骥霸獣、不臣之兽跟在花容想之后。骥霸獣小声道:“几把!小臣臣,你真是窝囊,为什么不正面gang那个女人。”

    不臣之兽晃动那颗大脑袋,不屑道:“你个没蛋的家伙,还有脸说我。你不也不敢撕比她吗。我们彼此而已,一丘之貉,乱叫啥。”

    骥霸獣道:“扯犊子!你逃得比我快。我好歹为你断后,已经够哥们啦。你呢,你吖只顾着用几把思考问题,毫不顾惜我们之间的基情。”

    不臣之兽道:“基情值几何,能比妹子更耐消声?”

    骥霸獣怒道:“主人啊,你听小臣臣在讲什么,它讲基老不值钱。”

    不臣之兽同样怒道:“你不要断章取义,卑鄙的家伙。好歹破处啊。”

    骥霸獣沉默了。

    竟无言以对。较之不臣之兽丰富的情史,它骥霸獣真的单纯而且蛋蠢。“为咩受伤的总是我,几把……”

    不臣之兽乐见骥霸獣沉默。这厮终于不再胡闹,懂得思考妹子的好处,妹子至少有三张口,那厮什么都不懂!不知道用自己的长处去填充妹子的短处。简直令兽发指。不臣之兽突然很想见一见骥霸獣的父母,它们好迪奥,饲养了这样无知的蠢兽,蠢萌蠢萌的……

    大基老花容想提着一杆黑色的长枪,兀自沉思不语。不臣之兽瞥了一眼自己的契主,“呵,这头疯狂的基老又不知计划什么损人利己的缺德事。难怪和基友之间制造不出后代。无能啊。”

    “嗯?”花容想遽地抬头,目光如电,扫向不臣之兽。

    不臣之兽这才想起它忘了切断和契主之间的感应,他们可精神交流。不臣之兽方才的想法全都传递给了花容想……

    虽然叛逆,而且也不惧契主,可不臣之兽还是被花容想定的有些发毛。“看甚?想知我的擀面杖为何功能那么强劲?”

    “耐力不如我,你也好意思提出。无用的家伙。”花容想轻蔑道。

    “”

    不臣之兽也沉默了。

    真是讨厌的基老。

    “你为何不gao基。我明明将骥霸獣安排在你身边。”花容想又道。

    “纳尼!”不臣之兽跳了起来。多么可怕的基老,不但自己gao基,还让自己的契约兽也模仿自己。不臣之兽忽地瞄了一眼骥霸獣,忽觉对方的眼神怪怪的,还有些暧mei。“骥霸獣一直都是处,难道它真的是基兽!”不臣之兽震惊道。

    被自己突然而来的念头吓到了。不臣之兽迅速变为一柄恶剑,悬在骥霸獣上方,若是这厮有gao基的想法,直接灭了它。

    “几把!小臣臣得了心失疯?”骥霸獣怪声道。

    锵!

    臣兽之剑斩了下来,切向骥霸獣的脖颈,却未真的斩下,只是恫吓它而已。

    “到了。”

    花容想忽地停了下来,长枪斜斜抬高,指向一处高坡。那里,坟头有草五丈高。骥霸獣、臣兽之剑全都望向那座坟头。喂喂,里面埋了谁,难道是主人曾经深爱的基友?它们太好奇了,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臣兽之剑更是不淡定,不等花容想下命令,主动出击。锵,剑鸣之声陡地响起,剑光炽盛若光雨,纷洒向那座高坡,管它里面埋了哪只基老,先帮他动土,除掉坟头草再说。那把骨头若没腐烂掉,晒晒太阳也是极好的。

    就在臣兽之剑疯狂劈砍别人的坟头草之际,腾腾腾!腾腾腾!腾腾腾!九尊果男雕塑从地底钻了出来,如那破土之笋,节节拔高。傲视臣兽之剑。

    “呔!”

    一尊果男雕塑双手叉腰,愤怒无比。“你等无礼之基老,为何破坏梨子姬大人的衣冠冢。”

    “弄死他们再说。任何敢于冒犯梨子姬大人的基老都必须死,哪怕是gao基的契约兽也一视同仁,诛之。”

    “我等果男雕塑从一开始就木有唧唧,恨呐,最恨有擀面杖的基老。兄弟们,倾听我们自己的心声,你们要不要擀面杖?”

