甘霖普降。灰机·鸟布斯拍动肉翅,嗷嗷叫道:“这是单身狗的眼泪!我要喝最烈的酒,草最美的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官小红:“”

    女禽有兽童鞋担心她饲养的犬神经不正常。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贵族昂首踏步,英姿飒爽,一身贵族的气息让普通人望而却步,只可远观焉。

    灰毛杀马特汉子T甩动他游泳圈前端的象鼻,一束死气凝成的气带缠绞着腐女界的巨头腐朽姬。腐朽姬撕比不过六大杀马特、白女仆长、小圆、古大基。一缕芳魂还待在驱壳之内,渔网汉子黑毛的鱼叉刺进腐朽姬的生命之海,千里海面已被鱼鳞覆满,死气沉沉。

    小圆的脑袋安置在基老赤练基的无头之躯上。她挥动石矛,嘭嘭嘭,拍打腐朽姬的后背,一层层黑色的鱼鳞迸开,旋又覆满。

    腐朽姬道:“杀了我。”

    她的脸还未被鱼鳞覆盖,声带也安然无恙,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也算知轻重,没有挑断腐朽姬的声带。

    上官小红的左手抓住插在腐朽姬生命之海中的鱼叉,一抬手臂,取下鱼叉。咔嚓,咔嚓,咔嚓……覆盖在腐朽姬生命之海表层的鱼鳞应声迸爆,腥气冲天飚射,碎鳞缤纷若雨。

    “最后一只。”

    上官小红的手指搭在腐朽姬的嘴唇边。并将小半截手指放了进去。那半截手指屈起,噗的一声,指头穿透腐朽姬的舌头。

    而腐朽姬分为两半的舌头并未流血,她的舌头和常人不一样,分为两瓣,因为畏惧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她才将两瓣舌头缝了起来。上官小红做的不过是让腐朽姬的舌头复归原状。

    嘭嗤,酱油瓶的瓶塞旋起。细瓶之口却如深不见底的黑洞,漩涡之力绞动,将腐朽姬拉入酱油瓶之内。至此,腐女界三巨头再次重逢,以另外一种方式相逢。

    刷。上官小红拍动邪蝗剑,压着瓶塞盖向酱油瓶,封住瓶口。

    默念封离诀,上官小红把酱油瓶封如邪蝗剑之内。

    雨桐捧着春秋镜,让镜面向上照去,刷刷刷,刷刷刷,数千道光柱倒竖而起,冲破苍穹之上降下的单身狗的眼泪。

    “啊,女王。”

    灰机·鸟布斯也不再制造降雨,收了“丹参勾”。

    “四非女。”

    雨桐忽将春秋镜对准一脸悲伤的四非之女。

    当啷,当啷,当啷。彩链响个不停,锁缚着的四非女的另外一半魂体冲出镜外,要和四非女本体相触。

    切身而入,上官小红挡在她们之间。她左手抓扣向四非女的残魂,右手执剑,刺向四非女的本体。“月有圆缺,姑娘有巨ru贫nai之分。何必急着相聚呢。”

    蓬,一团银光窜出上官小红的左掌,罩定四非女的残魂,将她推回春秋镜。锵当,锵当,锵当!四非女的残魂奋力挣扎,猛地扯动困锁她的彩链。

    初如芥子,微不可见,忽地膨胀,金光弥漫,漾舞荡迸。武帝囚凰的金屋再现!囚凰剑也弹跃而起,悬在金屋之上。

    四非女放出金屋,要做最后一争,魂与体不可再分离。

    刷。

    拥有萝莉脑袋基老驱壳的小圆挥动那株桂树,几十道桂光旋劈而出,击中金屋的屋檐,铿锵有声,道道刻痕乍现,旋又隐没,金屋并无任何划痕,只是再不能推进,已被桂光弹开。

    高不过尺的小桂树陡地参天而起,径逾三丈,高百三十丈,枝叶繁茂,桂冠亭亭若华盖。武帝囚凰用的金屋竟然向后疾退,仿佛在畏惧小圆的桂树。

    呼,小圆抛出手中的石矛。石矛炸开,石粉重聚,只是以绳子的形态现出,绳子的一头拴在桂树的树枝上,另外一头打了结,刚好能套住四非女的脖颈。“这位姐姐,来吧,何不自挂东南枝。”小圆笑吟吟道。

    四非女:“”

    喔特热发克!

