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静布条山近在眼前,众人尚未登山,已经开始撕比。死伤者惨重。山海淑仪志记载过的名山,适合gao基的雄山,大腐女梨子姬曾来过并将生平收藏的绝大多数秘宝埋于此地。

    姬界,杨柳岸之主、残月湖的湖主,双姝的撕比之争更是激烈,更有基老道长从旁窥视,要取她们之命,并且夺宝。

    “塘主,你快不行了。还不放弃小三昧珠。”

    杨柳岸之主嘲弄道。

    她本以为可轻松击败残月湖的“塘主”,可没想到对方那么难缠。杨柳岸之主虽然觊觎小三昧珠,却不会为它放弃生命。防小三而已,还无需那般拼命。

    就在两位女掌教对峙之时,晓风楼的楼主款款而来,三十四名侍女捧着银瓶、金鹭鼎、双鱼戏水珠、梵情香炉等物随立两侧。

    晓风楼也盘踞姬界一方,楼主却很随和,据说已被多位副楼主架空了大位,每日喝喝茶、赏赏花、喂喂鱼,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紫钗凤冠,素衣如雪,肩披浣溪轻纱,晓风楼的楼主面带和风,真如传闻一般,人美却很随和,没多大野心。在她身后,紧跟着的是两位副楼主,较之楼主紫钗玥,她们更像是晓风楼的掌教。左边的那位紫衣红发女,唤作姹嫣红,取自“姹紫嫣红”之意。右边的那位一脸寡淡之相,怀抱蝎尾琵琶,被诸女称之为琵琶女。

    姹嫣红盈盈笑道:“紫钗楼主,听雨楼素来无争,可残月湖湖主、杨柳岸之主无故挑起事端,损折姬界的声誉。听雨楼既是姬界的大势力之一,有义务维持姬界的形象。”

    另外一位副楼主琵琶更直接,素手波动琵琶,道:“我相中了小三昧珠,姹嫣红,你呢。”她直接无视楼主紫钗玥。

    基老道长瞅着结伴而来的众女,心里直接问候她们的五六代亲属,男的都木有小叽叽啊。

    紫钗玥低头,默默地盯着自己纤长的手指,“哦,我的手指好白。”她道。

    两位副楼主:“”

    像是吃了黄连一般,苦涩不堪,彼此相视而望,均想道楼主真是废材,除了注重保养之外,还能作甚。手指长而且白又能怎样,能当饭吃吗!不,也许能愉悦自己,不可说。

    就连紫钗玥身后的侍女也不大待见她们的掌教,感觉很窝囊,为何掌教还不退位让贤,久居高位,却不干实事。人事也没做过多少,反正都是几位副楼主商议着来。“养了一只花瓶女。”众女的真实想法。

    刷,刷,刷……

    晓风楼的姑娘们在两位副楼主的带领下,奔赴撕比战场,要去一分羹。杨柳岸、残月湖所剩无多的姑娘,还有战斗力的破口就骂,指摘晓风楼的女人不要脸,明火执仗,分明是强盗剪径。

    副楼主姹嫣红一扬手,呼,一团红色的碎光迎风撒开,仿若红萍点点,随波而流。适才,叫骂的最凶的女人,忽地捂住脸颊,口中赫赫嘶吼,痛苦不堪。原来,那些红色的碎光洒在她脸上,腐蚀掉她的脸肉,浸透骨头,向内辐扩发散。

    另有三位杨柳岸的女弟子,身上也沾到些红点,哧哧哧,衣服升起一团红色的火光,用手扑也拍不灭,运转斗气,也不能扑熄。她们惊惧的无以复加,跳进海水之中,可火焰并未消散,反而越烧越旺,半晌后,将她们三人烧成以紫红色的骷髅,浮在海面上,异常瘆人。纵是海王类,也远远躲开,并不敢接近三具骷髅,尽管她们散发着阵阵芳香。

    琵琶女冷淡道:“静候多时,只为取你们性命。废话少说,伏诛吧。”

    铮铮铮,琵琶声声,宛如悬瀑飞坠,寒意森然。渗进诸女灵台之中,轰然荡卷,几次交叠,碎其灵台,破其灵智。

    “啊!”

    “我的耳朵!”

    “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哈哈哈哈,贱人,你们都是贱人。受死吧。”更有抓狂者失了心智,反而攻击自己人。出手无情且不留余地。

    噗噗,一浅蓝长裙女子耳中喷出两道血箭,人已坠地而亡。也有妹子用手扯掉自己的耳朵,甚至是头发,可无济于事,琵琶女的幽魅琵琶声如芒刺扎进她们的灵台中,根本取不出来。

    杨柳岸之主怒道:“琵琶女,姹嫣红,在我面前由得你们放肆?”

    话声刚落,执掌杨柳岸的女人抬起右臂,袖口下滑,现出白玉似的皓腕。叮叮叮,两只手镯相互碰击,声音悦耳,向外爆散而出,拂荡开邪魅的琵琶之声。

    “乙眸兽镯!”