    “嘿。哥哥们,有两头契约兽,一头基老,他们的擀面杖不够我们分啊。再说,小弟可不敢撕比花容想大人。他可是梨子姬大人的生前挚友。”

    “你真是废物啊,还未开始撕比,已经认怂。我们要你这样的奥豆豆有咩用,弄死你算了。省得丢人。”

    “欧巴好胆色,好淡定。那你上吧。你行你就上,不要瞎比比。”

    九尊果男雕塑你推我我推你,没人上前撕比花容想。

    彼此知根知底,九尊果男雕塑的八只更知花容想的擀面杖长度与持久时间。

    臣兽之剑一剑剑剜下,像挖掘机一般掘开梨子姬的衣冠冢,更用泥土埋葬九尊果男雕塑。他们只是在做样子,不敢真动手。第五尊雕塑暗道:“唔,这里埋着的不过是梨子姬大人偶然得到的吃食,是一种叫做辣条的高级美味食品。梨子姬大人尝过之后惊为天物,赞不绝口。即便死了,也要将辣条埋在坟头里。不错,这处衣冠冢埋藏着的是辣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五尊果男雕塑太想看到花容想瞄到衣冠冢里埋藏着的是辣条的吃惊表情。“哇咔咔,想想都觉得激动。”他双手紧攥,暗自为臣兽之剑加油。伙计,加把劲啊,未来是你的。

    当的一声嗤响。臣兽之剑掘到一口金属箱子,它心下狂喜。“挖到了!我终于挖到了梨子姬的衣服吗!什么类型的衣服呢。”不臣之兽纯洁地想道。

    花容想瞅了瞅眼神怪异的果男雕塑,不对,其中有诈!

    可花容想毕竟腹黑,他并不亲自动手,“不臣之兽那么想打开箱子,就让它干吧,反正到时受伤的是它而不是我。”花容想心中有了计较,也颇觉新奇,梨子姬那个女人埋了什么在坟头里?

    “几把!让我来!”

    骥霸獣扑了过去,马蹄扬起,重重压下,当当当,砸碎了金属箱子的锁链。臣兽之剑轻轻一弹,撬开箱盖。当是时,辣条的香辣气味飘了出来,在箱子上空徘徊不散。

    “哈哈哈哈,是辣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是辣条!”

    “无上的美味,辣条君!”

    “梨子姬大人就好这一口,没法子。”

    “奥豆豆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花容想大人刚才惊诧的表情了吗?就像吞了苍蝇一样精彩。梨子姬大人真是算无遗策,又阴了一把花容想大人。哎呀,我为什么说又呢。真是口误,口误呀。”

    “遗憾呐,我等身为石人,不能品尝美味的辣条君,真是此生一大憾事。啊,不能gao基也挺遗憾的。”

    九尊果男雕塑喜笑颜开,纷纷指点箱子内摆放整齐的辣条。保存的真好,还能吃,保质期什么的可以无视。

    最过分的就是骥霸獣,它真是蛋蠢的可怕,当着一脸阴沉的花容想的面,嚼食美味的辣条君。还不忘向契主汇报吃后感。“这种讲不上来的感觉太棒了!人间怎有这等美味。几把,我要为辣条正名!”

    刷。

    花容想一抖长枪,刺穿了地上的金属箱子。黑色的枪头荡起一抹炽焰,轰蓬,火光旺盛,熊熊焚烧,将箱内残余的辣条付之一炬,烧为灰烬。

    “梨子姬!”

    花容想怒吼道。

    他右臂抡下,长枪黑龙陡地扫向地面,嘭!地面塌陷,将梨子姬的衣冠冢吞了。五丈高的坟头草奄奄一息,无力摇摆,只得默默随坟头坠进坑底,并被泥石埋了。

    骥霸獣赶紧吃完口中还未咽下去的辣条君,心中老大不以为然,主人为甚基颜大怒,难道梨子姬大人在坟头里埋了辣条让他生气了?真是没幽默细胞的基老,骥霸獣意犹未尽道。它慢慢回味辣条的辛辣滋味。

    臣兽之剑更是忍住笑意,钻进地下,穿梭而行。扑扑扑,剑气渗出地表,向上冒窜,也挺壮观的。

    “嗯?”

    花容想怒火更甚,锵!他手中的黑色长枪射了出去,斜窜进地下,闪电般逝去,紧追臣兽之剑,要将其绳之以法,动之以情,能折断那就折断了吧!

    蛇身人头的湖主很快追上琵琶女,没了蝎尾琵琶,晓风楼的副楼主有些名不其实。强拼强,琵琶女显然不是残月湖湖主的对手。

    刷。

    另外一位副楼主姹嫣红折了回来,和琵琶女同肩作战。“嗯?”琵琶女还在诧异,为何姹嫣红去而复返,交情归交情,大难临头毕竟各自飞。

    步步生莲,馨香弥生。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堵在两位副楼主身后,也是她迫使姹嫣红慌不择路,回到琵琶女身旁。

    “乙眸兽镯!”