    多么糟糕的萝莉、基老的混合生物。

    谁会想不开去挂在树枝下,一命呜呼。四非女决计不会。

    小圆吼道:“磨磨蹭蹭什么,快快洗干净的你的脖子,挂在绳套里。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你就会乘鹤西去,杳杳无踪,生命迹象为零。”

    四非女惨淡道:“告诉你们一则秘闻,武帝曾经追求过我,可被我拒绝了。我知武帝多情到无情,女人于他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之物,一旦得手,新鲜感过后,弃之如敝屣。金屋囚凰足见他之真xing情。”

    上官小红道:“本兽对武帝并不感兴趣。”

    四非女道:“我要说的是囚凰剑。”

    上官小红道:“哦。”

    四非女道:“囚凰剑并非武帝所得,而是一丰神俊逸的汉子赠予他的。那汉子身长七尺,面如满月,肤白如细瓷,只是用黑色绸布蒙着眼睛。可这并不影响他的美貌,那时,我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被他迷住了。茶饭不思,日思夜想,只想把他弄到武帝的百花园,行那不能描述之运动。你们懂的……”

    四非女桃腮浮起异样的红晕,并用手指挽着前发转动,姑娘已经陷入曾经的发情岁月之中去了。任凭上官小红推晃她的肩膀,也无济于事。

    就在女禽有兽童鞋错愕之余,四非女又道:“那条汉子真是神仙般的人物,不但我对他着迷,武帝亦然。谁能想到眼睛蒙着黑色绸布的欧尼酱竟是女扮男装,是女人!武帝相当之失望,本以为可以愉快地gao基,到头来,心仪的汉子变成了姑娘……”

    上官小红:“”

    四非女续道:“武帝伤心之余,很快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他本男女通吃,女的就女的吧,也可纳为妃子。可那双眼蒙着绸布的女人取出一柄剑,对武帝说,此剑不详,佩戴之人身份尊崇,却孤寂一生,寂寞到惯看春花秋月轮转,却无动于衷,你早晚会用到它。武帝问曰,这剑何名?女人回道,囚凰之剑。”

    上官小红问道:“后来呢?赠剑予武帝的蒙眼女人哪去了?”

    四非女道:“被武帝杀了。武帝有一臣子,言谈多滑稽。告知武帝,赠帝剑之女是邪物,非人哉。留她不得。武帝一笑哂之,不以为意。那臣子道,帝若不信,可造一座金屋,将囚凰剑挂于屋檐,即可见那女人真容。”

    上官小红道:“金屋?”

    四非女道:“然。”

    她接着道:“武帝的臣子用法术设下困魔大阵,囚双眼蒙绸布的女人七十三日。而武帝因为好奇,终于命天下能工巧匠、奇人异士造得金屋。并按照臣子所言,取囚凰剑,挂在金屋之檐。说也奇怪,长三尺、宽两尺、高不过丈的金屋轰然升起,霎时之间,金芒万丈,几成金色的海洋,帝都笼罩在金色的汪洋之下。”

    “可那女人嘴边噙笑,取下蒙住眼睛的黑绸布,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啊……”

    四非女惊道!

    时隔千百年之久,她至今不忘那双倾尽天下之美的眼眸,像是九天星辰中最亮的那对星子,洞悉万千生灵;又像是嵌在玉美人眼窝里的冰玛瑙,明艳不可方物。

    上官小红取出一卷古经,抖开。刷,金光荡舞,异香幽寒。倏尔,一女人的幻象缓缓升起,凝视着四非女。她似乎能看到四非女。

    蓦然间,上官小红的声音和女人的幻象的唇音重合了,“四非女,又见面了……”

    “啊!”

    四非女从回忆中醒来,如遭雷击,一脸骇惧,抬手指着上官小红还有悬立的女人幻象,“是你!”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