    姹嫣红吃惊道。

    大荒之地,有寂霸之兽,唤之曰乙眸兽,生有千五百七十六兽瞳。但凡乙眸兽所行之处,寸土不生,大地皲裂,人烟凋敝。当是时,大荒之主召集三百勇士,一起讨伐乙眸兽。历时三月,三百勇士近乎全灭,成功屠掉乙眸兽。

    大荒之主剥去乙眸兽的反骨,并剜出三百颗尚未损坏的兽瞳,以禁皇之术将乙眸兽的反骨、三百兽瞳炼成一对镯子,其曰:乙眸兽镯。

    杨柳岸之主本不想使用乙眸兽镯的,大凶之器使用不当必会反噬主人。她贵为一教之主也无绝对的把握驭使那对手镯。

    听到“乙眸兽镯”四字时,晓风楼的楼主紫钗玥眼底浮起异样的神色,旋归平寂。她垂首,漫不经心地盯着自己的双手。无有人看到紫钗玥的左手先是变红,随后变紫,接着是青色,蓝色……最后近乎透明。

    晓风楼的侍女准备周全,在两位副楼主的带领下,全面压制另外两方姬界势力的女人。她们内斗的厉害,晓风楼坐收渔翁之利。

    纵然杨柳岸之主亮出杀器“乙眸兽镯”,晓风楼依旧占据上方。残月湖的湖主眸光寂淡,死在多的人也无所谓了。她启唇低吟,黄莺似的声音幽幽传遍海面。“陪葬吧,谁也离不开此地。”

    姹嫣红电掠而起,“湖主,何必行极端之事!”

    残月湖的湖主笑而不语,身体渐渐的没入到海面之下。而那颗小三昧珠呼呼旋转,蓝光舞动,映照的百十米内的海水像是蓝宝石,似乎凝固了。

    咔嚓一声,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旋转的小三昧珠遽地炸裂,蓝色的粉末如那指间之沙,流淌进海水之中。“我不要的东西谁也取不走……”残月湖湖主的声音自海底飘出,在空气中震荡。

    蓬!

    站立在琵琶女左边的侍女像是冰人一般轰然迸裂,碎片坠进海水之中,被那蓝的不正常的海水吞了。

    蓬!蓬!蓬!蓬……

    更多妹子的身体冻住,接着炸裂,垂落海中,被其吞掉。琵琶女御风而起,眼尾瞥到一向她飞来的己方之人。“哼。”琵琶女左掌拍下,击中那位侍女的前额,将她当场击毙。

    咻,咻。两只手镯在杨柳岸之主上方急旋,投下一片片颜色斑斓的彩云,护住杨柳岸之主。只是被守护的人心神不定,因为她被困在原地,哪里也去不了。

    倏尔,一只乙眸兽镯旋切而下,彩光爆涌,荡碎逆旋而上的水柱。铛!冲下来的乙眸兽镯击中一物,锵然作响,手镯倒飞而回,兀自颤动。另外一只乙眸兽镯靠了过来,围着向前那只手镯转圈,并喷出一团团绿雾,修复手镯上的裂纹。

    轰嘭!

    海面荡爆,一蛇身人头之女冲了上来,她双瞳倒竖,呈淡金色,分明是蛇瞳。蛇躯尚未完全跃离水面,还有大半截浸泡在海中。即是在海面上的那截蛇躯也超过二十丈。嘶嘶嘶,蛇颈上的那颗人头不住喷吐蛇信,毒雾登时散开。

    蛇身人头女确是残月湖之主。残月湖湖底封葬着无头之蛇,它的头也不知被斩下。湖主以合体兽诀同无头之蛇同化,小三昧珠是催化剂,珠子既裂,湖主再不能同无头之蛇分开。

    彤光交迸,毒雾斑斓,蓦地,蛇身人头女电掣腾起,海面滚涌,几若掀起。百丈高的浪涛随之飙旋。

    崩!

    蛇身人头女的下半截长躯自海底窜了出来,陡然回转,怒劈向禁锢在半空中的杨柳岸之主。比起晓风楼的两位副楼主,残月湖的湖主更恨杨柳岸之主那个贱人。

    人之理智还在,即便再无,湖主也不在乎了。破坏,破坏,将一切都破坏掉的冲动蛊惑着她,冲击着她仅存的人xing。

    刷,刷。两道人影直窜而来,一前一后,挡在杨柳岸之主身前,她们是她忠诚的女徒。可在坚逾金铁的蛇尾面前,人躯脆弱不堪,恍若以卵击石,自取败亡。

    崩!崩!竖劈而下的蛇尾将杨柳岸之主的两位女徒劈为肉沫骨渣,随后被水柱冲开,洒向海面。

    更让杨柳岸之主惊惧的是乙眸兽镯,两只手镯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齐齐腾挪掠去,不顾它们的主人的生死。大荒的寂霸之兽,乙眸兽本就无情。