    琵琶女蹙眉道。为何乙眸兽镯选择那个废物楼主作为新主人,副楼主还未想通其中的关节。可她又瞥到姹嫣红身体瑟瑟发颤,似在畏惧什么。

    紫钗玥笑容依旧,只是有些甜腻。好似春风荡扫江岸残雪,力度过猛,摧折了绿枝新芽,落花满地。

    琵琶女右掌反拍,蓬嗤,斗气透掌而出,凝结成环,环环相连,撞向残月湖湖主喷出的那口毒雾,将其摧散。一击得手,琵琶女也有些惊愕。

    她还未细想,紫钗玥轻挪而来。右手蓦地按住琵琶女的面庞。按理说,琵琶女的脸并不小,即便紫钗玥的手指再长再细,也不能覆盖琵琶女的整张脸,可事实却是如此。紫钗玥右手五指伸长,指甲陡折相扣,像是白骨笼子罩住琵琶女的头颅。

    琵琶女正要破口相斥,喉中嗬嗬有声,想说什么却被堵在那里。什么也讲不上来。一道既冷且热的气劲从紫钗玥掌心穿过琵琶女的咽喉,涓涓流入,在她的喉中盘旋。

    琵琶女像是吞了一团烧红的铁块以及一块寒冰,冷热交织,让她痛苦不堪。

    姹嫣红逃也不敢,杵在原地,双脚像是被铁钉钉在那里。

    叮叮当当,紫钗玥右手手腕套着的乙眸兽镯相撞。声音如魅似魔,刺破琵琶女的耳膜、头皮、肤肉、骨头,在她体内回荡,仿若朔风过境,寒酷而又干燥,刮擦琵琶女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你在我面前嘚瑟多长时间,我就忍你让你想杀你多长时间。”晓风楼的楼主淡声道。语气清冷而又温和。

    “看你们像蠢姑一样扮小丑,我也腻了。你们就不能玩出些新花样吗?真让人失望透顶。”紫钗玥叹息道。

    倏地,堵在琵琶女喉中的那道冷热相交的气劲迸射开来,噗嗤!贯穿她的喉咙,血箭喷窜而出,向前掠去,却未洒在紫钗玥身上。一道白色的气墙竖了起来,荡开琵琶女细颈喷出的血箭。

    “也不想污了我的手。”

    紫钗玥再道。

    她的右手离开琵琶女的脑袋,乙眸兽镯也不再弹撞。琵琶女顿觉身体好似被掏kong。而竖立在紫钗玥面前的那道白色气墙呼地冲向前,嘭的一声闷响,撞中琵琶女。刹那间,琵琶女的身体炸开,血水喷荡,骨骼裂迸之声噼啪响起,肉已成碎末。

    倏尔转身,紫钗玥望向姹嫣红。“到你了,副楼主。”

    姹嫣红跪倒在地。不住磕头。求生本能而已。

    紫钗玥俯下身来,右手食指、中指勾起姹嫣红的下颌,迫使她抬起头来,直视她的眼睛。

    “姹嫣红。”

    “楼主不要杀我!”

    “理由?”

    “我还有利用价值!”

    “价值值几何?”

    “天大!”

    “哦。你那么看得起自己?”

    “我可成为楼主的代言人,分化晓风楼的其她掌权副楼主,一一杀之。让大权归于楼主之手。”

    “晓风楼也算不得什么。”

    紫钗玥淡淡道。

    翻手可覆灭之。

    紫钗玥的大拇指也伸了过去,按住姹嫣红的下颚。晓风楼的楼主食指、大拇指轻轻一捏,咔嚓,裂炸之声陡地响起。姹嫣红的下巴已被紫钗玥捏碎。

    嗤的一声,一道白光划过姹嫣红的鼻下部位,向后掠去。接着,晓风楼副楼主的大半个脑袋旋了出去,血水喷洒,脑浆倒灌而下。

    紫钗玥挥出两只乙眸兽镯,彻底摧毁姹嫣红那张让她生厌的脑袋,蓬!她的脚尖踢中姹嫣红跪倒在地的前腹。一道劲柔之力冲进姹嫣红的生命之海,如龙入海,掀起狂澜千丈。

    亲手解决两位副楼主,紫钗玥并不满足。她昂首望向残月湖的湖主,蛇身人头之女。“到你了,湖主。你自爆小三昧珠,毁了我想要的东西。拿什么补偿我?”

    紫钗玥将身一纵,迅速拉近她和湖主之间的距离。

    “嘶嘶嘶。”

    残月湖的湖主不住喷吐蛇信子,毒雾彩瘴凝聚成团,挡在她身前。却不能阻遏紫钗玥前进的脚步,飕飕,那对乙眸兽镯冲了过来,将毒雾瘴气绞旋一空,化为清风散去。

    “把你的眼睛交予我。”

    姑且算是补偿。

    紫钗玥冷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