    乙眸兽镯离去之际,囚箍杨柳岸之主的无形气场自然消散,可她还未来得及运转斗气,蛇尾改劈为扫,横扫而来,腥风四荡,彩雾翻涌,同时涌了过来。

    杨柳岸之主顿觉呼吸窒郁,胸膺如堵,喘不过气来。嗤嗤嗤,毒雾爆蹿而起,皆作一条条筷子粗细的乌蛇,游向杨柳岸之主,透体而入,啃噬她的皮膜、鲜肉、脊骨、脏器。被吃之人却无痛觉,因为乌蛇通过毒齿释放的毒素麻痹了杨柳岸之主的身体,她已成数千只乌蛇的培养皿。

    扫来的蛇尾一圈圈勒住杨柳岸之主,咔嚓咔嚓咔嚓,不知勒断她多少肋骨。可杨柳岸之主浑然不觉,生命之海几若死水,不兴波澜。

    呼!

    腥风扑面而至。原是残月湖的湖主降下身段,直面杨柳岸之主,彼此呼吸相向。“嘶嘶嘶”湖主喷出长长的蛇信,击打杨柳岸之主的面颊,擦起一块块血皮、面肉,深可见骨。

    上下颌怒张,残月湖湖主的人头急遽变形,两颌撑开一百八十度,毒齿宛若刺刀,蛇毒滴落而下。

    最可怕最无奈的死法莫过于不能按照自己想象中的方式死去。杨柳岸之主所面临的情况正是这般。

    那变形的人之上下颌咬了下来。

    咔嘣!

    杨柳岸之主的脑袋像是崩裂的西瓜,血汁迸爆,颅骨裂炸,脑浆溢出蛇嘴之外。

    旋即,湖主抛起杨柳岸之主的无头之躯,蛇尾横扫而上,蓬的一声,血雾炸开,骨头尽碎,肉以成渣。

    杀伐再起,蛇身人头之女再不管敌人己方之人,通通毁灭之。血雨蓬洒,腥风四合。她所过之处,哀声不绝,怨女纷起。可是阻止不了湖主的疯狂之举。

    晓风楼的两位副楼主疾奔如电,远远躲开蛇身人头女。可让她们慌骇的是湖主紧追不舍,誓取其命。

    姹嫣红、琵琶女惊惧莫名,遁速更快。她们没有注意到乙眸兽镯已经易主,出现在被她们架空的楼主紫钗玥手中。

    紫钗玥拈起两只手镯,对着艳阳,细细端详。“大荒之主留下的手镯。很适合我呢。”

    戴在手上,和她的皓腕争相辉映,几成一体。

    刷刷刷,乙眸兽镯上睁开三百只眼睛,同时凝视新主紫钗玥。

    “嗯?”

    紫钗玥双眸一寒,冷电斜窜而出,涌向三百只兽瞳,噗噗噗,蓝色的血雾炸开,共有七十九颗兽瞳裂开,已成死珠。余下的兽瞳登时寂然,不再开衅于紫钗玥。

    至此,乙眸兽镯才彻底认主。也是欺软之兽。

    基老道长看得分明,颇为惊奇。忖道:“啊呀,为何乙眸兽镯成了晓风楼楼主之物,这可真是奇了。贫道对它们仰慕之深,无有人可比之。”

    道长不得不重新审视紫钗玥。隐忍若此,所图甚大!

    觉察基老道长的目光,紫钗玥淡淡望去。和他对视。轰!基老道长的眸中之焰迸绽,不能成形。“可怕的女人。”道长震惊道。身形爆退,又离开紫钗玥数十丈,可道长还觉距离不够安全。

    “我的手果然很白呢。”紫钗玥自言自语道。手腕多了一对手镯而已。

    海水迸卷,直如血浪掀舞。湖主那对淡金色的蛇瞳倏地变红,宛若血玛瑙。“姹嫣红,琵琶女。成为我的食量吧。”

    咻嗤。湖主喷出一道无翎之箭,由她的毒液凝结而成。比那脱弦之箭还疾三分,携卷阵阵雾霁,一齐窜出。

    琵琶女暗道不妙。她的遁速要比姹嫣红略逊一筹。特么的你是兔子吗,跑那么快。琵琶女边吐槽边掷出手中的蝎尾琵琶。乌光荡卷,一只巨大的蝎子自琵琶中飞扑而出,迎向湖主喷出的那道毒箭。

    还未来得及嚣张,大蝎子已被毒箭穿体而过,炸为一蓬黑水,腥气难闻。

    “去。”

    琵琶女屈指疾弹,咻,一道纯黑色的光束射中蝎尾琵琶,锵的一声嗡响,琵琶旋舞而出,轰撞向那羽毒箭。

    轰嗤!毒箭崩裂,毒液悉数沾到蝎尾琵琶之上,蚀掉蝎尾,融掉琵琶上的精美纹饰。

    琵琶女也不管心爱的琵琶,自顾自地逃遁。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